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越随意挑了五本不同属性的五行功法,他也不改修,自然用不着认真挑选,随后接过那块玉简,正准备离开这流云坊,心底却响起了呼风的声音:

    “你且去那石碑看看。”

    周越暗暗叫苦,虽然他很想看看那位先贤“妄帝”留下的的石碑,但那光头大汉此时令他前去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万一出了什么岔子第一个倒霉的绝对是他!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见无人注意,便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悠悠地向那座假山晃去。

    坊市的街道依然热闹,来来往往的修士急迫地寻觅着自己所需的物件,每个人看上去都是行色匆匆,根本无人注意这街角的假山小亭,周越三步并作两步踏上最后一级台阶,将目光落在亭中的那块通体墨色的石碑上。

    “凝一点真气,化一方帝尊,兴一族气运,开一界太平。”

    周越目不转睛地望着那石碑,他的瞳孔失去了焦距,好似丢了魂一般,只是自顾自地倚在椅上,口中喃喃地念着石碑上的四句话。

    ……

    ……

    恍惚间他来到了一片荒原的上空。

    周越发现脚下似有几人,他有些好奇,心念一转就来到了他们身旁,但他们却对周越充耳不闻。

    人群之前跪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年穿着一身粗麻短衫,腰间挂了一把短剑,背着一个包裹,此时他面上满是倔强,只是无言地咬着嘴唇,哪怕那唇齿之间已是鲜血淋漓。

    少年身后传来了一个威严的男子声音:“你若是再执迷不悟,我便要按照族规将你逐出族群。”

    少年没有回答,似是不屑,只是轻轻地啐了一口,哪怕那唾沫早已被血染成了鲜红。

    “你还敢如此顶撞?你可是闯下了弥天大祸!”那威严男子又惊又怒,生怕少年触犯了什么禁忌的东西,怒吼道:“本来把你献祭给它都不为过!若不是族里老人给你求情……若不是族里老人给你求情!”

    说完,男子恨恨地一甩袖子,转身离去。

    少年则举起一只手,默然拂去眼角的晶莹,然后转过身来。

    他的裤子早已磨破,膝盖上一片血肉模糊,但他仍然转了过来,毅然决然地朝着威严男子离开的方向“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站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向陌生的荒原。

    周越无言地跟着少年,走向那陌生的土地。

    少年很快就遇到了麻烦,那是一只六足巨兽,长着两根狭长的獠牙,浑身墨黑色的鳞甲,个头足有两个少年那么高,它那铜铃大的赤红双目中发出嗜血的光芒,显然早已饿极。

    即使周越看到这只巨兽时也被吓了一跳,但少年却没有惊慌,没有叫喊,只是默默地从后腰处抽出一把短剑。

    巨兽向着少年摆出了冲锋的姿势,随后猛然仰天长啸,六只脚一轮重踏,瞬间化作了一道黑影,不过眨眼之间就冲到了少年的身前!

    “嗤!”

    尖锐的獠牙穿透粗麻短衫,在少年的胸口带出一连串的血花,他的身上顿时传来令人闻之胆寒的骨折声!

    少年吃痛,脸上的肌肉一阵扭曲,但他没有退,只在地上猛然连踏几步止住去势,身上骤然亮起了耀眼的华光!

    刹那间周越心神震颤,他方才丝毫没有看出这少年有修为在身!此时又看到那熟悉的光芒,周越那里还忍得住?一声惊呼顿时出口!

    “凝气诀,凝气劲!”

    可就算有凝气劲,这少年又如何打的过那六足巨兽?周越一运凝气劲,手中光华一绽,一团火焰出现,就欲揉身上去帮忙!

    但当他将火焰按在巨兽头上的时候,才发现整个巨兽竟然是一道虚影,他无力做些什么,只能静静地看着少年独自与巨兽战斗!

    少年却听不见周越的惊呼,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位想要帮助他的同道,他一个闪身来到巨兽身侧,躲过三只爪子的踢击,身子一伏,将手中短剑倒持,接着怒喝一声,一剑插在巨兽鳞甲下的小腹处!

    “叮!”

    短剑与巨兽的小腹处的细鳞相撞,竟是只刺入了一丝,怕是连巨兽的皮肤都没穿透!

    少年顿时脸色一变,身子紧贴巨兽防止它反应过来发动冲锋,随后拔出短剑全力跃起,一剑刺向巨兽的双目!

    巨兽反仰起头,一口咬向少年的腰间!

    少年忽然笑了,他一抽背后包裹的活结,用最快的速度将包裹狠狠地砸在巨兽双目上,挡住了它的视线,随后手中短剑方向一变,直接被他当做标枪一样掷进了巨兽的血盆大口,从内部贯穿了咽喉!

