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也是两章,拼命赶回来的成果,现在还不到12点,总算没有实言哦,请大家给点票票吧!^_^

    —————————————————————————————————————————————————————

    看了看阿卡拉,此时已经一脸悠闲的在那喝着清神水,仿佛刚刚说的真的只是一个故事而不是暗黑大陆用血肉堆砌成的历史,那刚刚表露在外的憎恨愤怒痛苦与悲哀仿佛只是演技需要而已。

    我猜阿卡拉已经不想说下去了,该说的她都已经说了,不该说的她也不会告诉我,心中的疑点,只能自己的摸索了,而且下意识的,我也不想知道的太多,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的愿望仅仅只是找个贤淑美丽的妻子,安静的度过余生而已,知道的越多,陷入这个泥潭的的几率也就越大,乘现在还没对这个暗黑大陆产生太多的感情,早早的找个女人隐居去吧!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我相信阿卡拉不会吝啬于告诉我的,而且这应该也不是什么秘密,归根到底只是我那个“偷懒跑路的师傅”没有告诉我而已。

    “阿卡拉大人,你刚刚不是说地狱的势力还没有占领第三世界吗?那我们现在所处的是第一世界,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来自地狱的怪物呢?而且,像安达利尔这些大魔王,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会不断复活?”

    阿卡拉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大概是在叹息我的无知吧。

    “准确来说,我们这里出现的怪物,并不是地狱里的军队,但,也不能说不是?”

    “这话怎么说。”

    我糊涂了,竟然不是,又不能说不是?那究竟是还是不是啊,别给我玩这种考验逻辑思维的绕口令好不好。

    “小伙子,你根本不了解地狱怪物的强大。”

    “其实,我们暗黑大陆这三个相似的世界,联系是相当紧密的,打个比方把,就如同双胞胎的心灵感应,当其中一方受到伤害时,另外一方也会感到疼痛一样。

    你看我们罗格营地所在的鲜血荒地,为什么它会被称为鲜血荒地呢?”

    “恩,因为这里撒满了战士的鲜血……的意思吧。”我不确定的说道。

    “的确如此。”

    阿卡拉点点头,顿了顿,慢吞吞的喝了一口,才继续说道。

    “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当年那场原罪之战的战场,就是在第三世界的鲜血荒地,那是如此残酷的一战,无数的生命被埋葬在那里,鲜血将整片大地都染红了,所以这里才被称之为鲜血荒地。”

    “可是那不是第三世界发生的事情吗?”

    是的,那场战争是在第三世界爆发的,鲜血也是流在第三世界的荒地上的,但是,我刚刚说过吧,三个世界存在着某种联系,就如同三胞胎一样,所以,当第三世界的荒地被鲜血染红的时候,也直接导致到其他两个世界也出现了鲜血荒地。”

    “为什么会这样?”我喃喃的说道,这简直就是反科学,反人文,反常识的事情嘛。

    阿卡拉摇了摇头:“这种事没有任何人能解释清楚,恐怕,只有创造这里的一切的那位上帝知道吧。

    我说了,恶魔的力量远超乎你的想像,在第三世界,一只最低级的沉沦魔,恐怕都有60多级的转职者的能力。”

    “呃~~”

    表面上露出惊骇的神色,其实我心里却相当之平静,因为这个我早已经料到,没想到吧,哼哼,可别小看我,我可是玩暗黑长大滴,地狱关卡的五**oss都不知道被我虐了多少遍了。

    “所以,由于恶魔们太过强大,而且他们终究是外来之物,无法被暗黑大陆包容,所以他们的力量也直接影响了第二和第一世界。”

    阿卡拉继续说道。

    “用容易理解一点的话来形容,我们第一世界出现的怪物的力量,只是相当于他们的投影,而第二世界出现的怪物,实力则跟它们的分身差不多,第三世界,才是他们正体所在。”

    “正因为这样,他们只是力量的投影和分身,我们才无法完全消灭第一和第二世界的怪物,无论杀死多少次,它们都能重新复活吧!”我恍然大悟,举一反三的说道。

    没错,就是这样,阿卡拉孺子可教的看了我一眼:“只有将第三世界里面的怪物杀死,才能真正的让他们消失在三个世界里面。”

    “不过也幸好出现这些投影和分身,不然我们暗黑大陆早就失败了,正所谓得失只在一念之间啊。”

    “为什么?”

