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去同去!”

    左争看上去心情不错,大大方方地拍了拍周越的肩,说道:“我观师弟手段匮乏,想必是不足以应付息流山历练的,不如由我介绍些好用的物件如何?”

    周越挠了挠后脑勺,这位左师姐一片好意,他倒不好拒绝,于是便应了下来。

    “啊!是这个厉害的姐姐。”铃铛用真气指了指左争,问道:“她和那个用剑的左胜长得有点像!而且也是用剑的。”

    周越随口答道:“因为他们两个是兄妹吧。”

    “兄妹?”小丫头很显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从小生长在地底,没有同族也没有兄弟姐妹。

    “就是有相同血脉的关系很好的人。”周越一想到铃铛从黑暗中醒来举目无亲的样子就一阵头疼,他也不想骗小丫头,于是就只好这么糊弄过去了。

    毕竟,这个说法也没什么问题。

    “周师弟,你还没去过我越池宗的坊市吧?”左争不知周越和铃铛的对话,她指了指空中,自豪道:“这坊市最近重修过一次,如今可是建在天上的一座宝山上!”

    对于从没去过那流云坊的修士来说,能把坊市建在天空之中实在是仙人做派,就连左争这样落落大方的少女也免不了俗,谈起越池宗这坊市来也是神气活现的样子,俨然对自家宗门自豪到了极点。

    周越微微一笑,那宝山是天然形成的木属灵脉,不知被哪位大能炼制成了异种灵脉“风灵脉”,自然可以在空中漂浮,算起来却是借了天地伟力,比起那位越池上人凭空移山填海的本事可差远了。

    越池宗的坊市却是取代了流云坊,不到半个月便在那废墟的基础上重建了一座新城,他这次去坊市也算是故地重游。

    “我在入门之前曾有幸路过那流云坊,见过大长老以一敌二,最后才得了这一座飞空宝山。”周越将自己的见闻娓娓道来,左争听了果然眼前一亮,对那大长老南宫一人一剑力阻风团的事迹产生了无限向往。

    两人谈笑间便来到了一处空地,这空地是连接了越池与东海的通道,和周越入门时走的那道“门”的性质差不多,只不过无论周越还是左争都无法飞行,自然不可能从那道开在半空中的门出去。

    “周师弟,我们现在走的这条通道便是直接连接那坊市,不过因为坊市在天空中飘飞的缘故,这通道可能不够稳定,等下你运起真气,稍微忍耐一下。”左争指了指两人面前的一片空间,手上掐了一个法诀便凭空开了一道“门”。

    周越向那门中望去,只见到幽黑深邃的一片虚无,与那入门时所见的“门”截然不同,他依稀还记得初到越池宗之时所见的“门”,内外都是一片天空,至少看起来可比这黑漆漆的一片安全多了。

    左争冲他笑笑,率先一步踏入了那扇“门”,只一瞬整个人就消失在黑暗深处,周越压下心中不安紧随其后,运起全身真气,堪堪在那门消失之前进入。

    一步,便是另一片天空!

    一阵天旋地转,周越从那门中走出的时候脑中一片空白,只有止不住的眩晕感,他干呕了两声,扶住身旁的墙壁缓了好一会儿才没吐出来,就连小丫头铃铛都发出了醉酒似的念叨:“好……好晕……”

    周越缓过神来,却发现之前还自信满满的左争左师姐此时正在离他数步的地方扶着墙,无力地干呕着。

    两人对视一眼,互相露出了一个心领神会的苦笑,这道门若无必要还是不要用了,以后先修到凝气境再从正门出入吧。

    正这么想着,周越却忽然想到两人采买后还要再通过这道“门”回到越池宗,不由得一阵眩晕,胃中又开始一阵翻腾。

    这道门隐藏在一座小楼之中,两人休息了片刻才勉强抬起脚步走出小楼,只不过数步的距离却恍若隔世,楼内安静清幽,楼外则热闹非凡,各种叫卖声、砍价声、嚷嚷声扑面而来,仿佛瞬间便从天上仙境来到了凡间。

    “先……先去看符箓吧……”左争踉踉跄跄在人群中穿梭,这坊市重建后两人都是不熟,所以周越却也只好跟着她。

    不多时,左争便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停在一座店铺前,又过了数息,周越才跟上她,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开始观察起这店铺来。

    这座店铺比起四周那些小店更加豪华,装饰多用素清石与南云杉木,光这两种建材在修行界便也算得上宝物,甚至不少囊中羞涩的筑基境修士会用这两种材料炼制法宝,那立柱上则刻满了神秘的纹路,整座店铺都隐隐透露出一丝神秘清雅的感觉,让人忍不住驻足观看。

    “那立柱上刻制的是九星锁龙阵。”左争看周越对那纹路好奇,于是便解释道:“据说完整版本的九星锁龙阵若是不计较成本,能困住真龙。当然,这店铺上刻制的简化版本也就是困一困那些不长眼的立鼎境修士罢了。”

    周越心中一凛,立鼎境虽然远无法和真龙相比,但对他这种灵动境小修士来说也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若是交手甚至吹一口气就能叫他灰飞烟灭,这几根柱子上的纹路竟是能困住立鼎境修士?

