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息流山,正是杀机四伏。

    混战的四宗弟子,脚下潜伏的未知巨兽,彻骨凛冽的寒风,随时有可能爆发的雪崩……

    没有人敢于在这种环境下放松警惕,他们从踏上息流山的土地开始,就已经失去了犯错的资格,如同行走在独木桥上的行人一般,一步踏错,脚下便是万丈深渊!

    周越悄无声息地潜伏在一座雪丘旁,从他离开那个洞窟算起已经是第三天了。

    “淇水邪道!你以为你还能逃走吗?”

    雪丘之前,一个淇水派少年正与两个苍茫道弟子对峙,淇水派的那少年面容刚毅,仿佛早有预料,他淡淡地开口道:“既然来了,那便战吧。”

    话音刚落,他便毫不在意地将手放在颈后,从脊椎处抽出了一把血色长剑。

    那三人却如临大敌,两个苍茫道的弟子对视一眼,联手放出一团深青色雾气向那淇水派少年罩去。

    蚀心雾!

    周越这三天也见过不少苍茫道的弟子斗法,这蚀心雾便是他们常用的一种法术,威力不俗可攻可守,最重要的是可以联手施放,其威力远超两人施放不同的法术。

    因为蚀心雾是一个范围法术,可以笼罩数丈方圆内的一切,所以周越现在还没想出该如何应对,既不能对攻,也不太好闪避,用金刚符硬扛的话又太耗真气,实在是比较棘手的一种法术,此时见那蚀心雾飞出,周越倒是想看看那淇水派的少年如何应对。

    “哼。”

    那淇水派的少年只是抡起手中的血色长剑,猛然斩了出去!

    “轰!”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阻挡在那剑前的一切都瞬间被暴涨的血气绞碎,连洁白的雪地也被这一剑斩成了焦黑腐蚀的模样,一阵阵难闻的气味从那道剑痕处流淌出来。

    那两个苍茫道弟子联手施放的蚀心雾在这残暴的血色剑气之下,没能坚持一息就被尽数斩散,剩余的一丝根本连那淇水派弟子的护身剑气都破不了!

    灵动境巅峰,剑修!

    周越一惊,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淇水派的剑修,而且这位淇水派的剑修真正地向他展示了什么叫做一剑破万法!

    古修士做不到,以周越的攻击能力,即使达到了灵动境巅峰面对这蚀心雾也一样棘手,多半还是只能依靠防御法术硬接,但剑修却可以一剑将那蚀心雾破去,哪怕他们还没有凝成剑心,根本算不上入门!

    两个苍茫道弟子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在面前撑起了墨绿色的光盾,那血龙狂舞般的血色剑气只劈到他们面前两步就再也无法寸进,挣扎着发出“嗤……嗤……”的腐蚀声便消弭在空中。

    这两位也有灵动境八层!

    这不是一场遭遇战,而是早有预谋的截杀!两个苍茫道的弟子面对如此剑气却面不改色,配合起来天衣无缝,显然是早就对那淇水派的少年有所了解。

    周越若有所思,这两人挑选的地方倒是不错,他们所在的雪丘处于山腰积雪区的林中,是一块少见的空旷地,但因为周围有针叶林阻挡,即使有大动作也不太容易暴露。

    这便是伏击的经验了,周越之前倒是很少伏击旁人,空有雾冰雨这种隐蔽的法术,却在这三天内屡次碰壁,有两次都是他将目标击杀之后引来了前来查看的修士,只好用雾冰雨逃生,甚至有一次对方只要再等一会儿周越就要维持不住雾冰雨,险些被发现。

    那淇水派的冷哼一声,手中血剑不停,接连斩出数道血色剑气,这是准备压着那两个苍茫道弟子打了。

    运用自身修为对对方进行压制也是修为较高者常用的手段,周越在门中考核时也曾见过这种战术,缺点是会消耗大量的真气,如果之后遇到其他修士的话战斗力下降的厉害,优点则是够稳。

    那两个苍茫道弟子皆是脸色一变,急忙运起真气,身体爆发出惊人的速度,不过弹指间就跃出了数丈,闪过几道剑气向那淇水派少年冲去。

    这苍茫道真气竟是与凝气诀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可以用来加持自身!

    淇水派少年不慌不忙地舞了个剑花,提起血剑与那两人战成了一团。

    周越静静地注视着混战的三人,他的血液在兴奋地流动,但他的思维却愈加冷静,仿佛回到了卧牛山上静静等待猎物的那些日子。

    修行者在踏上这条道路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取死之道,每个人都是猎人,每个人也都是猎物,周越不会像那些淇水派的修士一样对凡人随意出手,但对于这些已经有所觉悟的修士,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就在这时,淇水派的那少年窥了一个破绽,手中血剑陡然绽放出一片赤霞,一道剑气直直地从对方两人防守的间隙穿过!