    从德克那里,我可是了解到,这些所谓第三世界的投影,给这里的平民带来多大的伤亡,可以说,丝毫不比第三世界来的惨烈,光看看罗格营地里数量可观的孤儿寡妇就可以很清楚的认识到了。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阿卡拉笑道。

    “虽然这些怪物的投影给我们带来的巨大的伤亡,但不也为我们培养了无数的战士吗?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我们才有源源不断的精英送往第三世界,否则,第三世界早就已经给地狱军攻下来了。”

    “你的意思是说……”

    “对,就拿我们第一世界的罗格营地来说,其实以我们的实力,随便从哈洛加斯或者群魔堡垒召集一些勇士回来,就能将修道院从安达利亚的投影手中夺回来,但是有什么用呢?真正的安达利亚不死,它的投影就会不断复活。难道要那些勇士一直呆在这里守护这片土地?这样不单单浪费人才,而且对我们新人的锻炼也十分不利,所以我们才一直固守罗格营地,放任那些怪物在外面游荡,而我们的新人勇士,就如同你一样。”

    阿卡拉拍了拍我的肩膀,嘴角一咧,这微小的动作却被我看了个清楚,哼哼,我感肯定,阿卡拉说上面一段话的时候,一定是想起了那个sb诗人作的那首沉沦魔之诗,我敢用性命保证,因为,咳咳……因为,我也想到了……

    “必须接受挑战,打败这些怪物,最终消灭安达利亚,才能前往另外一处城市,最终达到哈洛加斯,将大魔神巴尔的投影打败以后,你们才能获得从世界之石传送到第二世界的资格,直到那时,你们才能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转职者。”

    呃~~不是吧。前几天还为自己转职者的身份沾沾自喜呢,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原来自己现在还只是替补中的替补。

    阿卡拉感觉到了眼前年轻人的失落沮丧,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她相信,这种程度的打击反而会激起年轻人的斗志。

    但是很可惜,看来她是要失望了,摆在她眼前的是一打算讨个老婆隐居山林的异世界废材,虽然阿卡拉话真的让我有点受到打击——从龙的优越到虫的渺小,感觉也不过如此吧,但很可惜却也没能激起我内心深处隐藏起来的斗志(或许根本没有吧),我吴凡是啥人,怎么可能中那么简单的激将法。

    “见我没有立刻万丈豪情的宣誓什么,阿卡拉明显有点失望,不过还是继续说道。

    “然后,在第二世界,因为更加的接近第三世界,那里的怪物也更加强大,已经不再是投影,而是分身的实力了,合格的战士在第二世界里会接受到同样的磨练,直到打败第二世界的巴尔的分身,才能获得去第三世界的资格,而那时候,他才能称之为精英,是站在第一战线抵抗地狱势力的英雄。”

    这是多么严谨的阶梯升级制度啊,听完阿卡拉的讲解,我略为一思索,发现咋越听越耳熟——怎么就跟我原来世界玩的游戏的升级方式差不多呢?上帝这家伙,不去担当游戏策划,而跑来这当上帝,实在是太屈才了。

    在不知不觉当中,我早已经接受了这个世界的现实,不再把这里当成一个暗黑的游戏世界,所以看到这种类似于游戏升级制度的出现,才会感到如此惊讶。

    不过,这也真是爆炸性的消息啊,为了培养战士,而放任外面的怪物伤害平民,从大局上看是必须的,但是我不认为痛失亲人的平民们还能保留如此清晰的大局观,如果这个消息放出去,那些平民绝对会喧然大怒,举行个万人街头游行示威,千人广场静坐抗议什么的已经算是十分温和的做法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