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周越收了法术,回到树屋再次谢过万侯,这白衫少年口中的修炼者人人必备“基础法术”,竟是比他那功法自带的凝气劲要强上如此之多。

    凝气劲还可以说是凡人武学范畴,这‘引火’却已经可以随意招来威力强劲的火焰了,称之为仙法一点也不为过。

    “难怪那修仙异闻详解对加入门派如此推崇,我这凝气劲差之法术‘引火’如此之多,这‘引火’又不知差了这位万道友的光轮霞光几何,一来一去这可就是云泥之别了。”周越感知着丹田内转动的那一颗光芒种子,没想到同样是使用真气,消耗也相差不大的两个法术之间居然有如此差距。

    至此,周越对那越池宗更是心驰神往,虽说在这南云部只是个小宗门,却也是传承有序的玄门正宗,在越国,越池宗的势力更是遍布了将近八成的国土!

    “万道友,你可知这许多修炼者为何要来围杀这妖物?”周越忽然想起了卧牛山附近的那只妖,虽说越池宗也有不少弟子前来,不过似乎更多的都是山野间的散修。

    周越看那修仙异闻详解上说,一只妖若是可称为大妖,必定是呼风唤雨,兴风作浪之辈,同时这样的妖绝对一身是宝,越池宗作为越国之主竟然会同意散修一同行动?甚至还有其他门派与邪修到来,连万侯这位越池宗弟子竟然也险些陨落在自家的地盘里,这显然不正常。

    万侯愤愤地说道:“那大妖‘呼风’凶蛮残暴,喜食凡人,日啖三百人,夜啖童男童女一对,它本在南云山脉兴风作浪,只是近日来时常骚扰越国边境,扰得凡人不得安生,有时甚至对修炼者出手。我越池宗忍无可忍,这才发布围剿令,门下弟子皆可杀之。”

    “只是这卧牛镇……”稍作停顿,他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叹了一口气说道:“虽然卧牛镇号称处于越国之内,可宗门在此地的控制力并不强,甚至——这地方本就不算在越国修行界之中。”

    “既然是无主之地,自然人人都可来此分得一杯羹了,越国的,卫国的,南云山脉的,总之附近穷山恶水里藏着的修炼者全都跳出来了,我们越池宗在此势力不强也无力管束他们,最后也就这样了。”万侯神色有些黯淡,接着说:“若是四百年前宗门的元婴祖师还未陨落的话,哪里轮得到他们这些跳梁小丑?”

    “元婴?”周越看了看这位万道友的神色,决定将话题扯开。“我这些日子观那修仙异闻详解却也不知这是何物,我记得莫清公子也曾说过这凝气决乃是可以直通元婴的大道真法,莫非这修炼者之间也有些区别么?”

    “怎么没有区别!强大者长生久视,手掌翻覆之间便是翻江倒海!我等弱小者阳寿不过百年有余,与人争斗最多也就是开碑裂石,怎可同日而语?”

    万侯惊讶地看着他,而后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是了!大师兄又岂会带着全套的凝气决在身?传你的大概只是灵动篇罢了。而这修仙异闻详解的撰写者大概也没想到有人真的连修炼者的境界也分不清吧。”

    万侯稍作停顿,便讲解起这修炼者的不同:“你且听好,我玄门正宗修行便是修的元婴!这主要境界分为:灵动、凝气、筑基、立鼎、金丹、碎灭、元婴,每个大境界分为三个小境界。再往上或许还有,不过周道友却是暂时不必知晓,我越池一脉传承万载也不过出了寥寥数个元婴罢了。”

    周越听到此处暗暗心惊,那越池宗乃是传承有序的玄门正宗,万年来竟然只出了不到十个元婴!

    万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世人皆道我等修炼者长生久视,不食人间烟火,又怎知道只有元婴大能方能与天地同寿?又怎知道修行界亦是处处凶险?又怎知道我等一步踏错便是万劫不复?”

    许是常年压抑,万侯说了很多,最后摇了摇头,将这情绪甩掉,笑道:“周道友不必在意,你是灵动初期,我则有凝气中期,不过都是些小角色罢了,这天塌下来也轮不到你我操心。”

    周越心道也是,于是不再去想,专心修炼起‘引火’和凝气决来。

    ……

    ……

    自从周越救回那位白衫少年万侯后,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他抽空去卧牛镇又买了两次干粮,却发现卧牛镇上行走的奇人异士越来越多,有人腰间缠着大蛇,有人瞳中燃烧火焰,最夸张的一人却是凌空虚渡,步步都踩在半空之中,诡异的是卧牛镇的居民竟然没有发现半分异常,只道是今年前来南云山脉探险的商队多了不少,却对这种种异象视若无睹。

    周越回去问过万侯才知道,原来这是大多数修炼者都会的障眼法。

    “周道友,我等玄门正宗的修炼者不得随意干涉凡人,因这凡人诸国便是我等根基所在,却又不想为凡人所扰,故而用些障眼法迷惑凡人视听,也在情理之中。”万侯笑道:“倒是我的疏忽,今天便教你些障眼法之流的小道好了。”

    周越却有些疑惑,这隐瞒身形的法术可是好用,若是用在潜伏争斗之上更是大有作用,怎的在修行界也就是小道?

