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崩海啸一般的轰鸣声不断震颤着高台,少年书生范辰抢先出手,一只只水流化成的蝴蝶在空中飞舞,一时间水蝶漫天,真气纵横,形成了一道雄厚宏大的浪涛!

    “剑修?不过是只知道发狂的野兽罢了!”

    范辰的眼中显出一丝狂傲,他双手掐了一个法印,那浪涛携着不可阻挡之势向南宫全扑去,竟是一点死角也无,避无可避!

    虽然同为凝气境,但这少年书生范辰的手段显然比那彪形大汉强过不止一点半点!

    冷面青年南宫全只是静静地看着那浪涛成型,就仿佛那只是一朵微不足道的水花,就算那浪涛已成滔天之势,将他层层包围。

    就在范辰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时,南宫全开口了:

    “三个月了,你却只有这点本事吗?”

    话音刚落,那滔天狂澜却忽然分成两段,正好避开了纹丝不动的南宫全!

    “剑意!”台下的左胜猛然跃起,也不顾周围人什么看法,不可置信地惊叫道:“他……他竟然领悟了剑意!”

    只是却没有人指责他莽撞,那浪涛分成两段之时,围观的人群中,至少有四成都或多或少发出了惊呼,甚至有人就地盘膝坐下,身上开始涌现出道道剑气,最夸张的是附近的两座高台竟然停止了斗法,双方都齐齐地向这南宫全望去!

    “剑意?”周越有些不解,这剑意究竟是何物?为何这些凝气境的师兄们都做如此反应?

    “剑意!剑意啊!”左胜喊道:“这可是筑基境才能领悟的剑意!有些立鼎境剑修连剑意的边都没有摸到!”

    “无论是什么剑意,只要有剑意,他就可以真气化剑!就算拿起一片叶子,就算是凭空开口,就是出剑,就是出一口绝世神剑!在他真气耗尽之前,没人能够击败他!何况不同的剑意还有种种神异,领悟了剑意的剑修和没有领悟的战斗力天差地别。”左胜的眼中满是狂热,他激动地说道:“就连大师兄都没有做到,在凝气境后期领悟出剑意!”

    范辰沉默片刻,轻蔑一笑,道:“剑意?你真以为剑意就无敌了吗?”

    他翻手取出一把半个巴掌大的金色小锤,随手一挥,小锤发出一阵耀眼的金光,朝那南宫全电射而去。

    南宫全仍然不闪不避,并指成剑,朝那金光一指将其斩开,又随手朝着那小锤一指。

    “叮!”

    金铁交鸣,那小锤上却骤然出现了一个小点,周越仔细看去,那小锤竟是被这一道剑意斩出了一丝缺口!

    “我的碎心锤!”那少年书生范辰痛呼一声,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自然的苍白,身子摇晃了一下,差点坠落在地,但他翻手取出一颗丹药吞下,看起来顿时好了不少,至少不至于就此跌下高台,他眼中凶光一闪,就欲再取出些法宝来。

    “你,太懈怠了。”

    南宫全却不给他机会,一道剑意直接凌空将他斩下高台,那剑意甚至激起了高台四周的禁制,释放出一道道光芒阻止少年就此被斩于剑意之下。

    “这一场却是南宫师兄占了剑意犀利的优势。”左胜此时也不再随意评价,而是恭恭敬敬地用上师兄来称呼那冷面青年。

    “他有剑意在身已是立于不败之地,只是那范辰不知,还一味猛攻,两波攻击下来俱是无功而返,平白折了锐气,被南宫师兄一剑斩落。”左胜摸了摸下巴,接着说道:“乍一看南宫师兄似乎是不懂变通只是以力取胜,但实际上他并未马上展露剑意,而是在范辰全力出手已经无从收力之时才一剑斩出,用最小的力量解决了范辰的全力一击。”

    “这都归功于他以前与这范辰拼斗时那悍不畏死的风格,使得范辰落入了圈套,不然若是那范辰决定要打消耗战,凭着法宝多样南宫师兄还不见得能占优势。”

    周越顿时一凛,这便是斗法的经验了,若那范辰不是如此对敌,此时怕是另一幅光景。

    “不止哦。”就在周越默默记下这斗法的经验时,铃铛忽然开口道:“那个用剑的哥哥手里捏了什么东西,好像散发出不少灵气的样子。”

    “我感觉那个东西可以给他恢复真气!”

