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士,从来都不是只会发狂的野兽!

    便是那些妖也同样不是没有智慧的野兽,甚至他们因为那悠久的寿命,会比同层次的修士更通晓战斗。

    凌空而立的云伯瞥了一眼持剑女子,微微一笑,向她点了点头,显得很满意,他一指那高台,标号就变为了六。

    “已有一组分出了胜负,第六组做好准备。”

    云伯一招手,那持剑女子便飞到了他身后,此时也不急着打坐恢复,就这么瞪着一双清澈冷峻的大眼睛观察着地面的战斗。

    又有十人走上那座高台,互相行了一个修士礼,摆开架势就要厮杀。

    此时,另一座高台也分出了胜负,云伯同样手一招将胜者带到身后,同时一指那高台,标号变为七,又是十人走上那高台。

    周越眼睛一亮,这一组中竟是有两个差一步就凝气的灵动境第九层修士,也就是所谓的灵动境巅峰!他舍了之前的高台,三步并作两步就到了台下,却发现四面八方都有修士赶到。

    仔细向那两位灵动境巅峰修士看去,却是一男一女,那男子面色阴沉,一身越池宗的月白色长衫却衬得他更加苍白,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犹如深潭的沉闷感。

    那少女却只使用一条布巾随意扎起头发,如瀑般的青丝垂至腰际,腰间则挂着一把长剑,虽然同样穿了一身越池宗的制式长裙,她却显得灵动潇洒,与那男子截然不同。

    周越却眉头一皱,这少女总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又想不起在何处见过,不过一阵忽然传来的嘈杂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是安言师兄和左争师姐!”

    “这两位竟然在混战中碰到了,这下有意思了。”

    “幸亏两人在此相遇,不然我等岂不是又要增加一个大敌?”

    周越若有所思地环顾四周,却发现围观的越池宗弟子皆是窃窃私语,看来这两位应该是在门中有些名望。

    他入门不久,这两月来又一直在潜心修炼,自然不知门中有何风云人物,这在信息上就有些吃亏了,万一对阵时遇到和他一般的修为不高却有特殊手段的弟子,说不得就要判断失误。

    周越从不是不知悔改之人,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观看这场争斗的同时也开始凝神探听周围人的闲聊,也许就能得到些有用的信息。

    这场斗法眼看就要开始,台上其余八人却皆是有些畏惧,待到行礼后他们互相对视一眼,一运真气尽数向那两人冲去!

    “安师兄,你我二人不妨先各自扫清障碍,再做决战,如何?”那少女左争悠然拔剑,仿佛根本没将那冲来的八人放在眼里,只是自顾自地说道:“你也不想被人坐收渔翁之利吧?”

    名为安言的男子却不回答,只是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一手捏诀,另一手只是随手向着那八人一指,一道淡蓝色的光晕却在空中炸开,不过一息就贯穿了那八人的身体!

    “噗!”

    “咳咳……噗!”

    就这一道不起眼的法术却叫那八人中修为较低的两个弟子瞬间喷出一口鲜血,身上禁制的光芒一闪,两人就此被传出场去!

    周越看到这一幕心中顿时一寒,这不知名的法术竟是如此犀利!他看的分明,那两位被一招击败的弟子其中一位却也有灵动五层,与他修为相当!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这法术尚且不知是何原理,落败的两人不像是遭受了巨力冲击,也不像是被斩击,只是莫名其妙地喷出一口鲜血,说明周越即使是有法修威力的水魄术也不见得就能挡住这个法术!

    而剩下的那六个弟子却速度一缓,纷纷摇了摇头,其中一位灵动境六层的更是抓住自己的脑袋发出了一声惨嚎,好在他似乎支撑住了,没有如那两位一般就此落败。

    再看那少女左争,却轻描淡写地硬接了蓝色光晕一击,看她只是有些不满,冷哼一声:“哼,安师兄这就等不及了么?”

    她屏气凝神,眨眼间便斩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剑!

    “哧——轰!”

    从她手中的利剑起,直到那冲来的六人,中间的空气一阵扭动,地面上发出了令人牙酸的斩击声,那斗法场的禁制一路触发,直到那六人尽数被这道剑气掀起!

    左争深吸了一口气,脚下轰然一踏,地面的禁制瞬间被她这一脚触发,随后身随剑转,潇洒至极地在那六人中化作了一道剑气风暴,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狂响!

    待到少女落地,那六人却几乎同时消失,已是被传出了场外!

