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知道我现最在想什么吗……

    我现在最想朝上帝比一比中指,让后将他全家上下18代问候个遍,别说狗,他他门前树下那个蚂蚁洞的蚂蚁都不放过。

    99级的需求也就罢了,至少还有个盼头,但是谁能告诉我,我到100级的时候,究竟该如何加点,才能加到力量540,敏捷328。

    tm我就算把全部属性都加到力量,每级5点,到100级也不过才520点啊!!!

    还差敏捷怎么办?

    生命和法力一点都不加?

    甚至连最后一点希望都不给我,本来如果有凹槽的话,我还能镶嵌几个减需求的符石,说不定到时还能用的上,可是仔细一看,6个凹槽都已经镶嵌了!!

    这分明是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啊!

    我郁闷的几乎吐血,一把比神器还牛b的武器握在你手上,你却永远也无法使用,人生最大的郁闷莫过于此了,强大到逆天的武器,再附带强到逆天的限制,让人垂涎三尺却连拿都拿不动。

    我突然想起某个名人的一句话:上帝在你饥渴的时候给了你一部a片,等你看完以后又给了你一个大于90岁、搔首弄姿的老太婆……

    我好恨,恨tm自己当时瞎了眼,这tm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终于记起来,当时做好这把剑以后,顺手弄了6个加伤害的宝石镶嵌进去,当时心里想着反正都那么bt了,随便加点什么都行,现在报应终于来啦!!

    人心就是如此,总是学不会满足,虽然我拼命告诉自己,有bug护身符就已经够了,在多就要遭雷p了,但是我还无法原谅自己,如果,如果我能拿起这把剑的话,就凭我现在1级的实力,我也有足够的信心打败任意的三魔神之一了。

    贪欲,又岂是那么容易被压抑的,如果每个人都能靠理性压制住自己的贪婪,那么世界就不会那么乱了。

    我不是圣人,不可能完全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好歹也在暗黑大陆里呆了10几天了,生命的脆弱,战斗的残酷,朋友之间的友谊,还有获得bug护身符之后的疯狂,都让我的新性得到了很大的锻炼,所以,在伤心了好一阵子之后,我也看开了,起码,我不但比别人多一个bug护身符,还比别人多一把比神器还神器的宝剑,虽然自己完全不可能使用的了,但是没事拿着看看,不也是一件美事吗?人生偶尔也得阿q一下,否则很容易崩溃的。

    喜悦,疯狂,失落,痛苦,悔恨,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我就经历了别人一辈子也遇不到的大起大落,或许,这就是上天对我的考验也说不定,经受住了,我就能为暗黑大陆打开新的局面,成为超越塔-拉夏的强者,经受不住,天知道自己会变成怎么样,或许从此堕落,被心魔所控制,或许直接被上帝回收……

    其实,我还不知道,顶着穿越者身份的我,一开始就拥有德鲁依的力量,但是,其实我还是和其他转职者有一样巨大的差距,那就是心态和意志,那些从小就接受残酷磨练的转职者们,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心态和意志,都远远超越在原来世界如同温室花朵一般生活着的我,所以,刚刚的考验,对我来说是绝对必要的,真正的强者,他最强大的地方,往往不是力量的大小,而是因为他有着一颗强者之心而已。

    ……

    ……

    无聊的反弄着这把堪称超神器的宝剑,哼哼,拿不起,我还玩不起吗?我捅,我捅,我捅死你……

    无意间看了看剑上的问号,心头一阵疑惑,这把明明就是空间之刃的改造品,怎么现在名字变成?????了。

    我试着将手按在这把如梦似幻的神剑的上面,心里一动,果然,从上面探出一个空白栏,看来是要我命名了。

    取个什么名字呢?轩辕剑,帝皇之剑,呸呸,太俗气了,而且既然我已经对来到了暗黑世界认命了,就不应该再和原来的世界搭上什么关系,只是徒增伤心而已。

    想起阿卡拉口中的暗黑历史,我心中一定,在栏了赐予了这把剑的命名。

    斩杀天使之剑!

    我现在的可是背负着正义使者的使命,要将地狱势力赶出暗黑大陆,hohoho~~天上的鸟人们,如果你们要玩什么小阴谋的话,可不要怪我不客气,反正我从来就没对你们有过什么好感。

    以这把剑的名义起誓,神挡杀神,魔挡屠魔。

    退出储存箱,我看了看周围还在发呆的转职者,心中暗自冷笑,看着吧,曾经嘲笑过我的人,以后我会让你们知道,弱者的悲哀。

    我从来不是一个好人,好色,自私,小心眼,仅仅存的正义,也不知道被埋在内心的哪个角落,只是偶尔的被激发出来几次而已,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一向是十分乐意奉行的。

    离开广场,我按照道格所交代的,虽然他给了一个帐篷我,但是要出去冒险,还是要准备上很多东西,首先,干粮,还有一些冒险者必备的工具,如小刀,麻绳网,陷阱等等,为了改善火食,我还买了一个大锅,这样就能时不时喝上热的东西了。

