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给我吧。”

    有战争狂人倾向的道格听到我这样说,立刻挥舞着那把白板双刃斧,如同碎尸魔般一脸兴奋的说道,看的我一个寒战,自己该不是不小心激发了他埋藏在内心深处的魔鬼吧。

    三个人慢慢的猫着腰向沉沦魔营地潜伏过去,我则充当军师兼鼓手在后面策划打气,其实我并非像表面那般轻松,对于眼前一战我还是抱有一丝忧虑的。

    眼前的这个精英沉沦魔法师,化做等级对比的话,应该相当于10级上下的普通怪物,加上一群2级的沉沦魔,看似容易对付。

    但以多年暗黑的经验看来,那沉沦魔法师暗红色皮肤,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正是表示着它精英附带的特殊能力是火焰强化,而沉沦魔法师本身的招式就以火球和复活为主,加上火焰强化,它火球的伤害力势必提高不少,而且火焰强化的怪物死后有一定概率触发爆炸,如果拉尔他们不小心的话,可能真的会在这里栽一个跟头也说不定。

    但是事实证明我是多心了,凭我这样的半吊子的暗黑经验都能看出来,拉尔他们这些身经百战的战士如何不知道,战斗正式的打响后,最先出手的是拉尔,只见他迅速的绕过沉沦魔,右手持剑,熟练的一个牺牲砍在沉沦魔法师上,然后举起左手的圆盾,紧接着一个重击将它眩晕,后面的野蛮人两兄弟也在拉尔施展牺牲的同时便已经抡起斧头便往法师身上狂劈。

    等将沉沦魔法师眩晕以后,拉尔立刻转身,凭着他的高防顶住后面的沉沦魔小怪,等牺牲和重击回气完毕以后,转过身子又是一个技能二连击。

    战术简单,却十分的有效。

    精英级的法师无愧于他的称号,更高的防御,还有那8倍于同等级普通怪物的生命,让它即使在11级的野蛮人兄弟的狂斧还有12级的拉尔的技能攻击下也能屹立不倒。

    只可惜拉尔的重击等级并不高,精英级强悍的身体也让沉沦魔法师眩晕的时间变的更短,在不到1秒时间里它就已经清醒过来,而野蛮人兄弟只在它身上留下了4道伤口。

    庆幸过来的沉沦魔法师立刻退后一步,口中急念,一个鲜红的火球带着浓浓的炎浪,打在了道格身上,换作是平时,这个强化的火球肯定要让道格吃上不少苦头,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拉尔已经开启了抗火,那凌厉的火球最终只打掉了道格差不多五分之一的血。

    防有拉尔的抗火,攻有野蛮人兄弟疯狂的战斧,精英级的沉沦魔法师根本就无还手之力,虽然这几天多次看了三人的配合,但是战斗结束的比我想像中还是要快上很多,精英级沉沦魔法师发出最后一声惨叫,甚至连爆炸都没有触发,就这样窝囊的死去,而剩下的九个沉沦魔也已经被拉尔抵挡的闲余,楸准空子干掉了2个,当野蛮人两兄弟回过头对付剩下7个沉沦魔的时候,一切已成定局。

    最后是拉尔在打扫战场,而格夫和道格则轮流着使用寻找药剂,试图从沉沦魔的身上弄出点小药水补充一下消耗,野蛮人初期并没有什么比较有用的攻击技能,所以道格两兄弟的法力都没怎么使用,足够撑的起4次寻找药剂的消耗,最后从沉沦魔法师身上找出一瓶微蓝,看着两兄弟法力用尽后气喘吁吁的样子,这样的结果也只能算是略有收获而已。

    “道格大哥,你的精通战斧多少级了。”无聊只余我问坐在旁边休息回蓝的道格。

    “哦,才3级。”道格毫无戒心的告诉了我。

    “你应该已经学会大叫了吧,不是可以增加防御吗?为什么不用呢?”我好奇的问到。

    “大叫不是应该12级学吗?”道格用比我还好奇的目光看着我。

    “哦,哈哈,我都忘记了,记得是有人说过12级才是一个技能坎,你看我这记性。”

    我恍然大悟般的拍了拍脑袋,哈哈一笑掩饰了自己的震惊,拉出一个莫须有的人的话继续试探道,这样就算说错了也不会引起他们怀疑。

    “恩,的确是这样,得60级才能学会全部技能呢。”

    道格点了点头:“旋风,狂战士,指挥专家,自然抵抗这些顶级技能,都得到60级的时候才能学会,那时才能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野蛮人勇士啊。”

    道格满眼的星星,脑海里大概正在yy着自己一会狂战士,一会旋风,那些风火雷毒打在自己身上仿佛石沉大海一般一点作用也没有,端的是万敌丛中过,片血不沾身的场景吧。

    难怪拉尔第一次攻击的时候没有选择更具速度和突然性的突击,而是用自残式的牺牲,按照这样算来,突击应该是到24级才能学吧。

    我牢牢的将这一重点记在心底,将来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或许自己一辈子都要生活在这里,这些重要的信息是绝对不能漏过的。

    “大家,快,快点过来……”

    远处在打扫战场的拉尔突然挥起双手,一脸兴奋的大声朝我们喊道。

    “肯定是出好东西了。”

