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我等便结伴而行,待到那人出现之时我便使用葬血石给他致命一击。”说完,那风波山修士一马当先,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其余之人对视一眼,纷纷跟了上去。

    周越微微一笑,这人倒是有些智慧。

    他走在最前方固然会第一时间遭到攻击,但受到攻击后的情况却只有两种:直接被击杀与抵挡住这次攻击。

    第一种说明对方的能力远超于他,自然也远超于其他人,那么无论他走在队伍的何处,都死定了,不过是早晚的区别。第二种则对他没有威胁,损失些真气,稍微后退几步恢复一下就好了。

    相反,队伍越后则越危险,灵动境修士无法外放神识,自然无法躲开来自于身后的偷袭,何况这走在队伍后端的皆是胆小之人,若是有事,他们见死不救已是万幸,说不得就要踢你一脚,省得那偷袭者追来。

    “这个人,好阴险!”铃铛指了指那个风波山修士,她之前还有点佩服这人的勇气,此时一听周越的解释却觉得这人绝不是什么好人,已经和流云坊主上升到一个级别的阴险了。

    周越笑了笑,收敛全身真气,一闪身便跟在那些修士身后,若说之前他只是有些好奇三宗联合起来做什么,现在他倒是有了一个目标:

    取那葬血石。

    能激起周越体内那些苔藓和铃铛的食欲,这葬血石绝对是大补之物,说不定比那些目前为止还渺无音信的历练奖励还要更胜一筹。

    虽然周越不主张直接抢夺,但是不妨碍他用点别的手段,比如——浑水摸鱼。

    ……

    ……

    一行人走了两个时辰,那些修士都有些乏了,于是就地盘膝坐下修整。

    周越皱了皱眉,虽然他常年在山间行走,体力比那些修士好上不少,但也不是这么个走法,若是这怪物再不出现搅局,那就要入夜了。

    好在那个全身都对人类散发着杀意的怪物没让他失望,铃铛很快反应过来,兴奋地喊道:“来了来了!”

    一个庞大的身影在周越的东南方出现,健硕的身躯,粗壮的四肢,洁白的毛皮,配上一张犹如恶鬼的脸庞,嘴角再伸出两根尖锐的獠牙,周越见过这种动物,是猿!

    就在这时,周越心中突现警兆,雾冰雨发动转瞬间便化作了冰雪,与四周的积雪融为了一体。

    “吼吼!”

    那庞大的声影只用了两息便立在了周越的身边!

    他疑惑地翻看着周越藏身的这颗松树,随后扯过一片松针,仔细嗅了嗅,但却没有发现丝毫异状,抓了抓后腰只好作罢。

    这是一只银白色的猿,站立时的样子活脱脱便是一个健硕的人类,他发出了低吼:“奇怪……明明有人类?怎么此时却找不到?”

    周越心中一凛,这猿的感官好灵敏!看来不只是铃铛发现了他,他也发现了周越。

    妖的思维方式与人类不同,铃铛和周越共用同一套感官,望气术也是共享的,但铃铛却总能先一步发现目标,这便是关注点不同造成的差别。

    那只猿又转了两圈,决定不想了,将目光投射在盘膝休息的那些修士身上,眼中满是怒火与仇恨。

    “哼……人类……”他缓缓地摸向那些修士,走到一处雪丘时却停了下来,手中虚握,一时间狂风大作,积雪被卷起,形成了一片充满了风雪的空间!

    那些修士便在这风雪中勉强支撑,虽然知道没用,但还是瞬间撑起了真气护罩!

    周越见那猿专心施法,于是解除了雾冰雨,运起望气术向他看去。

    灵动境巅峰!

    果然是灵动境巅峰,而且妖与人不同,没有突破一说,这猿体内的真气介于灵动境与凝气境之间,已然超过了灵动境巅峰不少!

    “吼!”

    那只猿发出了一声怒吼,身体蹲伏,猛然一个弹跳!

    周越只看到望气术的视野内,有一个巨大的白色光团以一种近似凝气境修士御剑的速度,向那些修士冲去!

    一个护罩顿时炸开,里面的人形光团不到一息之间就瞬间湮灭!但就在那猿准备再杀一人之时,一人手中忽然亮起了万道红光!

    葬血石!

    是那个风波山修士出手了!

    “吼!哦哦哦!”

    那只猿发出了狂怒的吼声,他身上的光团一阵摇曳,几乎不稳,但他很快摇了摇头止住颓势,随后全力举起双手,向那风波山修士砸去!

    天赋神通·破防!

    “就是现在!”周越一跃而出,乘着由那只猿掀起的狂风,脚下带出两道不断翻涌的雪线,笔直地向那风波山修士冲去!

