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晚上我想看奥运,所以可能不了了,希望大家能谅解哦!看完奥运开幕式以后我会继续码字,看看凌晨以后,大概3、点的时候能不能上传一章,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大概就能看见了。^_^……

    ——————————————————————————————————————————————————————

    前脚刚刚踏入洞穴,我就感觉视线一暗,周围一片漆黑,以我强化过后的视力,能见度绝对不超过3米,心里一惊,也不管有没有埋伏,脚步立刻一缩,一个懒驴,不,是懒狼打滚,飞快退出了洞穴门口。

    诶,貌似没有什么动静啊,我心里想到,刚刚如果周围有敌人的话,地底下的剧毒花藤早就开始自动攻击了,它的视力应该不会受到黑暗的影响吧。

    想了想,我还是谨慎的再次踏入洞穴,这次知道周围没有埋伏,也就没像刚才那般狼狈,只是进入的时候,眼睛还不是很适应,只觉得周围一片黑暗,视力受到极大的限制,而且还隐隐有一股阴暗的气息一直压抑着自己。

    感觉手脚都好像沉重起来了,我暗道不妙,这种情况,如果应敌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无奈之下,我只好凭着昏暗的视线,在洞穴入口处摸了一扇墙壁,让剧毒花藤在周围戒备,自己则是靠着墙壁一屁股做下,打算暂时先让眼睛适应一下这里昏暗的环境再说。

    “伊。”

    突然感觉屁股坐下的地方软软的,用手一摸,一股湿漉漉,滑溜溜的感觉从手中传了过来,心中一惊,大概已经猜到什么,但是那该死的好奇心驱使下,还是回过头一看。

    一个血淋淋的罗格头颅正看着自己,已经开始腐烂,爬满蛆虫的嘴唇,仿佛正对着自己狞笑,手上摸到的,正是他膛开的肚子里面的一节大肠……

    “呕……”

    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呕吐了,我一便将自己胃里的苦水都吐了出来,一边冲出洞穴,在附近早了条小河,拼命的洗拭着自己到着腐臭味的双手。

    河里倒影着的,是自己那模糊的影子,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在暗黑世界的样子,跟原来那个世界一样,有点消瘦,并不算十分英俊的脸上,多出一分苍白,短短的碎发轻遮着自己的额头,眼神中还附着一丝从那个世界带来的软弱和茫然。

    来到这个暗黑世界以后,本来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已经有这个觉悟了,没想到事到临头,我还是如此的不甘,有什么强大的力量能比得上家了舒心的生活,有什么热血沸腾的战斗,能比的上那个世界的安宁与和平,高科技的享受,健全法律的保障,无忧无虑的日子,和平的时间,如今却变成了遍地的尸体,弱肉强食的竞争,朝不保夕,担惊受怕的生活,被悲苦和绝望所笼罩的世界,为什么我要在这种鬼地方生活,为什么我非得要承受这些痛苦不可,为什么偏偏是我!!

    “没关系,吐啊吐啊的,就习惯了。”

    许久许久之后,我笑了,自言自语的对自己说道,眼眶里流下来的泪水慢慢的滴入小河之中,化作一种叫委屈和无助的东西随波而去……

    “是的,没错,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我是不同的,没有同类,也不能有知己,只能靠自己,谁也不值得信任,谁也不能心软……”

    我承认,这一刻,我疯了,我狂了,思想已经扭曲了,走向了一个极端,但是,没关系,只要能活下去就好,我要活下去,我要活的比以前更好……

    ……

    ……

    当我在次踏如邪恶洞穴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恐惧和懦弱,周围的尸山和骨堆仿佛都只是一些石头一般,我的眼睛,终于出现了一种叫坚强不屈的东西,它并没有让我变的更加强大的能力,也无法让我抛弃七情六欲,只是让我将自己的感情,埋的更深,更加隐蔽而已。

    狼人变身早已经消除,15点法力的消耗让我无法再次施展第二次,好在生命已经有95点,即使出现危险,相信也不会丢掉小命。

    无视周围腐肉烂骨发出的冲天臭味,我静静的在洞门口附近坐了一会,感觉自己的眼睛已经适应了这的光线以后,立刻站了起来,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向着前面,那个宛如魔兽狰狞的大嘴一般的深处潜伏进去。

