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只剩下你了。”周越喘着粗气,向那高瘦男子轻轻一笑。

    高瘦男子本已做好了与少女一战的准备,却没想到少女竟然败了。

    修行界便是如此,永远不要小瞧你的对手,哪怕他已经山穷水尽,哪怕他闭眼放弃,哪怕他对你跪地求饶,只要他没有魂飞魄散,你就还没有获得胜利。

    周越体内的真气只剩下了一丝,大概也就够释放一个法术‘焰枪’,但他却不露怯,只是不紧不慢地在原地恢复,静待高瘦男子的攻击。

    “你现在已经无力再战了吧。”高瘦男子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符箓贴在自己身上,紧接着又是一运真气在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气罩,这才缓缓向周越靠近。

    周越露出了一丝苦笑,这高瘦男子真够稳的,只是他此时的真气绝对不足以打一场消耗战,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在真气耗尽之前创造一个绝杀的机会。

    但这谈何容易?

    高瘦男子不会那么容易上当,他显然看出了周越不能久战的弱点,身上那闪烁的各种灵光就是为了拖延,只要将时间拖下去,他便立于不败之地,正是以不变应万变!

    时间缓缓流逝,高瘦男子步步为营,周越则缓缓退去,两人之间始终保持在灵动境法术的攻击距离之外,谁也不愿上前一步遭受对方的雷霆一击,周越的真气在对峙中恢复了不少,但仍然不够用,好在他已经渡过了最危险的时候,此时他体内的真气已经足够他使用水魄术进行一波攻击了。

    高瘦男子眼见周越似乎有恢复过来的迹象,他不再犹豫,顿时足下生风全力向周越冲去!

    “轰!”

    几乎在高瘦男子移动的同时,周越脚下不停瞬间向后退去,并凝起一把水流小剑一剑劈出,堪堪在他能控制的最远处斩在那高瘦男子身上的气罩上!气罩一阵摇晃几欲碎灭,高瘦男子却不管不顾,只是一指稳住气罩,脚下却丝毫不停。

    周越操控小剑接二连三地斩在气罩之上,发出一连串的巨响,两人的真气都在飞速消耗,但这样下去周越必败无疑!所以他动了,周越脚下一停,同时运起水魄术高速向高瘦男子滑行,不过数息时间两人之间就几乎只有数丈之远了。

    但高瘦男子却似乎不擅近战,竟是脚下方向一转,向后退去,两人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着数丈,正是法术攻击的最佳距离,一道道水流在空中互相缠绕、抵消。

    周越又开始感到真气不济了,若不是水魄术犀利怕是他早已落败,此时也不过是勉强支撑,反观那高瘦男子却显得游刃有余,身上灵光丝毫不减,也不着急,就这么与周越消耗,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这样下去却是不行,我好不容易才得来这一对一的机会,难道最终还是要输在这里?”周越心念电转,一个计划在他心中迅速成型。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

    不过弹指之间,周越却是全力轰出,全身的真气尽数灌入水剑,瞬间在那气罩的薄弱处连刺数十下,那气罩发出一连串的爆响,数息之间就被周越全力凝起的水剑攻破,轰然爆散成一道横扫全场的气浪!

    “喝啊!”

    高瘦男子一声怒吼,手指接连点在空中,释放出数道水流将周越招出的水魄术小剑打的摇摇欲坠,眼看就要维持不住。

    周越脸色一变,脚下水汽流转瞬间向远处遁去,那高瘦男子却不放过他,只一愣便追了上来,两人便在这你追我赶之间来到了高台的边缘。

    “你跑不掉的。”高瘦男子将周越迫到死角,身后聚集起了道道水流,真气澎湃透体而出,脸上露出了一丝快意:“你很强,最后胜利的人却是我。”

    高瘦男子身后的水流向着周越电射而去,周越却猛踏地面,整个人冲天而起躲过了这些水流,但高瘦男子手中法印一转,那些水流却扶摇直上继续紧追着周越的身形!

    灵动境修士无法飞空,周越身在半空却是无法闪避,高瘦男子见状又打出数道水流,只要这一波攻击落实了他就胜了!于是高瘦男子将全身的真气都贯注在水流之中,这一次攻击,他势在必得!

    就在这时,周越笑了,高瘦男子不经意间露出了致命的破绽。

    他将最后的一丝真气凝聚在脚上,在空中优雅地翻身,将身体蜷缩在一起,随后运起全身的力量,重重地踢向身后的那片空间!

