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越理了理衣服,用真气将身上清理了一下,穿过错综复杂的浮桥群,来到了斗法场所在的浮岛。

    他改修了瀚海真法,一身真气转化成了水属,法术‘焰枪’就不那么好用了,自然需要挑选一门新的主修法术。去斗法场看那些凝气境筑基境的师兄们斗法显然比去藏书阁独自钻研更容易了解一门法术,也可以看看那些师兄们在战斗中是如何反制对方的手段的。

    不过半个时辰,斗法场就出现在周越的眼前。

    那是几个用石块筑起的高台,四周与地面有碎灭境大能布置的禁制,可以防止斗法的弟子误伤到其他人,还能在场中弟子生命垂危之际将之保护起来。

    此时所有的高台上都有弟子在捉对厮杀,一时间法术乱舞剑气纵横,打在禁制上发出连绵不断的轰鸣,台下则黑压压的围着一片弟子,其中几个身上灵光闪耀,似乎在讲解台上弟子的战斗。

    “为什么他们都在打来打去呢?”铃铛的声音带着一丝疑惑,对小姑娘来说,这种争斗既不能得来好处,还会浪费时间和真气,实在是一种很奇怪的行为。“明明就算打赢了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可以练习斗法啊,以后若是再遇到差不多的敌人就知道如何取胜了。”

    “好奇怪,怎么会遇到一样的敌人啦!”

    周越正欲解释,却听见小丫头一声惊呼:“啊!是那个用剑的左胜!”

    一座高台上的弟子分出了胜负,周越定睛看去,其中一人竟然是熟人,正是那带他飞过一程的左胜。

    “枢师兄,承让了!”左胜向对手行了一个修士礼,将飞剑舞了个剑花,向空中一抛,随后伸出一只手,手中持着剑鞘,那飞剑在空中转过两圈后精准地还剑入鞘,衬得左胜潇洒不凡,引来不少女弟子的窃窃私语。

    “左师兄好帅啊!”

    “不仅帅还是天才呢!这才二十岁不到就凝气境二层了。”

    “而且还很平易近人!”

    左胜一转身,向那些女弟子微微一笑,随后朗声道:“还有哪位想要来试试手?”

    一个彪形大汉脚下升起一团雾气,两三步就飞踏到台上,口中大喝一声:“我来!”

    周越眼前一亮,这彪形大汉浑身上下笼罩着一层水雾,显然是那瀚海真法修到高深处才有的异象,却不知他与左胜孰强孰弱。

    左胜眼中闪过一道炽热的战意,他微微抱拳,笑道:“廖师兄,还请多多指教。”

    两人互相行了一个修士礼,几乎同时出手!

    左胜眼中精芒一闪,刹那间一种人剑合一之感透体而出,他的身子猛然向前一步,手中飞剑接连劈出,数道剑气凭空生成,直取廖师兄咽喉。

    那彪形大汉廖师兄则不急不忙,挥手打出几个水团,手上法印不断,不断地给自己加上一层层的防护,随后一拍储物袋,一片乌黑的龟甲滴溜溜地漂浮在他头顶,释放出一面浅黑色的雾墙。

    “叮!叮!叮!轰!”

    那些剑气撞在廖师兄布下的防护上发出一声尖锐的爆鸣,数层防护瞬间破裂,但当剑气撞在龟甲发出的雾墙之上,却轰然爆开,被龟甲诡异地吞噬。

    左胜眉头一皱,正欲再劈出几剑,却见那廖师兄足尖一点地面,骤然凌空飞起,身后的那几个水团齐齐地冒出了湛蓝色的光芒!

    “嗤!”

    水团中释放出无数水箭,转瞬即至,左胜面色一变,一指手中飞剑,身体猛然后仰,马上就是一个铁板桥!

    飞剑阻住了射向左胜的几道水箭,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刚一抬头,却见到那彪形大汉身后的水团又一次发出了蓝色光辉。

    左胜一咬牙,将飞剑掷出,那飞剑在空中瞬间加速,直接向廖师兄斩去!

    “御剑术!”

    台下发出阵阵惊呼,周越眼前一亮,这便是那剑修士的常用手段:御剑术。

    以心御剑,心剑越强,则飞剑越强!

    御剑术的出现代表左胜已不再是使用飞剑的半吊子,而是与那把剑产生了一种心灵相通的感应,真正的踏入了剑修的大门。

    彪形大汉廖师兄却没有什么惊异的神情,只是沉稳地一挥手,空中不断释放出水箭的水团骤然一停,随即发出耀眼的蓝光,直接迎上了斩来的飞剑!

    “轰!”

    飞剑贯穿了一个水团,带起惊人的轰爆声,却一刻不停,速度几乎不减紧接着又撞上了一个水团。

    “轰!轰!轰!”

    彪形大汉招出的那些水团在飞剑面前毫无阻挡之力,但那把飞剑在绞灭最后的一个水团后,上面的灵光出现了一丝晃动,廖师兄窥准机会,脚下水汽骤然爆发,一步迈出数丈,整个人如同一支离弦的箭,全力撞在飞剑之上!

