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出财物,你可以走了。”

    周越停在林外,脸色阴沉地看着被腐蚀的地面,侧耳倾听却又分辨不出声音来自何处。

    是个高手。

    正如周越知道山顶必然会爆发大混战,其他修士在修炼之前也曾有过不少的人生阅历,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像这个与周越对峙的人就知道用真气将声音炸开,营造出一种四面八方都有声音回荡的感觉,这样可以有效地防止目标听声辨位。

    周越却不回答,只是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张金刚符,真气一动便在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金光闪闪的护罩,那人开口之前血气就已经到了,显然没准备善了。

    面对这种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最好在第一时间进行防御,否则很有可能被一招击杀,若不是周越与雪中的水之精魄沟通了一下知道有人准备偷袭,方才的那一道血气就能叫他吃个闷亏。

    “怎么,你选死路?”那个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响起,似乎对周越这种做法有些不屑,神经质地笑道:“你居然选死路?哼哼……呵呵呵……哈哈哈哈!”

    “那就去死吧!”

    随着话音落下,周越顿时心生警兆,他赶忙就地一翻!

    嗤!嗤!嗤!

    三道血箭从不同方向射来,却被周越一一闪过,落在洁白的山地上却腐蚀出了数个散发着难闻气味的焦黑孔洞,他冷静地起身,水魄术瞬间与脚下的雪层沟通,却找不到那偷袭者的方位!

    “你在……找我吗?嘿嘿嘿……哈哈哈哈!”

    周越皱了皱眉,那淇水派弟子都是如此不正常的么?

    接二连三地开口非但不能给周越形成心理压力,反而有很大的可能暴露自己的方位,因为使用真气终究会留下痕迹,持续使用真气更是会将自己变成黑暗中的火把!

    但周越运起望气术的时候,却赫然发现,那真气炸裂的波纹完美地隐藏了对方的真身所在,正因为到处都是真气,所以根本无法锁定血气的来源!

    “原来如此……一滴水放在盘中自然是明明白白的一滴水,但当这滴水落入大海,却绝无分辨出来的可能!”

    周越笑了,这个战术固然是很有创意,但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消耗!

    周越交过手的淇水派弟子皆是重攻不重守,即使要防御也多半是以攻代守,这就说明他们的真气应当和周越所修炼的瀚海真法一样,凝实但不浑厚,这般连续炸裂真气传音的话,要不了半盏茶时间就要真气耗尽。

    想到这,周越赶忙又拿出了一张金刚符握在手中,这淇水派弟子在半盏茶的时间之内必定会进行一波偷袭,那就是周越反打的时机!

    “怎么?放弃了?咯咯咯……”

    难听刺耳的声音灌入周越耳中,他却毫不动容,只是运起最少的真气维持住那金光护罩,冷静地等待着对方按捺不住的那一刻。

    虽然很想通过玲珑心确认那偷袭者的所在,但周越更怕他刚刚运起玲珑心分神的一刹那被偷袭,好在他之前买了不少金刚符,此时用作防守消耗正是物尽其用。

    “你究竟战……”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却戛然而止,仿佛被谁扼住了咽喉!

    刹那间林中一道血光电射而出直取周越胸腹,一道缠绕着血气的身影紧随其后,猛然从树枝间跳了出来!

    灵动境七层修士!

    周越一个懒驴打滚避开那道血光,手中水剑瞬间显现,在那寒风中一抖便化作了一把冰剑,周越顺手抓起三四根冰霜长矛掷向冲来的那人,随后一催金光护罩,提剑迎了上去!

    瀚海真法从未惧过硬拼!

    但那偷袭者显然早有准备,只见他在空中一踢血气便从几根长矛之间错身而过,紧接着从血气中抓出一把大旗,猛然一摇,竟是召出一只由血气构成的猛虎,那恶虎尾巴一扫,身子稍微一伏便急速跃起,满口利牙向周越咬来!

    周越眼中闪过一丝冷酷,却是不闪不避,手中水剑瞬间化作一张大网,只两息时间便罩住了那恶虎,随后双手快速结印,那水网骤然紧缩!

    “嗷!”

    恶虎惨呼一声,只坚持了不到一息便崩碎成一团血气,倒飞回那偷袭者身边了。

    “噗!你……你竟然敢!”

    那偷袭者此时刚刚进入周越的攻击范围,收到那一团血气后他的脸色却一白,猛地喷出一口血箭,直冲周越面门!

    如此之近的距离下,周越闪避不及,只好往金刚符中注入真气,期望这符箓可以接下这突如其来的一击。

    “吱……吱……嗤!”

