,

    t***,拼了,人家都说富贵险中求,况且老子现在即使打不赢,还能跑,这样都不敢博一博,老子要男人那玩意干吗?切了算了。

    最差的结果也就逃跑而已,难道它还追的上自己狼人变身后的速度不成?

    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对猛毒花藤下了一个指令,给我咬,往死里咬。

    自己也瞬即启动变身,各拿出一瓶微红和微蓝喝下,然后抡起毛茸茸的拳头,红着眼睛冲了过去。

    尸体发火经过短暂的惊愣之后,也激发了凶性,都到闯到自己老家来了,还敢那么嚣张?当老子好欺负吗?

    看到我举起拳头砸了过来,它干脆不闪不避,双手急挥,竟然后发先至的在我拳头砸到之前给我了一击,果然双方的实力差距有点大啊。

    “吼。”

    此时我也完全的给激发了凶性,开始玩起人来疯了,脑子里满是热血的冲动,仿佛自己的爪子能将一切撕碎,谁也挡不住自己一般,只想将尸体发火给干掉。

    完全无技术可言,完全是乱打乱拼,变身之后的我,经过自我催眠,激发出了狼的残暴,此时竟然跟尸体发火对干了起来,战况竟然比刚才尸体发火和那三人精英小队的战斗还要激烈。

    持续的混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见“碰”的一声,我被尸体发火巨大的力道打飞了出去——幽灵一击,尸体发火又打出了幽灵一击,恐怖的力道。

    我如同被卡车撞上一般,横飞了出去,瞬间便明白了一个事实,刚刚那个圣骑士,不说实力,至少在体重上,一定是自己的几倍,不然他承受了那么多次幽灵一击,为什么愣是一次都没有像我这样被拍飞出去?

    狠狠的摔倒在地,我的那充血的大脑也瞬间冷却了下来,不对,不能这样下去了,我看看自己的生命,只剩下28点了,不由吓的冷汗飕飕,刚刚尸体发火的幽灵一击,竟然打掉了自己差不多60点的生命。

    尸体发火见我被打倒在地,本着痛打落水狗的不变定律,立刻窜了过来,想来个乘胜追击,幸好又是猛毒花藤把它缠住,本来猛毒花藤的输出伤害比我高的多,按照道理来说尸体发火应该先攻击它才对的,但是尸体发火显然已经有了一定的智力,知道我是正主,只要干掉我就万事o了,因此才舍弃了攻击更加凶猛的猛毒花藤,逮着我拼命揍,不过尸体就是尸体,智商再高也有限,现在我攻击一停,而猛毒花藤又是死缠烂打的,一时之间它似乎又把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给忘了,反过身子跟猛毒花藤对干起来。

    猛毒花藤不亏是已经升到了8级,虽然现在生命已经不如变身后的我,但是在防御方面却高上很多,竟然也能在尸体发火的攻击下屹然不倒。

    不过显然它也支持不过多久了,尸体发火毫不顾及我身为主角,应该比其他配角的人品好上n倍的设定,又是一个幽灵一击暴出,打掉了猛毒花藤40多点的生命,此时猛毒花藤的血也见底了。

    怎么办呢,冲过去?以自己现在28点生命,万一尸体发火又打出幽灵一击,那自己必死无疑。

    不如就这样,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猛毒花藤死去,然后再重新召唤一条,以尸体发火现在剩下不过百分之几的生命,绝对能拖死它,

    自己现在总共有26点的法力,刚刚狼人变身已经消耗了15点,现在还有11点,也的确足够再召唤一条猛毒花藤了。

    但是,但是……我可以这样做吗?

    想起猛毒花藤陪我这些天来的生活,寂寞的时候,仿佛自言自语的跟它着说话,虽然它的智商太低太笨,委实搞不懂我在说什么,只知道在地里乱钻,让自己白费n多口水。

    但是,正因为有它的存在,软弱的我,在阳光下长大的我,才能在这种冰冷寂寞的洞穴里呆上那么久,半个月来的并肩作战,我不敢说彼此之间有多深厚的感情,但是那种若有若无的联系感却已经变的格外亲切。

    在我被巨大野兽袭击的时候,是它先冲了上去,让我有时间反应过来;我被洞顶蜘蛛吓傻了以后,是它将趴在我身上的蜘蛛干掉,救了我一命。

    或许,这只是它的本能——对周围接近的敌人本能的进行攻击罢了,并没有什么忠心护主的伟大意图。

    但是,我能以这只是本能为由,而无视它对自己的做出的贡献,眼睁睁的让它去送死吗?

