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

    周越一惊,铃铛分明是植物,哪来的血?

    他赶忙再次进入修炼状态,将心神凝聚在体内,却发现自己的血液有一丝向眉心涌去,被铃铛吸收了一些,小丫头本是墨绿色的本体也开始转变为墨蓝色,最后与周越身体里生长的那些青苔再无一丝分别。

    “这……这个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周越也不确定,不过那个一半腐肉一半骷髅的鬼面是铃铛真气的显现,这种变异应该没事,他运起瀚海真法,果然这墨蓝色真气也可以通过瀚海真法壮大,甚至修炼的速度还要比原来快上一些。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这种真气和瀚海真法正统的湛蓝色真气有什么区别,不过既然不影响周越的修炼,他也就暂时不去探究了。

    “那个什么息流山,到了吗?”

    因为周越一直闭着眼的缘故,铃铛此时看不见任何东西,小丫头也没搞明白为什么自己变了个颜色,但既然无害便也不去管,比起这个变化,她还是更好奇息流山是什么样子的。

    于是周越睁开双眼,好让小丫头透过隐形的宝船看看地面。

    一道幽蓝色的光芒从他的瞳孔中闪现,四周的越池宗弟子此时已经渡过了那段恐怖的时间,几乎所有人都盘膝坐下,用这段宝贵的时间全力吸收着宝船四周活跃的天地灵气。

    周越是第一个醒来的,那名为赤野的师叔看到周越结束了修炼,顿时眼前一亮,向他走来。

    “你这小子倒是有几分天赋,我第一次坐这宝船的时候也没有如你一般瞬间进入修炼状态。”赤野指了指附近几个脸色很差的少年,说道:“这天地间自然有大恐怖,你能这么快克服这恐怖开始利用四周的天地灵气修炼,确实不错。”

    赤野本就是想让这些少年提前体验一下高空的感觉,这样也不至于在凝气境第一次飞行的时候心神被夺就此陨落。

    能被长辈带着体验一次飞行的感觉,这也是宗门的好处之一,至于那些散修,若不是有前辈提点,懂得在练习飞行时先在低空缓缓移动,八成是要从天而降就此摔死,那凡人界常说的“天上落下个神仙,全身华光隐现。”其实多半是由于凝气境的散修练习飞行时从低空坠落,身上带着保护性法术、符箓造成的。

    至于那些没有人指点的散修……九成九以上都在初入凝气境的时候摔死了。

    “小子却是占了个便宜。”虽然赤野师叔认为他很优秀,但周越却不好欺瞒,他赶忙解释道:“小子曾被人抓着飞过几次,此时知道脚下有宝船自然就不那么畏惧了。”

    赤野看着周越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说道:“如此,我便带你体验一次真正的大恐怖。”

    言罢,他便带着周越来到了宝船的船头,脚下始终与宝船连接的火焰一闪,周越便感受到了无尽的严寒与罡风向他袭来!

    此时宝船的速度早已超过了箭支,说是风驰电掣也不为过,那狠戾的罡风带着低温猛然吹拂在周越身上,把他打了一个趔趄,整个人摇摇欲坠,眼看就要被这罡风掀翻!

    “屏气凝神,抱元守一!”

    就在这时,一根缠绕着火焰的手指点在周越的背心,却诡异地没有引燃他的衣服,一股沛然大力骤然涌现,将周越定在了这宝船之上。

    罡风中的寒冷渐渐渗透进周越的身体,他浑身一阵颤抖,牙齿止不住地磕碰,那罡风则顺着周越的口鼻直接灌入他的体内,仿佛要将他的肺脏冻僵,周越运起真气,却无力阻挡这天地伟力,眼看就要命丧于此!

    还是那根手指,一道火焰自周越的背心燃起,剧烈地舞动着、燃烧着,瞬间将那寒气驱散,在周越身体周围撑起了一道火焰护罩。

    周越正要说些什么,却听见那赤野威严的声音:“小心了!”

    火焰护罩在罡风中抖了两抖,忽然就像是被戳破的泡沫一样,“砰”的一声爆裂开来,猛烈吹拂的罡风再一次狠狠地削在周越身上!