    “阵修的手段,咱们又不惹事莫要管它,还是买符箓要紧。”左争说完便一步踏入店内,周越闻言也不多看,免得店家生疑,紧跟着走了进去。

    一个有些胖乎乎的老者马上迎了上来,一拱手行了一个修士礼,笑道:“二位小友有何需要?”

    周越看的分明,这老者的修为比他们二人高出不知多少,此时却是面脸堆笑,他赶忙还礼,随后便立在一边,看那左师姐怎么说。

    左争也还了一礼,大刺刺地说道:“你这可有供灵动境修士争斗的符箓?”

    “金刚符、烈火符、水箭符、缠绕符、冰甲符……应有尽有。”老者手一挥,柜台上便出现了数丈符箓依次排开,但他略作思索,又取出了几个玉盒道:“只是……依我看,这位姑娘灵动巅峰修为应是能勉强驱动凝气境的符箓吧,凝气境的符箓威力较之灵动境更大,用于斗法效果不错,若是姑娘功法特殊说不准还能与凝气境的修士斗上一斗呢。”

    符箓一道高深莫测,符修也是常见的修士类型之一,平日里画符将法术储存起来,待到战斗之时一并打出,威力自然很大。当然,缺陷也很明显:符修无法持久。

    与周越听说书人所说的符箓不同,修行界并不会出现那种低层修士用一张层次很高的符箓将大修士击杀的事情,因为驱动符箓也是需要相应修为的,符箓本身并不具备真气,只能引导修士释放法术,所以若是修为太低则根本无力发动符箓里封存的法术。

    简而言之,符箓就是能让修士使用自己没有学过的法术,可以省下不少练习的时间获得丰富的手段,同时在战斗时无需掐诀,真气一灌往空中一甩便是。

    “嗯……我便要一张凝气境的神行符吧。”左争指了指柜台上一张缠绕着微风的符箓,向周越解释道:“灵动境无力飞行,若是遇到凝气境的修士跑都跑不了,有了这神行符倒是可以试着逃脱。”

    “谢师姐指点。”

    周越点了点头,他看中了灵动境的神行符和金刚符。

    虽然凭着他的修为还无力与凝气境修士抗衡,不过有这两张符也好在同层修士面前从容遁走。

    符箓是古修士用于补充自身不足的手段之一,虽然周越修行的瀚海真法搭配上水魄术可谓是全能,但仍然有一点缺陷:消耗太大。

    诚然,水魄术能守能攻,具备高速移动的能力,还可以千变万化,但着实太耗真气,若是用水魄术全力防守或移动的话,周越的真气要不了半盏茶的时间就要耗尽,而这金刚符和神行符则术业有专攻,同样的速度和防御周越却能维持一盏茶乃至更久的时间,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准备买下这两种符箓,每种十张以备不时之需。

    老者微微一笑,取出两叠符箓递给周越,随后又取了一个玉盒示意左争打开。

    周越接过那两叠符箓,其中一种上缠绕着一丝微风,而另一种则隐隐发出金光,看上去皆是不凡。

    周越在与那万侯逃离卧牛镇之时曾经见过万侯使用这神行符,所以此时他依葫芦画瓢地捏起一张神行符,稍微灌注了一丝真气进去,往腿上轻轻一贴,接着随意走动了几步,果然速度快了不少。

    符箓是一次性消耗品,每一张能承受的真气有限,当灌注超过符箓承载上限的真气时就会无风自燃,所以周越这才买了十张,以备不时之需。

    当然,也可以将一张符箓分次使用,不过这种特性多半体现在一种特殊的符箓“符宝”上,普通符箓基本上需要使用便是全力灌注。

    “这位姑娘承惠二十二块下品灵石,小友则是十四块下品灵石。”

    老者话音刚落,左争便是眼前一黑,她打开随身的储物袋,欲哭无泪地看了看,满是心疼地拿出了二十二块下品灵石,随后咬着牙挤出几个字:

    “值!真值!”

    周越挠了挠后脑勺,看来这位左师姐想要说服她自己还需要一点时间。

    ==========================================================第二章在这儿哦,感谢大家支持!==============================================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