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伯刚刚主持完凝气境的考核,正是闲来无事,却看见浮桥上有一少年,手中接连不断地丢出水属法术。

    他心中惊讶,不禁压下身形,却见到那少年正是早晨灵动境考核中比较亮眼的那个新入门弟子“周越”。

    周越正闭着眼,手中各式各样的水属法术信手拈来,整个人犹如化作了一道浪涛,在浮桥上辗转腾挪,不一会儿身边就聚了一群修士对他指指点点,但随着各种法术精纯熟练的释放,那些修士却全都说不出话了。

    云伯也说不出话了。

    这少年施展的法术竟然不带一个重样的,凝冰法、云水散手、镜花水月应有尽有,而且皆是犹如练习了数年之久般熟练精妙,云伯不禁有些惭愧,在他年轻时却从未如此忘我地修炼过法术,只是敷衍了事。

    但这少年若是再在这浮桥上练习的话,却是可能毁坏公物,于是云伯压下身形,大喊一声:“小子!浮桥上禁止练习法术!”

    周越一怔,满是疑惑地看了看四周,这才看到从天而降的云伯,一拱手赶忙行了一个修士礼,道:“小子今日一战有所领悟,此时却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他抬起头,才发现那云伯师叔目光灼灼,仿佛看见了什么稀世珍宝!

    云伯此时怎能不惊!

    他早些时日见到这少年时还是灵动境五层,甚至修为还有些不稳,显然刚刚突破不久,此时居然又是突破了?他见过那种一次闭关内连破几层大关的天才少年,却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隔了一段时间竟然又一次突破的奇葩!

    想到此处云伯越发感到好奇,这少年是在半天时间内得了什么天材地宝?还是真的在战斗中有所领悟?

    周越却不知道这位云伯师叔的想法,只道是云伯惊讶于他可以使用这些法术,于是解释道:“小子发现水魄术若是修到高深处,可以模拟其他的水属法术,一时技痒这才不分场合地练习起来。”

    他说到一半,再抬起头却发现那云伯整个人都仿佛魔怔了一般,眉眼之间满是纠结。

    “此子早晨还未领悟如此能力吧,这半天功夫就够他参透水魄术的功用?若是当真则必须禀告大长老,着重培养!”

    云伯皱了皱眉,随手取出一块玉简,道:“这里有一门‘雾冰雨’法术,你且看看能否模拟。”

    周越闻言点了点头,他心里也有些好奇,于是接过这玉简,细细地读了起来。

    这水魄术用来模拟自己见过的法术自然没有问题,但那些水之精魄是否能明白通过文字描述出来的法术呢?

    法术‘雾冰雨’由千年之前门中的一位元婴境真修所创!配合瀚海真法甚至能达到法修法术的威力,若是那位元婴境祖师不是英年早逝的话,说不得就要开一门法修传承!

    与之前所见的法术不同,这门雾冰雨却是难到了极致,甚至比水魄术还要难于修炼,毕竟水魄术的难点在于沟通水之精魄,而这雾冰雨的难点则在于“溶于雨,凝于冰,散于雾”,是一门模仿身外化身的法术!

    元婴境修士能做到化身千万,只要元婴不灭随处一指便可以重新凝聚**,这雾冰雨法术便是模仿元婴境修士的这门神通,施法者可以身化水流,寄托于江河湖海之中,只要有水便能快速修复肉身损伤。

    所以这法术号称元婴境以下无敌!

    元婴境修士固然有很多对付这门法术的办法,但是金丹境与碎灭境修士可很难做到。所以修行此法术的人只要不招惹元婴以上修士基本上都可以横着走,毕竟肉身不会被消灭,哪怕打不过别人至少死不了。

    当然,这门法术之所以没有成为越池宗的一门传承,也是因为缺陷不少。

    其中最大的缺点是难,非常的难。

    以灵动之身要想领悟这化身之法实在太难,首先光是化身水流这一条就难倒了九成以上的修炼者,可以说越池宗弟子不是不想修炼此法,而是硬生生修不出来,这才将其束之高阁长达千年。

    当然,领悟了化身还不算完,修行者并非元婴修士,自然不能以元婴出窍的方式存在,也就是说懂得变成水流之后还要记得不彻底成为水,不少修炼这法术的越池宗修士最后都真正地成为了一道水流,再也无法变回人类,意识也随之消散。

    “此术乃我越池宗祖师所创,无比神妙,却也……”云伯正要解释,却发现周越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片汪洋大海,一种诡异地气息正从他的身上升起。

    “咚咚……咚……咚……哗——哗……”起初还是一阵急促的心跳声响起,紧接着很快就从周越身上传出一阵海浪奔流的声音!

