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法场旁围观的弟子越来越少,那云伯师叔身边所站的胜利者却越来越多。

    很快,就要轮到周越这一组了。

    随着一个俊秀的少年将对手击败,老者云伯一指高台,标号赫然变为了二十六!

    “来了!”周越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兴奋,真气推动着气血在他体内高速流转,霎时间竟然产生了一种血液沸腾的感觉。

    十人缓步迈上高台。

    与最先的比斗不同,此时的越池宗弟子们已经学会了利用上台时间,在战斗前观察自己的对手。

    周越运起望气术,将那九人的修为一一记住。

    这一组里没有灵动境巅峰的修士,甚至连灵动境八层的的也没有,最强者是两个七层的师兄,他稍微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与灵动境巅峰的弟子差距太大。

    不过看了这么多场比斗后,周越已经不会再单纯地用修为来判断一个人的战斗力,在修士的战斗中,修为只是最有分量的那一枚砝码,却不一定是决定胜负的那一枚砝码!

    那两个灵动境七层的弟子反而好对付,因为其他所有人都会优先针对修为最高者,周越看不透的却是一个有着深蓝长发的小个子!

    他皱了皱眉,这小个子看起来很清秀,让人一时间分不清性别,身后背着一把比他人还高的大剑,行走之间那剑鞘几乎都要碰到地面,一身奇装异服上有不少袋子,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不过最奇特的是他的修为——灵动境三层。

    灵动境三层?

    周越脸上满是古怪之色,这位师弟难道是刚入门的么?灵动境三层也就只能用法术‘引火’之类的基础法术,威力不大还放不了几次,虽然这小个子也有可能是剑修,但剑修在灵动境三层的时候怕是也就和凡人中的剑术高手差不多吧。

    并不是所有身后背着剑的都是剑修,周越之前也见到过那种背着一把剑伪装成剑修的古修士,所以这少年虽然背后大剑显眼,周越也不敢就这么认定他是剑修。

    周越心中奇怪,这小个子分明是台上最弱的一人,而且修为和其他人相差甚大,但他的脸上却洋溢着自信的微笑,看上去就像已经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一样。

    “这个人周围的气场好奇怪。”铃铛忽然醒了过来,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嘟囔了两句:“让人很不舒服,把我吵醒了。”

    周越心下一惊,铃铛对于修士的真气远比他敏锐,听小丫头如此说,他立刻假装不经意地按住了自己的胸口。

    玲珑心骤然跳动,周越强压下探知所有人的冲动,将心思聚集在那个小个子身上。

    “咚咚……咚咚……”

    周越的心跳逐渐与那个小个子的心跳同步,此时他们十人已在台上站好,眼看就快要行礼开始争斗了。

    忽然周越耳中响起了一个少年的声音:“呵呵,这些师兄们怕是会因此小瞧我吧。”

    “凭着这天生神力,我定能给他们一个惊喜!”

    只是听到了这一句话,周越赶忙终止了玲珑心的运转,向着那九人行了一礼,深深地看了那个小个子一眼。

    原来是天生神力!

    天生神力并不是什么强大无比的仙骨,但是在这灵动境却十分实用,只要天生神力者能挡住其他修士的攻击就行,因为这种仙骨不需要消耗真气,却拥有接近灵动境巅峰的战斗力!

    一礼已行完,台上的十人却都沉寂下来。

    周越紧张地与那九人对视,试图从他们的眼中看出他们内心的想法。

    在这种紧张地对峙中,他不敢运起玲珑心,首先是要消耗真气,对方修为越强消耗的就越多,其次是玲珑心会干扰他对于外来信息的判断,很可能被偷袭时来不及反应。

    “那个头发半黑半白的高个子,他在凝聚真气!”好在铃铛的感应很灵敏,小丫头既然被吵醒了也就不准备睡了,索性来帮周越注意这些对手。

    周越知道小丫头说的是谁,那头发半黑半白的男子正是场上仅有的两位灵动境后期修士之一,不过似乎除了铃铛外其他人都没有发现此人暗中凝聚真气,便是那另一位灵动境七层的修士也毫无反应。

    就在这时,那头发半黑半白的男子口中猛地喷出一道水箭,直取离他最近的小个子!

    小个子却露出了一丝笑意,几乎在那水箭飞射而出的一刹那脚下重踏地面,整个人如同一只离弦之箭堪堪闪过了那一道水箭,以之字形向那头发半黑半白的男子冲去!

    “吃我一剑!”

