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两章希望大家喜欢!================================================“从此,你的名字就叫做铃铛!”周越摸出一块下品灵石,将其中的无主灵气分给铃铛,笑道:“这块灵石就算做有了名字的庆祝吧。”

    “好多灵气!”铃铛放出几道真气,将那无主灵气一卷,发出一阵喜悦的感觉,欢快地吸收起来。

    周越四处张望了一下,见四下无人,他便从储物袋中取出那本修仙异闻详解,翻到越国那一页,却看到一张越池的地图,旁边被画了一个圈,写着一句话:站此圈内,双手按住地面,将真气注入地面,自然有人接引。

    他将信将疑地围着越池走了起来,因为此时越池边游人不少,他又不会障眼法,也不敢就这么运起凝气劲狂奔过去,走了有将近两个时辰,周越才总算到了那莫清标注之地,却是一片树林。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周越独自一人站在林中,丹田内光芒种子释放出道道真气,他双手往地上一按,真气猛地向地面灌去!

    “……”

    许久,却是一丝反应也无。

    周越用真气吹飞手上沾着的泥土,挠了挠头。

    “不该啊,难道是方位不对?”他取出那张地图,重新研究了许久,发现那个圈所指的地方就是这片树林,周越在林中换了一处,双手按住地面,将真气注入。

    一阵晚风吹过,大地纹丝不动。

    “怎么没有效果?”周越挠了挠后脑勺,他又换了一处地面,却也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这时,林中忽然有一道光芒亮起,凌空打开了一扇门,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脚踩飞剑,瞬间冲出,口中还大笑着:“哈哈!却是师兄你输了!”

    周越心中一讶,那少年与他不过一般年纪,却有这等修为?正惊讶间,又一个少年从门中冲出,口中大喊一声:

    “别跑!你这……你这是擅离职守!”

    仔细看去,周越顿时一乐,这后来飞出的少年身后负着一轮光环,可不就是那被大妖呼风踢飞的越池宗弟子万侯么?他冲那万侯朗声道:

    “万道友,又见面了!别来无恙?”

    万侯先是一怔,而后面露喜色,舍了那少年落在周越面前,笑道:“周道友也从那大妖手下逃得一命?了不得!以灵动境之力从比拟碎灭境的大妖手下逃生,周道友足可自傲了!”

    “还是多亏了南宫前辈。”周越摇了摇手,说道:“他在流云坊一人一剑引走了那大妖呼风,否则我还得接着做苦力。”

    周越对这位嫉恶如仇,誓要斩妖除魔的大长老倒是有些好感,若不是他几次三番地找呼风的麻烦,怕是周越此时还被控制着。

    他将两人分别之后的事情说出,只是隐瞒了妄帝传承,随后听了万侯讲述才知道,原来那一日万侯只是被那呼风一脚踢飞,没多久就被好心人救走,养好伤后就回越池了。原来那位大长老南宫却是在越池宗弟子身上施了追踪术,如果当时万侯真的被呼风击杀的话,大长老就会第一时间赶到,所以有这追踪术护身倒也不怕弟子折在历练的路上。

    这时,那先前飞出的少年脚踩飞剑,三旋两转落在了两人面前,与周越互相行了一个修士礼,问道:“万师兄,这位是?”

    “这位是准备入门的周道友。”万侯狠狠地瞪了那少年一眼,直到后者心中发毛的时候才解释道:“周道友本该随我入门,但却因为我们遇上了那大妖呼风,这才不得不分散逃走。”

    “但师兄你不是说你只是被踹……”看到万侯凌厉的眼神,那少年才急忙转过身,改口说道:“见过周道友,在下越池宗左胜。”

    “见过左道友,在下周越。”

    待到两人打过招呼,万侯一指空中的那扇门,说道:“好了,事不宜迟,我们回宗门。左师弟你有飞剑,便由你带周道友一程吧。”

    左胜点了点头,将飞剑横置于空中,自己先踩了上去,随后一拉周越,两人都站在了飞剑之上。

    脚下的飞剑一阵摇晃,看的周越心惊胆战,好在左胜略一思索手上连捏了几个法印,那把剑才堪堪稳住,慢悠悠地穿过了空中的那扇门——

    海。

    那门中是一片海。

    周越是在山镇长大的,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见到海的模样,当带着咸味的海风吹拂过他的鬓角,他的心中不可抑制地涌起一道热流。

    他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片真正的海。

    不是池,不是湖,而是海。

    那吹拂的海风,是它的呼吸,那奔涌的海浪,是它的心跳,滔滔江河因它而奔腾,万千细流因它而汇聚,这就是海,神秘、宽广、深邃、伟大的海!

