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水中真有精魄所在,这水魄术却能号令天下之水!

    周越抑制住心中激动,缓缓控制那轮蓝月在空中随他心意随意变化,或为鸟兽,或为飞剑,或为战甲,正是水无定形,千变万化!

    只是凭他灵动四层的修为驾驭如此法术还差了点,才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就有些真气不济,手上法印一停,那千变万化的水流也就重新落入海中。

    “看来修为才是根本,灵动境的修为还是太勉强了。”回想起那少年书生范辰肆意挥洒的滔天狂澜,周越心中对凝气境产生了无限的向往!

    灵动境的修士只是比较强大的凡人罢了,法术的威力不大,更无法驾驭灵器,即使拿到了灵器也只能抓在手中当做兵器使用,最关键的一点是灵动境的修士其寿命与凡人几乎一致,基本上也就只能活**十岁而已,好在灵动境的修士大多都能晋升为凝气境。

    而凝气境则可以真正被称为修士了,他们可以操控灵器进行远距离攻击,可以凌空而立,寿元更是长达二百岁,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去研究各种各样的手段,放在凡人眼中这几乎就是神仙,但却有无数凝气境修士修了一辈子却不得筑基,二百年后也不过就是一抔黄土罢了。

    所以周越迫切地想要提升修为,越早踏入凝气境就代表他有越多的时间去冲击筑基境!

    这也是修行界争斗不断的原因之一,正是因为闭门造车无力冲击下一个境界,寿命所限不得不与人争斗,从生死之间夺那一丝晋升的机会!不达元婴皆是蝼蚁罢了,无非是个寿命长短的问题,所以流云坊主这等碎灭境大能才会想尽办法,去寻那妄帝传承!

    “这次息流山秘境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若是寻到些丹药也能加快修炼速度。”周越重新进入修炼状态,他准备恢复一下真气接着练这水魄法,争取在息流山秘境开启之前掌握瞬间释放的能力,像现在这样需要将近十息的结印时间显然是不足以用于实战的。

    于是他眼睛微闭,面朝明月,默默地恢复起真气来。

    ……

    ……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月,距离那息流山秘境开启的时间越来越近,周越则一直在石室顶上重复着修炼与练习水魄术的循环。

    “起!”

    他手中法印一转,一声轻喝,从空中直接凝出了一小团水流,再一指,那水流却化作了一身光辉耀眼的战甲覆盖住他的全身。

    周越点了点头,这水魄术化成的铠甲不仅无比坚固,可以抵挡灵动境修士的法术轰击,而且还很坚韧、灵活。因为战甲的本质是水,所以即使有破损只需要真气运过去瞬间便能修复,而且因为水的本质,这套战甲并不会对周越的动作产生丝毫的妨碍。

    “看起来很厉害!”铃铛用真气碰了碰他的丹田,随后苦恼地说道:“但是还是没法坚持太久。”

    周越微微一笑,瀚海真法虽起名瀚海,但实则是重攻不重守的功法,真气凝实却不浑厚,用于防御根本无法持久,于是他手上法印一变,那身铠甲瞬间向四周爆散开来,重新化作了一把小巧的飞剑。

    他一手维持水魄术,另一手则招出一把焰枪,向那小剑掷去,那小剑心随意转,如臂指使,威力也是不凡,瞬间便避开了焰枪的正面,从侧面一剑将焰枪斩为两截,紧接着周越手中法印一变,那小剑却化作一张大网,将那焰枪残余的火焰分割包围,绞杀殆尽。

    周越手上不停,又招出一杆焰枪,这一下那水网不闪不避,化作了一面圆盾,只是表面微微波动却硬接了焰枪一击,周越又不断地招出焰枪投掷过去,直到他真气耗尽也没能将那小盾攻破。

    “这水魄术威力确实不凡,只可惜我修的是水属功法,施展那焰枪还不是最强的威力,倒是不知这水魄术遇到火属修士释放焰枪是否还能如此从容?”周越略一计算,他花费在焰枪上的真气远远大于水魄术,足以证明水魄术的效率要超过焰枪许多。

    这时,远方却传来一声呼唤:“诸位师弟,门中考核就要开始了,这次考核关系到前往息流山的名额,还请想要参加息流山历练的师弟们全力以赴!”

    周越凝神望去,那在居住区高声呼唤之人竟是他在卧牛镇遇见的大师兄莫清。

    他足下一点,直接从石室顶上跳下,虽然此时无法再用凝气劲,却有水魄术护身,也不怕摔着。

    周越手上掐诀,将空中的小盾散去,却在自己脚下凝出了两团水雾,就这么托着他在地面上快速滑行,不多时就到了那莫清所在的地方,却是第一个到达的。

    “周越见过大师兄。”他一拱手,向莫清行了一个修士礼。

    对于这位经常指点后辈的大师兄,周越还是很尊敬的,从斗法场回来后他也曾拜访过几次,可惜每次都没能遇上,不过想来也是,这位莫清师兄此时已是筑基境修士,而筑基境与立鼎境算是越池宗的中坚弟子,时常需要去完成任务和历练,又哪有多少时间呆在居住区。