    小个子忽然伸手拔剑,同时身体一伏全力跳起,占据了一个制高点,接着瞬间抽出那把大剑,向那偷袭他的男子猛然劈下!

    黑白头发的男子却也不含糊,几乎在小个子跳起的同时就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张符箓,瞬间激发出一道蓝色光罩,紧接着在这一剑后瞬间取消,却是一丝真气也没浪费。他手上不停,连掐数个法印,挥手劈头盖脸地向那小个子砸出了数道水箭。

    小个子脸色一变,他在空中不好借力,只好将那大剑回撤,好在大剑宽厚无锋,竟是瞬间将他面前挡了一个严实,与那飞射而来的水箭相撞发出沉闷的金属声!

    就在这时,那另一位灵动境后期修士也动了,此人穿一身青色长袍,却修的是木属法术,他手一挥数道根须便朝着那黑白发的男子缠绕而去!

    “命师弟,我敬你修为高深让你三分,你却要与我为敌么?”黑白发的男子脸色很难看,他一手挥出水箭阻止那小个子近身,另一只手却全力运起真气维持住一个湛蓝色的光盾,挡住了疾驰而来的树木根须。

    “李师兄,莫要说这些,你偷袭一个灵动三层的小修士也就罢了,即使我不干扰你待到最后我们还不是有一战?”那青袍男子却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此时他只需拖出那黑白发男子就能活活将他拖垮,自然不急,缓缓说道:“要怪就怪你看走了眼,没能瞬间拿下这位师弟。”

    黑白发的男子却不回答,而是朝着周越等人喊道:“你们难道不想坐收渔翁之利么?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青袍男子一怔,随后哈哈大笑道:“李师兄,你倒是提醒了我。”

    “你们几个听好了,若是有人想要给我添乱……我会盯着其中一人以命搏命的。”青袍男子发出一阵邪笑,冷酷地说道:“谁想来试试?”

    周越心中一沉,这青袍男子却是用自己的武力威慑住了其他人!

    他不说与所有人为敌,只说换掉一人,而且看他的样子确实有这个能力,这就使得周越等人势必无法联合起来,毕竟谁都不想做那个被他换掉的!

    黑白发的男子只好死死地盯住青袍男子,手中的法印又快了几分,试图解决小个子再去找那他的麻烦,只是那小个子着实难缠,一把大剑舞的密不透风,一时间黑白发的男子竟是拿小个子没有一点办法。

    “你还不明白么,李师兄?一步错步步错,从一开始莽撞的偷袭开始,你就已经输了。”青袍男子并不着急,那小个子与黑白发男子的战斗越久他的优势就越大,所以他只是不断放出一两道根须骚扰,尽量节省自己的真气。

    周越心思电转,他必须在这三人分出胜负之前出手,否则他绝不可能胜!

    想到这,他就欲催动水魄术攻击那青袍男子,但就在这时,铃铛忽然喊道:“注意!附近有一个修士不见了!”

    周越一惊,他迅速一捏法印,那件水魄术构成的全身战甲瞬间着装,此时他也顾不上消耗了,只能先如此防御。

    “呵呵,李师兄……”那青袍男子隔三差五就开口干扰黑白发男子与小个子的战斗,使他们都无法专心凝神,但就在这一瞬间,青袍男子的声音却戛然而止!

    “叮!”

    一声金属的脆响,那本来还占据了全场上风的青袍男子却直接被传出了高台!

    阴影处一阵模糊显出一道身形,周越却看见附近一个扎着头巾的少年就在这一瞬炸成了漫天水花!

    仔细看去,那个阴影处将青袍男子一招送出斗法场的身影,可不就是刚刚炸成水花的少年么?

    “镜花水月!”

    镜花水月是一门相当难掌握的法术,据说修炼这门法术的修士可以肆意地在原地留下分身并进入水雾的庇护之中隐藏起来,是障眼法的衍生法术,可以屏蔽真气波动,对于有望气术的修士来说也可以起到很好地迷惑作用。

    四周传来一声惊呼,随后又是一道禁制被触发的声音响起,一个身高九尺的壮汉还没反应过来也被传出了高台!

    场面上一阵混乱,从那青袍男子被干掉的一刹那整个局势都开始失控,有些人开始全力攻击那黑白发男子与小个子,也有些人只是用最快的速度疾驰试图躲过战斗,周越则静下心来,仔细地感受着周围的真气波动。

    不过数息,周越就确定了混乱的源头。

    偷袭的人有三个!

    一个是那个使用镜花水月的少年,一个是瘦到极致的高挑男子,最后一个则是装作惊慌失措全场狂奔的柔弱少女!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