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轩也没想到这件事最后竟然会惊动长老,而这长老似乎还偏向自己。

    “弟子林轩拜见方长老。”林轩恭声道。

    “嗯。你们两个先回去,林轩你随我来。”方长老支开了唐玉和陈大正,带着林轩进入了小屋。

    嗖!

    方长老一挥手,在房中布下一层隔音禁制,然后望向了林轩。

    林轩心里有些发毛,但是表面上却装作很平静的样子。

    方长老眼中闪过一丝赞许,他问道:“那人级宝剑是你修好的?”

    林轩听到这话,在回想方长老带着陈大正匆匆赶来,心中明白了大概,原来是这件事引起了长老的注意。

    “是的,那人级宝器是我修好的。”林轩说道。

    “你可是剑池府的人?”方长老突然厉声问道。

    林轩一惊,瞳孔猛地一缩。

    “他怎么知道我的身份?难道剑池府的人还想害我?”林轩怎么都想不通,他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背后有冷汗流下。

    方长老眼神如刀,紧盯着林轩:“怎么不说话?”

    “回长老,弟子确实是剑池府之人。”林轩说道。

    “那怎么会来云州玄天宗,这里离剑池府,可是很远呐!”方长老的声音依旧很冰冷。

    “弟子是剑池府林氏家族的旁支,半年前随父亲来到云州,后来父亲去世了,我才加入玄天宗。”林轩撒谎道。

    林轩说完后,发现方长老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就这样冷冷的看着他。而且从他的身上,林轩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力。

    好在林轩体内有神秘小剑,它轻轻颤动,那股压力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半响,方长老见到林轩在他的灵压感知下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和剑池府有些交情,所以见到你会使用剑池府的养剑手法后,才想弄个明白。既然你是剑池府的弟子,那和老夫也算有些渊源,以后好好在门内修行,那些执法队不会在找你的麻烦了。”

    “多谢方长老。”林轩松了一口气。

    剩下的时间,方长老问了一些养器方面的问题,林轩对答如流。所以方长老决定以后兵器方面的事情就交给林轩来处理,贡献点照发,这让林轩又惊喜了半天。

    能替门内的长老办事,那好处自然少不了,而且还能拉近关系,这可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送走了方长老,林轩又去感谢了一番陈大正,这才再次返回居住小屋。

    小屋内,唐玉正托着下巴坐着,无聊的踢着那小巧玲珑的秀足,看到林轩回来后,她顿时来了精神。

    “你怎么又回来了?”林轩问道。

    “你个小没良心的,姐姐我刚救完你,你就用这个态度对我?”唐玉气呼呼的说道。

    “好了,大姐,我错了,您老前来有何贵干?”

    “你才大姐,你们全家都是大姐,我有那么老吗?”唐玉不乐意。

    林轩:“……”

    看到林轩吃瘪的样子,唐玉眼睛一弯,笑了起来。

    “嗯!我是来和你说正事的。”唐玉止住了笑声,“我想神威团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这么多年,除了和我们战组争斗外,他们还从来没有吃过亏。”

    “是他们太霸道而已。”林轩说道,“有机会,我一定要端了神威团!”

    “就你?”唐玉撇撇嘴,别说傻话了,“这次是你运气好,万一你惊动了内门弟子,有你哭的!不如你加入我们战组,那样他们就不敢动手了。”

    林轩摇摇头:“算了吧,我这个时候加入战组,无疑是给战组树敌,恐怕你么战组内部也不会接受我的。”

    看到唐玉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林轩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相信我,没事的。”

    “不如我陪你练剑?”林轩一脸讨好道。

    “算了,姐姐我最近要突破了,没空陪你练剑,哼!”唐玉白了他一眼,飞快的跑掉了。

    “这雷动剑法的第一重刚练会,需要找人试试身手啊!”林轩感叹了一番,随后双手捏印,进入了修炼状态……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林轩想去任务堂接几个任务,他手中的灵石早就花光了,贡献点也没剩下多少,可以说是穷人一个。

    推开门,他向外望了一眼,顿时脸色变得十分怪异。

    在他的门口坐了一排神威团的成员,这些人看到林轩出来后,顿时站了起来。

    “想打架?昨天的事都忘了?”林轩眉头微皱。

    “不是打架,是切磋,很合法的!”神威团的成员阴阳怪气的说道。

    “对不起,没兴趣。”林轩才不会和他们纠缠,做任务挣贡献点才是王道。

    “哼,别想跑,我们的任务就是看住你,所以你还是乖乖的接受挑战吧,不然你就只能永远呆在屋子里。”

    “你们很闲?不用修炼?”林轩很无奈。

    “哼!我们盯你一天就能得到三十贡献点,你不觉得比做任务好多了。”神威团的弟子面带讥笑,“只有你这种垃圾弟子才会为贡献点发愁!”

    林轩看着眼前的一群神威团弟子,心中突然有了好主意。

    “想和我打架也可以,不过干巴巴的打架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们赌点什么?”林轩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就你?还想和我们赌点什么,脑子坏掉了吧!”神威团的弟子大笑,“不要以为能接下华队长的一招,就感觉自己天下无敌了,告诉你,在我们面前,你还差的远!”

    “哦,是吗,那么你赌不赌?”林轩悠悠道。

    “兄弟,别冲动,和这小子有什么好赌的,他有东西可赌吗?”有弟子劝道。

    “哎呦,原来神威团的成员只是嘴上功夫厉害啊,连赌约都不敢接啊!”林轩故意大声说道。

    “你说什么!”那弟子急了,“妈的,赌就赌,谁怕谁!”

    神威团的弟子也有些自己的算计,上面给他们的条件是只要能在挑战中重伤林轩,奖300贡献点。

    神威团的成员对于这个条件那是欣然接受,甚至许多人都来争抢这个名额。因为在挑战中,打伤对手是不会受到惩罚的,毕竟挑战是双方自愿的。

    这些神威团的弟子看到林轩就像看到300贡献点一样,而林轩看他们也是一样。

    在林轩看来,这些人既能陪他磨练剑法,又能让他赚取贡献点,简直和肥羊没什么区别。

    双方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盘,嘴角不由的都挂上了冷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