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铃铛的一道真气相助,周越顺理成章地修成了灵动境五层!

    虽然铃铛储备了足够一直修炼到立鼎境的真气,但那是铃铛的身体构成部分,她真正能控制的真气其实只相当于灵动境三层不到,因为修为差距,周越突破时吸收的那道真气几乎相当于铃铛能操控的所有真气。

    周越稳固修为之后反过来抽出一部分真气还给铃铛,可是他的真气却带着强烈的属性与个人印记,铃铛吸收起这团真气来要比他吸收铃铛的真气困难的多。

    “为什么这么难吸收……明明不久前还是我的真气……”铃铛用尽全力去吸收那团周越的真气,嘟囔了几声就不说话了。

    周越赶忙打坐恢复真气,顺便继续巩固自身的修为,他要在门中考核开始前调整到最佳状态,争取拿到息流山历练的名额。

    机缘来时该争就争!

    ……

    ……

    斗法场上,越池宗的弟子排成整齐的队列,仔细望去,却是有近千人之数。

    周越混在人群之中,观察着周围的灵动境弟子,这些人都有可能成为他的对手。

    越池宗从来都不是一个死板的宗门,这门中考核也不会让弟子就这么一对一捉对厮杀,而是首先由十人一组混战,然后选出修为最高的二十个作为候选,其他通过了混战考核的弟子有一次机会选择其中某人进行挑战,每一个候选则只能被选择两次。

    虽然看上去并不是很公平,但考核却是为了模拟修行界经常产生的一些战斗情况,如这十人一组的混战便是修行界最常出现的小规模战斗,模拟的是探索秘境后临时小队解散争夺战利品时的争斗。

    越池宗需要的不是练功练傻了的修士,而是能活下来的修士。

    “这么多天你们也该知道规则了,接下来就来抽签吧。”在人群上空,立着一位鹤发童颜的高大老者,穿一身青色长衫,可不就是那云伯师叔?

    云伯大袖一挥,近千块木牌凭空出现,仔细看去却是分为红黑两色,云伯一指地面上的人群,那些木牌便准确地落入每一个人手中。

    周越接过一块木牌,却是一张红牌,正中刻着“二十六”,他抬起头向周围望去,却发现所有灵动境的弟子皆是红牌,而那些凝气境的弟子则持黑牌,心中有些震撼,这老者云伯竟是瞬间看穿了所有人的修为,并把符合修为的木牌送入他们手中!

    “如此,灵动境前五组的弟子便上台比试吧。”云伯说完便不再言语,手一挥高台上出现了一到五的标号,示意人群解散,脚下升起一团云气,就这么飘到了斗法场上空。

    于是人群中走出数十人,按照标号分高台站好,互相行了一个修士礼,这就准备开打了。

    周越选了一座高台,决定看看这些师兄们是怎么应对混战的。

    原本对于捉对厮杀来说宽阔无比的高台此时却显得有些拥挤,十个灵动境的修士挤在一起,各种灵光开始在他们身上闪耀,但却没有人第一个出手,而是都紧张地望着其他人。

    这时,其中一个满面胡须的青年却忽然朗声道:“诸位师兄师姐听我一言!我等先将那修为最高之辈除去如何?”

    其余九人忽然出现了反应,有六人向一个高大男子望去,两人选择静观其变,而那高大男子则脸色骤变,在那满面胡须的青年话音刚落之时就向他扑去!

    周越运起望气术仔细看去,那高大男子灵光耀眼竟是有灵动境八层,眼看就要突破到灵动境巅峰,而那开口说话的青年却只有灵动中期,不过四层的修为。

    眼看周围几人选择袖手旁观,那满脸胡须的青年只好一咬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符箓,凌空引燃后化作一个金光闪闪的罩子将他罩在其中。

    “喝啊!”

    那高大男子双手掐诀,他面前的空中出现了点点冰晶,只是一息之间就凝成了一根一人抱的冰柱,他怒吼一声猛然将冰柱向那金光罩砸去!

    “轰!”

    金光罩发出不堪重负地轰鸣声,一阵颤抖后才堪堪稳住,但那高大男子马上又开始释放冰柱,满脸胡须的青年见他法术犀利,也捏起一个法印,很快手指间却出现了一枚冰棱,从一个高大男子看不见的角度射了过去。

    高大男子却如同背后长眼一般,瞬间闪过了那枚冰棱,真气激发,又是一根巨型冰柱撞向那光罩,满脸胡须的青年眼看就要不支!

    就在此时,那最初望向高大男子的六人中却有三人对视一眼,全力向那高大男子出手,两道高速旋转的冰锥和一枚水弹直接电射而去!

