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实证明,龙王哈迪身为六翼级的至强者,眼光是绝对错不了的,若非有至高龙这个不稳定因素,他完全可以将一颗心搁在地板上,肯定无比的对艾卡莱伊说,我家的蕾奥娜赢定了。

    有些话,就算是面对眼前亲如半个女儿一般的艾卡莱伊,哈迪也是没办法说出口的。

    黄金龙的龙威,浩瀚威严,对所有物种都有着压制力,举一个最实际的例子,拿龙王哈迪自身来说,即便是面对和他同等级的路西法和米迦勒,黄金龙威依然能对这两位共同支配着三界的至强者产生威压,限制她们的全力发挥,再加上龙王哈迪本身的单体实力,又要强于路西法和米迦勒,这一上一下之间,哈迪就算再怎么谦虚,也不敢腆着老脸说上一句“其实另外那两位实力和我不相伯仲,不真正打上一场谁胜谁负难以预料”这种话,三界第一强者的身份,实至名归。

    除此之外,黄金龙威对同为巨龙的族人,压制效果更是效果拔群,这是身为王的权柄和威能,是王对臣民的绝对统治力象征,并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地方,只是这样的事实,知者心知肚明,不知者,就算熟悉如艾卡莱伊,哈迪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

    所以说,蕾奥娜对瓦尔凯米特的压制效果,其实比艾卡莱伊想象的还要更大一些,再加上威力震撼的龙吼,哪怕是瓦尔凯米特多了数千年的战斗经验,在这样的巨大劣势面前,也难以扳回,在一开始的时候,双方的确是难分难解,看不出谁更占上风,但是随着时间逐渐推移,等蕾奥娜适应了,能够更加自如的操纵这股新的强大力量以后,瓦尔凯米特的好日子就算到头了。

    砰的一声,他的胸膛挨了一记拳头,在这场激烈的四翼级战斗里,看似完全就是一个很小的插曲,一次不经意的小失误。

    只有哈迪和菲克斯,或许还要加上瓦尔凯米特自身,才清楚这一拳的意义。

    原本保持在水平线高度的两边天平,开始倾斜了,僵持的局势,正式敲响了瓦解的钟声,胜利女神的目光开始变得专注。

    瓦尔凯米特还有什么办法?他也很绝望呀,脑海中不由的回想起了很久以前老头子的警告,那是为数不多的,被他记在心底的话语,大概是因为老头子说出这句话时,那张刻板严肃的脸上,令他措不及防的闪烁出了诸多酸麻苦辣,唯独没有甜,嗯。

    千万别和黄金龙对练,否则你会体验到真正绝望的滋味。

    此时此刻,瓦尔凯米特终于明白了那份酸麻苦辣的滋味,我的实力明明比对手强上一二筹,我的经验更是比对手丰富了数千年。

    为什么就是打不过嘞?!

    黄金龙威,这玩意也太无赖了吧,那甚至已经是超越个人灵魂层次的压制,而是站在物种高度与层次上的压制,简单来说,瓦尔凯米特现在很确定,哪怕现在的自己完全丧失了理智,甚至是丧失了灵魂,只剩下一具行尸走肉,实力依然会被黄金龙威压制,是的,这玩意就是这么变态,根本不和你讲道理,要是认为只要自己的意志够坚定,胆子够壮,或者来个狂暴或爆种什么的就能够无视,那只能说明你图样图森破。

    刚刚绝望完,他的脸又挨了一拳,蕾奥娜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明明是漏洞百出,糙得不行的攻击手段,却验证大力出奇迹这句话,让瓦尔凯米特很是有一股老师傅的憋屈,乱拳打死老师傅的那个老师傅。

    刚才落在胸口上的创伤,还没有恢复,脸上又挨了一记,这两记重拳,与之前被蕾奥娜暴揍简直是天壤之别,这样说,之前被暴揍的那些伤害,加起来也没有一拳的十分之一那么多。

    所以在之前,瓦尔凯米特是装惨的成分居多,一旦认真起来,身上的伤口立刻痊愈,充分展现了四翼巨龙强者的恐怖生命力。

    而现在,瓦尔凯米特是真惨,伤口在逐渐累积,恢复速度已经跟不上受到的伤害,这种情况若是持续下去,不需要眼光高明的冒险者,就算是一介平民也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

    瓦尔凯米特,会输。

    原本以为拿出真正的实力,好歹能够挽回最后一丝面子,没想到,啊啊……被连续打脸的滋味,即便是陷入狂怒状态,也无能为力的感觉,难道说,自己真的老了吗?

