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两章送上~========================================

    周越悠悠醒转,却发现自己身在万丈高空,顿时一声惨叫就欲出口。

    “啊——咳咳咳……”声音只起了个头就戛然而止,周越感到自己头上被谁狠狠地拍了一巴掌,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叫什么叫!”光头大汉恶狠狠地移开拍在周越头上的手掌,将他晃了晃,说道:“你若再一惊一乍的,我就松手了。”

    周越看到呼风那张不似人形的大嘴差点又喊出来,好在他及时忍住,不然这光头大汉说不得真的让他感受一下高空直坠的感觉。

    许是之前克服了对高空的恐惧,此时周越正好奇地四周观望着这个让无数生灵向往的环境,云端之上并非是说书人常说的人间仙境,而是一片空旷、寒冷、寂静的空间,让人不禁怀疑是否存在敢于生活在这万丈高空的生灵。

    穿过壮丽的云海,与朝阳为伴,餐风饮露,与落霞齐飞,周越回想起呼风的记忆,仿佛有些明白了他为何如此执着于天空。

    正因为天空的广袤,所以痴迷!

    正因为天空的壮美,所以痴迷!

    正因为天空的神秘,所以痴迷!

    所以周越也痴迷,他将全部的心神投入到感受这伟大的天空,一丝丝的天地灵气直往他的身体里灌去,他却毫不在意,任由光芒种子自行运转,只为享受这得来不易的天空。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声长啸,气息悠长,声调婉转,正是逍遥到了极处,周越回首望去,却是光头大汉咧开了他那张大嘴,脸上没有一丝狰狞,有的只是宁静与快意,半晌后收了啸声,大笑道:“好!好!好!南宫老儿!待我再与你大战三百回合,哈哈哈哈哈——”

    忽然,远方出现了一个个整齐排列的黑点,仔细看去,却是一队灰雁,它们排成了一个“人”字,最前方是强壮的青年,末尾则是年幼与年老的灰雁,它们嘹亮的叫声仿佛冲锋的号角,这天地间的罡风阻不住这些与流云作伴的精灵!

    光头大汉眼前一亮,提起周越追着灰雁飞去,那些灰雁也不理会他们二人,只是自顾自地向一个方向飞去,直到那队灰雁飞到一片云海处骤然消失,呼风这才停了下来,他盯着周越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随后猛然将周越抛起——

    周越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但不等他反应,却发现脚下猛然一震,顿时心里一惊,他竟是在这万丈高空踩到了一片陆地,往四周望去,却是茫茫云雾,半分也看不清楚!

    “往前面走去,不要回头,否则掉下去我可不管你死活。”身后传来了呼风的声音,周越心中一凛,不敢怠慢,连忙向前走了几步。

    骤然,云开雾散,周越只感到身边似有狂风呼啸,一丝丝云气就这么向着他的眼睛灌来,他只好将手臂置于眼前,努力阻挡这突如其来的风暴。

    待到狂风散去,他才将手臂移开,看了一眼。

    这一眼,就再也忘不了这举世罕见的神异景观!

    那云端之上,竟然悬着一座无比宽广的宝山!那山峰高耸入云,隐天蔽月,披林木之被,倚云端之榻,山脚下支脉绵延千里,好似猛兽爪牙,整座山峰犹如一条蜿蜒盘绕的巨龙,让人一望过去就不由得心生敬畏。

    周越揉了揉眼睛,他这辈子和上辈子看到的最离奇的景象加起来,大概也不及此时所见的宝山万一!

    此时才知,究竟何为仙,何为凡!

    宝山之上是一座不见边际的城池,其间有古木林立,苍茫浩渺,有亭台楼阁,雾气缭绕,有仙人抚琴,仙音阵阵,竟然还有湖泊河流,一道瀑布顺着周越身边与云海的接点飞流而下,却根本不知落在何处。

    一道道流光划破天际,或从亭台楼阁处飞出,或从天边飞来落在宝山上,往来络绎不绝,仔细看去,却是飞舟、仙鹤、飞帆等物,也有直接以肉身御空而行之人。

    “嘎~嘎~”周越看到了之前带路的那几只灰雁,此时它们正泡在湖泊之中,优哉游哉地捕起鱼虾来,显然是将鸟巢筑在这儿。

    “你且去那流云坊买几本功法回来,越多越好。”忽然,他耳边传来呼风的声音,回头望去却看不见那光头大汉。

    周越一讶,就这么把他放了?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沉默地望着宝山外的云海,果不其然,很快就传来了下文:“不要想着逃跑,你看看自己的丹田。”

    话音刚落,云海中抛出一个黑不溜秋的储物袋,仔细一看,那还是周越击杀黑袍邪修得来的战利品,周越无奈,他接过储物袋稍微运起真气,顿时感到一层黑色雾气包裹住了他的丹田,于是只好绝了逃跑求救的心思,叹了口气打开储物袋一看,里面放着不少晶莹剔透的长条形下品灵石,约有百余块。

