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饱啊……”

    周越呆滞地望着自己额前的那个巨大的狰狞鬼面,一个黯淡透明的枯瘦老者在鬼面中不断挣扎,却无济于事,神情痛苦却发不出任何哀嚎。

    葬血石上的红色光芒渐渐消失,石中环绕的那一缕如同长河的云气也随之湮灭,此时的葬血石只是一块透体透明的暗红色石,看不出有什么神异之处。

    周越默然无语,他感觉这颗石头对他的吸引力远不如之前,相反,引动他体内那些墨蓝色苔藓的是那个鬼面中的透明老者,仿佛是无上的美味。这不可名状的存在此时连惨叫都无法发出,原本透明的身体变得愈加黯淡,眼看就要消失了。

    周越放出一道真气,试探性地向那老者戳去,他的墨蓝色真气触碰到鬼面时毫无阻碍地穿了过去,而那透明老者则犹如实体,周越的真气只能围着他打转。

    他指了指那个透明老者,问道:“这是个什么?”

    铃铛思考了数息时间,眼看那透明老者快要彻底消亡了,这才开口:“是……我被抓起来之前吃的食物,大份的!”

    小丫头也用真气戳了戳那个透明老者,说道:“我之前吃的不是这个形状的,看起来更像是天上的星星。”

    周越若有所思,小丫头以阴气为生,这老者显然是阴气十足的存在。

    神识!

    这老者很可能便是立鼎境以上修士的神识!

    人生来便有神识,掌控人类一切的行为,神识居于脑中,通过眼耳鼻舌等器官观察世界,当修士足够强大之时,神识不为风雷所动,自然可以外放,而立鼎境修士更是可以做到神识出窍,暂时离开肉身!

    当然,只有元婴境修士的神识才可以长久地存在于天地间,不死不灭,不畏雷劫。这老者虽然没有元婴,但却不知为何竟然能躲藏在葬血石之中。

    “要问问他吗?”小丫头努力控制那鬼面不将透明老者彻底吞噬,问道:“看起来和我以前吃的不一样,他好像在求饶呢!”

    “哇啊啊啊!你这个小娃娃!老祖我要……啊!”透明老者刚发出一点声音就被那鬼面死死地咬住,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双目暴突。

    那鬼面虽然是铃铛真气显现,但却是构成她身体的真气,若不是小丫头踏入了灵动中期,这鬼面才不会听她的,现在虽然可以稍微控制一些,但有时也会出现不灵的状况——比如这老者此时就被不受控的鬼面咬住。

    过了十息时间,这鬼面才松开嘴来,透明老者惊魂未定地望着周越,喊道:“你……你想怎样!”

    “说说你的来历。”周越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风波山修士?”

    “风波山!”老者发出一声怪叫,他那张透明的脸上瞬间布满了阴云,咬牙切齿道:“狗屁风波山,抓了老祖让我守护他宗门百年,结果到现在也没把老祖我放了!”

    周越皱了皱眉,说道:“你既然是修士就该知道,他们没叫你魂飞魄散便已是仁至义尽,你有何资格与他们谈条件?”

    “无知小儿!老祖躲在葬血石中,他们舍不得葬血石,自然就没法找老祖的麻烦!”老者一脸得意之色,但很快鬼脸撕咬咬他又发出一声惨嚎,战战兢兢地望着周越。

    周越眉头微蹙,这葬血石究竟是何物?为何风波山为了这块石头就能容得这透明老者栖身其中?

    “咔咔咔……你要是放了老祖,我就告诉你如何使用这葬血石。”老者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说道:“此物事关重大,岂是小儿你可以参透的?便是那风波山的碎灭境真修也免不了求着老祖!”

    “哦,我最怕牵扯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里了。”周越点了点头,铃铛顿时放开了对鬼面的控制,那鬼面再次将老者整个包围,大口咀嚼起来!

    “啊!住手!啊!住……”透明老者不断地发出哀嚎,他的身体在鬼面的撕咬下不断泯灭,直到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不过数息时间,那老者已经看不出人形了,只剩下一团透明的荧光,再过了数十息的时间才真正地彻底消亡。

    对周越来说,那些乱七八糟的大事件也许可以获得丰厚的利益,但是这样更会将他与铃铛置于极度危险的境地,很可能便是九死一生。周越虽然有所觉悟,但也不会主动找死,还不如先吸收了这道神识提升实力。

    何况,就算灭了这不知何时就存在的老怪物,周越也不是没办法得知葬血石的用法,只要直接去问“葬血石”就是了。

    待到那半生半死的鬼面狞笑着回到周越眉心,他忽然感到一股绝强的力量向身体中涌去,周越顿时脸色一变,他的经脉竟然无力束缚这股力量!浩浩荡荡犹如天威的伟力在周越体内形成了一道激流,撞得他的经脉生疼,照这样下去要不了盏茶功夫周越就要爆体而亡!

    周越咬牙支撑,他不得不放开经脉的防御,将那些力量引到血管、肌肉之中,同时玲珑心全力发动,他要通过玲珑心消耗掉这些力量!