    看着像是蓬勃的朝阳一样,气势越发旺盛,实力越发强大的蕾奥娜,瓦尔凯米特心生恍惚,这一走神之下,就更是连连挨揍,彻底陷入了不利的局面。

    没办法,真的是没办法了,难道还要让自己变回巨龙本体?喂喂,那已经不是大人欺负小孩被打脸,长辈反被晚辈教做人能够解释了,比尊严扫地更加严重的后果,那已经可以称之为是【堕落】了。

    堕落吗?虽然很不爽那个臭老头,看到他不顺心的表情就是自己最大的快乐,但是我可没打算做到那种程度,就算是对自己百依百顺的洛伊尔,也会鄙视自己吧,别开玩笑了,哪怕是丧失了理智,失去了巨龙的高傲和尊严,也绝对不会出现这种选……

    噗通!

    忽地,瓦尔凯米特眯着的眼猛然睁大,就像是要夺眶而出一般,布满血丝,表情说不出的怪异,他的心脏声忽地似一声雷鸣般鼓动,全身电流激荡,四肢微微抽搐。

    这种怪异的举止现象,让蕾奥娜也疑惑的停止下了攻击,骄傲的黄金龙公主可不做乘人之危这种事,当然,对某德鲁伊除外。

    下一刻,双目尽赤的瓦尔凯米特,毫无预兆的抬起头,一声雄浑龙吟,白色风暴骤然膨胀数倍,他的身体更是在风暴之中,化作一头咆哮的巨大白龙。

    连本体实力也拿出来了吗?很好,很好,注视着这一幕,蕾奥娜内心一阵兴奋和激动,战意更加高昂,完全忽略了刚才发生在瓦尔凯米特身上的异常,或许也是对哈迪和菲克斯充满自信的缘故,觉得有他们在一旁看着,出不了事。

    看好了,笨蛋德鲁伊,本公主这就揍的瓦尔凯米特心服口服,给你出气,让他知道,以后谁可以欺负,谁绝对不可以!

    相比图样图森破的蕾奥娜,哈迪和菲克斯面面相觑,露出忧色。

    至高龙大人……果然还是出手了,现在的瓦尔凯米特,根本就不是正常的那个瓦尔凯米特。

    然而艾卡莱伊并不知道,她只看到她的父亲为了赢这场比赛,已经无耻到连巨龙本体都拿出来欺负人了,娇躯为此气的发颤,断绝父女关系的心都有了。

    瓦尔凯米特这口锅,注定要背的乌黑深沉,就算等他清醒过来也无从解释。

    若说之前的瓦尔凯米特,只是因为受到恰到好处的刺激和操纵,才表现出一些异常的情绪和行为,大多时候还是正常状态,那么此时此刻的他,就已经是完全丧失了理智。

    或者说,被完全操纵住了,这种说法更加恰当。

    显然,站在它背后那位阴谋者已经丧失了所有耐心,打算撸起袖子亲自登场了。

    根本不知道对手实际已经换人的蕾奥娜,还很傻很天真的在估算着变回本体后瓦尔凯米特的实力会提升多少,自己应该如何应对,胜算有多大。

    看来,在合体变身成为真龙骑士以后,伴随实力增长的同时,她的智商也被某人给平均掉了。

    于是乎,面对赤目化的瓦尔凯米特,第一次交锋就彻底让她懵逼了。

    龙吼,遥遥地,瓦尔凯米特直接对她来了一记龙吼。

    到底是什么样的勇气,让他认为变回本体之后,就能在龙吼方面和自己一较高下?

