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柳擎宇突然冲了进来,不仅董天霸呆住了,就连他身边的那些小弟们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

    柳擎宇猛的伸出手来狠狠的抽了董天霸几个大嘴巴,寒声说道:“我妹妹再哪里?”

    董天霸这才缓过神来,不过此刻的他已经出离愤怒了,对于柳擎宇那充满杀气的眼神视而不见,狞笑着说道:“哈哈,我不知道,我就是不告诉你你妹妹已经被送进两名日本嫖客的房间内,现在恐怕已经被那两个日本人给……哈哈,我就是不知道。”

    虽然初战失利,但是董天霸并不害怕,因为他还有后手,这一次,他可以说是布下了天罗地网,下定决心要置柳擎宇于死地。所以,此刻,虽然身处陷阱,他依然显得淡定从容,凛然不惧,说完之后,他还用十分不屑的眼神看了柳擎宇一眼说道:“柳擎宇,我告诉你,今天你死定了,不想死的太惨的话最好赶紧把我放下来,否则的话,你会死的很惨的。”

    听到董天霸说韩香怡被送到了两个日本嫖客的房间内,柳擎宇心中的怒火彻底熊熊燃烧起来,韩香怡小的时候可是自己带着她一起玩大的,虽然韩香怡喜欢惹事,但是两人之间的感情却是极好,现在董天霸竟然敢把自己的好妹妹送到日本人的房间内,柳擎宇的逆鳞和怒火彻底被点燃了,他猛抓住董天霸另外一只点指着自己的鼻尖的手腕,猛的向上一折,咔嚓一声脆响,董天霸另外一只手的手腕彻底耷拉了下来。董天霸惨叫一声,差点昏倒,但是柳擎宇在他的人中上使劲一按,没灯他昏倒呢便立刻便清醒过来,手腕骨折所带来的那种钻心的疼痛让他脸部的表情几乎变形了,柳擎宇双眼中杀气直逼董天霸的双眼,寒声说道:“我再你一句,我妹妹到底在哪里?给你10秒钟,不说的话,我立刻把你的第五条腿给你折断,让你彻底成为东方不败。”

    董天霸听到此言,真是吓坏了,对他而言,玩女人是人生最大乐趣,他可不想第五条腿出问题,所以连忙说道:“在616房间。”

    “头前带路,30秒内赶到,否则我说到做到。”柳擎宇说话的时候,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与此同时,柳擎宇在董天霸的手臂上部穴位上使劲的戳了几下,暂时为董天霸止血和减缓疼痛感。

    董天霸虽然双臂全都受伤,但是此刻,为了保住第五条腿,只能忍痛向电梯间跑去,让手下小弟们打开电梯,带着柳擎宇直奔6楼,以最快的速度冲到616房间门外,董天霸咬着牙说道:“就是这里了。”

    此刻,董天霸虽然**疼痛不已,但是内心深处却充满了阴毒,他的心在狞笑着:“柳擎宇,快点打开房门看看吧,你会亲眼看到你的妹妹被两个猪一样的日本男人压在身下的,到时候,你会痛不欲生的。哈哈哈哈,和我斗,我让你后悔莫及。我的援兵马上就到了,你和你妹妹今天谁也别想离开此地!”

    内心早已经焦急不安的柳擎宇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一个箭步冲进了屋内。一边往里冲柳擎宇内心一边在祈祷着:“苍天啊大地啊,千万别让小香怡出事啊。”

    然而,当柳擎宇冲进这套总统套房的卧室之时,却一下子就愣住了。一幕让他几乎石化的场景出现在他的眼前。

    此刻,在卧室内,韩香怡仰面坐在沙发上,手中拎着一根铅笔粗细长度有五六十厘米长的类似于收音机天线的物体指向站在放中间面对面站立着的两个胖的跟猪一般的日本人说道:“野田,你还是个男人吧?怎么抽嘴巴抽得这么轻,使劲给我抽。不抽姑奶奶我再给你一闷棍!”说着,韩香怡举起了手中那个收音机天线一般的物体伸向左边那个胳膊上纹着一条八歧大蛇的小日本。

    野田一看,吓得浑身就是一哆嗦,连忙挥起手来冲着对面的安培便抽了过去。清脆的响声立刻在房间内回荡起来。

    韩香怡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手中的天线指向了安培:“安培,该你了,他抽了你了,你是不是得使劲的抽回来啊。”

    安培可不想吃闷棍了,那完全接触在身上的滋味生不如死啊,他没有丝毫犹豫,抡圆了手臂冲着野田就是一个大嘴巴。

    这下子野田彻底怒了,不用韩香怡说,立刻挥手还击,就这样,两人轮流打了起来,两人的脑袋很快变成了猪头。

    柳擎宇他们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全都惊呆了。不过看到韩香怡没事,柳擎宇的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看向玩得正在兴头上的韩香怡说道:“小魔女,这是怎么回事?你没事吧?”