    “轰!”

    海浪拍击的轰然巨响直接灌入周越的心底,他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任由玲珑心疯狂地抽调着全身的无主力量。

    ……

    ……

    “轰!”

    狂风暴雨之中,周越仿佛回到了越池宗,回到了那片东海之上,但与那平和宽广的东海不同,这是一片鲜血之海,一片发泄着自己狂怒的血海!

    “轰!”

    暴怒的血色海水拍打着陆地,数十丈高的滔天巨浪仿佛要将一切都摧毁殆尽,鲜红的海水打在岸边,发出骇人的腐蚀声。

    周越往陆地上看去,那里有着大大小小的村庄、城池,无数人惊慌失措地放弃了自己的家园,向着内陆奔去,但血海掀起的巨浪却将他们一一湮灭!

    城池中也有修行者,他们飞上天空疯狂逃窜着,但那血海只是伸出几道血流,无数修行者就此陨落,只有寥寥几人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不断躲闪。

    就在这时,周越面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人。

    那是一个俊美的不似人类的男子,周越站在他的面前,却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他的模样,只知道这人极美,微微一笑便是倾国倾城,但他身上那身华贵的兽皮大麾与腰间的那把长剑却又将那份柔美尽数逆转,彰显出无比伟岸的男子气概。

    好一个美男子,好一个盖世英雄!

    “血海,我来了。”俊美男子凝视着周越,他的声音不大,却传遍了四面八方,那汹涌的血色浪涛在这淡淡的声音中一窒,陆地上的幸存者们却若有所感,整齐划一地向着俊美男子所在之处望来!

    周越一惊,随后反应过来,这俊美男子所喊的并不是他。

    冰冷邪异的气息从那片血海中升起,不多时,俊美男子面前出现了一个身高九尺的壮汉,他面容凶恶,双眼中隐隐有血光闪现,与那俊美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邙。”

    壮汉的声音好似从四面八方传来,他冷冷地看着俊美男子,说道:“你人族与我约定万年,如今万年已过,我的葬血花呢?”

    俊美男子默然无语,许久,他才缓缓道:“葬血花乃天地神秀,我人族即便搜寻万年,亦无所得。”

    “邙。”壮汉的脸色阴沉,他平静的声音中仿佛掩盖着滔天怒火:“彦是这么和我说的,妄是这么和我说的,勿……也是这么和我说的。”

    壮汉的身上蒸腾起无尽的血色,他闭上双眼,摇了摇头,眼中满是失望。

    “如今,你也这么和我说!”

    再次睁开双眼之时,壮汉的眉眼间却流露出一丝疯狂,他望着仓皇奔逃的人类,大袖一挥便掀起无边血浪,将那一座座城池吞噬,人类辛苦建立的辉煌文明顷刻间便落入血海,在那阴冷诡异的海水中沉沦!

    俊美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气,他颤抖着问道:“所以,你就要迁怒于我么!”

    他拔出了腰间的长剑,猛然向那壮汉斩去!

    壮汉被长剑一分为二,分成两半的身子在空中诡异地笑了笑,就此落入了无边血海之中。

    俊美男子无言地望着那几乎看不到尽头的血色海洋,毫不犹豫地向海岸劈出一道道剑气,将那些噬人的巨浪斩碎,但他却分身乏术,刚斩碎了这边的浪花,那里却又涌现出更大的波涛,血海在他的攻击下缓缓地蚕食着大地,仿佛不可阻挡。

    男子没有放弃,他的每一剑都能将滔天的巨浪削碎,数千里内的海面都会被他的剑气镇压,形成一片空旷宁静的地带,但到盏茶时间后他的剑气消散,巨浪却又涌了起来。

    周越静静地看着那个俊美的男子,此时他的脸庞已经扭曲成了一团,但他却不放弃,哪怕牙齿已经被他咬得渗出了鲜血!

    周越心中一动,淡淡的身影紧跟着俊美男子,无边血海包围着整个陆地,男子就在这蔓延至天际的海岸线边,不断地劈出道道剑气,不断镇压着汹涌的血浪。

    他无奈,他愤怒,他不甘!

    但是无能为力,在面对如此不讲理的对手时,他无能为力。

    周越的心中不可抑制地涌现出一种悲哀,那是为人类坎坷的命运而悲哀,为男子无力挽回这惨剧而悲哀,为千千万万惨死在这血海之中的生灵而悲哀。

    飞鸟悲哀,为了这天空满是血色而悲哀。

    游鱼悲哀,为了这大海不再蔚蓝而悲哀。

    人类悲哀,为了这文明彻底毁灭而悲哀。

    渐渐的,陆地之上,笼罩着无穷无尽的悲哀,这悲哀不可抑制地涌上俊美男子的胸口。

    恍惚间,他仿佛明白了什么,只是缓缓地转过身,温柔地看了看身后的大地与四散奔逃的人们。

    下一刻,俊美的男子闭上双眼,一滴晶莹的泪珠从他的眼角滑落,但他的脸上却露出了坚强的笑容。

    他不再犹豫,只是纵身一跃,跳入血海!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