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石来之不易,不是所有灵动境修士都和周越一样富有。

    虽说周越也只有那百来块从呼风手上领到的灵石,却在灵动境中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富豪了,绝大多数的灵动境修士应该和左争类似,二十块下品灵石基本上就是他们的全部家当了,这点灵石买凝气境的符箓不过只能买一张而已。

    “如此,这里是二十二块下品灵石。”左争取出灵石依次排开,虽然这是她的全部积蓄,但一张神行符可少不了。

    灵石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可就真没了。

    两人接过符箓便离开了这座店铺,由于那扇不稳定的门实在是太折腾人了,周越和左争一时半会儿都不想再通过一次,就连铃铛对那扇门都是敬而远之,所以二人准备随意在街上逛逛再回转宗门。

    “周师弟,这坊市有一条淘换街,偶尔能得些宝物,不如去看看?”左争一副修行界老油条的样子,神神叨叨地说道:“我哥的那把飞剑就是在门中坊市的淘换街换到的,据说是一个立鼎境古修淘汰的飞剑呢。”

    剑修的剑会一直用到死为止,是为剑在人在,他们凝炼剑心的同时手中的剑也会不断变强,即使是灵器与法宝的鸿沟也可以轻松跨越。可以说剑修的飞剑威力固然受剑本身材质的影响,但更多则是受剑心影响。

    而古修则与剑修不同,对古修来说,飞剑也不过是灵器或法宝的一种罢了,到了一定修为层次后,以往使用的飞剑自然就可以扔了换一把更好的,所以自然会把以前使用的飞剑拿出来换成有用的材料。

    同样的道理,在这条淘换街可以换到各种各样被大修士淘汰下来的东西,符箓、阵法、天材地宝、丹药应有尽有,对于周越这种灵动境的小修士来说也是不错的物件。

    两人不多时便来到了一条有些阴森的小巷前,周越皱了皱眉,这淘换街搞得好像什么地下交易似的,藏头露尾地流露出一丝压抑的感觉,让人很不适。

    左争先一步踏入,周越叹了一口气,终究忍着那种压抑的气息,跟在左争身后进入了这条淘换街。

    恍惚间有光亮起,只不过半步距离,外看是幽暗阴沉,眼前却是豁然开朗!

    一条康庄大道自周越两人脚下延伸出去,直至天边,大道两边皆是摆摊之人,吆喝砍价之声不绝,却与淘换街外有些不同:

    “焚心丹,求兰沧宗的凝真丹……有人换么?”

    “绒火花蕊!求一把水属飞剑或等值灵石!”

    “我这里有各式丹药,价格都好商量!诸位道友若是有阵盘也请联系我!”

    周越惊讶地发现,这里的商铺竟是没有一个明码标价的。

    “这便是淘换街的特色。”左争指了指前方不远处一个求飞剑的灵动境修士,说道:“或者是因为所需之物有价无市,或者是看不准自己手中的物件,又或者是期望自己的商品能卖出一个更好的价钱,这条街的商铺皆是不标价格,由双方自行交涉买卖。”

    周越挠了挠后脑勺,若有所思。

    这便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道理,双方估价全凭眼力,难怪叫淘换街,说不定还真能用低价淘到些宝物。

    “二位不买点灵器吗?”就在这时,一个灵动境八层的修士叫住了周越两人。

    这人身穿一件灵光闪烁的长袍,仔细一看竟是一件灵器,身前铺着一块兽皮,兽皮上竟是也摆着数把灵器,虽然也是灵动境修士,但这身家却着实丰厚。

    “你这有飞剑吗?”左争大刺刺地指了指那人面前的兽皮,道:“我这倒是有一块陨铁,可以与你交换。”

    那人听到陨铁二字顿时眼前一亮,笑道:“这位道友倒是眼尖,知道我是器修,没法拒绝这陨铁的诱惑。”

    说完,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飞剑,肉疼地看了一眼,便递给左争。

    周越运起望气术看向这飞剑,剑刃上灵光不灭,竟是一把中品灵器,他有些讶异,这什么陨铁居然能换一把如此犀利的灵器?

