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中的碧眼大蛇,将所有人都掀飞。林轩根本没有多少灵力,身上多处都受到重创。

    好在他提前吞下了火灵芝,那雄厚的药力正化解着他的伤势,可尽管如此,他还是大口的吐血。

    他的身子掉到了山沟中,这一下摔得他浑身的骨头都快断了,胸前的衣襟早就染成了红色,林轩没有注意到,他的血液沾到那剑型吊坠上,全都诡异的消失了。

    轰!

    又是一击蛇尾,林轩再次被抽飞,这一次他直接昏了过去,那龙形吊坠完全没入他的体内,化成一道光芒,一闪消失了。

    那剑型吊坠钻入他的丹田之中,不断地颤动,四周的灵力快速的向着林轩涌去,他的腹部形成的一个小黑洞,将涌来的灵力全部吸进。

    有些灵力钻入林轩体内,四处流窜,不断地撞击这林轩的经脉。要知道,林轩体内的灵脉并没有打通,所以当这些遗漏下来的灵力进入时,那疼痛比自己打通灵脉要疼十倍。

    林轩从昏迷中被痛醒了,他咬着牙忍受着,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当他发现罪魁祸首时,他差点疯掉,体内的小剑是他的吊坠,并且现在正在疯狂的吞噬灵力。

    虽然大部分的灵力都被这小剑吞噬了,可是溢出的那一小部分也不是林轩所能消化的了得。

    “靠,这已经到炼体九阶了,再这样下去就是冲脉了!”

    人体内有九大灵脉,它们贯通人体,只有打通灵脉,灵力才能在体内循环,产生力量。

    林轩的修为如同坐火箭一样,飞速上升,很快就到了炼体巅峰,他一咬牙,准备借着这股力量冲击灵脉。

    他强忍着疼痛,努力的击中精神,准备冲击体内的第一道灵脉。双手捏成印记,林轩全力冲击,那体内的灵力汇聚在一起,向着那第一灵脉冲去。

    轰!

    仿佛一道无形的墙壁挡在面前,那些灵力被冲散,林轩的修为快速的下降,最后又掉到了灵徒三阶。

    “又是这样!”林轩不不甘的吼道,他已经冲击过两次了,每次都被弹了回来,他的体内仿佛有一道神秘的力量,将他牢牢的封锁住。

    “再来!”林轩不信邪,再次将体内的灵力汇聚到一起,向着灵脉冲去。

    轰隆隆——

    两股力量相撞,在林轩的体内发出轰鸣之声,他受到冲击,再次大口吐血。

    这是,体内出现了一股柔和的力量,林轩知道那是火灵芝的药力,好在提前吞服了它,不然现在恐怕早就死了。

    这些灵力在林轩体内越积越多,他的身体感到无比的胀痛。

    “你大爷的,你还吸,赶紧停下了!”林轩现在能清晰的看到体内的一切,他急的大骂,但是那小剑一点反应都没有。

    现在的灵力这么多,应该能够冲破那道封锁。林轩决定在冲击一次,不过这次失败了,他的下场就是被灵力撑爆。

    “拼了,就算有一丝希望,我也要试一下!”林轩就是这样的人,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

    这次,无尽的灵力化成一股怒流,朝着那未被开辟的灵脉而去。

    轰!冲撞声如同惊雷炸响,林轩体内出现了黑色的波纹,这些波纹缠绕在他的灵脉之上,形成了一朵黑色的莲花。

    神秘,妖异。这黑色莲花溢出丝丝黑气,如同浓墨一样,散发着沧桑的气息,将那灵力阻挡在外。

    “这,这是什么?”林轩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体内的黑色莲花,“我的体内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他隐约猜到自己不能开启灵脉也许就和这神秘的黑色莲花有关,“难道我要做一辈子的灵徒吗,我不甘心!”

    林轩突然涌出一股怒火,他恨自己的命运,恨体内这朵黑色的莲花,他恨他的命运被别人掌控!

    嗡!

