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可能只有一章了,有点事情,我尽量看看能不能再码出一章吧,所以先在这向大家道歉……

    —————————————————————————————————————————————————————

    “阿卡拉大人,为什么要告诉我说这些。”我低着声音生涩的说道,仿佛地下党接头般,左右顾了顾,生怕突然跑出一个人来指着我们两个大骂叛徒、亵神者。

    她就那么信任我?万一我是神权的忠实粉丝怎么办,就算我无法让其他人相信阿卡拉是亵神者,但是多出我这么一个对她怀有强烈敌意的人,任谁也不会这样做,还是说,当我对她的话表现有抵制意识的时候,她有信心能够留住我,或者当场把我击杀?想到这点,我冷汗直冒,果然,这些领导者,即使心地再仁慈,也会有果断的一面。

    不过,她为什么要冒着背上亵神者的危险,将这些秘密告诉我呢?只要将民间流传的普通版拿出来过过场不就o了吗??我有什么地方值得她这样冒险呢?

    “吴。”这是阿卡拉第一次正式叫我的名字。

    “我是信奉伟大之眼的阿卡拉,虽然我的眼睛已经瞎了,但是在伟大之眼指导下,我从来不会看错任何东西。”阿卡拉转过身子,带着从容的微笑。

    “伟大之眼是不会欺骗我的,我相信自己,所以,我也相信你。”

    “阿卡拉大人,不得不说,你信奉了一个不得了的神呢!”

    我叹了一口气,间接的表示了自己的立场。

    希望不要因此而使自己背上什么重担才好,要知道我的愿望仅仅是找个老婆安静的度日而已,可没有什么背负历史重担的觉悟啊。

    阿卡拉仿佛很满意我的答案,他高兴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当上帝厌烦了神魔两族以后,又发现了暗黑大陆的诞生,于是,他便在暗黑大陆里创造了一人类为首的众多生物,为了防止末日之战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他削弱了这些生物的能力,然后,当他完成整个暗黑大陆的构造以后,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真是个不负责任的上帝啊,我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的许多规则会如此粗陋了,一切都是这个叫上帝的懒惰家伙搞的鬼啊。

    “上帝创造了我们以后,便消失不见了,然后,经过数前年的发展,整个暗黑大陆开始繁荣起来,越来越多的种族建立了它们独特的风俗和文明。”

    阿卡拉的神色可谓千变万化,这一刻,她语调带着难以抑制的激动和向往,仿佛亲眼目睹了暗黑大陆的发展一般,而下一刻,神情却变的肃穆悲哀起来。

    “但是,灾难也随着开始了。”

    “随着大陆文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探索者出现,他们的兴趣便是探索暗黑大陆每一寸未知的土地。

    然后,不知道是谁,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有人突然在暗黑大陆的北方,野蛮人的故乡,号称世界之巅的哈洛加斯,他们在一个洞穴里面,发现了一块神奇的石头,这块石头有着神秘的力量,他们将这颗石头命名为世界之石,无数的学者和法师被这块石头所吸引,他们跋山涉水,有些甚至历经艰险,来到了哈洛加斯,就是为了看这块是石头一眼。

    然后,经过无数博学者几百年不懈的研究,他们终于发现这块石头的用处——这块庞大的石头,竟然是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传送门,冒险者们欣喜若狂,再探测到对面的世界没有危险之后,他们迫不及待的迈入传送门,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很快的,经过他们的探索,他们发现这个新的世界跟原来他们居住的世界竟然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几乎是是双胞胎一样,于是,大量的移民开始,他们在那建立的王国和部落,并且为了纪念他们的故乡,将那些王国和部落的名字也跟原来这个世界一模一样”叹了叹口气,她笑着对我说道。

    “以后你也会去到那个世界的,可别惊讶,因为那也有一个罗格营地,只是里面的人不同而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世界的罗格营地的掌管者,应该还是哈加丝,很久没有见面,以后你去到那里,记得帮我问好。”她难得的笑了笑,看我愣在那里不动。

    “哎,你看我,我又跑题,人老了,就是喜欢说些无聊的题外话,恩,刚刚说到哪呢……”

    “因为两个世界的相似性,冒险者们又开始了新的旅程,他们想,既然两个世界有着惊人的相似性,那么,在这个世界里,回不会跟他们原来的世界一样,还存在着另外一块世界之石呢?于是,他们又踏入了这个哈洛加斯,他们希望那里还会有一块世界之石。

    或许两个世界真的是太相似了,他们竟然真的在那又找到了一块世界之石,因为世界之石的原理早已经研究通透,于是他们便马不停蹄的赶往第三个世界,而第三个世界,竟然也是跟前两个世界一个模子般,真不知道上帝创造这些世界的时候究竟在想什么!”阿卡拉苦笑着摇了摇头,仿佛对这个物理头的上帝也很是无奈。

