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两章送上!希望大家喜欢!===========================================================

    “呼风。”青衣男子翻手倒了一杯酒,一抿而尽,说道:“已经一百六十多年没见了吧。”

    周越紧张地看着自酌自饮的青衣男子,凝气劲灌注到全身,虽然他知道反抗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但也不想就这么束手就擒。

    “怎么?没胆来见我?”过了半晌也不见呼风出现,那男子眉头一挑,一抹手上戴着的一枚戒指,取出另一个小杯来,随后倒了一杯酒,就这么连杯带酒一起甩向周越!

    酒杯在空中飞速旋转,但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之罩起,即使如此动作也没有洒出一滴酒液!

    周越正不知如何应对,却忽然感到丹田一动,那黑雾尽数透体而出,掀起一阵狂风,紧接着那风与雾中伸出了一只粗糙的大手,一把抓住了空中的小杯!

    “我有何不敢?”光头大汉一步踏出,狂风裹挟着黑雾向他冲去,不一会儿就被他全部吞下,他那虚幻的身躯渐渐变得凝实起来。

    正是那大妖呼风!

    呼风看了看四周,就反客为主地坐在那桌子上,大刀金马地叉开双腿,挑衅似地望着窗台上的青衣男子,眼中满是凶蛮与桀骜。

    “你又找我何事?”呼风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随手就将那酒杯反掷了回去,看那声势似乎比来时还有盛上几分。

    青衣男子叹了一口气,接住那飞回的小杯,说道:“你就这么对待老友?”

    “谁和你是老友!那群星秘境的宝物不都归了你!”

    “那又怪谁?我有说过那是一位人族大能留下的秘境吧?那流云法我不也抄了一份给你么。”青衣男子摇了摇头,一指呼风身后的周越道:“我不与你理论,今日却是有事找这位小友。”

    两个几百岁的老怪不知道有什么龌龊,周越本不欲参合,但奈何那青衣男子随手一指,只好上前一步,硬着头皮行了一礼,道:“晚辈周越见过前辈。”

    青衣男子却不答话,只是从窗台上跳了下来,翻手将那酒壶与小杯收起,围着周越转了一圈,随后手一挥取出了一把上品灵石,双手结印,那灵石呼啸着向酒楼的各处飞去,接着光芒爆闪,一道道洁白的光线将那些灵石连起,青衣男子却是瞬间布下了一方大阵!

    呼风皱了皱眉,却没有阻止他,而是满不在乎地说道:“流云剑阵?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

    青衣男子一指身边漂浮的那把四尺长剑,那长剑骤然爆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分裂成无数的小剑,每一块上品灵石之上都悬停了一把小剑,最后一把则轻轻地落在青衣男子手中,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谨慎地说道:“妄帝传承,不得不小心。”

    “妄帝传承!他?”呼风睁大了双眼,猛地从桌子上跳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周越。

    “不是他,但和他有关。”青衣男子双手下压,示意呼风稍安勿躁,待到对方冷静下来才接着说道:“我怀疑他能看见妄帝的记忆。”

    “众所周知,妄帝将一块石碑留在这方天地的中心,随后不知所踪。”青衣男子开始了讲述,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很轻柔,却又很坚定:“那块石碑上刻着一篇凝气诀,从此凡人开始了修炼,无数的法诀法术被研究出来,形成了现在的修行界,但,那凝气诀却并不是妄帝修行的功法。”

    周越心中疑惑,他看见的那个少年所修的真气却正是那凝气诀!难道这妄帝之后改修了其他的功法?可他又从哪里得来的功法?

    “这一篇凝气诀,自灵动始,到元婴结束,可妄帝的修为却应当在化虚之上,说不定就是真仙!”青衣男子接着说道:“我人族屹立至今,有大能无数,自然有不少人曾经试图掌握妄帝的秘密,可他们一致得出了凝气诀是绝对完整的结论!”

    “也就是说,这篇法诀的极限就是元婴期!”青衣男子双目中闪过一丝精芒:“可他的之后的法诀是哪来的?和这凝气诀一般是自创的?还是先贤遗留的?亦或者是天地演化的?”

    随后话锋一转,问道:“呼风,你寿命悠长,应当听过他的传说吧,说说看,妖是怎么说他的?”

    “杀神,在那个妖统治的世界里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光头大汉的声音带着一丝畏惧与尊敬,用一种奇异的语气说道:“是个值得尊敬的人类。”

    “可妖类有天赋神通,他如何能在那在那个群敌环伺的时代杀出一条血路?若是普通功法怕是连同层次的妖都斗不过!”青衣男子最后一指周越,回到了最初的话题:“所以我要让人帮忙看看妄帝的记忆,而那个人毫无疑问就是这位小友!”

