邙。

    周越轻声念叨着那个男子的名字,他深吸一口气,意念向那血海深处飘去,周越有一种预感,那个男子绝不是去孤身送死。

    他要看看,这位人族先贤究竟是如何击败了如此强大的敌人,他要看看,这葬血石究竟和这位大能有什么关系!

    邙跃入了血海,他的身躯与血色的水流碰撞,产生了瘆人的腐蚀声,皮肤一寸一寸的从他身上剥离,本该俊美的脸庞看上去好似狰狞恶鬼,华丽的大麾犹如一张破布,而他手中的那把剑却也化作了一把锈蚀的铁条。

    但男子却丝毫没有放弃,不过半盏茶的时间他就沉入了血海之底。

    漆黑的海底没有任何光芒,没有游鱼,没有海草,只有堆积如山的尸骨,这是一片真正寂静的死亡之海。

    此时此刻这片海中唯一的生灵便是已经不成人形的男子,他深吸了一口气,血水倒灌进他的心肺,随后举起了那把已经看不出本来样貌的长剑,轰然斩下!

    “轰……轰!”

    骤然间天翻地覆,无边的血色海水被这一剑搅动,男子面前瞬间出现了一个没有海水的真空带!

    “没用的……没用的!”那壮汉的声音传来,血色海水只摇晃了两下就要合拢,仿佛在这天地之力面前,任凭那男子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但男子笑了。

    虽然他此时的面容很骇人,但周越知道,那就是笑,是无比爽朗的笑容。

    男子的身体骤然发出了道道霞光,接着瞬间爆开,无数道剑气从他自爆的地方向周围斩去,整片血海都被动摇,一股股血色真气冲过来阻止,却根本无力挡住任何一道剑气!

    一剑,破万法!

    “啊!啊!我!我要杀!杀了你!”壮汉发出了惨叫,似乎就连这无边血海也被剑气斩伤,壮汉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周越眼前,但很快就被那无穷无尽的剑气化作了一片尘埃!

    待到剑气散去,原地却只留下一颗石头。

    周越只看了一眼便一阵头晕目眩,仿佛这颗石头拥有无上魔力似的,一个低沉的声音吸引着他向那块石头膜拜。

    一道道剑气环绕着那块石头,海水被阻挡住,只有一丝丝血色的真气向着石头涌来,最终被吸入其中,每当血色真气被石头吸纳,这周围海域的颜色就会黯淡几分。

    壮汉的身影再一次凝结,他愤怒地瞪视着那块石头,那块石头不断地吸取着他的力量,他必须阻止那个可恶的人类,他必须阻止这块石头!

    妖的真气不如人类修士稳定,一旦被吸收,很有可能一跌到底,所以壮汉不敢用自己的修为开玩笑,他不敢就这么让一颗如同寄生虫一般的石头就这么躺在自己的身体之中!

    但是壮汉的力量却不起作用,海水碾压突破不了剑气的防御,直接用真气却又会被那石头吸收,场面一时陷入了僵持。

    周越缓缓地靠近那块石头,仔细看去,却是通体透明的一块宝石,石中有一颗不起眼的小花在顽强地生长。

    周越惊讶地望着石中之花,那是一颗淡红色的小花,四片花瓣倔强地在石中舒展着,仿佛无论是天涯海角,这朵小花也不会放弃,即便是困于石中,也要重新长出。

    “葬血花!”壮汉的呐喊声中充满喜悦,但随即转变为深深地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只是一朵幼花!时间不够了,已经不够了!”他歇斯底里地怒吼着,狂喊着,猛然向着石中之花冲了过来!

    在希望来临的一刹那,绝望随之而来。

    周越知道,那个壮汉已经疯了。

    他愤怒地抓向石头,却惨叫一声,一股沛然大力将他死死黏住,只不过数息的时间就将他吸入石中!

    “轰……”

    沉闷的声音响起,四周海水里猩红的血色尽数向那石头投去,晶莹的石头越来越红,而其中的那朵小花则在这血色的滋润下茁壮成长,最终从石中长出,深深地将根扎在纯净的海底。

    这朵倔强的花朵,记载着两个绝世强者的陨落。

    ……

    ……

    运起玲珑心,周越仿佛还能感受到葬血石中久久未曾散去的剑气。

    这哪里是什么石头?分明便是传说中的剑心!

    元婴境的剑修便可以将剑心实体化,剑心居于利剑之中,万年不朽,能将一把凡俗之器炼化为一把可破万法的神剑!