    风波山修士眼见葬血石作用不大,也顾不上其他,一咬牙打出一片藤蔓,那藤蔓见风就长,瞬间将猿捆了个结实。

    猿猛力挣扎,却越捆越紧,他发出不甘地怒吼,全力一挣,竟是将那藤蔓寸寸崩断,随后气喘吁吁地拨开身上的几截断藤,眼中凶光闪烁,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风波山修士。

    风波山修士又是一指,无数藤蔓破土而出,争先恐后地攀附到巨猿身上,见单纯藤蔓的效果不好,风波山修士又赶忙将全身的真气灌注进去,一人一兽就这样陷入了诡异的僵持。

    但那只猿的处境很不妙,等到四周的修士试着攻击他的时候,他必定会落入绝对的劣势,最终被众人围杀在此。

    巨猿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痛苦地挣扎着,但这次风波山修士有了准备,他却没能挣开束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躲在远处的修士们壮着胆子向他发起攻击!

    “吼!”巨猿的吼声中满是悲哀与不甘,他怎么能倒在这里?被这个可恶的人类活活拖死?但他没有办法,那个人不是什么弱者,而是与他同样强大的灵动境巅峰!

    就在风波山修士认为大局已定,脸上露出了欣喜的微笑时,风雪中现出一个影子,一道冰晶构成的大网瞬间出现,劈头盖脸地向他罩去!

    风波山修士一惊,却已经迟了,身子瞬间被网住,正欲挣扎,那只猿倒是瞬间反应过来,一拳轰碎了风波山修士身上的护身法术,发出一声得意的吼叫:“你死定了!”

    正在风波山修士大呼吾命休矣的时候,一张冰雪大网弹指间从空中凝出,把那只巨猿死死地定在地上,他那要命的一拳正停在风波山修士面前不过数寸的地方!

    一个身影瞬间闪进两人之间,看上去要做些什么,一人一兽毫不犹豫地向那道身影打出了全力一击!

    “轰!轰!”

    “咔!”

    一只拳头、一根藤蔓瞬间贯穿了那道身影,然而传来的并非是命中实体的感觉,那身影在这狂暴的攻击下瞬间爆开,但就这两人无力再次进行攻击的时候,风波山修士忽然感到手中一轻,回过神来却发现他的那颗葬血石早已不翼而飞!

    而那只猿则感觉自己的肩部被什么东西拍了一下,一个陌生的声音顺着狂风从他心底响起:“还不快走!”

    他满脸的不可思议,但很快强忍住心中好奇,看了看已经恢复过来准备发动攻击的修士们,赶忙挣开大网,飞也似地向远处逃去!

    “我的葬血石!我的葬血石!啊啊啊啊啊啊!”风波山修士顿时暴跳如雷,他的身体周围不断涌现出一道道粗壮的藤蔓,将捆住他的冰晶大网抽得粉碎,但这藤蔓法术糟糕的速度却使他无力追击,只能欲哭无泪地目送着那两个混蛋扬长而去。

    ……

    ……

    却说周越用那不完整的镜花水月在混乱中骗过了那一人一兽,此时一闪身便躲在附近一颗松树之下,将葬血石拿在手中仔细观摩起来。

    这葬血石通体透明,呈现暗红之色,石中有带状云气环绕,仿佛一条大河将葬血石分为两份,看起来颇为神秘。

    周越强忍着食欲将这块石头收起,此时不是研究这葬血石的时候,毕竟那风波山修士还在附近,万一他有什么追踪的法门找过来可是不好。

    那风波山修士愤怒地寻找了半个时辰却一无所获,期间甚至责骂了两个同门,待到其他的修士实在无法忍受之时,这才带着满面愤恨,就此离去。

    周越舒了一口气,直接在树下开起了洞窟。

    他先前的那个洞窟放置同门的蒋姓少年时已然暴露,此时不如新开一个,反正也要不了多长时间。

    待到地洞造成,周越赶忙一道水魄术封了入口,这才将葬血石取了出来。

    “好吃的!”铃铛的声音微微颤抖,显然已是忍耐不住,兴奋地喊道:“我们成功了!”

    周越听那风波山修士所说,这葬血石还具有消磨心志的能力,他谨慎地注入了一缕真气,但葬血石却毫无动静。

    “难道是要更多的真气?”

    周越不敢就这么让小丫头吃来路不明的石头,于是他加大了一缕真气输入,想看看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葬血石得了真气滋润,渐渐散发出红色的光芒,将整个洞窟映照得阴森诡异,一缕异常的气息从葬血石中流出,但在触碰到周越之时却如同见到了荤腥的饿狼,猛然强大了数十倍,带着一股沛然巨力直接冲出!

    周越一惊,伸手就要扔出这块石头,但已经迟了,一个不可名状的存在从葬血石中飞出,笔直地向周越扑去!

    周越一咬牙,水魄术瞬间发动,但那个存在却瞬间穿过了一切阻碍与防御,直直地撞在周越的额头之上!

    “嘎嘎嘎,老祖我终于脱困啦!”一个苍老邪异的声音陡然响起,阴冷地狂笑道:“你这小娃娃的身体就归老祖我了!”

    周越顿时大惊失色,但此时已是无力回天!

    “轰!”

    随着一声巨响,半面腐肉半面骷髅的狰狞鬼面在空中浮现,那个自称老祖的声音只发出了一声惨叫便彻底消失了。

    “嗝~啊!”小丫头打了一个饱嗝,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好饱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