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轩没有任何不忍,他不杀人便会被杀,而且在他身上还出现了吞噬别人精血这种怪现象,一旦传出去,肯定会遭到众人追杀的。

    嗷呜!

    四周传来狼嚎之声,刚才的打斗早就引来了无数的妖兽,现在鲜血流了一地,更是刺激了这些凶恶的野兽。

    林轩的身体状态不是很好,他飞快的后退,想来张彬的尸体应该会被吃掉,这样估计很难查出是他杀的。

    他几个穿梭,身子消失在山林之中。

    林轩走后没多久,那些饿狼便扑到了张彬等人的尸体上……

    等到林轩回到宗门后,已经是傍晚了。夕阳西沉,余晖洒遍大地。

    他托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房中,倒在床上,直接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银月当空。

    林轩仔细探查体内的情况,那琉璃色的小剑还悬在那里。青色的灵力缓缓流动,所过之处,有淡淡霞光,而白天出现的黑气和黑色莲花却丝毫看不见踪影。

    “真是见鬼了!”林轩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那吸人精血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瞬间就被吸干了。这种事情重来没出现过,最近的怪事太多了。

    “我的身体到底有什么?父亲为什么让我进入家族祖地?”林轩心中疑问很多。

    “小娃娃,剑法不错啊!”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入林轩耳中。

    林轩全身肌肉绷紧,他谨慎的望向四方,手中的长剑随时都能刺出,可是四周没有一个人影。

    “快点出来,不然老子翻脸了!”

    “别找了,我在这里。”那道声音懒洋洋的说道。

    随后,林轩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眼前的小木屋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白之地,前方有一个巨大的神树,不过却已经枯萎了。

    在那树下,有一道身影,黑发如瀑,白衣飘然。这身影背对着林轩,看不清他的面貌。

    “你,你是谁,这是哪里?”林轩平复下心中的惊恐,沉声说道。

    “嘿嘿,小娃子,不错嘛,竟然没有吓得尿裤子。”那白衣身影听到林轩的话语,转过身来。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样貌还算英俊,但是满脸的胡渣,和手中红色的酒葫芦却破坏了他仙风道骨的形象。

    “嘿嘿,好久没遇到人了,看到你感觉还真是亲切啊!”那白衣中年摇着手中的葫芦说道。

    “你是谁,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林轩一脸警惕。

    “小娃子,别那么紧张,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不会伤害你就是了。至于这个地方嘛,就在你的体内啊。”

    “什么?在我体内!”林轩差点叫了出来,随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眼中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难道是那柄神秘的小剑?”

    白衣中年仰头喝了一口葫芦中的酒,笑而不语。

    “我体内的莲花是怎么回事?还有这剑倒是是个什么东西?”林轩追问道。

    白衣中年笑嘻嘻的说道:“小娃子,你问题还真多,这些事情你以后会知道的,现在告诉你也没有。”

    那吸血是怎么回事,不会是你吸的吧?林轩又想到了那吓人的一幕。

    “你体内还有一股力量,不过却隐秘的很好,真是这股力量刺激了我,让我从沉睡中醒来,至于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清楚。”白衣中年神色难得凝重。

    不过,很快他又变成了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放心吧,有我在,那股力量肯定不敢出来了!”

    林轩知道也问不出什么,索性他也不问了。不过让这家伙一直呆在自己体内也不是办法,得想办法把他弄出去。

    “喂,你不会一直呆在这里不走吧,我的肚子可不是客栈!”

    白衣中年脸上充满了笑容,带着诱惑的声音问道:“你想成为内门弟子吗,你想返回家族吗,你想变强大吗?”

    白衣中年人的声音仿佛充满了魔力,听得林轩的小心肝砰砰直跳。

    “没那黑色莲花禁锢我的经脉,以我的天赋,想变强还不容易吗?”林轩对自己有自信。

    “你的天赋是不错,但是你不想想,你落后别人多少年了,现在的你又能得到什么资源?你有时间耗得起吗?”

    “你有办法?”林轩小脸阴晴不定,剑池府每十年开启一次祖地,距离下次开启,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他要想进入祖地,必须达到年轻一代前三。

    在他离开家族前,族内的年轻弟子中已经有人到达灵海境了,而他现在只是凝脉三阶,这两者间的差距如同天堑一样,难以跨距。

    看到林轩有些萎靡的小脸,白衣中年笑道:“你觉得长生诀怎么样?”

    “那功法是你给我的!”林轩这才想起长生诀的事情。

    “没有长生诀,你能这么快突破到凝脉三阶?”白衣中年说道,“现在,相信我的实力了吧。”

    “你这么帮我,到底想要什么?”林轩警惕的问道,他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好事。

    “我的要求很简单,等你实力达到后,我在告诉你。”白衣中年望向远方,眼中满是沧桑。

    “好,成交!”林轩觉得没什么问题。

    “赶快让我升到灵海境吧。”他淡淡的说道。

    噗!白衣中年把刚喝进去的酒全都喷了出来:“真想一口烈酒喷死你!你当修炼是什么,想一步登天,做梦呢!”

    “哎,可惜了一口好酒啊!”白衣中年叹息一声。

    林轩痛苦的捂上了脸,怎么看这家伙都像是个酒鬼,他总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以后叫我酒爷就好,我会给你先酿制一些低级灵酒,免得你经脉受不了。”

    “酿酒?难道你想让我喝酒突破?”林轩感觉快疯掉了。

    “你那是什么表情?”酒爷不乐意了,“想当年,多少强者大能哭爹喊娘的求着我给他们酿酒,能喝到我的酒,你就知足吧!”

    他也不管林轩信不信,直接说道:“三枚蛇形果,一株紫花地丁,明日交给我,我就给你酿酒。”

    “什么?三枚蛇形果,一株紫花地丁?你让我去打劫吗!”林轩吼道,他在任务堂看过,一枚蛇形果就需要五十贡献点,他现在总共才多少贡献点,而且这种东西恐怕就算是有贡献点也兑换不到吧。

    “弄不到我也没办法,反正急着升级的也不是我。”酒爷打了个哈欠,大袖一挥,卷起一阵狂风,将林轩挥了出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