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流山的风雪中,一人一猿紧张地对视着。

    周越不知道为何这只猿会回到这里,而且还正好在他挖的洞窟旁休息,他的速度不如巨猿,想要逃走显然是很困难的。

    “吼!”

    巨猿看周越的目光越来越凶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记忆,开始发出阵阵低吼,身体前倾,一双前肢摁住地面作势欲扑。

    周越伸出空空如也的双手,缓缓后退,尽力做出一副没有敌意的姿态。

    这是一只开了智的猿妖,修为灵动境巅峰以上,速度奇快且会操纵风雪,防御能力未知,攻击能力极强,天赋神通则是破除真气防御。

    巨猿的信息在周越脑中一一浮现,这样的对手似乎无懈可击,毕竟连那些灵动境巅峰的人类修士在这巨猿面前也撑不过一个照面。

    他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尽可能地不将这巨猿激怒,试图拉开一些距离。

    一人一猿诡异地对峙着,直到周越清晰地看到了巨猿眼中的那一抹杀意。

    不好!

    “吼!”

    随着巨猿的一声怒吼,一阵狂风袭来裹挟着冰雪袭来,他那壮硕的身躯忽然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在周越眼前!

    周越心中警兆大生,真气一散,整个人瞬间随着狂风向后飞退。

    但那巨猿比他更快!

    “呼!”

    一道黑影带着劲风向周越的腰部袭来,但他已经来不及闪避了!

    周越一咬牙,整个人陡然化作一团冰雪,他那冰雪组成的身体被狂风一吹几欲飘散,但总算避过了这致命一击。

    刚一落地周越就解除了雾冰雨,一股沛然大力不断撕扯着他的身体,周越脸色一变,捂住嘴咳了两声,伸手一看,手掌中竟然有一丝血迹。

    周越对于雾冰雨的掌握还不熟练,他可以将身体转化为冰雪再变回来,却无法直接用无主的冰雪凝成身体,这就造成了周越在这狂风中发动雾冰雨不可避免的损失了一部分身体,乍一看看不出来,实际上周越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

    巨猿现出身形,他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显然想不明白周越为何能化身冰雪,他人性化地握了握前爪,却发现自己的爪中空无一物。

    这显然是巨猿无法理解的,他明明看到自己的爪子穿透了那个人类的身体,但那个人类竟然只是咳了两声就没了?肚子上为什么没有任何伤痕?

    周越心底一寒,这巨猿的速度太快,方才若不是他见机不妙用雾冰雨躲开,这一爪子就能将他开膛破肚。

    以周越的修为,雾冰雨还远远称不上无敌,一个不小心没有及时施展,他要被斩杀。虽然雾冰雨可以利用水修复身体,那也要能活下来才行,心脏穿孔什么的都好说,但遇到什么脑死亡灰飞烟灭之类的周越也没办法恢复。

    巨猿甩了甩脑袋,决定不去想那个小个子人类为什么没被自己杀死,怒吼一声再次扑了过去!

    妖的思维方式都是直来直去的,我一巴掌拍不死你就再补一巴掌,爪子不行就用牙齿!

    巨猿显然是一个正统的妖,于是他张开了那张血盆大口,四根尖锐的獠牙带着风雷之势向周越咬去!

    周越早已从储物袋中翻出了一张金刚符,但他此时却不急着激发,而是攥紧了那张金刚符,狠狠地一拳砸向那巨猿的口中!

    “嗡~”

    剧烈的牙齿碰撞声响起,巨猿似乎咬到了什么!

    周越瞬间激发了金刚符,却只是护住手臂,凝实的金光护盾猛地将巨猿的上下颚顶住,周越一咬牙,体内真气猛然向着手中灌去——

    “吼!”巨猿的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他痛苦地在地上翻滚,喉咙里赫然卡着一根长约数寸的冰刺!

    “吼!可恶的人类!咳咳咳……可恶!咳……可恶啊!”巨猿狂暴地打着滚,双爪朝着口中挠去,但那冰刺实在卡的太深,以至于他的爪子不足以直接碰到。

    乘着巨猿试图弄出冰刺的时间,周越脚下瞬间蔓延出两道雪线,不过弹指间就滑出了十数丈,等到巨猿将那冰刺弄出来的时候周越已经离开了数百丈之远!

    “愚蠢的人类!咳咳咳……你要和我比速度吗?”巨猿一张嘴吐出一堆冰渣,一个闪身就朝着周越追去!

    一人一猿在这息流山雪层上闪转腾挪,周越脚下的雪层不断隆起,带出两条连绵不绝的雪线,巨猿的动静则大得多,整座息流山似乎都被他带动,发出震耳欲聋的“轰轰”声。

    “轰……”

    沉闷的轰鸣声从山顶方向响起,周越却没有闲暇理会,只是全力催动真气亡命奔逃,此时此刻他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只知道不能停下,手中不断地向后掷出冰枪冰剑,也不管有没有命中,只是疯狂地倾泻着自己的真气。

    “吼!”