    “为此,我悄悄地从原版石碑上敲下一块制成这石碑拓本,放在流云坊中央让人日夜观看,只为了找到那一位能看到石碑上妄帝记忆的人!”

    “等等,你怎么知道有人能回溯物品的记忆?”呼风疑惑道:“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这个能力不是妖兽‘磨’的天赋神通么?”

    “正因为我找不到‘磨’!我所知道的唯一一只‘磨’是元婴境的大妖!你以为我能抓来一只元婴境的大妖么?”青衣男子的眼中满是狂热,他翻出了一块玉简,颤抖着说道:“但是‘修仙异闻详解·仙骨篇’有这样的记载:仙骨玲珑心,一种加强沟通能力的仙骨,可以通晓兽语,可以模糊地感知他人的意图,可以看到物品上残留的记忆。”

    似乎天地也不忍看到人类在这大妖横行的世界苟延残喘,于是赐予了一部分人类似于天赋神通的能力,仙骨就是承载这些能力的器官,通常具有种种神妙,或避水,或防火,或千里眼,或天生神力,有这样拥有仙骨的人,人族才可以与那些天赋神通逆天的大妖们抗衡!

    “向这玉简上滴一滴血,可以测试人的仙骨。”

    这下不等青衣男子再说什么,呼风朝着周越随手一指,周越便看到自己的手心“渗”出了一滴鲜血,呼风再一指,那滴鲜血就慢慢悠悠地向玉简飞去,随后被那玉简“哧溜”一声像是吸面条一般吸了进去。

    许是那鲜血与普通血液不同,周越感到一阵疲惫袭来,脑中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这法术倒是神奇!若我也能掌握岂不是以后都可以不割伤放血了么?”

    但呼风似乎看穿了周越的状态,猛然大喝道:“排除心中杂念,什么也不要想,什么也不要做!”

    周越乱转的心思似乎随着光头大汉这一声去了大半,他骤然清醒过来,连忙止住心中乱七八糟的念想,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心神沉静下来。

    恍惚间,周越似乎听到人声鼎沸。

    与街道上那些叫卖砍价声不同,那些声音相当混乱,而且往往只是在重复同一句话而已:

    “方才我在空中看见一个奇怪的人!奇怪的人!”

    “人类!人类!不是都很奇怪么!奇怪么!”

    “明天去觅食!觅食!”

    “看!我抓住了黑色的鱼!黑色的鱼!”

    周越心中好奇,这究竟是何方传来的说话声?怎么谈论的内容这么奇怪?又是“人类”又是“觅食”的,还不停的重复,好像这些说话的人并不是人类似的。

    就在这时,远方忽然传出一声怒吼:“杂碎鸟!去死!”

    “是那只傻大猫!傻大猫!”

    “救命!救命!”

    “快飞起来!飞起来!”

    “别怕!他不会飞!不会飞!”

    “不!还是下水!下水!”

    本就吵闹的说话声随着这一声怒吼顿时乱作一团,各种乱七八糟的信息尽往周越的脑中钻去,扰的他一时无法稳住心神,一不留神就离开了那种奇妙的空明状态,才一睁开眼,周越就感到一阵虚弱,光芒种子中的真气竟然在盏茶时间内消耗了一小半!

    一旁的青衣男子摸出了一粒药丸,随手一弹便落入周越口中,周越顿时感到疲劳尽散,只是他的心脏却高速地跳动起来!

    “如何?”呼风有些紧张,一转身却发现那原本万分随意的青衣男子居然比他还紧张。

    “玲珑心!”青衣男子发出一声惊叹,随后闭上双眼,稳定了一下心神才说道:“常言道,知人知面不知心。”

    “人心难测,但若有心通灵,可通兽语,可知人性,可回溯本心。”

    “此心名为:玲珑心!”

    “成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去那石碑那里?”呼风一拍巴掌,恨恨地说道:“南宫老儿休得猖狂,待我得了你们人族的传承再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莫急,我还要准备一二。”青衣男子此时却冷静了下来,一指周越道:“何况这位小友区区灵动境的修为也是不够,这仙骨回溯物品记忆需要催动真气,他这点真气若是不足以回溯完整的妄帝记忆又如何?万一那石碑只能回溯一次呢?”

    青衣男子沉吟片刻,朗声道:“如此,不如让这小家伙在我这修炼好了。”

    “那可不行!”呼风眼中凶光一闪,身后黑色的雾气蒸腾,他恶狠狠地说道:“你若是舍了我独自去接受那传承可如何是好?”

    “依我看,还是跟着我才好!”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