    “嘶——”

    周越倒吸一口冷气,却发现几乎所有的围观弟子几乎都整齐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整个高台附近静得连一根针掉地都能听见,所有灵动境的弟子都被这少女的剑术深深地震撼,就连那面目阴沉的安言似乎也露出了一丝忌惮之色。

    “碍事的人已经全部清光了。”左争将那把长剑重新放回鞘中,向着安言动了动手指,正是一个挑衅的动作!

    “听说安师兄的濯清术犀利,在下特来领教。”

    少女就这么云淡风轻地站着,一手搭在剑鞘之上,仿佛与那把长剑融为一体。

    周越忽然想起这少女像谁了,可不就是那百无禁忌的左胜左师兄吗?仔细看去,她眉眼间果然与左胜有七八分相似,估计不是左胜的妹妹就是姐姐。

    安言却阴沉着脸,只是淡淡地说道:“左师妹既然相邀,何不来试试?”

    “好!”

    就在这一声好字出口之时,左争的剑已经到了!那把长剑不知何时被再次拔出,卷起数道剑气直向那安言劈去!

    左争一声轻啸,紧跟着那数道剑气向前冲去,数道剑气、一人、一剑,瞬间形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

    这少女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杀招!

    就在这时,安言那张阴沉不化的脸上却露出一丝喜色。

    左争忽然脸色一变,手中长剑一转,弹指间便是横在身前格挡!

    “嗡~”

    那长剑忽然发出一阵连绵不绝的响声,起初还只是细若蚊鸣,之后却带动那剑身晃动,待到最后却如同山崩海啸一般,那长剑也在空中不可抑制地剧烈抖动起来!

    左争现出一丝为难之色,那安言却得势不饶人,紧接着向前一步,空中一阵轰鸣,那数道飞来的剑气皆是被他这一步踏碎,一道淡蓝色的光晕悄无声息地撞上空中不住抖动的长剑!

    少女左争银牙轻咬,毫不犹豫地一点地面向后退去。

    那安言则蹬蹬蹬连冲几步,带出数道蓝色光晕,在少女左右轰然炸开,左争一阵头晕目眩,身形摇摇欲坠起来,眼看就要摔倒!

    安言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双手掐诀,就欲乘胜追击。

    但当他施法完成之时,却忽然见那左争巧笑嫣然,哪有半分不适的样子?少女冲他调皮地一笑,竟然瞬间在他面前消失了!

    安言霎时间警兆大生,但他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于是他怒吼一声,将那道光晕在空中轰然炸开,激起四周的斗法场禁制一阵波动!

    就在这时,他所见到的天地间却只剩下了一把剑。

    耀眼、璀璨、纯粹、冷酷的一剑。

    左争的剑到了!

    刚刚炸开的蓝色光晕瞬间翻卷,被狂暴的风压重新挤压成一团,接着被撕扯成碎片!

    安言在这一刻却闭上了眼,他知道,他输了。

    禁制的光芒一闪而逝,那强大无比的灵动境巅峰修士安言弹指间被传出了斗法场,只留下名为左争的少女兴奋地向着台下招手。

    周越向少女招手的方向望去,果不其然,左胜正捂着脸掩面而逃,试图装作不认识台上的少女,但他被狠狠一瞪,这才浑身僵硬地转过身来,无奈地挥了挥手。

    空中的云伯微微一笑,又是一指那高台,上面的标号变为了八,而少女左争则来到了云伯身后,成为了第三个胜利者。

    周越看着场边被传下来的那位安言师兄,久久无语。

    战斗的智慧虽然重要,但力量也不可或缺!

    这位安言师兄虽然最后败在左争手中,但若是其他八人向他使诈却不会有任何作用,因为他随手一道光晕就能将他们击败。这就是一力降十会,是本质上的差距,任何阴谋策略都只能灰飞烟灭!

    之所以他败了,却也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力量太自信了,他认为没有同层次的修士可以在那个法术下支撑,却终于遇到了能接下光晕法术的人。

    千万不要小瞧自己的敌人,这就是修士与人争斗的铁律,苍鹰搏兔亦需全力以赴!

    虽然输给了那名为左争的少女,但这位安言师兄却没有失落地无法接受事实,而是就这么倚着高台,默默地思考,阳光洒在他的脸上,虽然还是阴沉冷峻,却多出了一抹智慧的光芒。

    周越忽然明白了,这场考核真正的意义,不仅仅是胜利后有所奖励,就连失败一样是宝贵的财富。

    让弟子在考核中输给同门,总比在外输给旁人好得多,因为,越池宗中好歹还有同门情谊、门规法度所在。

    在外面的世界,输了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修士,是不能败的,要想不败,只能在可以败的时候先败完!

    所以才有门中考核,所以才有息流山历练。

    因为他们还输得起!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