    巨猿起初还在闪避周越的攻击,此时见他仍然毫无疲惫之色,只好伸出爪子直接将那些冰枪拍碎,笔直地向周越追去!

    到底是灵动境巅峰,这巨猿的速度比周越快上许多,不过两盏茶的时间,一人一猿之间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短短数丈!

    周越回头看去,那狰狞的猴脸纤毫毕现,两根獠牙外突,还有两根则紧紧的绷在巨猿的嘴唇上,一滴滴口水顺着獠牙滴下,吓得他亡魂大冒,赶忙取出一张神行符全力一抖。

    神行符无风自燃,周越的速度再次飙升!

    “轰……”

    沉闷的轰鸣声越来越近了,但周越却无暇分身,只是借着神行符的力量渐渐与那巨猿拉开了距离。

    “卑鄙!”

    巨猿无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越再次与他拉开距离。

    这便是妖的局限性,除了少数几种大妖如真龙古凤之流,绝大多数的妖都是没有传承的,这也导致了巨猿分明有灵动境巅峰的力量,却被周越用神行符在短时间内拉开了距离。他们的手段多半来自于本能,实在是有些太单一了。

    比如巨猿那种操纵风雪的能力,若是周越能操纵这种规模的风雪,此时就可以用作远程攻击,但巨猿无法,他不懂得如何将力量凝聚起来,所以只能放出一阵风雪,为自己的近身攻击作掩护。

    “轰……轰……轰!”

    周越微微皱眉,此时山顶方向传来的轰鸣声已经连成了一片,他抬头向山上望去,却惊恐地发现林中的树木正成排的倒下,远处出现了一道飞雪组成的巨大墙壁。

    “雪……雪崩!”

    巨猿惨嚎一声,脚下顿时一转舍了周越,飞也似地向着山脚狂奔而去!

    一道道灵光飞快地亮起,紧接着被那雪墙覆盖,那是来不及逃脱的四宗修士,无数野兽窜过周越的身旁,发疯似地朝着山脚狂奔。

    整座息流山都在这浩荡天威下止不住地颤抖!

    周越瞳孔一缩,真气猛然在脚下一爆,转身随着那些野兽一同奔逃!

    “轰轰轰轰轰轰!”

    息流山的雪层在这一瞬仿佛活了过来,化作了一只择人而噬的巨兽,无论是什么挡在它的面前都逃不过被吞噬的命运,就算是修炼者,也无法逃脱!

    周越接连不断地取出神行符,一旦速度降低他马上就是燃掉一张,咬牙支撑着,但身后的雪墙却越来越近,轰鸣着、嘶吼着要将周越撕成碎片!

    “这是什么!”铃铛在这时醒来,小丫头刚刚结束修炼就看到了这惊天动地的一幕。

    “雪崩!是雪崩!”周越咆哮道:“我们要被追上了!被埋住的话就死定了!”

    铃铛不再说话,只是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刚刚修炼出来的真气尽数灌入周越的丹田,周越得了这真气支援,立刻取出储物袋中所有的神行符,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的符箓排成了一个扇面,全部燃烧起来!

    “嗖!”

    周越只觉得瞬间一窒,眼前的景色呼啸着向他身后抛去,被那紧随其后的雪墙绞碎,他快到了极致,只能凭借本能躲开那些粗壮的树木,一些小灌木和树枝则直接被周越撞成了碎片。

    “吼!”

    附近那只巨猿发出不甘地吼声,但他没有神行符,只能一点一点地被那雪墙追上,脚下被雪墙拉扯,顿时一个重心不稳,瞬间消失在那茫茫雪海中!

    周越见状大骇,此时他已经管不着护住自己了,全部的真气都用在维持水魄术与神行符之上,无数树枝插进他的身体,但周越却无暇疼痛,仿佛全身都暂时失去了知觉。

    神行符的效力缓缓衰退,周越开始有些绝望了,这样下去,他还是要被那雪墙追上!

    “轰……”

    周越的速度越来越慢,他已经能感到后背上翻腾的冰雪,细碎的石头、树枝夹杂其间,将他的后辈打得生疼。

    躲不过了。

    他已经无力再逃了!

    周越深吸了一口气,他的体力已经低至谷底,所剩的真气也已经寥寥无几,就连铃铛也因为输送了太多的真气而萎靡。

    既然躲不过,不如与雪崩一战吧。

    周越笑了,脸上充满了无奈,这是无奈的笑容,但这笑容中同样充满了一种渴望,生的渴望,所以这也是希望的笑容。

    他毅然回头,仅剩的真气瞬间布满全身,然后足下一点,朝着那道冰雪筑成的白色巨墙纵身一跃!

    我已经不想再输了,也不会再输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