    或许,它智商低,连和我心灵沟通都十分的困难,常常把我的指令都搞错,让我手忙脚乱。

    但是我能因为它智商低,而抛弃它吗?

    我吴凡,不是一个好人,无耻,懦弱,,贪心,无能,很多很多的缺点都能在我身上找到,但是,我是一个男人,不敢说顶天立地,但是至少也要问心无愧,猛毒花藤智商是低,助我救我,或许也只是出于本能,但是我吴凡智商却并不低,做事也不仅仅靠本能,猛毒花藤对我的帮助,陪我度过最孤独的日子,我都历历在目,一刻也没忘记,绝对不是以本能,智商低这样的荒唐的理由可以抹杀得了的,我的良心可以藏起来,但是却绝对不能被狗吃掉,要我现在看着它送死,我做不到。

    无数的念头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在现实也不过是一刹那的时间,我的眼睛再次红了起来。

    “嗷……”

    这是真正属于狼的吟唱,不屈的高傲,绝对不允许自己心中最后那块圣地被污染的决心。

    我毫不犹豫的从腰带里掏出唯一的那瓶回复活力药剂,咽了下去,生命瞬间便增加了72点。

    或许,将这瓶如此珍贵的药剂喝下去,我会后悔一时,但是如果不喝,无所作为,我更会后悔一世,我可以无耻,可以下流,但是绝对不能堕落,每个人内心都有一块不能碰触的禁忌,看着吧,这是我,吴凡,身为一个男人,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保护心灵里面最后一块净土的决心。

    “老伙计,我来了,千万要顶住啊。”

    我再次低吼一声,早已经握紧的拳头再次砸向尸体发火,猛烈的一击让强壮的尸体发火也出现了停顿效果,顿时将它的刚刚发出的攻击给打断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当我加入战场后,猛毒花藤的攻击好像变的更加凌厉起来了,而尸体发火,经过与刚刚三个精英转职者的战斗与追杀,体力已经消耗了很多,所以,直到最后,也没能打出幽灵一击……

    “呼……呼……”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光是体力的巨大消耗,更是心灵挣扎后的疲乏,回复到100点的生命,现在也剩下57点了,如果尸体发火最后一次攻击打出了幽灵一击,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来,现在回头想想,心里还是一片颤栗,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拿来的勇气,又或者可以说傻气,竟然冒着随时挂掉的危险在战斗。

    嘿嘿,不管怎么说,是勇气也好,是鲁莽也好,刚刚自己的行为,对比起刚刚圣骑士的撤退战略,我总算是找到了一丝超越感,真tm的满足啊,原来自己这个穿越者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嘛。

    “战友,高兴吗?我们赢啦。”

    看了看旁边,又开始它的钻地转圈生涯的猛毒花藤,我笑着自言自语的说道。

    是呀,到现在为止,也只有它才能算的上是自己的战友,拉尔他们虽然对我不错,但是以前的我跟他们实力相差太多,根本配不上战友这个词,即使勉强当了也只会拖后腿,当然,现在我的实力够了,但或许却再也没有机会和他们并肩作战了,因为,我绝不会暴露自己护身符的存在,即使是拉尔他们也不行。

    到最后,也只有猛毒花藤陪自己一直战斗至今,或许以后,也只有这几只召唤兽,能陪伴自己度过漫长的战斗生涯了。

    嘿嘿,休息了一会,等变身结束后,我感觉力气又上来了一些,便立刻跳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时间无多,抢了那三个人的boss,我现在哪还敢继续在这里逗留。

    迅速的扫了一眼整个战场,靠,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真tm的太好运了,那三人在与尸体发火开战前清掉的小怪,所掉落的物品竟然都在,大概他们是想干掉尸体发火以后一起清理吧,没想到恰恰便宜了我,嘿嘿,一不做,二不休,boss我都抢了,那这些东西也就没道理留给你们了,反正他们回来,发现尸体发火已经消失,也一定会知道已经有人抢了他们的怪,这是根本不可能瞒得住的。

    快速的将周围清理一遍,连个银币都没有放过,我才拿出传送卷轴,默默的启动了里面附带着的传送门,20秒过后,一道一人多高,闪烁着白色光芒的能量柱,随着传送卷轴的消失出现在我面前,我正想迈入传送门,可是突然又想到后面的猛毒花藤。

