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咳咳,等会男篮就要开始了,匆忙码上一章,先上传,等会看男篮也能看的心安理得,嘿嘿。还有,明天开始又是新的一周了,希望大家能尽量给点票票,我在这先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有你们,才有这本书的今天。

    ——————————————————————————————————————————————————————

    我叹了一口气,像这样的队伍,怎么可能理会自己这种低级的小角色呢?而且看他们的配合,显然已经将尸体发火死死的压制住了,也不存在什么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狗血情节,我心下十分的失望,毕竟一个人呆在这鬼地方十多天了,好不容易遇上几个人,似乎也不是现在的自己能说得上话的。

    不过,看他们的战斗,也让我受益匪浅,特别是那个女性德鲁依,虽然控制召唤物的能力仍然不大熟练,但是她明显已经比我好上很多,攻击,卡位都十分的精准。

    这是一场胜负明显的战斗,大概过了十几分钟,那尸体发火的生命便已经被磨的差不多了,三人熟练的配合,还有各自的攻击方式我也记在脑子里了,我无聊的打个哈欠,准备离开,反正他们这些高级的人物,肯定也看不上我这种小新手,不是我一棍子打死一堆人,而是除了拉尔这些异类以外,我的确还没遇到一个“高人”能对我和颜悦色的,恩,除了酒吧里面那个老法师以外,或许还要算上阿卡拉,我总觉得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正在我转头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惊怒的声音,然后一道雄厚而沉稳的嗓子响起,在这个除了打斗声之外显得格外凄清的洞穴里显得特别洪亮。

    “哈……哈……,娜,换个位置吧,我……我快不行了。”

    什么?你听成什么了!

    a片?床戏?

    现在绝对不是在拍床戏,我也没有偷窥别人ml的嗜好,谁想歪的,自己面壁弹小jj去,我的思想是纯洁的,是你们太yd而已。

    我连忙回头一看,靠,真失望,原来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样,我还以为他们已经赢了,正搞个“别开生面”的庆祝方式呢。(=o=)

    原来不知道何时,刚刚还保持着三分之二血的圣骑士,现在已经不足五分之一血了,这是一个及其危险的数值,特别是面对boss的时候,极有可能在下一刻,一个对抗地狱势力的精英分子就要香销玉陨了,oh,请原谅我对一个男性使用这个词语,因为转职者实在太珍贵了,比绝世美女还要珍贵,所以他当的起这个词语。

    而圣骑士旁边,刚刚那条正骚扰着尸体发火的鬼狼,此时也倒在血泊之中。

    怎么回事,尸体发火变异?好老套的情节啊,不过如果真有这样的设定的话,阿卡拉应该会告诉我啊!!!

    事实证明是我的多想了,尸体发火的确是暴怒了,不过就算再暴怒上一百倍,也不足以让它产生变化,暗黑世界里,力量是要一点一点积累上去的,要是随便暴怒一下便搞个什么进化,那些天使和恶魔还怎么混啊。

    不过,尸体发火虽然没有因为暴怒而变强,但是那一定概率出现的幽灵一击,到是十分诡异的频频出现,那条鬼狼,还要圣骑士突然减少一半的生命值,便是它的功劳。

    好在圣骑士临危不乱,即使自己现在随时都可能被干掉,也丝毫没有让他的判断力下降,厉害,我由衷的叹到,如果是我的话,此时一定已经给吓呆,然后被尸体发火一巴掌给扇去见阎罗王了吧,这就是我和精英的差距啊,太打击人了,技能再厉害也没用,若是心态不行,迟早也还是得阴沟里翻船的,我心里有点沮丧,毕竟自己是从温室般的地球穿越过来的啊,除了猥琐流我自问不输给任何人,其他方面比起别人来就差多了。

    此时圣骑士一边后退,一边喝红药水,加上祈祷光环的加速,生命恢复的到还不算慢,而后面那个叫“娜”的女性德鲁依则大吼一声冲了过来,狼人变身也同时施展,意图拦住追击着圣骑士的尸体发火,旁边的刺客在关键时刻,扔了一个火焰爆震,伤害虽然不高,但是带起的猛烈气流却是让紧紧将圣骑士缠住不放的尸体发火身子一顿,在这一顿的功夫,变身成狼人的女德鲁依已经卡在圣骑士和尸体发火中间,抵挡住了尸体发火对圣骑士发动的致命的一击。

    漂亮,他们的冷静和配合实在令我惊叹不已,每一次出手都是恰到好处,将一切计算在内,即使同伴(自己)遇上危险,也能冷静的选择最好的办法应付,这就是高手,经验丰富,真正的在生死战斗中成长起来的高手。

    今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不单看到了精妙的配合,更是亲眼目睹了如此精彩的险中求生的镜头,这三个人当中的任何一个人,若是有一丝迟疑,一丝失误,圣骑士都会必死无疑,而失去了圣骑士这个肉盾兼攻击手,剩下的德鲁依和刺客,能不能逃生都还是个问题呢。