    那把小剑似乎感受到林轩的情绪,剧烈的颤动起来,它的剑身上泛起梦幻般的光芒,剑光一闪,那黑色的莲花被斩为两半。

    这——

    林轩没有想到这把小剑这么厉害,一下竟将神秘的黑色莲花斩断。他当即凝聚灵力,冲向了灵脉。

    没有了黑色莲花的阻挡,林轩凭借着雄厚的灵力很快就将第一条灵脉打通。那灵脉就如同河道一样,引导着灵力的,在体内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循环。

    而那小剑也停止了吞噬灵力,漂浮在林轩的体内。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林轩缓缓地吐了一口气,精神彻底地放松下来,刚才的那一幕太过匪夷所思,让他现在还不太敢相信。

    “那黑色的莲花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体内?”林轩怎么也想不通,还有着剑型吊坠,怎么会跑到他的体内,而且来历似乎比黑色莲花更加神秘。

    这剑型吊坠是林轩的父亲给他的,而且刚刚还帮他劈开了黑色莲花,让他得以打通灵脉。所以,林轩觉得那神秘的小剑应该不会害他。

    林轩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发现他身上的伤早就好了,而且修为已经达到了凝脉一阶后期,很快就能突破到凝脉二阶了。

    “不管怎么说,我已经打通灵脉了,以后就能够修行了,我一定要回到剑池府,完成父亲的遗愿!”

    他本来就是剑池府的人,受人陷害,才被逐出了剑池府。现在他能修炼了,不在是个废物,所以失去的一切,他都要夺回来!

    “要是能成为这玄天宗的核心弟子,想必应该能顺利的回到剑池府。”林轩有了决定,立刻动身回去,玄天宗等级森严,光弟子就分为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和核心弟子,林轩想在无数年轻弟子中脱颖而出,并不容易。

    “每个月的月初都有一次入门考核,通过考核就能成为外门弟子。”林轩在这里带了三个月,一些基本的情况早就被他摸清了,他腾身而起,朝着回宗的方向奔去。

    ……

    树林中,几个白衣少年狼狈的逃跑,那原本干净的衣服上沾满了血迹和泥土。

    “妈的,差一点就死在这里了!”

    “要不是那碧眼大蛇惊动了另一凶兽,受到拦截,今天我们就玩完了!”

    这几个狼狈的少年正是张彬等人,他们成功的活了下来,不过当初的十几人,现在就剩下四个人了。

    “都是那个叫林轩的剑奴,害的我们空手而归,白白浪费了一株火灵芝!”

    “不知道他死了没有,真希望他没有死,这样我就有机会让他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哼,一个三阶灵徒,受到那种攻击,早就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走吧,赶紧回去,剑奴死了这么多,得赶快补充新鲜血液才行。”

    四人略微休息,就向回奔去,一路上没有停歇,终于走出了这黑暗森林。

    “咦,风哥,你看那个人!”一少年惊呼道。

    陈风和张彬望去,在他们的左前方,有一道人影,满身的泥土,隐约能够辨认出是灰布麻衣,那人正朝着玄剑宗奔去。

    “是那小子,他没死!”陈风惊呼道,“妈的,看我怎么弄死他!”

    “走,让他知道,我的火灵芝不是这么好吃的!”张彬脸色阴沉的说道。

    嗖嗖!

    四人加快了速度,带起一股疾风,很快就追上了林轩。

    呼——

    四人将林轩围住,陈风一脸狞笑的说道:“小子,想不到你还活着,这样也好,我要一点一点的弄死你!”

    “别杀他,他吃了火灵芝,他的血现在应该充满了药力,将他带回去,每天放他的血供我们修炼,岂不是更好!”张彬如同一个恶魔,阴森的笑道。

    林轩深吸一口气,将手放到了剑柄之上,玄天宗已在眼前了,没想到还是被劫了下来。

    眼前的四人,张彬实力达到了凝脉三阶,也就是三阶灵士。张彬是凝脉二阶,其余两人和林轩实力差不多,都是凝脉一阶。可以说正常情况下,林轩必败无疑。

    可是林轩并没有慌张,他脸色平静,握剑的手沉稳而有力,他的目光落在了前方的陈风身上。

    这里离宗门已经很近了,只要突围出去,他有把握进入宗门,而一旦进入宗门,那他就相对安全多了。

    这些人对他很轻视,所以不会太认真,这是他出手的好机会,而一旦他出手,就必须成功,因为这些人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也就是说,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想到这里,林轩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激动,那个他练了三年的剑招,有了灵力之后会有怎样的威力呢?

    “先打断他的双腿,省的他逃跑!”陈风抽出了长剑,扫向了林轩的双腿。

    而就在这时,林轩动了,他快速的拔剑,身子腾空而起,就如同流星划过天空,一闪而过。

    噗!林轩一剑刺出,头也不回的向宗门方向跑去,那速度另众人吃惊。

    “啊!我的手!”与此同时,陈风托着右臂,不断的惨叫,大量的鲜血溢出,染红了大地。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