    怎么办,不可能让它一直跟着自己在罗格营地的吧,肯定会引起骚乱,刚刚光顾着救它,竟然忘记这茬了。

    “战友,怎么办,要不,回到罗格营地之后,你找个地方躲一躲。”

    我苦恼的回过头,看着猛毒花藤,意料之中的,它毫无反应……

    “嗡嗡……”

    当我正烦恼着的时候,突然脑子里传过一阵强烈的意识,不是声音,非要说出那种感觉的,就好像是脑电波之类,总之是很玄妙的感觉,这股意识很混乱,夹杂着很多无法理解的意识,怎么说呢,就好像一个半大的、刚刚学会说话的婴儿,“咿咿呀呀”混杂着一些模糊意思的发音。

    任谁脑子里突然多出一段意识,也会惊讶不已,吓了一大跳的我,在好一会儿之后,才定下心来,默默的解读着这段意识,琢磨了许久,才大概了解到这段意识所要表达的内容,但这事情毕竟太玄乎了,我也不敢肯定,而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猛毒花藤。

    “我说战友,刚刚是你在说话吗?”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猛毒花藤。

    “梭梭……”

    猛毒花藤虽然不能说话,但是在地上转圈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你是让我使用取消召唤?”

    我把猛毒花藤传过来的模糊消息重复一遍。

    “梭梭梭……”

    猛毒花藤转的更欢了。

    “你这种回答方式,还真是令人无法猜测啊。”

    我苦笑道,谁知道它要表达的意思是yes,还是no啊。

    不过,脑海里传过来的意识逐渐变的清晰,的确是叫我使用取消召唤的意思。

    “竟然这样,好吧,战友,你可千万别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哦。”

    我叹了一口气,这也是唯一的一个办法,如果成功的话以后我就安枕无忧了,我可不想以后回到基地的时候,身边还跟着一大帮鬼狼,花藤之类的东东,可能罗格营地也不允许吧。

    “取消召唤。”下定了决心,我带着七分信任,三分彷徨的使用了取消召唤。

    猛毒花藤,刹那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瞬间我只觉得心似乎蹦了一下。

    “猛毒花藤。”

    取消了召唤后,一刻也没停留,我又重新施展了猛毒花藤。

    “梭梭……”

    猛毒花藤又重新被我召唤了出来,凭着彼此之间熟悉的感觉,我知道,这条召唤出来的猛毒花藤,赫然就是刚刚那条陪我战斗至今的猛毒花藤。

    原来还有这回事,我喜不自禁的想到,原来取消召唤并不是把召唤物杀死,而是把它送回,等你下次召唤的时候,出现的还是你取消召唤那条。

    不过,为什么怎么重要的事情阿卡拉没有告诉我呢?

    其实,这个世界里哪个德鲁依能像我一样,猛毒花藤刚刚学会就是8级,他们刚刚学会后也就1级,1级的猛毒花藤是十分脆弱的,经常会被怪物杀死,然后不断的召唤出新的猛毒花藤,因此自然也就没有像我这样培养了那么多感情。

    而到后来,虽然猛毒花藤可能被提升了几个等级,不容易死亡了,但是对于习惯了猛毒花藤死亡的德鲁依来说,猛毒花藤已经成为了一种消耗品,更谈不上什么联络感情了,及时使用了取消召唤,下次再召唤回来,他们也已经认不得这条刚刚召唤出来猛毒花藤,就是上次他取消召唤的那条,没办法,谁叫猛毒花藤都长一个样子呢,没有深厚的感情,是根本辨认不出来的。

    所以,取消召唤隐藏着的这个功能,直到现在才被我发现,当然,暗黑世界有过那么多年的历史,总有几个人无意之间发现的,但是想想,这个功能貌似也没什么用吧,所以就没有受到重视,最终没有流传开来。

    “哈哈……老战友,以后就能一起战斗了。”

    如果猛毒花藤有肩膀,相信此时我一定会用力的拍下去,不过看了看它身上那粘糊糊的黏液,我还是明智的选择了放弃。

    心情大好的我,再次使用取消召唤,哦,对了,别忘了脱掉这顶汉奸帽子,还有皮衣也脱掉一件,否则真的可能被当成怪物被活活打死。

    然后,我才一脚踏入了能量柱体,华光一闪,我已经和能量柱体一起消失在了洞穴里面。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