    “锵!”

    那飞剑晃动两下,终于还是无法穿透黑色龟甲释放的那层黑雾,哀鸣一声飞回了左胜手中,左胜却一阵头晕目眩,真气一阵不稳,险些跌落。

    彪形大汉做了一个修士礼,笑道:“左师弟,承让了。”

    “还是师兄厉害,待我练成凝气三层再来向师兄讨教。”左胜还了一礼,就跳了下来。

    才一落地,左胜就发现了不远处的周越,连忙招了招手:“周师弟,你也来这斗法场?”

    “我改修了瀚海真法,此时已是灵动中期修为,自然是想来看看有什么法术好学了。”周越想了想,这位左师兄虽然有些少年意气,但修为摆在这,应当是对法术的优劣有些心得的,于是问道:“师兄可有什么法术推荐吗?”

    “原来如此,让我想想……”左胜摸了摸下巴,略一思索便侃侃而谈道:“如果要选水属法术作为攻击手段,那么首选的就是那云水散手,便是方才击败我的廖师兄所修的法术。施展起来声势浩大,消耗却很微小,那水团一旦形成便可以从空中抽取灵气补充,不断地发出水箭进行攻击,也可以一次性将水团掷出直接攻击。”

    周越方才看得分明,那水团本身所放的水箭威力不小,没想到竟然是抽取天地灵气运作,消耗的真气并不如他所想的多。

    这便是有人讲解的好处,若不是左胜这么一提点,说不定他以后遇到使这法术之人还以为这法术消耗甚大,就这么与人比拼耐力呢。

    “缺点是抽取天地灵气需要一段时间,所以你看方才廖师兄让了我一波攻击,然后才用这水箭和我消耗。当然——我看耗不过他就直接运起全身真气施展御剑术了,可惜……”左胜撇了撇嘴,虽然他的战术很正确,但最后还是没能取胜。

    “还有水魄术也不错,此法取水无定形千变万化之意,讲究真气在手便可为武器,可为甲胄,可为万物,似乎曾经是某个法修宗门的真传,虽然失了法修的法门配合,但用我越池宗的瀚海真法使用威力也是不俗,还可以用作防御,门中也有不少师兄选择修炼此法。”

    左胜说完,四处观察了一下,顿时眼前一亮,一指远处一座高台说道:“看那高台处,就有一位师兄用的是水魄术”

    “好漂亮!”周越还没望见,铃铛却先喊了出来:“是蝴蝶!”

    周越凝神望去,却看见高台之上,两人隔空对峙,一少年做书生打扮,面如白玉,一双桃花眼满目风流,身体周围环绕着无数的水蝴蝶,另一人则是个冷面青年,看上去就像是一块万年不化的坚冰,身后负着一把长剑,身边传出阵阵剑啸声。

    少年书生叹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南宫全,又是你?”

    冷面青年却没说一句话,只是缓缓地抽出那把长剑。

    左胜仔细一看两人相貌,撇了撇嘴,道:“原来是那帮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修仙家族子弟。”

    “修仙家族子弟?”周越有些讶异,这修行界也有举家修炼的?

    “据说修士的后代拥有成为修士资质的可能性较大,所以就有这么些修仙家族出现了,这帮人天生就有人教导,各种灵药灵器都是不缺,所以自认为比咱们这些凡人出身的弟子高上一筹。”左胜一指那冷面少年,说道:“那一位使剑的,便是越国南宫家的继承人,咱们越池宗大长老的亲孙子南宫全。”

    “说起来,他还算好的,毕竟是剑修,冷漠孤傲些也是正常,平日里倒也没有仗势欺人过。”

    周越脸上的神色古怪,他看了看这位自来熟的左胜左师兄,一点也想象不出来为什么冷漠孤傲对于剑修来说就正常了。

    左胜又指了指那个少年书生,不屑道:“这就是仗势欺人的那个,唤作范辰,虽然确实很强,但也就是仗着祖辈赏赐的灵器罢了。他使用的就是那水魄术,只不过他自认风流,所以才幻化出蝴蝶来。”

    “两人都是凝气后期修为,只差一步就可筑基!可以说修为在这一代弟子中仅次于大师兄。”

    周越心中一动,他想起了卧牛镇中遇到那位莫清公子,听说他在卧牛镇的时候受了点轻伤,修为差点跌落。

    说起来入门后还没谢过这位引路人,倒是有些不该,于是他问道:“那大师兄,可是莫清师兄?”

    “正是,莫清师兄同样也是修仙家族出身,却比台上这两位和善得多。莫清师兄早已晋升筑基境了,而且还是一名剑修!”左胜谈到这位大师兄,眼中满是崇拜之色,几乎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来:“你知道么?大师兄曾经在那大妖呼风手下逃得一命!还能力战立鼎境的师叔们……”

    只是他还没说完,那高台上就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