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铛悄悄地赞叹道:“这就是人类所谓的翻山倒海吗?”

    周越不禁莞尔一笑,那位越池上人还真的是做到了“翻山倒海”,将一海装入池中,将一山化作一城,这便是化虚境之能!

    “周师弟不妨去挑一石室,先修那瀚海真法,此法可至元婴大道,我越池宗曾有两位祖师将此法修到元婴境。”万侯指了指那些空着的石室,接着解释:“当然,你若想要做剑修,门中也有一门名为‘沧澜剑谱’的法诀,亦是可直通元婴境。法修、体修、符修等体系,我越池宗却是不太擅长,最好不要去选。”

    修行界有一句话,叫做大道三千,条条皆能通天。就是指修士繁杂丰富的修炼体系,其中最大的流派非古修莫属,也就是只依靠真气,凭借各种各样的手段战斗的修士流派,因为历史最悠久,所以被称为古修。如万侯、此时的周越皆属于古修士,那瀚海真法就是一门典型的古修法诀。

    当然,除了古修以外,还有一个流派也是人数众多,那就是剑修,剑修与古修截然不同,这个流派摒弃了一切多余的手段,讲究此生唯剑,一剑破万法,论起攻击能力要比古修强得多,因为可以御剑而行,所以速度也是极快。如那莫清、左胜、南宫长老等人皆属于剑修士范畴,越池宗历史上也曾出过三位剑修祖师,沧澜剑谱就是剑修术,不讲究闭关炼气,却要与人争斗,在战斗中磨练剑心,才会有所进步。

    其余流派如体修、法修、符修、阵修、丹修的修士也不少,各有独到之处,只是因为种种局限性,很容易被全能型的古修士和专一型的剑修士针对,如果没有特殊功法或法宝弥补弱点,就会在战斗中很被动。

    最后一类则是那杂七杂八的小流派,或许是有些亮点,历史上也出过一些所向披靡的大修士,但受限于人数,很少有能弥补自身弱点的体系诞生,这种小流派多半是以师徒相承的形式存在,到如今已经几乎只有散修才会修炼了。

    “周师弟可想好了?日后要走哪条道路?”万侯一时间脑海中思绪万千,他不禁想起自己当初选择修行之道的情景,于是微笑道:“古修与剑修各有千秋,古修擅长修行,将一切资源转化为自身的实力,剑修则擅长战斗,很少借助外力。”

    “剑就是身边会飘的铁条吗?那个青衣服的坏人曾经拿铁条砍过我的根!”铃铛有些气愤,似乎想起了难过的回忆,她放出几道真气张牙舞爪道:“你也要用那个铁条吗?人类真奇怪。”

    “哪里奇怪了?”

    “哪里都奇怪!”

    周越不和小丫头胡闹,他略作思索,说道“我还是做古修士吧。”

    剑修虽然战斗力强大,手段却太过单一,横竖就是一剑而已。古修士同样可以使用飞剑,论起攻击能力虽不如剑修,却有诸多手段,可谓是最均衡的流派,最关键的:古修士人数众多,这南云部随便寻一洞府、秘境就有六成可能是古修士传承,若是有这奇遇,就算不能改修功法也可以得些法宝,可谓是先人栽树,后人乘凉。

    “如此,我修炼的也是瀚海真法,师弟若是有什么疑问不妨来问我。”万侯点了点头,给周越安排了一座石室,就独自一人飞走了。

    “咳咳……这越池宗的住宿条件倒是不错。”周越忍着空气中的灰尘,开始检视自己的住所。

    一张草席,一个蒲团,以及一个专供筑基境以下弟子使用的灶台,这就是整个石室的全部家当,不过对于周越来说,这条件实在是比他这些时日住的树屋、山洞之流好上太多,这石室虽然久无人居尽是些灰尘,不过至少草席和蒲团应当是新换的。

    “那是什么?”铃铛又开始对着灶台好奇了,小丫头也不嫌累,每到一处看到些新鲜事物总是拉着周越问个不停。

    “那是灶台,生火做饭用的。”周越挥了挥手,打开石门,鼓动真气将这石室内的灰尘吹出,在真气的作用下,整个屋子很快就变得光洁一新,而门外则积了一个人头大小的灰球。

    他真气一动,手中招出一撮火苗,挥手将那火苗弹入灶台,又取了些之前猎到的兔子、山鸡等野味,就在这石室做起烧烤来。

    ……

    ……

    平静温和的大海上,无数石室随着海浪摇摆沉浮,朝阳缓缓升起,将光芒洒在海面上,映照出波光粼粼。

    从周越入门至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他的修为也水涨船高,此时他正端坐在自家的石室顶上,对着那初升的阳光吐纳天地灵气。

