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颗闪烁着莹火般光芒的丹药,表面上层层叠叠,似乎有云气笼罩,赫然便是那丹晕!

    凝气丹!

    周越眼前一亮,这分明就是灵动境修士用作突破凝气境的丹药,即便是凝气境修士服用也大有好处,可以恢复真气用作冲关。

    这颗凝气丹对于灵动境修士来说确实不错,可以省去一年至数年的苦功,须知那大境界之间突破可不是儿戏,修士往往要修炼一年才能尝试突破,一旦失败便又要耗去一年,若是能得到这枚凝气丹倒是可以省下一次积累的时间。

    果然,众弟子都是露出了渴望的神情,便是那些凝气境弟子也有些动容。

    “就这凝气丹吧。”那苍茫道的老者安继流一挥袖子,翻出了一个小瓷瓶扔给赤野,说道:“老夫这里倒是有一瓶燃血丹,虽比不上赤道友的凝气丹珍贵,却也有些作用。”

    周越心中一动,他倒是听说过这燃血丹,不过这种丹药对身体非但无益反而有害,也就没有详细了解,只知道是一种拼命的丹药,但即使他这种不甚了解的人都知道,燃血丹可以使修士在短短数息之间爆发出惊人的威力,甚至能使灵动后期的修士跨越障碍,在短时间内与凝气境修士抗衡。

    这拼命的丹药固然是有很大的用处,但大多数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副作用,如无必要还是少碰为好,不然指不准哪天修为就无法寸进了。

    “燃血丹……”风波山的束恒皱了皱眉毛,他略作思索便也不反对,随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葫芦。

    “这驭灵葫芦如何?”他有些不确信地开口,直到其他三人纷纷点头这才将葫芦递了出去。

    周越有些讶异,这葫芦竟是与凝气丹之流差不多贵重!然而他却从来没听说过此物,运起望气术看去又不像是灵器,却不知道有何作用。

    最后一人则是那明老人,他什么也没说,自顾自地拿出一个小圆盘抛了过去。

    “灵动境阵盘!”

    赤野等人皆是一声惊呼,有些不可置信地望向那浑身血气的明老人。

    阵盘!

    周越也是一惊,阵盘便是阵修模仿符箓创造的储存阵法的器具,使用时随手一抛灌入真气便能自动形成大阵。

    阵法的威力在修行界诸多手段中始终是数一数二的,缺点就是需要事先布置!但若有阵盘的话却可以挥手成阵,即使不通阵法之理也可以使用。因为阵盘极难炼制,所以即使是阵修也很少有携带相当于自身修为的阵盘。

    这样一件阵盘落在灵动境修士手上,足够他横着走了,即便是遇到稍弱的凝气境修士也可以搏上一搏。

    这四件物品就是此次息流山历练灵动境的主要奖励了,其余还有一些回真丹、符箓之流,也一并被赤野收起作为奖励。

    赤野猛然踏出一步,将手中的储物袋向空中击出,弹指间一声轰然巨响传遍了整个天空,空中赫然出现了一个孔洞,接着赤野将那储物袋中的物件猛地倒了进去,最后一掐诀关闭了那个孔洞,对周越等人说道:“好了,奖励已经放进去了,你等这就去取吧。”

    周越一凛,这就是要进入息流山了么?

    他环顾四周,却发现其他三宗的弟子也是满脸激动,那为首的三个金丹境修士已然开始了施法。

    风波山的束恒青筋暴起,这四人中就属他修为最低,此时赤野不出力他自然压力大得很,于是朗声唤道:“赤道友,还不出手!”

    赤野不再磨蹭,冷哼一声,手中接连打出种类繁复的法印,一声轻喝:“开!”

    “轰……”

    沉闷的声音响起,天空中裂开了一道巨口,狂风从巨口中涌出,吹拂在周越脸上,他却毫无知觉。

    一座万仞高山!

    一座极尽巍峨、险峻的万仞高山出现在了那天空的裂口中,那裂口中的空间几乎容它不下,仿佛一位巨人,头顶蓝天,脚踩大地!

    周越震惊于这息流山的雄伟,久久不能言语,直到那赤野又气又怒地吼道:“浑小子们,还等什么!”

    他瞬间惊醒,看看周围不少修士皆是飞身上前,于是周越想也没想就朝那裂口跳去!

    ……

    ……

    “砰!”