    蕾奥娜心里嗤笑一声,但是下一刻,她的笑容被冻结了。

    保持着面带优越笑容的状态,被时间冻结了。

    时间迟缓……不,这几乎已经是完全被冻结了。

    哈迪摆了一个惨不忍睹的表情,我的傻女儿呀,你现在面对的可是连老爹我都要化身萌新瑟瑟发抖的至高龙大人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勇气,让你还能露出这样的迷之优越笑容?

    胜负已经无关紧要,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蕾奥娜的安危,至高龙大人应该会有分寸吧,不会伤到小蕾奥娜吧,龙神保佑,上帝保佑。

    在哈迪准备向更多圣神祈祷,甚至连天使族那位也不放过的时候,瓦尔凯米特出手了,简简单单的,宛如天幕一般庞大的白龙双翅,轻轻一振,身体化作一股飓风,直接对处于时间迟缓状态的蕾奥娜来了一记猪突猛进的莽牛式冲撞,不,是蛮龙式。

    被撞飞出去的一刹那,喷着血雾的蕾奥娜才从时间迟缓状态中脱离,表情依然懵逼,我是谁?这是哪?发生了什么?

    随即,那倒飞着的,被金色光辉笼罩的身体在半空骤然一分为二,双双坠落在地。

    仅仅用了一记,就将真龙骑士打回了原形,这或许还是尽最大可能的克制了,就像是在小心翼翼的给蚊子翅膀做手术那样。

    哈迪一张紧张惊恐的老脸完全贴在镜子上边,直到看到他的宝贝女儿只是被撞的昏迷过去,身体并无大碍,才松了一口大气,随即暗地里手舞足蹈。

    撞的好,我一想到这臭小子竟然在自己的宝贝女儿体内,就气的恨不得手撕三界,滚滚滚,给我滚远点,以后别再靠近我的女儿一步了!

    爆发一波女儿控属性后,哈迪很快冷静下来,和菲克斯互相交流了一记眼神,两人有意无意的凑到镜子面前,挡住了艾卡莱伊的视线,还好,艾卡莱伊还沉浸在对父亲的无耻的悲愤之中,并没有察觉到两只老狐狸的意图。

    随即,他们才将凝重的目光落在瓦尔凯米特身上。

    不知道是不在意两个偷窥者知道自己的意图,还是根本忘记这回事,否则,以至高龙的能力,想要阻止两人的围观,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在哈迪和菲克斯的睽睽注视之下,它取消了白龙本体,重新回归到了类人形态,当然,双目依然赤红,彰显着它还是它,还在操纵着瓦尔凯米特。

    然后,哈迪和菲克斯看到了稀有的表情。

    瓦尔凯米特……不,应该是至高龙,竟然露出了踌躇的表情,就好像在说,哎呀,一个不小心事态竟然发展成这个样了,该怎么办好呢?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堂堂的至高龙大人,世间最强大的存在,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如此犹豫?

    哈迪和菲克斯均是露出了惊恐之色,然后,那边怂了好一会儿的至高龙,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的样子,开始迈出脚步。

    走向了被它刚才那记蛮龙冲撞一分为二的其中之一。

    那个人类德鲁伊倒下的方向!

    哈迪和菲克斯再次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翻起惊天骇浪,这小子……让至高龙大人犹豫和踌躇的,难道竟然是这小子?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答案或许很快就能揭晓了,此时此刻,两位巨龙头头是真的恨不得眼睛能长在镜子上……不,最好是能亲身进入考验世界里强势围观,当然,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如此冒犯,只能眼巴巴的,尽量将一张老脸贴上去,圆瞪双目,看着至高龙一步一步,仿佛排雷勇士一般的小心翼翼接近那个人类小子,每一步似乎都踏在了他们心头上,不知不觉全身已经被冷汗打湿,要知道他们是六翼至强者,放到平时,出汗是一种什么样的体会,大概都已经被遗忘了。

    最终,至高龙的脚步终于停留在那人类德鲁伊面前,再次露出踌躇,再次犹豫一番,再次下定决心,重复了这一过程之后,终于以瓦尔凯米特的姿态,弯下腰,朝对方伸出手,五指一点一点的,似无形阴影一般,直接没入到了其胸口深处……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