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越众而出,指向周越之前所看的那彪形大汉,冷声道:“这位师兄,请指教!”

    这少年却生的一双深紫色的眼,手中倒提着一把单刃剑,看起来甚是不凡,修为与周越类似,都是灵动境五层。

    那彪形大汉一怔,随后脸色带上了一丝不快,他显然是被这紫眼少年当做了软柿子,自然高兴不起来,于是不情愿地拱了拱手,互换了一个修士礼。

    两人分别站好,彪形大汉手中法印连结,只一瞬便释放出道道水流抢攻,那紫眼少年似乎没反应过来似的,直到水流射至他的面前才勉强有所反应,行动颇为迟缓地挥出一剑将水流打散。

    只是那水流太多,不多时紫眼少年便有些为难,他手中的单刃剑好似跟不上水流生成的速度,俨然便如同那山羊胡在面对高层次修士时一般,没有一丝反击的机会,便是被那彪形大汉压着打。

    许是被这紫眼少年恼了,彪形大汉也不用其他招数,翻来覆去就是这水流术,似乎要凭借修为高深强压对手,不过正是因为他这种稳扎稳打的打法,那紫眼少年显得相当被动,毕竟这第二轮是一对一的战斗,修为优势所带来的优势远比策略优势要大。

    周越挠了挠后脑勺,等到这紫眼少年结束以后,他也要和这帮灵动境七层的修士战斗了,不过挑战者的修为方面是硬伤,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能逆转战局之人,若是周越能取胜的话势必会被其他挑战者选作挑战目标,很有可能要打两场。

    不过盏茶功夫,紫眼少年已经快要招架不住了,他眼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怒喝一声,不管不顾地运起全身真气,向那彪形大汉冲去!

    彪形大汉却是不闪不避,哈哈大笑两声一展身形就与那紫眼少年撞在了一起,他本身便有修为优势,此时近战也能将紫眼少年压迫得左支右绌,不多时便运起一道水流射在少年的眉心,胜下了这一场。

    周越若有所思,看来与修为较高之人相争之时必须抢攻,若是被压制了就不好再翻盘了,还不如一开始便是全力以赴,那少年若是一开始就抢攻说不定还能有一线机会取胜。

    眼见两人战完,那彪形大汉正欲大摇大摆地退至一边,周越却上前一步,说道:“这位师兄且慢,小子周越,请指教!”

    彪形大汉脸上一黑,一张方脸顿时就垮了下来,恶狠狠地盯着周越审视起来,不情不愿地与周越互相换了一个修士礼。

    这回周越却不等彪形大汉动手,一礼刚毕,脚下水雾骤然流转,整个人都化作了一道流光向那大汉冲去,法印一掐一息之间便凝出了一把水剑,不过弹指间便是欺身上前,撞进了大汉身前数尺之地!

    彪形大汉那张方脸骤然色变!

    他没有想到周越的速度竟是如此之快,远超普通灵动五层的修士,一时不察便被近了身,好在他久经战阵,顿时反应过来,手中凝聚出一道水流就欲迎上周越的水剑,但周越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轰”

    周越手中水剑一翻,真气瞬间运至剑上,抡圆了自上而下一击爆斩,竟是硬生生将那水流从中截断!

    那水流被斩成两截,前端向地面飞射不一会儿就彻底消散了,彪形大汉持在手中的那一截中,水到了那断口处却再也无法前行一步,彪形大汉正欲反击,却察觉那水流中传来一股沛然大力,逆流而上直取他掌心!

    水魄术沟通精魄,可号令天下之水!

    这一刻,那水流尽数倒卷,彪形大汉只好运起全身真气,在离掌数寸的地方强行阻住了这一道攻击,两人的真气便在这水流中你来我往,僵持了下来。

    彪形大汉是灵动境七层,不仅真气储备多,这恢复速度也比周越要快,如此与他拼斗真气显然不是上策,于是周越猛然一记鞭腿踢出,借着彪形大汉招架的力道一个后跃跳出数丈,那大汉则眼中凶光一闪,紧追着周越,手中水流失去了周越的真气牵制,顿时重新凝聚起数尺长短,大汉一抖水流就欲向周越扑来!

    忽然,周越动了。

    他脚下方向再变,瞬间冲到了彪形大汉面前,手中水剑化作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

    大汉显然没有想到周越如此反攻,他一愣神便被那张网捆了个结实,但很快便反应过来,身子猛然一挣,运起全身真气将手中的水流向水魄术化成的大网切去!

    就是这个时候!

    周越怒啸一声,真气瞬间回缩,那大网在彪形大汉命中之前便失了支持,顿时还原成普通的水流,将那大汉淋了个透心凉!冰冷的水一瞬间便迷了大汉的眼睛,他扭动的身子此时却失去了平衡,一个踉跄差点倒地,但更加要命地则是他手中自己激发的水流!

