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越见路边几人聊得火热,于是见机问道:“诸位师兄,请问你们说的息流山秘境是什么?”

    “息流山是九千年前我南云部第一宗门飘渺道的原址所在,据说里面有不少独立于世界的秘境。”一个弟子指了指不远处的斗法场,道:“这位师弟,斗法场处张贴有详细说明,你若想知道相应事宜不妨去看看。”

    周越谢过几人,正准备向斗法场走去,心中却响起了铃铛的声音:“息流山?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周越一讶,小丫头从出生起就没有离开过地下,被挖出来以后也基本上都被关在那个玉盒中,直到附在他身上才算是开了眼界,她从哪里得知的息流山?

    不过周越与小丫头的沟通依靠玲珑心,铃铛实际上并不懂得那些弟子说的是什么,她“听”到的只是周越听过后已经被理解然后通过玲珑心翻译过来的语句,例如这“息流山”,铃铛只能听到这个发音,还有周越对“息流山”的理解——某座山,据说曾经是一个大宗门的原址,有很多秘境。

    这样很可能出错,因为铃铛听到的语句实际上已经带上了周越的判断,比如周越想象中这息流山应该是一片荒山,铃铛“听”见的语句就会自动附上“荒山”的判断,但实际上别人并没有说这是一座荒山,这就形成了一定的偏差。

    “你真的听过息流山?息流山。”周越强调了一下读音,尽量将不带自己判断的信息传递给小丫头。

    “对!就是这个声音!我想想……”铃铛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才说道:“是那个坏人!是那个什么什么坊主!他说过这个地方!”

    流云坊主!

    周越心下一惊,这息流山竟然被碎灭境的大能提起,究竟有什么特异之处?

    他快步走到了斗法场,却发现几乎整个斗法场的人都聚集在一座高台下,那高台上则立起一面榜单,定睛望去,上面写的正是有关那息流山秘境之事。

    息流山由南云部的四个小型宗门把持,是九千年前灭亡的南云第一大宗飘渺道的原址,山中有十余个大大小小的秘境,九千年来已经被探索过无数次。在秘境的天材地宝被搜刮殆尽后,四宗终于占领了息流山,并每隔十年左右将门中弟子送进几个小型秘境历练,人为地布置一些宝物用作赏赐,用以帮助弟子们适应修行界的法则。

    周越读完那榜单上所写的文字,心中有些激动,那参加的奖励中竟然有四件上品灵器!

    要知道,这四宗内没有一个器修宗门,上品灵器可谓是极度珍贵,要知道,一把好的上品灵器甚至可以匹敌法宝,若是有特殊法诀祭炼,甚至可以晋升为法宝!

    也许筑基境以上的修士不太看得上灵器,但对于周越这种灵动境的小修士来说,有这么一把上品灵器基本上就能大杀四方了。

    想到此处,周越准备先将那水魄术修成,这样也好歹有点战力,参加那息流山秘境的历练就算得不到灵器也能拿点丹药符箓之类的奖励,于是他挤出人群,向居住区走去。

    ……

    ……

    此时正是夜间,周越盘膝坐在石室顶上,手中不断地变化着法印,一道道水汽在他手指尖缠绕,幻化出种种形体,他一指石室旁的海面,口中喝道:“起!”

    海中传出了一阵莫名的波动,一团水流随着周越的手指化作了一柄长剑,但紧接着一阵波动,很快就碎成了晶莹的浪花。

    周越轻叹一声,收了法术,自言自语道:“看来这水魄术要比焰枪难练多了,光是将水魄凝出形体已是不易,如此威力怕是还不能用作对敌。”

    此时,一轮明月从海上缓缓升起,幽幽月光洒在黑暗深邃的海面上,几声异响,四周空旷的石室顶上瞬间立满了越池宗弟子,却是到了修行的时间。周越也不去想那水魄术,静下心来开始吐纳天地灵气,将经脉中炼化的一缕缕真气灌注给丹田中那颗蓝色的幼苗。

    不多时,周越就结束了修行,他的幼苗已经无法承载更多的天地灵力,于是他突发奇想,在修炼状态用真气抓起了一把天地灵力,开始按着水魄术的法门练习起来。

    在修炼状态下,一切真气的运动都清晰可见,周越掐了一个水魄术的法印,却只见到自己的真气裹起了一团水属灵气,将其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但因为真气不够雄浑,那水属灵气却并没有多少,甚至不足以形成实际上的水流,只能以淡淡的水汽状存在。

