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伯当然见过这水魄术,当初那修炼水魄术的宗门遗产被找到的时候,可是有六家门派联手探索!

    这六家门派中除了越池宗和另一个宗门以外,其余四家都有法修传承,云伯这些年与他们交流争斗之时也曾见过水魄术模拟其余水属法术的模样。

    但,唯独只有这雾冰雨无法被模仿,似乎这雾冰雨比水魄术更加高明,已经超出了水之精魄能理解的极限,那几家的立鼎境修士都没有模拟成功。所以云伯要找其他的门中长老商量,他起初只以为这少年是品质不错,如此看来此子在修炼法术上的造诣非同小可!

    周越却不知道那些门门道道,只是心底郁闷,这云伯师叔为何就这么飞走了?

    “感觉就像变成了水呢!”铃铛有些迷迷糊糊地说道:“感觉都没法思考了,一想事情全是乱七八糟的信息涌过来。”

    小丫头自从和周越有过真气互换以后,她的本体几乎已经可以算作周越身体的一部分了,所以周越才能带着她一起变成水雾,这本是鬼面墓地苔的特性“共生”,一旦融合,鬼面墓地苔与宿主不分彼此,也就杜绝了宿主借助外物之力将其根除。

    “是雾冰雨!据说是我们越池宗的一门绝技!”

    “好高的法术造诣!这么说水魄术果然应该是水属第一法术吗?”

    “不,在下曾见过……”

    周围的围观弟子们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场面乱成了一团浆糊,各种杂七杂八的声音向周越耳中灌去,他尴尬地笑了笑,脚下骤然出现一团水汽,正是夺路而逃!

    ……

    ……

    自从周越在浮桥上练习法术已经过去了数日,算起来离那息流山历练的日子也不远了。

    这几日里出了左胜曾经带着左争来拜访过一次,却也没有旁人打扰,只是最近“一个可以随意施展任何水属法术的少年”的话题传得沸沸扬扬,不少人甚至提出了付费找此人学习法术的愿望,周越不禁感叹幸亏自己跑的快,不然说不得就有一帮师兄前来讨教如何修炼水魄术的。

    灵石固然是好的,但周越目前还不缺,比起教那些人练习水魄术,还不如自己修炼呢。

    “一个时辰后,在斗法场集合!息流山秘境已经开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猛然在空中炸响,瞬间传遍了整个居住区。

    周越一怔,三步并作两步走出了石室,却见到空中站立着一位赤发红须的中年男子,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长袍,腿部还能看见几个破洞,可不就是藏书阁一层坐着的那位擅长火属法术的师叔么?

    随着那位师叔的一嗓子,居住区瞬间犹如被滴入了一滴水的油锅,猛地沸腾飞溅起来,上千弟子簇拥着寥寥数人,或互相道贺,或拱手行礼,犹如众星捧月!

    周越却是交游不广,也没人来给他送行的,于是独自一人去了那斗法场,不过刚到,却感觉肩上被人一拍。

    原来是万侯与左胜,此时看到周越也不打闹,两人过来道了声贺。

    “周师弟了得啊,凭着灵动境中期修为也能取得前二十,此去息流山多加小心,这好处可是少不了的。”

    周越这才知道,这两位师兄俱是因为修为问题没被选上,这么看来这凝气境的竞争似乎比灵动境更加激烈,左胜便也罢了,这万侯万师兄可是突破了凝气后期,何况他还有真正与人生死相搏的经验!

    三人寒暄两句,左胜却向周越一拱手道:“还请周师弟多照顾家妹,她性格与我相似,莽撞得很,若是她犯了浑,周师弟可要拉住她。”

    “哪里的话,左师姐乃是灵动巅峰修士,我却是受她照顾了。”周越赶忙还礼。

    “你们在说什么?”正说到左争,这位师姐自己就过来了,她疑惑地看了看三人,接着狠狠地瞪了左胜一眼,惹得后者一阵尴尬。

    “安静!”

    就在这时,斗法场上的天空中忽然传来那赤发师叔的声音,他只是对着人群一指,周越左争等四十人便纷纷飞到了他的身后,随后长袖一甩,众人身下便出现了一座宝船!

    那宝船周围有祥云浮现,船身非金非玉看不出材质,船体四周有横帆八对桨叶无数,长四十丈有余,宽也有十多丈,此时横在空中俨然便如一座山峰!

    那赤发中年人两三步来到船头,脚下顿时生出一道火焰,与那宝船连在了一处!