    进入那个无数光点飞舞的世界,周越看着远方那磅礴浩大的星河,比起他身体周围那一圈小星河要耀眼的多,也凝实的多,他知道,那是太阳的方向。

    日月初升之时,就会出现这样的天地灵气潮汐,此时修炼起来可谓是事半功倍,所以不只是周越,几乎所有住了人的石室顶上都有几个弟子,或坐或立,对着朝阳吐纳起来。

    此时的周越全身的真气鼓动起来,他全力从那太阳方向的星河中搜取光点,向丹田中的光芒种子注入一道道的灵气。

    恍惚间,阳光照射在那颗光芒种子上,种子前端逐渐破碎,一根光芒闪烁的细小幼苗从那种子中生长而出,将根牢固地扎在周越的丹田中央。

    就在这时,周越抽出一道真气,在经脉中按照顺时针流转,那光芒世界中渐渐出现了一点点蓝色光芒,并被那一道真气吸引,最后重归于那光芒幼苗。

    他将整个过程重复了六十四回,才将最后一道真气收回丹田中的幼苗,那幼苗上染上了一丝蓝色,仿佛得了水汽滋润,看起来长势喜人。

    “呼……”周越吐出一口浊气,收了法诀,站了起来。

    “恭喜。”

    “周师弟,恭喜了。”

    四周石室顶上已经收功的弟子们纷纷与他道贺,因为周越此番不仅修成了‘瀚海真法’,还成就了灵动境四层,周越拱了拱手,谢过

    “人类修炼好快!”铃铛有些惊讶,她从没见过人类修炼,却也知道自己修炼的速度远远比不过这些寿命短暂的生物。“你这一会儿得到的真气我要努力收集好几年呢!”

    周越问过小丫头的修炼方法,结果答案是与那凝气诀差不多,不过是找到天地灵气,然后用真气收集回来罢了,凝气诀好歹突破境界后还能大幅增长真气,妖的修炼方法连“突破”这种概念都没有,纯粹就是缓慢地积累真气,只有突破自身血脉桎梏的时候才能称之为“突破”

    妖有血脉一说,最强的血脉便是天地大妖与真龙古凤,如那大妖东海,虽然成妖极难,但血脉天生没有限制,且寿元无尽,可以慢慢积累。其次便是铃铛这种天材地宝、洪荒灵兽出身,比如铃铛就可以一路无阻地修到立鼎境,再修炼就要渡过化形雷劫,才能幻化人身,从此再无血脉桎梏。

    再次则是大妖后代以及普通的木石化形,前者成妖易,修炼难,后者则成妖难,修炼易,皆是要渡那化形雷劫,比如那树妖老者就属于木石化形。

    而最惨的那种,就是普通野兽成妖,这种妖,可谓是步步艰难,从开智这一步开始就是在与天争命,拼尽一生幸运才能寻得一丝机缘,从此踏上修行道,比如那大妖呼风,这一路修到金丹境也不知道历经几番磨难。

    “你比起那些说书人说的蛇精啊狐狸精什么的要幸运多了,人家可是能修炼到金丹境化成人形呢。”周越捏碎一块灵石,分给铃铛。

    “那是编出来的呀,再说为什么要化作人形呢?”铃铛收集起那些无主灵气吗,好奇地问道:“就这么保持原样不是也挺好的吗?”

    周越一怔,他却从来没有想过为何妖要化作人形,原先他以为这只是说书人编排的故事而已,随呼风去那流云坊后后他又认为这是容易混进人类修士当中,但直到这一个月借阅了不少书籍他才知道,原来妖不能化作其他的东西,唯独只能化作人形,并且化作人形还能突破血脉桎梏。

    照理说,妖显出本体修炼显然体积更大,能接触到更多的天地灵气,应当是更加有利的,但他却从来没见过那呼风变成原型修炼,光头大汉多半都是随意坐下,以人形修炼。

    “可能人类的身体有什么特殊吧。”周越决定暂时不去想这个问题,反正铃铛要修到立鼎境还早的很呢。

    既然修为突破了,当然是看看有没有什么提高战斗能力的方法,那法术‘焰枪’可是一门火属法术,他此时改修了水属的瀚海真法,自然不能接着用焰枪了。

    越池宗有一处专门用于测试法术、互相比试斗法的地方,唤作斗法场,去那儿准能找到一帮好斗分子,通过斗法可以有效直观地了解一门法术的优劣,也有些师兄喜欢讲解斗法双方手段的高低,听一听那些讲解,也能积累一些与人斗法的窍门。

    于是周越理了理衣服,用真气将身上清理了一下,穿过错综复杂的浮桥群,向着斗法场走去。

    剑修也好,古修也罢,身为修士,怎能不会争斗之法?

    =====================================两章送上!新人求推荐~=========================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