    万侯看他脸色便知道他所想,摇了摇头解释道:“诸如障眼法之流只可隐瞒修为差距极大之辈,修炼者十有**都修了望气术,往你身上一扫就能见着一团灵光,即便障眼法隐去了身形,那同阶修士见了空中有团灵光还不知道有人在此?”

    言罢,万侯手上一捏法诀,整个人就在周越眼中缓缓消失了。

    周越心中好奇,这障眼法竟是天衣无缝,饶是他眼神不错也无法察觉分毫。

    “周道友,你将真气运至眼中。”空中忽然传来了万侯的声音,周越一愣,随即闭目凝神运起丹田中的光芒种子,一缕真气自下而上直冲双目,接着他双目一睁,却发现本来空无一人的树屋中赫然立着一个耀眼的人形光团!

    “如何?”再看那万侯现出身形微微一笑,递过来一块玉简,道:“我已是全力施为,却也是被这望气术一眼看穿,修炼者平时维持的障眼法也不过让凡人无视罢了,甚至不少具有修炼资质的凡人也能看破障眼法。”

    周越听到这,忽然想到那集会街上的一老两小三人,分明是衣衫褴褛,但当时整条大街上却没有一人看向他们,反倒是自己有所察觉,如此,周越总算知道那越池宗的公子莫清为何说他素来聪颖了。

    “自然,也有些修士研究出了如何在其他修士眼中隐藏身形的法门,不过我越池宗却不擅……”万侯正欲在讲解两句,却忽然屏气凝神闭目打坐,停止了言语,周越看他神情凝重,也赶忙学着他的样子盘膝坐下,心神沉静在天地之中。

    “咚……咚……”

    这一次周越却察觉出不对来,他的心脏跳动的异常微弱缓慢,甚至缓慢的让他生怕心脏就此停止,这种感觉与之前修炼之时截然不同。

    黑暗再一次降临,但只一瞬间,周越就看到了那一片汹涌澎湃的光辉星海!

    此时那星海哪里还有平日里的温和神秘?一个个光点如同脱缰的野马,疯狂地舞动着,随即带动了整个星光之海上下翻飞,恍惚间,层层叠叠的光辉浪涛怒号着从天边滚滚而来,洁白闪耀的浪花冲刷着周越的身体,他艰难地稳住身形,却听见那宛如千军万马般奔腾而至的轰然巨响!

    在浩瀚暴怒的光海之前,周越的抵抗是如此的乏力,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他就被一道光浪狠狠地打出了修炼状态,刚一睁开眼就感到一阵反胃,一张口差点呕了出来!他缓了缓神,再看向旁边的万侯,却见到白衫少年此时眉头紧锁,牙齿互相摩擦发出让人难受的“咯吱~”声,没过一会儿就双目圆睁,一口鲜血直喷而出!

    “万道友!”周越一惊,好在万侯只是捂住胸口摆了摆手,他才缓了缓神,正欲开口问询,却感觉这树屋猛然一晃!

    “轰——”

    远处有雷霆般的巨响传来,树屋开始止不住的晃动,周越一咬牙,拉起万侯一运凝气劲就往屋外跳去!

    “哞!”

    “哼哧哼哧!”

    “嗷——”

    周越刚一落地却见到远处冲来一群野兽,豺狼虎豹应有尽有,此时这些本该互相捕猎的野兽都对身边的食物不闻不问,甚至跑过周越两人的时候也毫无敌意,只是歇斯底里地向着南云山脉深处冲去!

    “怎么了?”他惊恐地望着眼前的一切,无意识地将冲来的野兽击飞。脚下的大地开始摇晃,山间的河流随着地面震颤,猛兽们互相奔踏挤压,只一瞬间这本应平静的东山便是万兽奔腾,群魔乱舞!

    “卧牛镇!”万侯不顾身上的伤势,大喊道:“大妖!是大妖‘呼风’!”

    周越一愣神,但万侯却不管,一拽他的肩部,足下猛然一踏就带着他摇摇晃晃地飞了起来!

    不一会儿两人便升到了云端高度,周越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他战战兢兢地向着卧牛山的方向望去——

    卧牛山消失了。

    那本应坐落在那的卧牛镇,连同卧牛山整个被抛向空中,修炼者、凡人、鸡犬、房屋,一切都在狂风中无力地挣扎,而地面上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张吞天巨口!它那狰狞的獠牙直冲天际,粗糙的舌头犹如一条择人而噬的恶龙,随意一卷就是数百人丧生!

    卧牛镇只坚持了短短一柱香的时间,就永远消失了,留下的只有那一张深不见底的巨口,和满地的断肢与鲜血。

    周越颤抖着,那本是他从小生活的地方,但此刻……

    恍若人间炼狱!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