    ……

    ……

    周越的感觉很不好,头昏沉沉的,脑中满是杂乱、无序的信息。

    他孤身一人站立在空旷且黑暗的天地间,看不见日月星辰,更看不见树木亭台。

    仿佛整个世界离他远去,修士不见了,凡人不见了,就连花鸟树木也不见了,天地间只留下无尽的空旷与寂寞。

    周越游荡在这片空旷的世界里,沉沦、混沌,没有身体,没有脚,不知时辰,更不知方位,只能择一处随意飘飞。

    起初他也曾想起自己是一名灵动境的小修士,想起从小生活的卧牛镇,想起那一天带来灾难的大妖呼风,但没过多久他的思考就失去了意义。

    醒来便是一种煎熬,似乎只有睡才是唯一的解脱。

    于是他睡了。

    就这样渡过了无数年岁,周越从沉睡中醒来,自己的身体里多了一块巨大到极致的土地,一声惊呼正要出口,他却骤然发现了自己的真身——水。

    周越是水,是无数的水,是看不到边际的水。

    他想苦笑,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又是无数年过去,复杂的声音开始在他的身体里浮现,周越能察觉到,那是一些长相怪异的生物,也许是某种妖兽?

    他心中有些好奇,于是便默默地看着那些生物厮杀、捕猎、进食、繁殖。

    直到那些生物再也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但这实在是太慢了,那些生物要用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有所改变,周越等不下去,一阵睡意袭来,他便再一次睡着了。

    时间缓缓流逝,周越那杂乱无序的思维却猛然惊醒,他听到了声音,一个足以将他惊醒的声音。

    大地之上,不知何时布满了各种各样奇怪的生物,其中便有人类!

    周越一阵兴奋,他试图将自己的喜悦表达出来,但他们却听不懂他的话语。

    正在周越苦恼于如何与那些人类接触时,他又一次听到了那个声音,于是他将意识随着雨雾飘了过去,却看到了骇人的一幕!

    那声音的源头站立着一个人,那人脚踩无边大地,正与一只无比威猛的野兽争斗。

    龙!

    恍惚间,周越那不是很清晰的思维里蹦出了这样一个词汇。

    “龙”。

    那不是什么野兽,而是一条龙,一条真正的龙!但此时那条龙却被一个人逼入了绝境,发出不甘的怒吼!

    周越想看清楚那是什么人,究竟是什么人可以将一条真龙迫到如此境地,但他却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那人的脸。

    一人一龙在那大地中央争斗,翻手便是天地倾覆,这种争斗一直持续了无数岁月,直到——

    那人手中放出了万丈霞光,大地在他的脚下发出阵阵哀鸣,而那条龙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量,被那人彻底击败,落在了地上。

    大地开始开裂,分裂成四个巨大的版块,无数生灵在这犹如天倾的灾难面前无力地倒下,少部分活下来的则在颤动的大地上蜷缩着瑟瑟发抖,很快,那些一直以来与周越井水不犯河水的大地便带着沛然巨力猛地冲进了他的身体!

    巨大的海浪被陆地掀起,那四个巨大的版块虽然缓慢,却又带着不可阻挡之势,将周越本就不是很清晰的思维撞成了无数个小块!

    ……

    ……

    周越从那段记忆中惊醒,他感到头痛欲裂,仿佛真的被大地撞得四分五裂一般,直到铃铛焦急的声音响起:“快醒醒!你快醒啊!”

    周越这才察觉到自己已经回归了现实,于是他贪婪地呼吸了一口空气,让冷风倒灌进自己的肺脏,也不管这样是否对身体有害。

    做人,真好。

    安抚了小丫头后再看看周围,周越却发现不对了。

    那云伯师叔和远处围观的越池宗弟子们俱是一副活见鬼的样子,下巴拉的老长,特别是云伯师叔,指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周越有些疑惑地挠了挠后脑勺,却发现自己手穿过了脑袋!

    他有些惶恐地低下头,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衣物、真气全部都变成了透明状,仔细一看,却是化作了一团水雾!

    周越顿时就回想起那个梦境,猛然一惊,心中涌现出一股大恐怖,随后那雾气构成的身体里真气一窒,他瞬间重新变回了实体。

    “你……你……”云伯结巴了半天,最终只好叹息一声:“世间竟有如此奇葩!”

    言罢,直直地向那议事殿飞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