    莫清眼前一亮,他对这位自己引入门中的师弟还是有些映象的。

    “你是……周师弟?卧牛镇的那个?”莫清成就筑基后第一个比较重要的历练任务就是围杀大妖呼风,虽然有大长老给他保驾护航,但在南宫长老前去追杀呼风的期间遇到了几个邪修,也免不了受了些轻伤,所以他此时才能想起周越,只是因为实在太忙,直到今日才真正在门中见过这位自己引荐的师弟。

    “正是,周越还未谢过大师兄引荐,却是失礼了。”

    莫清却反过来也行了一个修士礼,微笑道:“却不是你失礼,而是师兄我这几月都在外历练罢了。若不是这息流山四宗会面需要我撑场面,怕是我至今还在外游历呢。”

    不过盏茶时间,石室中的弟子们却纷纷聚集到莫清周围,于是莫清走上天空,朗声道:“从明日起历时三天,正是我越池宗考核之日,只不过这次考核却不同以往,虽然没有奖励,但灵动境与凝气境前二十名的师弟们却可以去参加息流山历练。”

    “至于规则,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如此,师弟们去准备考核吧,我还要通知斗法场的师弟们。”

    说完,莫清脚踏飞剑向斗法场飞去,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越池宗每三年一次考核,考教门下弟子的修行,并且通过斗法排出名次,最终排名靠前的弟子会得到一些奖励以示鼓励,而排名靠后的弟子则需做些杂役的事务,不过这杂役之事非凡不会耽搁修行,反而应该说是尽全力迫他们去修行。

    当然,这考核不会让灵动境的弟子与凝气境的弟子同台竞技,而是依照修为分组比斗,只不过苦了那些初入凝气境的弟子,他们要面对的是那些已经在凝气境后期许久的师兄们,同时,为了防止某些弟子临阵退缩,故意卡住修为,如果某个人在灵动境巅峰停留了一年以上,则会让他加入凝气境的组里比斗。

    周越凭着灵动四层的修为在灵动境的比试中也不会太有优势,虽然他预感近日就要突破,但即使是灵动境五层也无力与那些灵动境**层的修士抗衡,要想取得名次,只能出奇制胜。

    水魄术就是他的底气!

    因为有玲珑心的缘故,周越大概是门中唯一一个真的与“水之精魄”沟通上的修士,此时他的水魄术施展起来与那有专门功法配合的法修士也相差不大了。

    灵动境的修士战斗力还未成型,即使是灵动后期,那些剑修还是驾驭不了飞剑,多数的古修也只会选择一门较强的法术,斗法的手段严重不足,这就是周越的机会,他虽然也只会这一门法术,但这水魄术可是法修级别的!

    法修最大的特点就是在修为低微之时战斗力极强!

    因为古修士还未全能,剑修士还驾驭不了飞剑,阵修士还画不出杀阵,丹修士炼不出内丹……

    法修一直被修行界中人戏称为灵动境最强,因为法修此时多半已经掌握了一门主修法术与数个辅助类法术。

    周越虽然不会那么多法术,但他却掌握了一门法修大宗流传下来的主修法术,这足够使他在灵动境具有全能性与不俗的战斗力。

    他所欠缺的是境界!

    周越快步回到石室,盘膝坐下,几乎瞬间就进入了修炼状态。

    浩瀚的蓝色星河中,周越手握两块下品灵石,天地灵气源源不断地灌入他的经脉,不断流转中化作一缕一缕的真气。

    只是这一次周越却没有将真气送到丹田,而是就让那无主真气在经脉中流转,直到经脉中再也无力承载一丝真气!

    他深吸一口气,心神指引那磅礴的无主真气猛然向丹田处的幼苗冲去!

    “轰!”

    仿佛听到一声轰鸣声,周越眼前一黑,那幼苗仿佛遭遇了洪水一般不断摇摆,高速炼化着丹田内的无主真气!

    “给我……破!”

    高速倒卷的无主真气给周越的丹田带来了一丝疼痛,但他咬牙坚持,那幼苗在真气洪流中逐渐成长,眼见就要伸出第二片叶子!

    “喝啊!”

    湛蓝色的叶片猛地长出,周越一声爆喝,又取出两块灵石捏碎,一道道灵气向这片叶子灌注进来,但那叶片却似乎有些营养不良,眼看就要凋零重新掉回灵动境四层!

    “还不够!灵气的质量太差了,不够填满叶片!”周越瞬间做出了判断,他知道这是因为他的积累不够多,此时是依靠灵石强冲,怕是境界不稳!

    那叶片开始枯萎,其中蕴含的灵气渐渐散去,周越却不放弃,只是咬牙硬撑,哪怕他的丹田此时都开始疼痛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真气迅速地冲入那第二片叶片,叶片得了真气后迅速地鼓胀充满,变得凝实起来,周越骤然发出一声长啸,正是突破了灵动境五层!

    小丫头用真气戳了戳周越的丹田,本体都有些萎靡,她心疼的喊道:“你以后可要赔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