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越吊在几人身后,利用松木浓密的针叶遮挡自己的身形。

    好在那几人似乎为了节省体力,并没有使用真气移动,周越这才能仅凭肉身力量跟在他们后面。

    不过半个时辰,那伙人来到了一处林中空地,就在那儿停了下来,周越见状赶忙潜伏在空地附近的树下,将自己的呼吸放缓,并时刻注意四周是否有人经过。

    果然,林中又出现了一个小队,共有五人,垂头丧气地走向那个空地。

    在那等待的小队见了这支新来的队伍后大惊失色,其中一个苍茫道弟子惊慌失措地问道:“林师弟呢?”

    新来的小队没有人回答,只有一人在短暂的沉默后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沉重之色。

    所有人仿佛都被这个话题抽空了力气,只是悲哀地对视了一眼,一言不发地打坐恢复起来。

    “以一敌五还能从容离去?”周越有些好奇,是什么人能给二十二人联合的队伍造成如此压力?

    片刻后,林中又陆陆续续走出两个小队,压抑、凝重的气氛笼罩了这片空地,周越数了一下,二十二人此时已经只剩下十九人了。

    “说说李师兄吧。”漫长的沉默被其中一人打破,那是一个风波山少年,他指了指其中一队,问道:“李师兄是灵动境巅峰,与那人的修为相当,他是怎么死的?”

    周越眉头一皱,这人竟然能在被围攻的状态下斩杀一个灵动境巅峰修士?

    那被问到的小队中,一个少年惊恐地看了看四周,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也没看清……”

    “只是一阵夹杂着大雪的狂风吹来,李师兄就不见了!”那支小队剩下的四个人争先恐后地补充道:“只不过两息!只不过两息,李师兄整个人就消失了!”

    周越若有所思,水属修士比较擅长操纵风雪,这人若不是依靠什么宝物的话,应当是越池宗的弟子,但说不定那人正是要制造出一种假象来掩盖自己的身份。

    就在这时,周越忽然感到一阵寒风袭来,地面上的积雪打着旋儿被吹到空中,很快就散成了无数雪花,林中空地晴朗的天空被着突如其来的风雪掩盖,正在休息的十九人惶惶不安地站了起来,每个人都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硬着头皮撑起了真气护盾。

    “那边!”铃铛用真气指了一个方向,周越运起望气术凝神一望。

    一个有常人两倍之高的身影在风雪中出现,他的双手握着两个风团,这四周的狂风被这两个风团带动,漫天雪花遮蔽了所有人的视野。

    “吼!”

    伴随着一声不似人声的咆哮,风雪戛然而止,周越却有些心神不宁,他缓缓地扒开松树旁的积雪,向那处空地看去——

    十九人赫然变成了十七人!

    那三宗修士联合的队伍中已然乱作一团,人们惊恐地维持着防御法术,小心翼翼地望向四周,仿佛那针叶林中隐藏着可怕的怪物!

    事实上,周越知道,那就是怪物。

    方才那声吼叫响起的时候,他的玲珑心骤然自主发动,差点吓了他一跳,好在周越还算是镇定,这才没有被那怪物发现。

    “你们这些卑鄙的人类!都要死!都要死!”

    那吼声中蕴含的是无尽的怨气与愤怒,仿佛与人类有不共戴天之仇,这个身影的主人十有**便是一只妖,一只被人类坑害过却没有死去的妖!

    这只妖也不过是灵动境巅峰的修为,虽然呈现人形但并不是如常人高矮,而是足足有两人高,想必是巨型猿猴之类的猛兽成妖。

    妖有天赋神通!

    即使最弱小的普通野兽成妖也有与同层次人类修士相当的战斗力,只是他们的手段单一,很容易被针对,若是就这么与人类修士相争多半没有胜算。

    但,妖有天赋神通。

    正如鸟儿飞翔、游鱼戏水,天赋神通便是由这类本能演化而来,不需要学习,更不需要理解,威力惊人且操纵简单多变,妖便是依靠这种近乎于本能的手段隐隐压制着人类!那大妖呼风凭借着天赋神通甚至能让比他修为更高的南宫长老吃一个闷亏,庞大的风团只是一击便将整座流云坊夷为平地,这便是天赋神通的威力。

    如今周越总算直观地了解到这种近乎本能的手段,究竟是如何与人类无数年的传承抗衡的。

    不过两息之间,十九人组成的队伍便有两人消失在那茫茫白雪之间,生死不知!