    但,这颗剑心中的剑气实在是太强了,强大到风波山的修士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颗剑心,只知道先人称其为葬血石。

    “这个石头曾经是一个人吗?”铃铛似乎有些畏惧,小丫头方才也感受到了一丝令她惊惧的气息,加之周越告诫,此时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可能是渡劫境真修吧。”周越不清楚高层次的修士究竟有多强,但这俊美男子一定相当的强,能将如此宽广的血海洗净,哪怕借助了外力,也绝不是化虚境修士能做到的!

    用玲珑心沟通了一下这颗葬血石中残余的剑气,周越忽然感到一阵深深的后怕。

    他之前可是差点就和铃铛一起吞了这石头!

    这葬血石不会抹杀那透明老者,因为他根本就不清楚剑气的力量,但如果周越试图从这葬血石中抽取力量的话,且不说他能不能接受一个化虚境以上修士的真气,这剑心的剑意一转便会将他斩杀殆尽!

    他摸了摸额头,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头的冷汗。

    小丫头好奇地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周越只是笑了笑,然后将这葬血石扔进储物袋,并且发誓以后绝对不吃来路不明的东西。

    这修行界真是步步杀机!

    他不再去管那葬血石,而是盘膝开始研究自己的身体。

    不知不觉中,周越竟然突破了灵动境七层,正式成为了一名灵动后期修士,这就要为突破到凝气期做准备了。

    “那凝气丹最好还是能得来,我也不是什么天资卓越之人,说不得就要冲击凝气境好几次。”周越挠了挠后脑勺,心中想起左胜与他说过的突破法门,顿时对这次的奖励有了一丝热切。

    那透明老者神识产生的大量无主真气此时已经被吸收了一小半,但周越还是感到撑得慌,他的经脉寸寸鼓胀,上面甚至出现了细细的裂口,这显然是经脉受损的表现。

    周越皱了皱眉,经脉受损可不是好事,轻则不得寸进,重则走火入魔。

    想到这,他小心翼翼地引导体内多余的无主真气,缓缓将经脉上的小口修复,待到全部完成之时,又检查了两遍,这才长舒一口气。

    相反,虽然同样承载了真气,但周越的血管非但没有出现一丝裂纹,反而愈加坚韧,血管壁上攀附的墨蓝色苔藓发出妖异的蓝光,看样子得了莫大的好处。

    周越心下好奇,这血管同样可以用作承载真气,为何修士的功法中多半都是用经脉行气?他所见过的唯一一部同时用血管与经脉行气的功法,就是那妄帝所创的凝气诀!

    凝气诀不但使用血管行气,就连运功时也没有章法,修炼起来身体内所有的器官、血肉都可以起到承载真气的作用,同时丹田储存了大量的真气,这一点倒是和瀚海真法等功法无异。

    “凝气诀一法,究竟与其他功法有何不同?”周越略作思索,向铃铛问道:“铃铛,你平时是怎么修炼的?”

    “我吗?”小丫头还在努力吸收周越体内残留的无主真气,她想了一下,笑道:“是用真气抓来天地灵气,然后放在身体里就好啦!”

    “没有什么地方储存的真气特别多吗?运行真气特别快的地方呢?”

    “那是什么?”

    周越若有所思,铃铛修炼的方法与那凝气诀相差不大,区别就是人类需要凝气诀才能寻到天地灵气,而小丫头打一开智就能感应到天地灵气。

    仔细想来,那些妖千奇百怪的什么都有,自然也不会像人类修士一般,都有一样的经脉,如此也不好产生功法了。

    但周越还是不清楚凝气诀与其他的功法为何如此不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了人类修士集体抛弃了其他器官的修炼,改为使用经脉行气?

    周越的作风是想不出来就不想了,反正这种事情肯定离他很远,便如那葬血花一般,他知道葬血花长在海底,难道他还能就这么跑去采了那朵花吗?

    所以只不过数息时间,他就打开洞窟封闭的入口,拨开雪层,准备去寻那凝气丹了。

    周越钻出洞穴,回到了那颗松树底下。

    “吼!哦哦哦~”

    就在周越刚钻出来的时候,一个奇怪的声音从他附近传来,周越转过头,向声音的源头看去。

    一张猴脸,一张密布着银白色绒毛的猴脸,一个吃着松果,一脸享受的猴脸。

    猴脸的主人转过头来,和周越互相对视了一眼,继续享受地嚼了两下松果,这才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啊!”

    “哦!”

    一人一兽发出两声惊讶的叫声,瞬间便拉开了距离,如临大敌地瞪着对方。

    周越心中暗暗叫苦,这猴脸的主人赫然便是那只袭击修士的巨猿!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