    看到柳擎宇冲了进来,韩香怡连忙站起身来,把手中的微型闷棍头部往手心一戳,长长的闷棍便犹如天线一般自动收缩回去,变成了发簪一般的物体,韩香怡直接一把插在头上,犹如小天使一般嗖的一下扑进了柳擎宇的怀中,满脸委屈的说道:“柳哥哥,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刚才董天霸那个王八蛋居然说要让我当小姐,还把我送到这个房间来要让我伺候这两个日本猪,他太不是人了。要不是我随身携带着我的微型闷棍,假装骗这两个日本猪说我要去洗澡,趁机取出了我的微型高压闷棍,把这两个日本猪给制服了,恐怕我现在……呜呜呜……想到自己有可能的遭遇,韩香怡这个小魔女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听到这里,柳擎宇的脸色再次阴寒起来,他的目光在两个日本人脸上扫了一眼,双眼充满寒意的走了过去,两个日本一看柳擎宇那架势,就知道这哥们绝对不是个善茬,安培连忙冲着柳擎宇用汉语大声吼道:“我们是投资商,你不能打我们,否则我们会撤资的!”

    柳擎宇走到两个人面前,猛的一拳打在安培的小腹部,随后又是一拳打在他的后背上,随后又来到野田身前如法炮制,搞定之后,柳擎宇才充满不屑的说道:“投资商又怎么样?敢欺负我妹妹,就算你是日本老大我也照样收拾你!”

    收拾完这两个人,柳擎宇迈步来到董天霸的身前,回头对韩香怡说道:“妹妹,你说吧,哥哥我怎么收拾他你才解恨。”

    韩香怡双眼充满愤怒的看着董天霸恨恨说道:“踩爆他的卵蛋,让他做东方不败。”

    此刻,董天霸吓得小脸都白了,冲着柳擎宇大声吼道:“柳擎宇,你可是关山镇镇长,是国家干部,打人是犯法的,而且警察马上就到了,你打了我会坐牢的。”

    柳擎宇冲着董天霸咧嘴一笑:“呵呵,我知道我的身份的。”说着,他已经走到董天霸跟前,再次一拳击出,狠狠的打在董天霸的小腹上,随后又一拳打在董天霸的后背上。

    董天霸疼得一下子就蹲在地上,惨叫不止。

    韩香怡瞪大了眼睛看着柳擎宇说道:“柳哥哥,你怎么就揍他两拳就结束了啊,这也太不解气了。”

    董天霸听韩香怡这样说,顿时心中就是一阵抽搐,心说果然最毒妇人心啊。

    这时,柳擎宇在韩香怡的耳边低声耳语了一句,韩香怡听完之后立刻用诡异的眼神盯着董天霸下面看了两眼之后,随即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好,果然不愧是我的柳哥哥,还是你最厉害了。咱们走吧。”

    韩香怡话音刚落,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紧接着,楼梯处、电梯间处涌出十多名警察,快速来到众人面前。

    看到警察来了,董天霸一下子从地上站起身来,看向其中一名警官说道:“陈队长,你们可来了,你看看,我都被柳擎宇打成这样了,赶快把他给抓起来,还有那个女的,这两位来自日本的投资商也被她给打惨了,他们被打得决定从我们苍山市撤资了。”

    这时,安培也看出形势发生了变化,立刻大声吼道:“我要和市委邹副书记通电话,我要向他投诉,你们苍山市的投资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我们决定终止正在和苍山市进行的投资谈判。”

    此刻,听安培这么一吼,陈队长脑门上的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再加上他又是董天霸早就埋伏下的一只奇兵,所以,他立刻把心中的愤怒和不满冲着柳擎宇和韩香怡发泄出来,对着几个手下大声吼道:“把这对男女都给我抓起来。”说完,他一路小跑来到安培和野田面前说道:“二位尊贵的投资商,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们来晚了,让你们受委屈了,你们放心,我们苍山市的投资环境是非常好的,我们一定会严惩凶犯的。”

    这时,陈队长的几名手下已经把柳擎宇和韩香怡包围起来,其中一名警察亮出了闪亮的手铐,冷冷的说道:“柳擎宇,韩香怡,你们涉嫌殴打他人,现在请你们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说着,就要把手铐给柳擎宇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