    “老夫名赤野,此次便带你们这些小子去那息流山。”赤野站在船头,锐利的目光扫过众人,冷声道:“若是谁丢了越池一脉的脸面可别怪我无情。”

    周越一凛,这位赤野师叔此时与那藏书阁之中懒散的样子丝毫不同,一双鹰目如同利剑一般,仿佛直指人心,四周那些弟子被这犀利的目光扫过俱是低下了头,不敢言语。

    “哼。”赤野也不多说,大袖一挥,那宝船便在空中缓缓移动起来,他手中掐诀,那斗法场上空却是出现了一道无比巨大的门,宝船就从那门中经过,随后赤野障眼法一运,整座宝船便在空中缓缓消失,随即骤然加速,向那息流山疾驰而去!

    脚下宝船隐形,低头看去便是离地万丈,连那高大的树木也和蚂蚁一般大小,船只上有些灵动境的修士却从未到过如此高空,顿时陷入了恐怖的幻象中无法自拔,好在周越之前被那大妖呼风拽着飞了许久,却没这问题。

    天地灵气快速地在宝船四周流动,周越看准机会赶忙进入了修炼状态,这宝船上便是一个修炼的绝佳环境。

    无比密集的湛蓝色光点飞快地流动,周越用真气时不时截下一团送入体内炼化,不仅仅是经脉,就连肌肉、血管、心脏全都成为了他用于炼化天地灵气的场所,虽然没有经脉快捷,但身体却也能勉强炼化。

    周越就在这重复的真气炼化过程中不断提升着自己的真气储备,刚刚突破的境界很快稳定了下来,达到了灵动境六层的最强状态,按理说这个时候就可以尝试突破了,但周越前些日子连着突破两层,这时候可不敢胡来,若是以后根基不稳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恍惚间,一阵难以言喻的剧痛骤然将周越惊醒,他只觉得浑身无一处不痛,一种麻痒伴随着剧痛接连不断地折磨着他的身心,但周越却一咬牙忍了下来,豆大的汗滴从他的前额流下,硬生生忍住了这又麻又痛的感觉!

    周越顿时知道这种剧痛来自何处了,是铃铛!

    铃铛发出痛苦的声音,那种鬼面墓地苔特有的嘶鸣在周越眉心回响,他赶紧用真气挡在眉心之前,防止四周的那些弟子们听到铃铛的声音,一个狰狞的鬼面正要从他眉心冲出,却撞在周越的真气上,发出一阵诡异的狞笑,随后冲进了周越的真气里。

    鬼面与周越湛蓝色的真气融合,形成了一种诡异深邃的墨蓝色真气,随后向着他的丹田逆冲而去!周越动用全身的力量,却也阻不住那道墨蓝色的真气,反而那道真气在行进过程中不断壮大,等到了丹田之时已是滔天狂澜!

    “轰!”

    墨蓝色的浪涛带着轰鸣声恶狠狠地撞在那一棵幼小的光苗上!

    周越只感到眼前一黑,一口鲜血正待喷出,却被他硬生生阻在喉头,丹田内的光苗瞬间一暗,随后被那墨蓝色的真气一口吞噬!

    他顿时心神震动几欲昏迷,只有强打精神这才没有昏过去,好在他之前便是盘膝坐下,这时也没有人发现他有什么异状。

    在周越的丹田中,那棵光苗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蔓延开来的墨色青苔,不断散发着诡异的蓝光,在占据了周越的丹田后向着他全身蔓延!

    周越无法,他的真气一点一滴地被那墨色青苔吞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青苔爬满全身,最后一路生长到了眉心,随后停止了生长,他缓了一口气,再次运起身体里仅存的残余真气,却发现那青苔中也散发出一股受他控制的墨蓝色真气,两股真气在经脉中合为一体,仿佛周越原本就修炼的是这墨蓝色真气一般。

    周越心中满是茫然,他试了试,自己还是灵动六层的修为,体内的真气却完全被替换了,如同那些改修了功法的修士一般,只不过不同的是,周越体内的真气并不局限于丹田,而是储存在他经脉、血管、心脏上的那一层薄薄的墨色青苔上。

    他运起一道真气向那层青苔戳去,顿时产生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那并不是体内的异物,而是犹如身体一般如臂指使,周越甚至能控制这些青苔的生长。

    “很痛……”铃铛缓过了疼痛,幽幽地问道:“没事吗?”

    周越也不清楚这样子究竟算有事还是没事,但是他决定不让小丫头担心,于是笑道:“放心好了,没关系的。”

    “我,我感觉体内好像多了什么。”铃铛却放出真气戳了戳周越,弱弱地说了一句:“是那种人类身上的红色液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