    高大男子仿佛早已料到,口中猛然喷出一口冻气,一根冰柱瞬间凝成,带着不可阻挡之势碾过那三道法术,将那三人阻住。

    满脸胡须的青年得了帮助,松了一口气,手中真气一缓就欲恢复,却忽然发现耳边风声大作,一道水流在他反应之前瞬间解除了那摇摇欲坠的金光罩,紧接着一发旋转的冰锥就命中了他的眉心!

    却是之前没有望向高大男子的两人,此时同时出手,配合无比娴熟!

    “吱——吱吱……咔!”

    斗法场的禁制瞬间触发,挡下这一击后一眨眼就将满脸胡须的青年传出了高台。

    周越心中一寒,这两人乘着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被那高大男子吸引之时瞬间击败了一人,随后两人与剩下一男两女互相对峙,却是瞬间改变了局势。

    高大男子以一敌三,此时已是骑虎难下,四人俱是全力以赴,显然不可能就此停手,那两个偷袭之人却猛然做出一副以命换命的姿态,放弃了一切防御,直接向剩下三人中的一女攻去!

    那女子脸色不变,足尖一点地面,瞬间窜出数丈距离,双手一翻,两把湛蓝色的长剑瞬间出现,在她面前舞出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剑气墙!

    这女子正是修炼沧澜剑谱的剑修士!她此时只有灵动六层修为,却是无法御剑,只好将剑器握在手中对敌。那偷袭的两人却不管,一拍储物袋灵光闪过,两人身上已是多了一层光罩,看上去要强冲这剑气墙壁!

    这时,最后的一男一女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朝着那偷袭的两人释放出法术,却打在光罩上,没有丝毫作用,那偷袭的两人就这么顶着光罩冲过剑气墙壁,又是故技重施,一人施展水箭,一人则蓄起那旋转冰锥。

    被追击的女子却不闪不避,手中双剑舞了个剑花,足尖全力重踏,脚下地面一阵禁制闪烁,她转瞬间就冲到了偷袭的两人面前,速度快的几乎超过了周越的目力极限!

    女子数息间劈出了几十剑,那偷袭的两人面前的光罩一阵晃动,最终轰然爆裂,接着手中的法术也被持剑女子打断,两人面上露出一丝惊慌,却毫无办法,只能看着女子给了他们一人一剑触发保护禁制,就这么被传出了高台。

    其实这两人本不该如此冲动,但他们二人可能是陷入了思维误区所以才做出了如此判断。

    平日里斗法场上比斗的大多是凝气境的弟子,不少凝气境剑修已经掌握了御剑术,即使没有掌握也能驾驭飞剑,所以剑修很注意保持距离,毕竟他们重攻不重守,能不被打中才是最好的防御。

    倒是古修士为了防止剑修仗着御剑飞遁的高速打打跑跑,时常直接向剑修冲去,如此便显得剑修不擅近战。

    这持剑女子却是心机深沉,假装自己不擅近战,只是放出剑气阻敌,却是利用了凝气境剑修给人的感觉,随后瞬间攻守逆转,快步上前就是几剑解决战斗,实在是干脆利落。

    周越心中暗道这师姐犀利,却是再不敢小觑灵动境的修士了。

    虽然他们的手段还未完善,却是无所不用其极,已然有了真正修士的雏形!

    那偷袭的两人被持剑女子击败后局势又变,高大男子击败了那三人,却真气不济,此时只能喘着粗气警惕地瞪着其他人,而那一男一女则像是被持剑女子吓傻了,两人只是不断地维持着防御法术。

    周越摇了摇头,这台上的胜者大概就会是那持剑女子了。

    无论是瀚海真法还是沧澜剑谱,都是重攻不重守,从捏起防御法术开始,那一男一女就已经败了,而那高大男子则真气不济,就算他修为较高此时也没有多少战斗力,绝对打不过那个几乎满状态的持剑女子!

    果不其然,持剑女子只是与高大男子周旋了两下就将对方斩落高台,最后只是用那双利剑般的双目盯着那一男一女,目送他们两人真气不济,最后在两人拼命的时候一人送了一剑,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一场斗法看完,周越却收起了对灵动境弟子的轻视,他之前仗着自己有水魄术的优势没太把这混战放在心上,此时却不敢再托大。

    那高大男子灵动境八层的修为还不是被活活耗死了?

    那偷袭的两人主动改变局势不是差点取得胜利?

    最后这位使双剑的师姐更是厉害,先是利用了那偷袭的两人的惯性思维,接着又靠着那一男一女对她的畏惧分化了剩下的三人,击败那高大男子,最终胜下了这一场。

    想到这,周越若有所思,他要想在这混战中取胜,绝不是运起水魄术纵横无敌地打过去就行了。

    他需要一个计划,一个足以让他击败九个人的计划!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