    彪形大汉心中一惊,赶忙散去那带着无匹真气劈向自己的水流,却已经迟了!

    周越到了。

    他身后的道路上的禁制发出一片耀眼的华光,周越只用了两息时间便欺身来到了那彪形大汉身边,乘那大汉的真气将收未收不好变化之时,周越瞬间用尽丹田内所有的真气给自己穿上了一身光芒四射的水甲,纵身一跃便是全力一击!

    “喝啊!”

    彪形大汉刚刚解除了困境,便看到一只包裹着湛蓝色水甲的拳头骤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怪叫一声,却是拦之不及了!

    “砰!”

    这全力一拳将彪形大汉击飞出十数丈之远,翻滚着在地上撞出一连串的禁制保护,才堪堪止住去势!

    周越隐蔽地小口喘着气,这一拳不仅耗尽了他所有的真气,就是连气力也几乎一分不剩,但他还不能倒下,而是四平八稳地装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缓缓退到高台一边,就这么站着恢复起了真气。

    许是被周越这凶残暴力的打法震惊,场边一众越池宗弟子皆是头皮发麻,看到周越走来皆是纷纷让出一条小道,几个挑战者眼见周越气息平稳,步伐稳健,纷纷对视一眼,不敢轻攫其锋。

    力量不足,智慧来补。

    周越击败这彪形大汉几乎耗尽了本身的力量,所以此时只好装作一副不太费力的样子,心中止不住地默念着“不要选我……不要选我……”事实上,如果真的有挑战者准备与他打上一场,那周越此时却只好直接投降了。

    “我这里还有真气呢!”铃铛忽然开口了,声音里带着一丝莫名的情绪。

    周越一怔,丹田中涌现出一道暖流,他笑了笑,却将小丫头的真气推了回去。

    “你不用吗?”小丫头将那道真气收回了周越的眉心,惊讶道:“你很想打败他们吧!”

    “如果为了这些小事损了你的修行,却非我本意。”周越叹了一口气,笑道:“固然,通过此番考核,我能获得不少好处,但机缘可以再寻,你这真气若是再分给我的话岂不是影响到以后化形?”

    小丫头能控制的真气对于周越来说也是杯水车薪,所以……她此时所说的是将构成自身的真气抽出来使用。

    周越这几月除了修炼,看的有关妖类的书籍也不少,毕竟自家身体里住了铃铛这么个小丫头,不谨慎些说不得就是一尸两命。

    对天材地宝类的妖来说,构成自身的真气是真重要的,若是能不动用便不要去动用,其一是因为构成自身的真气很难恢复,用多了还会降低“智”耽误修行,其二则是这样做会影响到化形,渡那化形劫可全指望这些储存的真气了。

    一般来说越是霸道的天材地宝其化形劫也越是犀利,如那太阳梧桐所存真气可直达元婴,但太阳梧桐若是要化形则这些真气很有可能一举耗尽,至于小丫头的构成真气也就堪堪突破立鼎境而已,所以周越才不敢问小丫头要真气,哪怕她主动提出也是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周越强自维持着冰冷的表情,他不敢去看那四周的挑战者们,生怕被他们窥破了奥妙,一旦有人扫视过来他便如坐针毡。

    幸好他在战斗中表现的勇猛狂暴,此时又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待到整个第二轮结束之时竟也没人准备挑战他。

    “此次灵动境的门中考核便到此为止,这二十人便是前二十,获息流山历练的资格。”云伯话音刚落,周越等几个灵动中期的小修士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第二轮总共便也只有五人挑战成功,还有一人挑战成功后却被后来人战胜,倒是让周越等人提心吊胆了很长时间。

    他们几个人联手营造了一种“挑战成功者比起灵动七层修士还要不可战胜”的假象,然而这个假象却被那人的失败破坏殆尽,幸亏那时只剩下最后两个挑战者,不然周越等人能不能赢下这第二轮还是难说。

    周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时感觉一身轻松,此时这息流山历练一事已然妥了,周越准备去买些符箓法器之类的物件,他现在的手段太过单一,光是考核还好,若是去了息流山这等环境复杂的秘境怕是有些不够看。

    越池宗也有坊市,本不及那流云坊庞大,但自越池宗的南宫长老将流云坊主击退后,那流云坊所在的宝山自然成了越池宗的战利品,整个坊市自然也就搬迁到那处了。

    他正向斗法场外走去,却被一人叫住:“周师弟可是要去那坊市?”

    来人腰间挎着一把长剑,头发随意的垂至腰间,可不就是那位自来熟的左争左师姐?此时她巧笑嫣然,乍一看便是一副多年老友的做派,见周越点头,便拍了拍他的肩,笑道:“同去,同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