    这是双脚落地陷入雪中发出的声音,那天空中的开口离着息流山也就只有数丈高罢了,周越正落在半山腰上。

    冷。

    息流山相当的冷,那无尽的严寒虽然无法与高空中的罡风比拟,却也冻得周越直打哆嗦。

    但他却不敢用真气驱散寒冷,因为在这秘境当中,首要的就是保存自己的战斗力,若是因为驱寒而损失了战力,很有可能便败在哪处。

    所以周越只好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件厚厚的棉衣套在身上,几乎将自己裹成了一个粽子。

    并非所有修士都如同凡人想象中的神仙,白衣飘飘、仙风道骨、鹤发童颜,更多的修士则像周越这样,虽然可以用真气解决问题,但能不用真气就不要用真气!

    其一,所有的修士都会望气术,你若不运起真气还好,不过是茫茫雪原中的一点火烛,不仔细看是发现不了的。但若是修士不停地运转真气,那便是黑暗中的火把,隔着千丈都能随便看见的那种!这简直就是找人偷袭、找人围攻,嫌自己命长。

    其二,抵御寒冷自然需要消耗不少的真气,有时候争斗间可能就差这一丝真气便能决定谁胜谁负,所以用真气驱寒绝对是一种不理智的行为。

    真气是用来御敌的战斗资源,那种敢于装成“神仙”的修士,大多数都已经死了。

    周越自然不想就这么英年早逝,所以他很果断地抛弃了自己从说书人那听来的神仙故事,老老实实地穿起了棉衣,压低了身子四处张望起来,俨然便是个刚做完坏事的农家小子。

    “好奇怪……”就在这时,铃铛的声音忽然响起,吓了周越一跳,小丫头却不管他,只是疑惑地说道:“这里我好像有印象……”

    周越心中一惊,铃铛曾经说过,她听说过这息流山!

    从流云坊主那里听说的!

    他不动声色地悄悄问道:“你再仔细想想,那流云坊主说过些什么?”

    言罢,周越向着那山脚处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

    周越在成为修行者之前曾是一个猎人,他深切地知道,人,总是对高处有着一种病态的执着,登高望远、修建瞭望塔、把城镇宗门建在山上,无论如何,人总是喜欢去往高处的,因为越是高处便看得越远。

    所以周越不去那里,他知道,那里十有**便要爆发一波争斗。

    这场息流山历练一直要持续到半个月以后,率先占据制高点的人不一定会获得胜利,率先找到奖励的人也不一定会获得胜利,那些见人就战的疯子更不一定会获得胜利,只有活下来的人才能获得胜利!

    没错,修行界的胜利,有且只有一种:活下来!

    即使被人追杀,肉身被毁灭,活下来便是胜利!

    即使宗门被毁,靠山尽数毁灭,活下来便是胜利!

    即使被修行界唾弃,走在大街上便会被千万人追杀,活下来,便是胜利!

    周越比起其他弟子的优势在于他知道人的本性!人,毕竟是喜欢占据制高点的生物,所以他才不会去制高点。

    对于修士来说,制高点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有的只是同样受本能驱使,走到这里的敌人!所以周越第一时间就跑向山脚,他要拖,拖到制高点的那场混战打完,然后再去看看有没有便宜可以捡。

    比起与人正面相争,行这渔翁得利之事岂不是更加安全?这才是修行界的法则,一切皆是靠一个“稳”字,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

    周越如同一只雪豹一般在山间辗转腾挪,不过盏茶时间就前进了数百丈,但那山脚却还是遥不可及,至少还要有小半天的路程!

    这息流山,实在是太险峻、太高耸了。

    但周越不敢停下,此时他所在的位置实在是太容易被发现了,山上的人利用视野优势可以轻松地发现处于空旷地带上的他,山脚下的松叶林里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人潜伏着等待他的到来。

    所以他必须尽快抵达山脚,只有进了那片林子掩护,周越才不至于被动!

    想到这,他心脏瞬间加速,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回响,而他的脚下则翻起两道雪线,在他经过以后便消弭无形,仿佛从来没有人经过一般。

    雪也是水的一种,而水魄术沟通水之精魄,可以号令天下之水!

    此时周越便是利用水魄术与这原有的雪层沟通,比起他那运用水汽水流移动的方法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在这空旷死寂的雪山上,一个少年宛如起舞的精灵,在风雪中上下翻飞,如风似电地向那山脚冲去!

    漫长的滑行后,周越终于看到了面前的树林,就连那松树上的松针也纤毫毕露,他心中不禁一阵喜悦。

    差一点,只差一点了!

    周越欣喜地带着翻飞的雪花跃入林中,却猛然一惊身体一顿,血液骤然逆流,他一张口,差点喷出鲜血。

    “嗤!”

    一道血气打在周越面前的雪地上,弹指间便将雪层腐蚀得一干二净。

    “交出财物,你可以走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