    “咯……咯……”周越再次运起真气,却在那寒气的入侵下止不住地节节败退,让那寒冷几乎冰封了他的全身,但火焰再一次燃起,周越便在这一次次的火焰与寒风的洗礼中渐渐掌握了一丝对抗那寒气的法门。

    他将真气运到心脉与器官上,罡风到来之时就让那寒气将自己冰封,等到火焰来临之时再将真气散去略作恢复,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不会再濒临死亡了。

    “这小子,果然有些悟性。”周越身后的赤野师叔笑了,手上的火焰渐渐减弱,让周越更多地体会到冰封的感觉。

    起初还是八成时间都由赤野师叔出手保护,渐渐地周越已经可以在罡风中抵抗六成时间,到最后,赤野则收回了那根手指,只留下一丝火焰将周越“黏”在宝船之上。

    周越整个人都化作了一块冰雕,并非是他的身体被冰封起来,而是他的身体转化成了完整、纯净、透明的冰,就连衣物、储物袋与眉心的铃铛也是如此,他们一起转化成了一座完美无瑕的冰雕,仿佛真的是哪位冰雕师的杰作,才会如此完美,如此栩栩如生。

    赤野深吸了一口气,此时只剩下等待。

    周越的思维仿佛被冻结,但一丝真气护住了他和铃铛的心神,此时他只能不停地与小丫头聊天才能保证自己不会就此睡去。

    “你说,我这样冻成一座冰雕了还能活吗?”

    “应该能吧……你之前还变成了雾气呢!”

    “你也跟着一起冻起来没关系吗?”

    “我都快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现在习惯通过你的身体看有趣的东西!”

    赤野却不知道两人再这样聊天,他知道重点来了。

    火焰护罩再次驱散了四周的罡风,只留下周越化作的冰雕立在船头,赤野手中释放出一道火箭,飞快地围着这座冰雕转了一圈——

    “醒来!”

    做完这一切,赤野不再动作,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周越醒来。

    一息。

    两息。

    ……

    十息过去,周越的身体忽然变回了原状,他的身上甚至连一丝冰晶也没剩下,连那在罡风中寸寸龟裂的脸庞此时也变得光滑如新,仿佛婴儿的肌肤一般水嫩透明。

    “嗬……咳咳……咳……”

    周越猛吸一口气,却被自己呛到,咳出了几粒冰晶。

    一边的赤野双目圆睁,不敢置信地喃喃道:“成了……真的成了!”

    雾冰雨!

    雾冰雨是模拟元婴境修士化身的法术,可以使元婴境以下的修士也将自身转化为各种形式的水,这雾是第一变,冰是第二变,雨是第三变,所以才称之为雾冰雨!

    此刻,这门越池宗绝学在周越身上重现,赤野怎能不激动!

    他太激动了。

    这意味着周越只要成长为金丹境修士,越池宗就多了一个无敌的战力!

    金丹境的修士足以不休不眠地维持雾冰雨,而又几乎很少遇到能斩杀神念的金丹境、碎灭境修士,这就是说修炼雾冰雨的修士只要自己不化成单纯的水,就是元婴以下无敌,哪怕被人囚禁也可以等待解救,遇到危险时甚至可以叫同伴将自己收到储物袋里!

    只是此时的周越还是太弱,他的神念不够强大,雾冰雨最多维持个二十息时间就必须终止,否则很有可能就真的变成一座不会思考的冰雕!不过他的修为更弱,可能整个法术都维持不了二十息。

    周越茫然地望着这位满面欣喜的赤野师叔,他想了想,问道:“师叔,我这是练成了雾冰雨的第二变?”

    “正是!即使你现在并非不死不灭,却也不惧**损伤了,找些水往伤口上一浇便能恢复。”赤野一抚长须,笑道:“这雾冰雨虽然此时用处不大,但日后可是一门绝技,你既然学会了这雾冰雨,此时应该算我越池宗的亲传弟子!”

    周越一怔,亲传弟子?

    越池宗可没有法修传承!学会一门法术怎么就成了亲传弟子?

    何况周越此时还不会真正的雾冰雨,他施展的雾冰雨可是水魄术模拟的,还指不定有什么缺陷。

    亲传弟子。

    周越眼中满是茫然,这岂不是和莫清师兄是一个级别的了?而且,亲传弟子还会有一个很厉害的师傅来教导。

    想到这,周越不禁问道:“那我是挂在哪位前辈名下?”

    赤野哈哈大笑,道:“这越池宗除了老夫还有哪个法修士?自然是我名下!”

    “可是您不是修炼的火属法术么?”周越挠了挠头,他初次与这赤野见面之时就听他说自己修炼的火属法术。

    水火之间的冲突不是一般的大,这五行属性之间相生相克,唯独水火却不同,因火暴烈,不甘就这么被水克制,所以水属最好不要与火属同时使用,周越能施展法术‘焰枪’就已经很了不起了,需知大部分水属功法的修士都只能用用引火。

    赤野顿时眉毛一竖,狠狠地瞪了周越一眼:“我说你挂在我门下便是我门下,你当我纵横金丹境这么多年还教不了你一个灵动境的小娃娃吗?”

    周越一愣,随即大喜。

    这位赤野前辈竟是一位金丹境修士!仅次于那大长老南宫!

    =============================================================今天的两章送上!希望大家喜欢!求收藏求推荐,求各种~============================================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