    “看不清是什么样子的……但是那个风好厉害!一下子就把那两人的护罩吹散了呢!”小丫头虽然比较敏锐,但也是通过周越的眼睛来判断四周的,方才周越没看清楚,她自然也没看清楚了。

    周越心中诧异,赶忙问道:“吹散了?”

    看那怪物对人类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周越不得不做防范,若是他在行进中被那怪物偷袭的话也不至于就这么被一击必杀,妖的天赋神通固然强大,但主要还是利用了人类对其的不熟悉,一旦知道了天赋神通的原理,那么就会有对付他们的方法。

    此时听到铃铛说那护罩在一瞬间被风吹散,周越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他眉头微蹙,说道:“是‘破防’的能力。”

    ‘破防’,顾名思义,这是一种解除对手防御的手段,常常出现在飞剑等锐利的灵器、法宝之上,通过切断目标真气与防护手段的连接,从而一次性解除对方的所有防御,威力巨大,对于周越这些灵动境修士来说近乎无解。

    毕竟,这种手段常常出现在上品灵器与法宝上,对于周越等人来说,这些宝物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果然,那空地上的众人也发现了蹊跷,一位风波山修士越众而出,望着那怪物离去的方向,冷冷地说道:“是破防!”

    “破防!上品灵器!”

    “怎么办?他来去如风,还能随意破开我等的防御!”

    “完了完了,我看还是逃吧!”

    空地上的修士们顿时乱作一团,直到那风波山修士怒喝一声:“全都闭嘴!”

    这人乃是灵动境巅峰修士,看起来在这临时小队中还算有些威望,周越心中一动,此人可不就是当初急着去捡便宜的那位穿青色棉袄的修士么?也不知道尾随他的那位越池宗师兄如何了。

    “破防?呵呵……尔等以为有一件上品灵器便是无敌么?”那风波山修士取出了一块暗红色的石头,待那石头暴露在空气中,周越却骤然产生了一种不可抑制的冲动!

    那块暗红色的石头不断散发着诱人的馨香,仿佛绝世美味,周越看着石头竟然差点流出了口水,他体内血管上密布的墨蓝色苔藓瞬间暴动,争先恐后地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周越一惊,一咬舌尖咽下一口鲜血,双手紧紧地环抱着身边的树干,这才勉强止住了冲上去抢夺那块暗红色石头的冲动。

    “好……好吃的!”小丫头一声欢呼,但很快冷静下来,幽幽地说道:“但是抢人家的东西不好!而且还有危险。”

    周越一讶,他方才也是动了贪念,没想到铃铛竟然这么快就克服了**,想到这周越不禁有些羞愧,他作为一个受过教化的人类竟然还比不过小丫头这种自学成才的天然小妖,实在是有些尴尬。

    风波山修士面色淡然,冰冷地说道:“葬血石,只要我注入真气便能夺人心志,使其丧失战斗的**,即便他有上品灵器也不见得能和这葬血石抗衡。”

    周围众人脸色皆是一变,纷纷后退了几步。

    周越摇了摇头,要偷袭此人早就拿出葬血石偷袭了,何必等到此时才拿出来?都到了这种时候还互相猜忌,这团队不愧是三宗联合,一点也不团结。

    “你为什么方才不用……”此时,一个越池宗子弟缓缓走出,眼中充满了愤怒:“你方才若是用了,方师兄就不会被抓走!”

    “哼……”那风波山修士冷冷地瞪视着他,直到他满面冷汗,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这才说道:“你以为我为什么不出手,另一人可是我风波山的弟子!”

    周越挠了挠后脑勺,这风波山修士的做法是正确的,不到最后时刻不要泄露出自己的底牌,这是修行界的常识。那怪物的底牌便是天赋神通‘破防’,这风波山弟子此时得知了对方的底牌,却还没有暴露出自己的底牌,这显然是赚了。

    那两人就是他试探的棋子!连同宗修士都可以当做弃子,何况是一个外宗修士?况且,绝大多数活下来的修士都会赞同他的这种做法,常言道:“死道友不死贫道”,便是这个道理。

    若要不被人抛弃,只有变强,变得没有人可以忽视你的存在!

    林中空地一时无言,那风波山修士再次开口:“如今我等便结伴而行,待到那人出现之时我便使用葬血石给他致命一击。”

    周越笑了笑,对于一个手持上品灵器的修士来说,这石头也许还算有用,但对于一只妖来说那可不见得,比如小丫头铃铛,看到这块石头的唯一想法就是吃,若是她能化作人形,此时肯定已经馋得流口水了。

    这风波山修士不知道对手是妖,还未开战便已经输了一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