    既然发现了第三个同样的世界,那么接着发生的事情,跟发现第二个世界时一模一样,迁移,然后又是大规模的探索,这些冒险者们似乎已经跟上帝昴上了,非得要找到一个不同的世界一般,于是,他们又开始踏入了第三个世界的哈洛加斯……

    “阿卡拉苦涩咳嗽了着,眼睛逐渐红了起来,声音里充斥着沧桑和悲戚,温和的脸色也开始变的阴沉怨恨起来。

    “该死的,他们成功了,他们终于找到了不同于前面三个世界的世界,可是,可是……

    “可是迎接他们的却是里面的原居民,无无数数的恶魔——这该死的第三个世界的世界之石,竟然是与地狱连接的……”

    “这些冒险者急急忙忙的退了回来,并企图毁灭世界之石,可是,世界之石的坚固程度远超出了他们的想像,直到最后,他们也没能动世界之石一分一毫,接着,以五大恶魔——支配苦闷与折磨的魔王安达利亚,支配痛苦的安达瑞,还有更在他们之上的三魔神,支配憎恨的魔神墨菲斯托,支配恐惧的魔神迪亚波罗,还有支配破坏的魔神巴尔为首的恶魔军,从地狱那边涌了过来,他们发现这里的生命实力弱的可怜,这里的土地肥沃,阳光明媚,气候宜人,比起天堂来也差不了多少,比起遍地岩浆,炙热无比的地狱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片**裸的净土……

    冒险者们知道他们铸成了大错,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他们主动的承担起抵御地狱的力量,但是地狱的实力有岂是他们所能抵抗的!”

    “那么最后怎么样,第三世界被地狱给占据了吗?”

    我急忙问到。阿卡拉所说的话如果是事实的话,那么历史就已经跟游戏里的暗黑背景完全脱节了,摆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全新的陌生世界,这也就意味着我再也不能靠着哪怕一点超前的信息钻空子了。

    “没有。”

    阿卡拉摇了摇头:“正在关键时刻,天使‘及时’的打破了天堂与暗黑大陆的封印,挽救了一面倒的局面。”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里的讽刺连傻子都能感觉得到。

    “可是,天使他们是通过特殊方法降临大陆的,他们不能长时间停留在暗黑大陆,因为在暗黑大陆他们的能力得不到补充,所以他们对战局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只是引导着暗黑大陆的生物与地狱对抗,这一点上他们的确也算是尽心尽力。”

    “在第三世界的战斗,便在以天使为首的领导下,加上暗黑大陆势力拼死的努力下僵持着,虽然暗黑大陆一方处于大弱势,但是总算是将地狱力量抵挡在了第三世界。

    不久以后,事情出现了转机,以安达里尔和安达瑞为首的四魔王,对他们的上司三魔神——墨菲斯托,迪亚波罗合巴尔发动了叛乱,整个地狱势力开始混乱了起来。

    天使看到机会来了,他们将三块灵魂之石交给我们,让我们乘机把三魔神封印,在整个暗黑大陆所有还活着的生命的拼死一搏下,我们最终将三魔神封印了起来,其中里面涌现出的最伟大的人物,巫师——塔-拉夏,他以一人之力,就将三魔神之一的巴尔封印,可谓居功至伟,

    而这一场暗黑大陆的反攻,就是仅次于末日之战的历史上最著名也最惨烈的原罪之战。”

    说塔-拉夏,连阿卡拉的声音也炙热了起来,看来这个叫塔-拉夏的伟大巫师,还真的是名不虚传啊。

    “在那以后,人类对地狱发动了总攻势,总算第一次占据了优势。

    可是,战争在持续了上千年之后,就当人类以为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候,三魔神突然破开逢印,重新出现了这个世界,暗黑大陆的优势瞬间被打破。

    不幸之中的大幸是,三魔神刚刚从封印中解脱,力量还十分虚弱,再加上为了报复四魔王的以下犯上,他们自己也开始内斗起来,这样的局面,便一直持续到现在……”

    “哎……小伙子,老婆子我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了。”说完,阿卡拉仿佛抛弃了刚刚所有的情绪抛弃,又回复成刚刚笑呵呵的样子。

    我无意识的点了点头,脑子里尚在急速的分析着阿卡拉所说的话。

    其实里面还有很多疑问,比如说为什么天使在地狱大军出现的时候,突然也冒了出来?是巧合,还是?还有,那三块灵魂之石为什么天使不早一点交给人类,为什么又偏偏是三块,而不是五块?为什么被封印的三魔神,最后又能从灵魂之石跑出来,这里面有太多太多的问题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