    看着巨兽喷着血无力地倒下,少年心神一松,昏了过去。

    周越无言地望着昏迷的少年,少年身上亮起了凝气诀特有的灵光,伴随着他的一呼一吸不断波动,他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愈合,身体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似乎骨骼也在重塑。

    周越不禁想起了呼风教给他的那个法门,略一思索,他运起凝气劲用指甲在自己手上划出了一道创口,然后运起疗伤术,果然,他身上的凝气诀也开始随着呼吸波动,那道创口不一会儿就止住了血,结成了血痂,只一扫就尽数掉落,露出光洁的新生皮肤来,不出他所料,这妖类的疗伤术与凝气诀竟是出自同源。

    没过多久,有一个人类族群路过这片荒原,一位美丽的少女发现了昏迷的少年与他身旁倒毙的六足巨兽,发出一声惊呼,唤醒了昏迷的少年。

    少女的大眼睛中写满了不可置信:你为什么会和六足鳄战斗?而且你居然杀死了它!

    少年则用他干渴的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我必须要和他战斗,我已经不想再输了,也不会再输了。

    少女仔细打量了他一下,撇了撇嘴:你真……狂妄。

    少年沉默,不再说一句话。

    ……

    ……

    周越默然醒来,他盯着石碑上的四句话,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全篇的凝气诀,从灵动直至元婴,这是一条用先贤的血肉走出来的大道,是一门鲜血与战火交织而成的功法。

    他深深一礼,将少年的面貌铭记在脑海里,随后催动丹田处的真气撞击了两下呼风的黑色雾气。

    “你看到了什么?”光头大汉的声音很模糊,在这嘈杂的街道旁更是微弱到了极点。“我感到一种磅礴之力,只一瞬间就切断了我与你体内那些黑色真气的联系。”

    就算看到最后周越也不知道那位少年的名字,但他却笃定地说道:“妄帝。”

    “嘶……”呼风倒抽一口冷气,但是他很快就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他不是早就不知所踪了么?世人皆道他已陨落,也有那么几个人认为他早已升仙,反正绝不该滞留此界。”

    “只是他残留的记忆而已。”周越叹了一口气,幽幽道:“一段与巨兽搏杀、修炼凝气诀的记忆。”

    “也是。”呼风言语中松了一口气,能随手切断他与黑色雾气联系的人那是何等修为?碎灭?元婴?元婴之上?所以当周越说是妄帝的时候,他差点就准备飞遁而逃!“若真是妄帝在此,说不得就要随手斩了我这无法无天的小妖。”

    周越心中还有疑问,这石碑乃是流云坊主拓印,并非原版,也不知为何还留存有妄帝的记忆,正疑惑间,他忽然感到一道锐利的视线,好似一把利剑瞬间笼罩住他的周身要害,周越吃力地抬起头,却发现那视线来自一座酒楼。

    一位青衣男子向他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朗声道:“小友既然有缘,何不来此一叙?”

    周越止不住地叫苦,他运起望气术一瞥之下却看不到那男子身上的灵光,想必是修为精深之辈,若是他体内的黑色雾气被此人发现,绝对是有死无生的局面。

    就在周越进退两难之时,那呼风却开口了:

    “答应他。”

    周越沉吟片刻,便向那青年点了点头,接着舒缓身心,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大大方方地下了假山,走向那座酒楼,此时决计不能心虚,那大妖呼风敢于应下那青年应当有几分把握在此人面前隐藏黑色雾气,若是周越自己露出异状被青年发现了那才叫功亏一篑。

    来到酒楼前,一麻衣老者向着周越点了点头,带他上了三楼。

    按理说,酒楼的楼层越高便越是奢华,即便是这修行界的酒楼也不例外,但仔细望去,这座名为“集仙居”的酒楼三楼却远不及楼下华美,只一桌、一椅、一人、一壶酒而已。

    青衣男子身边漂浮着一把四尺长剑,他随意地坐在窗台上,一只腿自然而然地垂下,一丝规矩也不讲,手中拎一酒壶,另一手则持着一小杯,一人在这空旷的三楼自酌自饮,周越仔细看去,这男子却仿佛与周围的天地融为一体,浑然天成,不分彼此。

    他顿时心下一凛,便是那大妖呼风也不曾给他如此感觉,如此人物他只见过一人———那越池宗名为南宫的大长老!

    “既然来了,何不与我一叙?”青衣男子微微一笑,却并非看向周越,那如剑器般的目光穿过周越的身体,穿过他的丹田,最后落在那一团黑色雾气之上,周越脸色一变,凝气劲瞬间加身,但青衣男子却不理会他,只是自顾自地说出了那个名字:

    “呼风。”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