    周越一怔,不禁微微一笑,铃铛对于天材地宝的感觉很敏锐,至少比周越自己敏锐得多。原来这位南宫师兄早就做好了消耗战的准备,就算那范辰不上当怕是也讨不了好。

    想到这,他有了一丝明悟:战术的丰富是需要手段支撑的,若是那范辰也能与铃铛沟通,岂不是就不会如此冲动?于是周越与左胜别过,向斗法场旁的藏书阁走去。

    ……

    ……

    “水属法术?”藏书阁的大堂内坐着一个赤发红须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长衫,身上脏兮兮的,身上还传来一股怪味,如果不是周越见多识广,多半会把此人归在乞丐一类。

    但见识过各种特立独行的修士之后,周越已经不会用异样的目光盯着他们了,反而会以一个修士的目光观察他们——嗯,这个人身上看不出灵光,样貌是个中年人,估计是立鼎境以上的师叔,发色很奇怪,大概是修炼有什么特殊的功法。

    “老夫擅长火属法术啊,你自己去找吧。”赤发中年人挥了挥手,示意周越自行寻找,便不再言语,悠然自得地闭目养神起来。

    也不知道越池宗这等水属宗门中为何会有人修行火属法术,周越行了一礼,便向那藏书阁二楼走去。

    据万侯说,这藏书阁有四层,一层都是些奇闻异志,就像那修仙异闻详解一样的书,二层则储存有不少法术、符箓、阵法、炼器、炼丹的教本,三层是功法,四层则不清楚,据说只有亲传弟子才可以入内。

    周越、万侯、左胜等人都是普通的内门弟子,即便是方才见到的南宫全也不过是内门弟子罢了,虽然左胜说他有剑意在身很快就能被收做亲传弟子,而且十有**是跟着大长老修行。他们这一代弟子中,目前只有那莫清才是亲传弟子,曾经上过这四层,带下来了一本书,一本特殊的纸制书。

    周越来到二层,很快寻到水属法术的摆放位置——事实上这二层几乎六成的书架上都摆着水属法术的玉简,他随意拿起一块块玉简,凝神其中,就这么看了起来。

    “凝冰法,将水冻结成冰的基本法术,灵动境限定。”

    “冰心术,冰心诀的配套法术,据说曾是某个法修小宗门的镇派之宝,但因为没有功法配合,只能使用至立鼎境。”

    “水月术,取镜花水月之意,制造出水的分身,和本尊很相似,至少立鼎境以下无法分辨出区别。”

    周越不断地翻过玉简,终于,他发现了自己要找的法术‘水魄术’

    “水魄术,传说水中自有精魄,有大能者可将精魄自水中释出用于战斗,但实际上则是利用水无定形千变万化之意创造的法术,据说曾是某个法修大宗的镇派之宝,但因为没有功法配合,立鼎境之后威力会骤减。”

    “不愧是法修大宗的法术。”周越仔细研读后才知道这法术不仅可以变化生灵,还可以变出一身水甲,同时可以作为防御法术使用,也可以变出兵器近战,很是全能。

    法修因为以法术战斗、修炼,所以他们的法术比起古修士创造的更加优秀,也更加全能,这样才能达到一法多用的目的,从而节省下修炼法术的时间。

    而古修士因为有其他手段弥补,所以不太在意法术的质量,何况立鼎境之后的法术若没有功法配合就会沦为鸡肋,论起杀伤力远不如法宝,论起多变性又不如符箓,故而即使是越池宗门中前辈自创的一些法术也远不如这些法修宗门的传承来的强大。

    周越越看越是入迷,情不自禁地伸出一只手,释放出真气比划起来。

    一道道水汽在他指尖凝结,远比施展法术‘焰枪’时的火苗要活跃的多,周越一手握住玉简,另一只手则捏出一个个法印,这水魄术的施法难度可比那焰枪高多了,几乎是折腾了大半个时辰,周越才能将那水汽控制起来,随着他心意缓缓流转。

    他心中一喜,就待试试以水化灵之术,却听见楼下传来一声迟缓、懒散的呵斥,声音犹如几个月没吃饭一般有气无力:“那小子,要修炼法术去斗法场去。”

    周越愕然,许久后才发现竟是说的自己,于是赶忙收了法术,向那赤发中年男子道了声歉,拿出一块下品灵石,租下玉简向斗法场跑去。

    就在这时路边忽然传来一阵欢呼,周越心下好奇,便向那处走去。

    “是息流山秘境,听说这次要……”

    “我听说是我南云部四个宗门联合。”

    “据说这秘境是九千年前的飘渺道留下的,说不定还能找到飘渺道的传承呢。”

    周越看那几个弟子聊得火热,于是见机凑上前去,问道:“诸位师兄,请问你们说的息流山秘境是什么?”

    =====================================不好意思,今天迟了qaq,但是封面做好啦!希望大家喜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