    血箭击打在金光护罩上发出骇人的声响,周越感到自己的真气正在被那金光护罩飞速抽取,怕是坚持不住!

    周越一咬牙,身体一转闪过那血箭的同时取消护罩,身上的金刚符发出一股烧焦味,很快就化作了灰烬,他手一翻便凝出两把冰矛,瞬间掷出!

    那偷袭者却是不闪不避,一咬舌尖又是喷出一口血箭,却是以命搏命的打法!

    “嗤!”

    “咔……”

    血箭与冰矛同时命中!

    “咳咳……咳”偷袭者捂着胸口,无力地惨笑道:“是我……赢了。”

    他的胸口赫然插着两根冰矛!

    但周越的情况却更凄惨,他的胸口被血箭腐蚀了大半,散发出难闻的气味,连鲜血都没有流出一滴,只能无力地倒下。

    偷袭者收起真气,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周越身边,弯下腰准备接受自己的战利品。

    一把匕首却不知何时插在他的胸口上,正中心脏!偷袭者还想说些什么,又是一把匕首直接穿透了他的咽喉!

    终于,这个不知名的淇水派弟子茫然地倒下,鲜血喷涌而出,将这一片雪地染成了妖异的红色。

    周越推开那人的尸体,捂着胸口喘了好一会儿,这才将手松开,他的胸口周围的衣物都被腐蚀殆尽,被风一吹裹挟着一张死皮落在地上,里面露出光洁如新的肌肤!

    装死!

    周越有雾冰雨护身,在这雪地里又如何会死?他不清楚淇水派有什么压箱底的法术,于是他选择了最简单的方法:同归于尽!他全力出手前就在手里扣了一枚灵石,一旦真气耗尽很快就能从灵石中取得足够使用雾冰雨的真气。

    雪地之上,水属天地灵气何等丰富?

    所以周越刚一倒下便接近修复完全了,只是留着表面的一层死皮用来迷惑对方,紧接着便是等那淇水派弟子放松警惕实施偷袭!

    这一战,诱敌、装死、偷袭一气呵成,周越自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于是他又补了一记法术‘焰枪’将那偷袭者彻底烧成灰烬,顺手抄起储物袋向那林中跑去。

    “快跑!”

    刚没走几步,周越却听见铃铛的喊声,小丫头显得很焦急,只是大声喊道:“有什么东西来了!”

    周越心中一惊,他们方才这场斗法的动静太大了,难免有人前来查看,此时他体内的真气储备非常少,若是被人撞到极有可能就此命丧黄泉。

    “在那里,我听见的。”

    “真气纵横的地方就是那!我们快去!”

    就在这时,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来者显然不止一人。

    周越环顾四周,却没有什么容易隐藏的地方,此时那些人走动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发现他!

    跑,已是来不及了!

    他立刻盘膝进入了修炼状态,紧接着深吸一口气,整个身体瞬间崩散,化作了无数的雪花,与这山地上厚实的积雪融为一体。

    雾冰雨!

    这门法术用于战斗远不如水魄术、云水散手之流犀利,但用作隐蔽与恢复却是再好不过,水无定形千变万化!

    周越此时便是化作了一堆雪,与那四周的环境没有分毫不同,即使是认真观察也无济于事,在这个状态下周越他真的就是雪!

    “看!淇水邪道!”

    “齐师兄!齐师兄被人……被人斩了!”

    两拨人马瞬间在这周越与偷袭者斗法的场所打了一个照面,其中一方是四个风波山的弟子,另一方则是六个淇水派的修士。

    两方几乎同时看见了偷袭者的尸体,也同时看见了对方。

    “你们这些风波山的渣宰竟敢杀我们的人?”

    “淇水邪道,人人得而诛之!”

    果然不出周越所料,两方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打成了一团,周越便在那法术剑气纵横的时候通过雪层一点一点地移动,即使法术将他的身体绞杀也不回应,一滴水又如何会被杀死呢?

    不过十息时间,周越已经“爬”出了战团,他的雾冰雨也快到了极限,此时那两方正剑拔弩张的,看来是没时间去搭理他了。

    周越猛地跃起,掀起一阵冰风,瞬间凝成了他的身体,随后迈开大步,脚下雪层滑动,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山脚跑去!

    “看!那有人!说不定便是谋害了你们师兄的凶手!”

    “哪有什么人,休要骗我,你们就是凶手!”

    “师弟莫与他们废话,淇水邪道都该死!”

    周越头一低,飞也似地跳过一根倒下的枯木,笔直地向山脚下冲去,任凭那两方在身后乱作一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