    邪恶洞穴内部十分大,十分的深,光线根本无法照到里面,幸好墙壁上时不时会有一个加持了永恒照明的魔法灯,但是邪恶洞穴本身似乎都弥漫着一股阴湿刺骨的黑气,所以纵使有魔法灯的照亮,我视线仍然受到了极大的阻碍,最多也只能达到在外面的十分之一,这一点很危险,甚至可能当敌人发现你的时候,你却还以为自己很安全。

    幸运的是,我有猛毒花藤在周围守护着,它的视线不会受到影响,或者应该说它根本就没有视线这种东西,所以当敌人靠近我10米范围内时,它能及时发现并且主动发起攻击,理论上我应该不存在被偷袭的危险的。

    洞穴很大,深不见底,如同迷宫一样,歪歪扭扭的,有时会出现岔路甚至是十字路口,若不是带了传送门,打死我也不敢进去。

    里面的空间有宽有窄,窄的只能勉强让2个人并肩行走,宽的比整个足球场还大,而里面9成也会居住着一个庞大的怪物族群。

    我一般都是选择那些比较窄的洞穴走的,因为这样的地方是不可能容纳大群的怪物的,此时我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只要前面还能走,我就会一直走着,有岔路的话,选择比较小的那一条就是了。

    看起来我的判断十分的准确,一路上,我遇到了许多沉沦魔和腐尸,都是一小群一小群的,有猛毒花藤在,它们对我来说也只是一块肥肉而已。

    现在的我实力,加上剧毒花藤,没有狼人变身的状态下,足以应付2个小队的沉沦魔了,要是变身狼人,这个数字还要翻上一倍。

    当然,大部分都是猛毒花藤的功劳,沉沦魔,它基本都是一口一个,关键就在于身为它的主人的我,能在沉沦魔的刀下支持多久而已,这些沉沦魔也不笨,看到伙伴被猛毒花藤袭击,仿佛知道我才是正主一般,除了被猛毒花藤缠住的怪物,其他的都会朝我扑过来。

    可惜了,若是这些怪物再笨上一点,分几个去攻击猛毒花藤,我相信我会赢的更加容易,因为我根本不担心猛毒花藤,它自身的回复很快,即使在重伤的情况下,只要休息一个多小时,也能重新变的生龙活虎,再说,即使一个不小心挂了,我重新召唤不就行了吗?

    至于腐尸,老实说,有多少我都不怕,它们的动作实在太慢了,即使十几只聚集在一起,我只要站在远处指挥着猛毒花藤攻击就行了,等它们来到我面前,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不过猛毒花藤到是要受到一些伤害,毕竟在腐尸群里,动作再快,也总会被刚刚好在旁边的的几个腐尸不小心打中的,不过以它多达137点的生命,足以确保自身伤而不死了。

    我现在真是喜欢上这些笨拙的腐尸了,那恐怖的尸体,看起来似乎也不那么恶心了,一个10经验,整整沉沦魔和硬皮老鼠的2倍,在加上我的bug护身符翻上四倍,就有40经验,而且它们暴率,不知道真的是不是如拉尔所说,还是因为自己手上的这个bug护身符,或者两者兼有之,总之是特别的高,平均下来的话,两个腐尸里会暴一些金币银币,10个腐尸会暴一瓶药水,可以我所需要的装备还是一直没有出现,现在都3级在这了,还是处于裸奔状态。

    突然,前面的***一暗,几道模糊的几乎看不清楚的影子被拉的老长老长,从影子的形状上看,凭我前面的经验,我知道前面一定有沉沦魔出现,而且不会太多。

    比起越来越可爱的腐尸,进到这个洞穴以后,我却更讨厌这些沉沦魔了,它们不像腐尸那样动作缓慢,而是非常敏捷,当我的剧毒花藤攻击其中一个的时候,其他的沉沦魔贼精贼精的,竟然知道我就是剧毒花藤的主人,然后抛下那个正挣扎在猛毒花藤爪下的沉沦魔不管,一窝蜂的朝我砍过来,剧毒花藤攻击虽然犀利,但是也是分身乏力,在同一时刻最多也只能拖住一个,这般无奈的状况,注定了我不能像腐尸那样,去惹那些数量较多的沉沦魔群。

    贴着湿漉漉的墙壁,我慢慢的摸索过去,顺着那黯淡的***看了看,我的眼神一凝,呼吸都徒然乱了几分。

    竟然是一个精英级别的沉沦魔法师,还有6个小沉沦魔。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