    那人见周越不解,于是苦笑道:“陨铁此物倒也不如我这飞剑,只是实在是有价无市,我近日准备炼制的一把灵器又刚好需要,只好用这中品飞剑换了。”

    周越这才点了点头,修行界的不少材料虽然层次不高却另有妙用,某些更是稀少至极,有价无市,但这材料的极限便限制住了价格,这才不会物以稀为贵。一种灵动境的材料即使再稀有,却也不会比凝气境的大街货材料好用。

    左争检查过飞剑之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黝黑丑陋的石头来,上面似乎有火焰烧灼的痕迹,还沾着新鲜的泥土,显然是最近方才得来的。

    “果然是陨铁!”那人激动地接过石头,从怀中取出了一枚晶片,仔细观察之后这才舒了一口气,手中掐诀解除了飞剑上的禁制,笑道:“交易愉快。”

    左争微微一笑,说道:“这位兄弟不妨认识一下?我们两人是越池宗的修士,在这越国一带也算是有些门路,兄弟若是有事不妨找我们。”

    周越尴尬地跟着笑了笑,这位左师姐还真是自来熟,先前还称道友,三言两语之间便将这陌生修士称作兄弟了。

    “你可是疑惑我为何要结交那人?”左争自是知道他想法,低声解释道:“那是个器修,跟他拉上关系说不定便能白得一两件灵器,同时多个帮手也好执行任务。”

    越池宗的灵动境弟子是没有福利灵石可拿的,所以只好去完成一些宗门布置的任务,这才能获得灵石,同时任务多半是去处理某些凡人界发生的异常,这意味着说不定能找到些天材地宝,如左争手中那块陨铁便是在一次任务中找到的。

    周越两人又在这淘换街闲逛了半个时辰,这才对视一眼叹了一口气,准备再次通过那道“门”回转越池宗。

    ……

    ……

    “快学飞吧!我……我不想再用这个门了……”

    铃铛的抱怨声在周越心中响起,他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宗门。

    周越强忍着不适感,辞别了左争,独自一人向居住区走去。

    此时已是傍晚,海面犹如一位豆蔻年华的含羞少女,将那夕阳编织成一缕橙红色的轻纱,将姣好的面容隐藏在那薄纱之下。寂静的浮桥上,三三两两的越池宗弟子有说有笑,似乎在谈论着今日的门中考核,当然也有那么几个不甘心失败的,满面愁容,但被那温柔的海风吹拂却不一会儿就散去了忧愁。

    周越本还有些气闷,此时倚在桥上的栏杆处,被海风一吹倒是精神了许多,体内的真气随着那潮起潮落的冲刷声不断循环往复,在他的经脉中欢快地流淌。

    “咚……咚……”

    闭上眼,玲珑心自行运转,随着那海浪声跳动,就连周越的呼吸也仿佛与那海风声融为了一体。

    恍惚间,周越见到一条大鱼跃出海面,仔细看去却是无数湛蓝色的光点,化作一道星河,向他缠绕过来。

    他却不闪不避,任由这星河不断缠绕、拉扯、冲刷着他的身体,一丝丝光雾融入了他的身体,穿过皮肤,穿过肌肉,穿过血液,最终在经脉中被压缩成涓涓细流。

    周越丹田中的那颗幼苗发出了一道喜悦的情绪,幼小的根茎上缓慢而又坚定地生出了一片幼嫩的叶片,被那道道细流染成了湛蓝色,缓缓地充实、胀大,最后长成了与旁边的两片叶子一般的大小。

    突破了。

    周越看着潮起潮落,心中只有无限的平静。

    在这一刻,周越突破到了灵动境六层,离那灵动后期只有一步之遥!

    他伸出右手,这次根本不要刻意掐诀,玲珑心瞬间与水之精魄沟通上,手一指便是一道水剑!

    周越微微一笑,一指那海面,猛然一提!

    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湛蓝身影从海中浮现,随后一个跳跃落在了周越身边,除了颜色竟是与他一般无二,甚至在望气术的视野中,这身影的真气与周越也相差不多。

    正是类似那镜花水月!

    沟通水之精魄,号令天下之水,这才是水魄术的真正用法!

    不需要明白怎么掐诀,不需要知道怎么行气,只要周越与水之精魄说上一声,这些神奇的生灵自然可以模拟出他所见过的一切水属法术!

    便如这伪镜花水月,若不是分身没有办法模拟出颜色,几乎便与那真正的镜花水月无二了。

    有了灵动六层的真气支持,周越用水魄术模拟出一切他所见过的水属法术:冰锥、冰柱、水弹、水流、镜花水月、云水散手,一切都是信手拈来,仿佛周越早已练习了千万次,甚至连法印都不需要,抬手便是法术出手!

    周越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在这一刻,他不知时间为何物,接二连三地释放出一连串的法术,一时间水流漫天,直到他被一声怒喝惊醒:

    “小子!浮桥上禁止练习法术!”

    周越瞬间醒了过来,他环顾四周,这才发现浮桥两端站满了越池宗弟子,此时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许多人目光呆滞,眼中充满了惊异,见他望来竟是面露惊恐之色,整齐地倒退了一步。

    周越挠了挠脑袋,却不知道自己惹了什么祸,只是茫然地望向四周,与那些围观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哪里知道,一个熟练掌握了如此之多法术的灵动境修士是多么的引人注目!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