    他再一指海面,真气裹挟着水属灵气冲入水中,吃力地举起一团水流,那水流根据水属灵气的形状自行化作了一把飞剑,却超过了真气的承载能力,不一会儿就碎裂开来,重新落入海中。

    周越顿时从修炼状态离开,他重新翻看了一下记载水魄术的玉简,却发现了问题所在。

    玉简中一直在强调与“水中之精魄”的联系,而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施展法印,控制真气裹起水属灵气罢了。

    “可是门中的前辈们不是说过这门法术并不是真的与水中精魄有所联系么?”周越若有所思,他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

    “问问水不就好了?”就在这时,铃铛的声音却响了起来:“那位海前辈不也是水吗?”

    大妖东海!

    周越忽然想起了他忽略的东西,那大妖东海的本质不就是水么?

    这么说,水中真有精魄!

    想到这,说做就做,他运起玲珑心,心脏发出了一阵急促的轰鸣,随后骤然眼前一黑,脑海中传来无数杂乱的情绪!

    那些杂乱的情绪在一瞬间停止了波动,似乎察觉到了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第一时间失去了踪影,随后传来的是不断重复的语句,那是游鱼的声音,再接下来则是各式各样的自言自语:

    “唉……一个月了,这什么时候能突破到凝气境啊……”

    “今天修炼的不错,看来要不了几天就能达到灵动后期了吧。”

    “哈哈,突破了!这次息流山秘境历练倒是更有了几分把握!”

    周越一惊,他竟然听见了四周石室上那些弟子的心声!

    人心难测,但若有心通灵,可通兽语,可知人性,可回溯本心!

    他不由得一阵兴奋,如此说来,他再也不用怕有人对他不利了,但随即又是一惊,若是如此,岂不是能得知许多秘辛?万一被心怀不轨的人得知他可以看穿人心,岂不是第一时间就要杀他灭口?

    好在,知道周越身负仙骨玲珑心的人除了他自己也就只有流云坊主、呼风、东海与小丫头铃铛了。

    周越深吸一口气,掩盖住他的震惊,重新运起玲珑心听去,却发现能被他看穿心思的多半是灵动境的弟子,那些身上华光闪耀的凝气境弟子则一点音讯也无,反而有一位中断了修炼状态四处观察起来,把周越吓出了一身冷汗。

    “奇怪?方才分明有人在看我?”那人嘟囔了几句,似乎不愿浪费时间,又重新沉浸在修炼之中。

    周越捂着心脏若有所思,这仙骨玲珑心怕是只能看穿修为不比他高出太多之人的想法,而且似乎还有距离限制,几十丈外的几座石室上盘膝坐着的弟子虽然是灵动境,他却无法听见那些人的心声。

    “原来如此……还是有些限制的。”周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幸亏他此时试出了玲珑心的极限,否则若是以后对那些大修士使用就有点不知死活了。

    他沉下心,重新感受最初感受到的那些杂乱的情绪。

    然而与周越所见过的其他人不同,便是那飞鸟游鱼也能说出只言片语,但这些情绪却很混乱。

    愤怒的情绪、喜悦的情绪、悲伤的情绪……万千种情绪混在一起,搅成了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乱麻,但周越有种预感,这情绪——是水。

    因为无论是何种情绪,其中都带着一种怒火,一种憋屈,一种悲哀。

    那是大海不甘困于池中的怒号,是千万年来被人囚禁起来的郁气,是浪花无法纵情奔腾呼啸的忧伤。

    周越仿佛明白了,他按住心脏,轻轻地说道:请再忍耐一下。

    于是那些纷乱的情绪中,又带上了一丝希望。

    他放开心神,重新掐起水魄术的法印,真气一点一滴地流出丹田,在空中纵情舞动。

    很快,一丝水属灵气被周越的真气感染,向着那一缕真气缠绕起来,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灵气向着那一缕真气投去,不过盏茶时间就聚集起了无比雄浑的一团水汽,几乎就要化为水流!

    此时皓月当空,在他眼中似有无数幽蓝色的精灵在这月光下飞舞,周越一指海面,手中的那团水汽猛然飞出,落在海水之中,然后他轻轻一提——

    那一轮明月竟被从海中提起,被他缓缓地举到了空中,形成了一个小型的蓝月!两轮明月一高一低,一大一小,在空中互相辉映,在水面上投下了一白一蓝两个倒影。

    周越终于明白了,水中真的有精魄所在,这水魄术却是以真气通灵,号令天下之水!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