    “这个湖好大!比之前见到的那个湖还大!还有种咸咸的味道!”铃铛的声音在周越心底响起,小丫头很兴奋的样子,欢快地喊道:“快转转眼睛!我想看看这个超大的湖!”

    “这不是湖啊。”周越喃喃自语:“是海……”

    那海面之上,却有一片神仙居所,远远地望去,只见那亭台楼阁、游廊水榭随着海浪上下漂浮,一座座建筑通过浮桥连起,在那建筑之间,人们三五成群,或踏风而行,或驾驭飞剑,或随意漫步,当真是仙家景象!

    万侯双手掐诀,将身后那扇大门关闭,笑道:“如何?我越池宗的宗门,可还入得了周师兄的眼?”

    周越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个越池的传说:

    哪里有什么东海?不过一池而已。

    “周道友应该听说过越池的故事吧。”左胜看上去则有些得意,似乎对自家宗门的样貌很是满意,他自豪一笑,指了指脚下的大海,说道:“这便是那故事中所说的东海。”

    周越目瞪口呆地望着脚下的大海,这越池宗竟然建在传说中的东海之上!那越池上人,究竟有何等伟力,能偷天换日、移山倒海,将那东海硬生生地藏在现在的越池之中!

    原来,并非无海,只是海在池中罢了。

    “我们的开山祖师,可不是元婴境修士,而是一位化虚境真修!”左胜眼中满是向往,脚下的飞剑也止不住兴奋之意,时快时慢起来。

    化虚境!

    周越有些惊讶,万侯与他说过的最强大的修士也不过只是元婴罢了,倒是那流云坊主和大妖呼风似乎谈论过妄帝,称他应当在化虚之上!

    此时周越却对这大能有了一丝了解,他心中满是肃穆,能将山河挪位,将大海从天地间摄出,那究竟是何等宏伟之力!

    “周道友与我们去见过云伯师叔吧。”万侯向下落去,招了招手,示意二人跟上,左胜一催脚下的飞剑,带动周越慢悠悠地落在一处楼阁旁,一指飞剑将其收回储物袋,随后三人一同向那楼阁走去。

    “左小子来的挺快,老夫本以为你要贪玩耽搁些时辰,这次却被万小子逮住了?”迎面走来一位高大老者,鹤发童颜,穿一身青色长衫,倒是看起来有几分仙风道骨。

    “回云伯师叔话,有人叩门小子自然不敢怠慢,若是其他门派之人,岂不是要说小子无礼?”左胜侃侃而谈,对万侯的瞪视却是视而不见。

    周越一乐,这位左道友是个睁眼说瞎话的主,方才分明驾着那飞剑一阵乱窜,却说自己不敢怠慢,倒是有趣的紧。

    老者微微一笑,也不接话,转向周越道:“你可就是那欲入我越池宗的周越?”

    “小子正是!”这老者身上没有半点灵光露出,显然是修为高深之辈,周越不敢怠慢,躬身一礼道:“小子数月前曾想加入越池宗,却被那大妖‘呼风’掳走,做了数月的苦力,替他开一条山中通道,直到前些日子在流云坊恰好遇到南宫前辈与那呼风激战,小子才拼尽全力逃了出来。”

    “原来如此……”云伯微一沉吟,身后真气一显,向周越罩去。

    霎时间,周越产生了一种完全被看透的感觉,仿佛他全身上下都被剥光了,就连丹田中也无法幸免,完完全全的暴露在老者的观察下!

    他差点吓出一身冷汗,鬼面墓地苔铃铛,仙骨玲珑心,都不是什么好见人的东西。

    好在,老者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收了真气,笑道:“你身上倒是没有呼风留的小法术,可能是他为了与南宫师兄对峙,无力再去管你吧。”

    周越心中一缓,心底响起了铃铛的声音:“这个老爷爷,好厉害!但是我藏得很好,他没有发现哦~”

    他刚刚松了一口气却又被小丫头吓了一跳,赶忙招呼她继续藏好,这才问道:“请问,我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入门呢?”

    云伯翻出一块玉简,交与周越,紧接着手一挥,就带着周越三人来到了一座大殿之中。

    “你只需对着祖师画像磕三个头,上一炷香,再将自己的名字留在这玉简最后就是了。”云伯对那大殿正中的一幅画像行了一礼,待到万侯、左胜二人也跟着行完一礼后,才将周越拉到大殿中央。

    周越看了看那画像中的人物,那人须发虬结,一双星目炯炯有神,身披一件蓑衣,看上去有些邋遢,身后负着一把二掌宽的大剑,又给他带来了一丝英俊的气质。

    周越赶忙跪在画像前的蒲团上,老老实实地磕了头,再点起一炷香,不偏不倚地插在香炉之中。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