    一个苍茫道的弟子一时不察,被那道剑气直接斩落了一只手臂,顿时惨叫一声,飞速向后退去,两人的防守破绽因为这次失误扩大了不少。那淇水派的少年怎肯饶过他们?一提长剑就向两人冲去,瞬间将他们的护盾撕裂,一人给了一剑将他们随手斩杀,然后熟练地抄起储物袋,脚下一点就欲飞奔离去!

    “嗤!”

    淇水派少年忽然脚下一顿,整个人从脚部融化开来,不一会儿就惨叫着化成了一滩散发着恶臭的绿水!

    一个身穿蓝袍的青年男子自林中走出,优哉游哉地从绿水中捞起三个储物袋,随意地挑了个方向走去。

    周越冷汗流了一身,他方才正欲出手,却听到铃铛示警,这才没有贸然偷袭那淇水派的少年,此时看来,幸亏没有出手,不然被这人偷袭绝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说不定连雾冰雨都来不及发动就陨落在此了。

    这息流山历练的奖励可远不止那几样宝物,其他修士的储物袋,同样是这次历练的奖励!

    尤其是淇水派的弟子,其他三宗的弟子心中还有些善念,这淇水派人人都是作恶多端的败类,据说他们的功法都是需要活人祭炼而成,这种人渣杀了也就杀了,还能给自己增添一笔不菲的收入,何乐而不为?

    于是淇水派在这三天内遭受了其他三宗的联手围攻,不过这淇水派不愧是邪道巨擘,门下弟子战斗起来狠辣凶残,周越这三天来见到的围杀淇水派的战斗多半是以三宗弟子失败而告终。

    “那个人好厉害。”铃铛指了指那个离去的蓝袍青年。

    “风波山……”周越眉头一皱,那蓝袍青年所用的是风波山的法术,风波山作为一个法修宗门,在灵动境之时确实占有绝对优势,法术比起其他三宗也更具有全能性,同时门下弟子所学习的绝不止一门法术。

    这三天来,周越也尽量避免和风波山的弟子产生冲突,他没有一剑破万法的能力,手段也不足够,在面对那些灵动境巅峰的法修士时确实有些力不从心。

    “小心!有人来了!”

    铃铛的声音将周越的思绪拉了回来,他警惕地望了望四周,贴在雪丘上运起了雾冰雨第二变:冰雪变。

    “那个人呢?”松针林一阵晃动,两个越池宗弟子从林中走出,为首的一人周越认识,正是一位灵动境巅峰修士!

    周越皱了皱眉却不做声,即便是面对同宗弟子也不能大意,这息流山上不禁争斗,死在自己人手上的修士远比死在其他宗门手上的多得多。

    为首那灵动境巅峰的修士没找到人,便淡淡地开口道:“这位师弟,你诓骗我说这里有一个灵动境巅峰的风波山小子,此时却无一人,你怎么说?”

    他背对着身后之人,散发出淡淡的威严,仿佛身后之人若是回答不好便要掀起雷霆之怒似的,看上去就像凡人间久居上位的王侯。

    但身后却没有传来回应。

    为首之人察觉到不对,回过神的时候却已经迟了,一道旋转的冰锥贯穿了他的背心!

    “你……”

    好在为首之人的生命力强大,这一道冰锥还没能要了他的命,只是止不住地咳出鲜血,用他那双燃烧着熊熊怒火的双目狠狠地瞪着带他来此的偷袭者。

    “呵呵……蒋师兄如此信任在下,在下却没能一击必杀,竟让蒋师兄如此痛苦,罪过罪过。”那偷袭的越池宗弟子虽然口称罪过,但他的脸上却满是得意之色。

    周越摇了摇头,这为首的蒋姓少年实在太相信本宗的弟子了,竟然没做任何防备,看来这位师兄应当是自小修炼的那种,不知人心险恶。

    “你以为……你以为我受了伤你便能与我抗衡了么?”蒋姓少年运起真气,挥手放出数个水团,正是那云水散手!

    这些水团才一飞到空中就开始向那偷袭之人射出水箭,但那人却不慌不忙地取出一张金刚符,撑起一道金光护罩将他全身护住,随后得意地笑道:“蒋师兄,我到要看看是我的真气先耗尽,还是你的血先流干。”

    周越皱了皱眉,这次历练固然是允许偷袭同门的,但这种行为毫无疑问会被鄙视,甚至被人发现的话很容易被围攻,毕竟谁也不想和这种背后捅刀子的家伙一同行动。

    想到这,周越就欲出手,先将这偷袭同门的渣滓拿下再说。

    “呵……”

    但就在此时,那蒋姓少年却捂着胸口,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一张符箓。他痛苦地咳嗽了两声,却轻轻地笑了:

    “你以为你赢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