    正当我惊叹于他们无限技术流的精湛的时候,那个女性德鲁依也频频告急了,这尸体发火不知道是吃了啥牌子的过期春药,此时正口吐白沫,两眼翻直,那叫一个凶猛异常啊,幽灵一击更是频频出现,女性德鲁依又召唤了一只鬼狼,加上她自己,才勉强的抵挡住尸体发火的攻击。

    本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即使尸体发火现在是大发神威,但是只剩下一点血的它也坚持不了多久,最终胜利将还会是这三个转职者的。

    但是,就在三人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洞穴深处,突然出现一了小队沉沦魔,和一个法师。

    若是在平时,这一群沉沦魔根本是就小菜一碟,他们三个人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将她们全灭,但是现在,它们的出现就好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让三个人心理上出现了犹豫和退缩。

    圣骑士见势不妙——自己还有德鲁依的血都已经所剩不多,仅凭刺客一人又无法将所有的沉沦魔给挡住,万一被那些沉沦魔冲上来,再加上这只发狂的尸体发火,那么自己和德鲁依很可能会有一定的危险。

    虽然这个几率比较小,但是作为队长的圣骑士,衡量了一下得失,觉得为了一个尸体发火去冒这种程度的危险还是很不值得的。

    “娜,马顿,撤退。”

    所以,只顿了片刻,他便果断的选择撤退。

    “恩。”

    女性德鲁依显然是以圣骑士马首是瞻,很听话的又召唤一只乌鸦,吸引住尸体发火的注意力,从它那狂暴中的攻击中脱身开来,那叫马顿的刺客,则是不甘心的往望了尸体发火一眼,不过也并未做出什么冲动的举动,而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圣骑士和德鲁依后面,时不时的扔上一个火焰爆震拖住尸体发火的脚步,很快的,三人便在尸刚刚重生的那队沉沦魔发现自己以前,消失在了这个洞穴。

    难道自己真的开启了主角模式?这也太狗血了吧,看着不足十分之一血的尸体发火追了上去,我大脑一片懵懂,按照主角模式,自己现在应该躲起来,等尸体发火回来,然后突然跳出来,说上一大段正义凛然的台词,再拿起神器三两下把它搞定就是了。

    抢,还是不抢呢,老实说,我跟那三位无冤无仇,按道义来说是不应该去占这个便宜的,

    咳咳,好吧,我再次承认,我哪管它什么道义,有便宜不占是傻子,我只是担心被他们发现而已,自己一介菜鸟,万一不小心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被他们抓住,我老人家的名声就完啦。

    但是尸体发火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又不由得我不动这样的歪念头,“正义”与邪恶在脑子里剧烈的争扎着,我哆嗦的那掏出一枚金币,轻轻的扔起。

    掉在地面上,要是正面朝上,杀,反之,逃。

    这枚金币掉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身子摇摇欲坠,可就是不倒,让我紧盯着的双眼几乎都穿了出来。

    转了几个***之后,这金币一滚,竟然刺溜一声,掉到缝隙里去了,我急忙爬在地上睁大眼睛一瞧,日了,金币竟然竖直的卡了缝隙里头。

    老天爷啊,你玩我不要紧,但是你不能这样对待我啊,那可是一枚金币啊,掉到里面,叫我怎么拿出来啊。我欲哭无泪,对着上面狠狠的比了个中指,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难道我的脑子被驴踢了不成,竟然拿金币来玩,银币其实不也一样??

    这个残酷的教训告诉我们,一个金币绝对要比一个银币值钱,还有,好孩子不应该拿钱来玩,咳咳……

    算了,还是赶紧跑路吧,我心知肚明,以尸体发火刚刚的状态,即使只剩下十分之一的血,也不是自己能惹的起的,要是学了火风暴就好了,哎,果然是熊掌与鱼,不可兼得,有得必有失啊。

    我站起身子,垂头丧气的拉耸着脸往回走,显然是还没从丢失一枚金币的打击中回过神来,突然去从身后传来一阵怪叫。

    回头一看,原来那群刚刚出现沉沦魔已经发现了自己,正朝举着小片刀朝自己冲了上来,法师也是毫不客气的挥舞着它的鬼头杖。

    ***,尸体发火我玩不过也罢,你们这些小喽罗也敢冲上来送死,我指挥着猛毒花藤,三两下就将这队沉沦魔兼法师重新送回了地狱……

    将这群垃圾搞定,正想往回走的时候,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到我的耳中,当我好奇的抬起头看过去的时候,刚好与它四目相对……

    曾经有一次珍贵的逃跑机会摆在我眼前,但是我却没有好好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郁闷的事情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会对前面的那具尸体说三个字:“晚点回。”如果非要给这句话加上一个限期,我希望是,等我把火风暴学会以后……

    刚刚折回来的尸体发火,显然也没想到自己老家还有人,一时也愣了起来。

    此时我的心里却急速的转了起来,究竟该怎么办呢,逃跑,这个到不是问题,我有8级的狼人和8级的猛毒花藤,以尸体发火的速度,我要跑的话,还十分轻松的。

    于是,摆在我眼前的问题是,战,还是不战?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