    一些干材也是必备的,不用太多,一点就够了,但是却绝对不能不带,荒地虽然也有不少小树林,能提供不少木材,但是一旦下雨的话就糟糕了。

    还有一些动物毛皮,这些是当被子用的,即使是夏天的荒地,深夜也是十分寒冷的。

    等我将自己所知道要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时,才发现,自己的物品栏已经塞满了一大半。

    我本来就打算从西区出去,西区是商业区,所以买东西的时候刚刚好顺路,当我将所以都都准备好时,西区那扇巨大而别扭的大门也进入了我的视线范围之内了。

    大门依然有10个罗格在那耸立着,看到我出来,其中有两个一脸恭敬的跑过来跟我打招呼。

    我一看,原来是在我和拉尔四人回来的时候,一路护送的我们回来的德克和艾尔。

    他们表现的很恭敬,对于他们来说,我转职者的身份本来就很了不得,这让我回忆起了在罗格营地中央的待遇,看来自己的身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刚刚好达到小康水准啊!不错,不错。

    “尊敬的凡先生,您现在是要出去吗?”

    “是的,我要出去历练一段时间。”

    我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兴奋和紧张,就像刚刚叛逆离家的孩子一样。

    德克和艾尔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从一边和我聊天,一边从旁敲测,看看我是否有外出的经验。

    等我看出他们的意图,并回答说已经经过阿卡拉的教导,虽然是第一次外出,但是并没有遗漏任何东西的时候,他们松了一口气。

    “请原谅我们的无礼。”两人齐声说道。

    “没什么。”我罢了罢手,虽然有点不爽——他们这样的行为分明是有小看我的嫌疑,但是我知道他们也是为了我好,相信要是我刚刚的回答表现出一丁点不足,他们一定会很乐意教导我的。

    “那么祝你一路顺风。”

    两人单手捂胸,朝我鞠了一躬。”

    “恩,罗格营地的安全就靠你们了,好好干。”

    看到他们一脸尊敬的神情,我也不禁冒出一点领导的气势。

    “哈……”

    看着后面的罗格营地越来越远,我兴奋的翻了一个筋斗。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大概就是形容我此时的表情吧。

    我现在最想做的,就要尽情在在荒地奔跑,尽情的呐喊,让自己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天地。

    但是想到以拉尔他们的实力,仍不敢大意,我现在的实力,比起1级的新人,也就是多了5%暴率,400%倍经验,还有一根白板木棒的优势而已,实力并没有强到哪去,而且还是孤身一人。

    想到这,我立刻从物品栏里掏出了那根白板木棒。

    这附近依然属于罗格营地的范围,时不时会有罗格来巡逻,偶尔还能遇上一些放牧的牧人,应该不大可能会出现什么怪物。

    走了大概2个多小时,罗格营地已经变成一个小点了,我也已经有半个小时,没有遇上一个同类了。

    我的心里突然紧张起来,刚刚外出的兴奋一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整个天地仿佛就剩自己一个人,遇到怪物,再也没有拉尔他们的围观保护,若是被包围起来,下一刻,自己就可能会变成那些漂浮在沉沦魔营地里的,那口脏兮兮的大锅里面的尸骨了。

    这不是郊游,而是性命相博的战斗,我暗暗的提醒自己,终于开始正视这次的历练了。

    微微弯下腰,我学着拉尔的模样慢慢的前进,尽量不发出脚步声,尽量不要靠近小丛林,尽量将周围的一切收在眼底。

    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沉沦魔营地,4个沉沦魔,1个沉沦魔法师组成,它们的智商并不高,如果先将沉沦魔引开,再回头干掉法师的话,剩下的4个沉沦魔有只是小菜一碟而已。

    我相信,如果谋略得当的话,我有能力战胜它们,如果拉尔他们在的话,我相信我会毫不犹豫的实施这个战略。

    但是这只是如果,事实是他们并不在,我的实力虽然强上它们一线,但并不是很多,意外随时都可能发生,而且我还存在着严重的经验不足方面的缺陷。

    我考虑了良久,最终还是选择了绕道过去,相信如果是拉尔他们是我,也会这样选择吧,这并不懦弱,不敢挑战自我。

    我的经验实在太少了,不足以应付意外的发生,所谓在生死之中历练的人,哪个不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即使是出现意外,也能及时反应过来,即使输了,也丢不了性命。

    我总结出一个道理,经验是在战斗中磨练出来的,而能力,则是通过不断生死搏斗来提高,两者之间有一个遵循渐进的过程,一个经验贫乏的菜鸟也想去玩生死搏斗,并从中飞快的增强自己的能力,这种事情只有在小说里才会出现。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我绕道的过程中,突然发现不远出有几个黑点在游晃,凭着我这10多天的经验,我立刻猜测,这应该是几只腐尸。

    腐尸虽然恶心了一点,但可是我们新人的最爱啊。

    我立刻猫着腰潜伏过去,不久,几个恶心的身影出现在我眼中。

    果然是腐尸,而且是3个,我心中一喜,这个数量刚刚好合适,少了经验不多,多了容易被围攻,简直就是为新人量身定做啊。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