    道格眼前一亮,颤抖着说道,多年的默契让他一眼就猜出了拉尔的兴奋的原因,心中按耐不住激动的冲了过去。

    只见拉尔手站在沉沦魔法师的尸体上,手里拿着一个戒指,很显然是从沉沦魔法师那里暴出来的,果然精英就是精英,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今天收获大了,沉沦魔法师不但出了2瓶微红,1瓶微蓝,既然还有一枚戒指。”

    从拉尔兴奋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这枚戒指有多重要,三个人当中,拉尔转职已经3年了,而道格和格夫也有2年多了,可是他们三个人,就仅仅拉尔身上有一枚+1力量的戒指,就算这样也让野蛮人兄弟眼红了许久,如今这枚戒指,对他们来说是价值连城也不过分了。

    “而且你们看,还是一枚抗火属性的戒指,天啊,神一定是听到我们的祈祷了。”拉尔满脸虔诚的祷告着,不亏思想上受圣堂严重荼毒的圣骑士。

    我和道格连忙看向拉尔手上的戒指看上去,那枚静静躺在拉尔掌心的戒指,正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里面的属性早已经被卷轴给辨认出来了。

    青铜的橘红戒指:+11准确,+8%火焰抗性。

    这枚在我玩暗黑的时候拣都不会去拣的垃圾戒指,此时却仿佛希世珍宝般被拉尔轻轻托在掌心,仿佛那不是一枚戒指,而是他儿子。

    “太好了,太好了……”道格不知所措的狠命搓了搓手,喜不自禁的说道。

    最后,经过短暂的沟通,这枚戒指的归属权落到了道格身上,拉尔手上已经有一枚戒指了,自然不好意思在要,而且那+11的准确也更合适于野蛮人,要知道,强大的攻击力和强大的miss率一向是野蛮人独有的特征。

    于是最后的分配权自然落在了野蛮人兄弟身上,格夫很好的发扬了尊老爱幼孔融让梨的优良传统,将这枚戒指让给了道格。道格也深得我辈厚黑理论,竟然也不推托虚伪一下就立刻收了起来,看来以后有机会得介绍两人穿越去自己的世界,恩,格夫有资格做我的小弟,道格就让他卖肉去吧。

    “拉尔,我也想学些战斗技巧。当天夜晚,乘大家围在火堆旁边休息的时候,我恳求着拉尔说道。”

    “恩?你的老师没有教你吗?”拉尔一脸的疑问。

    “呃~~我的老师在我转职以后就不知道去向了。”

    这么多天的取经,我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定的认识,撒起谎来也是有板有眼,连拉尔都信以为真了。

    “真是个不负责任的老师,难怪你会一个人冒冒失失的跑进荒地深处。”拉尔一脸气愤的说道,仿佛被抛弃的是他而不是我一样。

    每一个转职者都是这个大陆的魁宝,正是因为有这些转职者的存在,整个大陆才没有被地狱所吞并,而特别是像我这样年纪便转职的天才,更是珍贵,要知道暗黑大陆每1万人平均才有一个转职者,而转职者的平均年龄均在30岁以上,30岁以前能转职都可以称之为天才了,所以拉尔的生气不是没有理由的。

    随便说上一句,黑暗大陆里平民的平均寿命在150岁左右,而转职者则至少可达到200岁,听说传奇法师塔·拉夏甚至活了几千年。

    “呃~就是就是……”

    我连忙附和拉尔,并在内心诚恳向这位莫须有的老师道歉,当然,如果是真存在着这个老师,并且是把我拉进这个世界的元凶的话,我可能还要诚恳的问候他全家乃至上下十八代。

    “首先,每个转职者都有自己的界面,这个你应该知道吧。”拉尔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不知道呵……”我摇了摇头,一副乖宝宝模样,拉尔的脸色立刻便如同被冰冻炙烧麻痹中毒了一般的五颜六色,精彩异常。

    “该死的家伙,吴,你的老师叫什么,下次见到他,我一定要代表神好好的问候他一下。”说到最后几个字拉尔几乎是咬牙切齿,比杀父仇人还杀父仇人。

    我连忙表示师育如山,师恩似海,即使师傅有错徒弟也不能怪责云云,拉尔闻之立刻对我重情重义的表现赞赏有加,道格和格夫更是已经开始跟我称兄道弟起来了,关系甚至已经上升到了相约一起吃喝嫖赌的地步。

    “咳咳~~我们还是进入正题,我就暂时替你那不负责任的师傅出份力吧。”拉尔爱材心切,不忍我被这两个野蛮人兄弟带坏,在我们脸红耳赤的讨论着到底哪间妓院的女人最风骚的时候,便如痨病患者般拼命的咳嗽起来,打断了处于亢奋状态的我们,还不忘表示一下对我那捏造出来的师傅怨念依然大大的有。

    “首先闭上眼睛,心里轻轻的默念着自己的属性状态。”

    我依照着拉尔话,闭上眼睛,心里默默的想着,耳边还传来拉尔不断的教导。

    “不要着急,第一次总是会比较困难,习惯后就容易了……”

    其实我一直对他们口中我的德鲁依身份表示怀疑,穿越者的事实,会不会让我显得和这个世界上的人有所区别,万一被他们发现了,拿我去当白老鼠怎么办,这个问题如恶梦一般在我心头挥之不去。

    究竟我是不是一名转职者,答案很快就会出现了。

    我深呼一口气,猛的睁开眼睛,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