    周越拿出一块下品灵石,回忆那本修仙异闻详解中的记载,这灵石多半分为上中下三种品质,因为用途广泛,无论是修炼、炼丹、炼器、布阵、争斗都要用到,所以是修行界的硬通货。

    据说三种品质的灵石之间,所含灵气的比例是一比十,但实际上这个兑换比例甚至达到过一比二十,因为上品灵石另有妙用,不少人得来多半都是直接自用,所以坊市使用的基础货币一般也就是下品和中品的灵石。

    周越合上储物袋,向那座城市走去。

    ……

    ……

    “功法!功法!十下品灵石一本!凝气决、烈阳功、冰魄心法,应有尽有了!”

    “有人会炼丹吗?我出材料外加五下品灵石求一枚聚元丹!”

    “快来看!上好的飞剑,上好的飞剑哎,自带木火两属,上好的飞剑哎!”

    漫步在流云坊的街道,周越却恍恍惚惚似乎回到了那卧牛山的小镇,这满街的叫卖声与那集会街是何等的相似?原来所谓的修行者也不是传说中的仙人,只不过是一群比较强大的凡人罢了,他们也有七情六欲,也有爱恨情仇。

    周越甩了甩脑袋,忘却脑海中那些胡思乱想,翻看起那些街边随处可见的功法。

    街道上大多数的修行者就这么租一块地皮,摆个地摊,将商品置于兽皮、布匹之上,任由来人自行翻看挑选,有坊市守卫监视,也不怕被人盗走些什么。另外一些小型门派则选择经营店铺,显得更加正规,所售物品的品质也好上不少,只是租金昂贵,所以价格比之路边摊也要昂贵许多。

    周越不敢随意将手中灵石花光,于是找了个售卖功法的路边小摊,想先买了更高层次的凝气决才是,反正那大妖呼风也不曾说要什么品质的功法。

    “这位道友,功法可是修炼之本,可不要草率更换啊。”小摊的摊主是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看上去与集会街的那些商家子弟也无什么不同,只不过他却没有自吹自擂,反而劝解周越莫要冲动。

    事实上,更换一门功法修行对于修炼者来说并非好事,除非两门功法差距甚大,否则没有人会贸然改变,最直观的影响就是修为的倒退,像周越这种灵动初期的修士还好,大不了散去全身真气重修,而有些凝气境后期的修士甚至改换功法后修为一次落下了两个境界,直接倒退回凝气期一层,数年苦修一朝散尽。

    凝气境的修炼者真气凝实,新修炼出的真气经常会与旧的真气冲突,直到旧真气完全被转化,在这个过程中不少修士都爆体而亡了,只因新真气与旧真气的差异太大,所以改修功法是伴随着巨大的风险的。

    至于凝气之上——筑基修士早已筑就灵台,若是再改换功法很可能灵台碎裂,魂飞魄散,故而除非疯了一般也无人敢于换功修行。

    “道友,我修的是凝气诀。”周越面带歉意,解释道:“此番前来也只是想要购买凝气诀的后续篇章,再顺便挑上几本五行法诀用作参考。”

    “原来如此。”摊主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这凝气决的真气却是柔和至极,无论改修什么都没风险,修仙异闻详解有记载,甚至有修炼凝气诀的筑基修士成功改换功法,若不是修炼速度太慢,怕是全修行界的门派都会将这门法诀选作基础。

    周越随手拿起几本市面上常见的法诀,方才听见的什么烈阳功、冰魄心法确实都有,但最让他惊喜的还是手中这块记载了完整的凝气诀的玉简,与那些只写到筑基、金丹的功法不同,这册凝气决竟是直通元婴大道!

    摊主见他欣喜,似乎知道他心思,随口答道:“你若是多买几本,这凝气诀便送与你好了。”

    周越心中有些惊异,这凝气诀全本可谓通天法门,看这白白胖胖的摊主似乎却并不在意,他好奇道:“为何如此功法却只能算个零头。”

    摊主一指远方一座假山,那上面立了个亭子,亭中有块石碑,周越凝神望去,却见那石碑上赫然写着凝气诀三个大字!

    “传说天地初开之时,我人族有位大能,号称妄帝。有一日他感凡人修行不易,于是立下一碑,传一法名凝气诀,传一术名凝气劲,至此,我人族大兴,各种法诀法术层出不穷,才有了今日的修行盛世。”

    摊主的声音听起来无比转眼肃穆,他缓了一口气,这才接着说道:“这流云坊主念妄帝伟大,便效仿他立下这碑,上面抄了那全篇的凝气诀供人观看。”

    “所以我这也就赚你个玉简钱罢了,又能有几块下品灵石?”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