    “叮!”

    清脆的禁制触发声响起,但周越却没有被传出高台,而是身体如同一支离弦的箭,只一息时间就冲到了高瘦男子面前,那四面八方飞来的水流却抓了个空!

    周越虽然无法在空中飞行,但他却想起了斗法场四周用于保护围观弟子的禁制,于是他在脚上用水魄术形成了一道水垫,猛然踢出的同时触发了高台边缘禁制的反震,从而获得了超越他自身极限的速度!

    叮!

    禁制的触发声再次响起,却是那高瘦男子被周越一脚踢飞,在半空中发出一声惨叫就被传出了高台!

    周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此时的他看上去无比的狼狈,豆大的汗滴从他的额角滑落,脚步虚浮犹如酩酊大醉的醉汉,当他回过神时却发现这座高台下安静的有些诡异。围观的弟子们震撼地望着他,眼中满是敬佩与恐惧,而那云伯则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一指高台上的标号,从二十六变作了三十。

    直到这时,欢呼声才从四周传来!

    “以灵动五层的修为,独自一人战胜了七个修为与你相差不大的对手。小子,你足可以自傲了。”云伯微微一笑,将狼狈不已的周越招到身后,道:“倒是个古修士的好苗子。”

    云伯身后跟了近三十个少年,此时都好奇地看着周越,想见见这位以一敌七的周师弟究竟是怎样的三头六臂。

    这可不是凭借修为碾压,而是凭借一人之力真正战胜了七个同层次的修士!

    “你就是最近入门的周越?”名为左争的少女拍了拍周越的肩,爽朗一笑:“兄长时常提起你,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周越顿时感到哭笑不得,这位左师姐与左胜左师兄可算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两人竟是一般性格,自来熟的很,开口就是多年好友的做派。

    “水魄术?”那周越最初见到使双剑的女子微微一皱眉,问道:“灵动境五层真能把水魄术使出如此威力?”

    周越心中一寒,这位师姐果然心思缜密,竟然连他水魄术的威力超出同层修士都能看得出来,想必是有仔细研究过门中的各个法术,他心中一动,看向那云伯师叔,却见到云伯笑眯眯地看着他,也不问为何这水魄术的威力不同凡响,这才松了一口气,向那使双剑的女子解释道:“这位师姐,关于在下的水魄术威力为何远超同层修士,却是因为在下领悟了水魄术之秘。”

    他环顾四周,却见到几乎八成以上的弟子皆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于是赶忙和盘托出:“诸位可知这水魄术讲究与水之精魄沟通?在下正是与那水之精魄有所沟通才能使出如此威力巨大的水魄术。”

    周越最大的秘密大概就是仙骨玲珑心可以回溯妄帝记忆的事情,所以此时却不妨将这水魄术的秘密讲出,一来省的这些越池宗弟子觊觎,二来通过这个小秘密来分散众人的注意力。

    他早先试过,即使没有玲珑心与特殊功法配合,若是将这水魄术修到高深处一样可以沟通水之精魄,只是颇为费劲罢了,这一样来那些有心提升水魄术威力的弟子便也没有时间关注他一个灵动境五层的小修士,而是会将时间花在与水之精魄沟通上。

    “原来如此……”那持双剑的女子不再理会他,接着闭目养神起来。

    “周师弟厉害!竟是能从这水魄术中发现如此秘密,看来我越池宗又要多一门威力强大的法术了。”这左争倒是不吝称赞,但周越却不自满,这越池宗人才辈出,若是真有人日夜不断地研究自然早就解决了这水魄术的谜团,但这法术毕竟不是古修士立身之本,到了筑基境基本上就弃之不用了,这才让他捡了个便宜。

    “你虽然胜了,但这第二轮却也不轻松。”云伯微微一笑,好心提醒道:“你且看看他们的修为。”

    周越运起望气术凝神看去,却见到那群人中灵动境五层以上的人竟是超过了八成,这第一轮的比斗还未结束他就已经排到二十名开外了,这说明等到第二轮时他无论如何也要择一人挑战。

    这些胜出的弟子皆有不凡之处,无论哪个都不好对付,尤其是第二轮的规则是捉对厮杀,并没有那么多环境和变数可以利用,且周越从修为上就已经输了一筹,若想取胜绝非易事。

    想到这,周越心中一凛,他不再言语,只是与那左争师姐闲聊了两句,便盘膝坐下默默地恢复起真气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