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申着地一滚便已站起,数十支弩矢被他连闪带格避开了绝大部分,但依然有一支射中了肩膀,还有一支插在左腿脚踝处。

    本来孟方已经吩咐手下取下三路,只是宗申刚刚向前一扑,上身就有部分露在了弩箭的攻击范围里面。至于脚踝受伤几乎是必然的,那个部位可不好格挡,下三路才中一箭就算烧高香了。

    看见宗申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珠,白崖心里也不禁一凛。

    他也算见过不少绿林武者了,去阆中保护曾贤那一回,就跟夜狐狸等人打过交道。

    别看白崖表面对孟方等绿林武者客客气气,但心底还是有点看不起这些人。不过,今夜一战却刷新了他的三观,发现若是轻视这些人,还真有可能会阴沟里翻船。

    或许和平时期,这些绿林武者处于整个神州武林的底层,翻不起什么大浪。可等到了大劫乱世,绿林武者凭借人多势众,恐怕就能搅一搅浑水了。

    想到这里,白崖忽然心中一动。

    “孟方应该知道帮我找到宗申就算了事了,为何还要在我面前如此卖力表现?”

    “他再怎么出力,依然只是让我欠个人情,莫非这里面还有其他的用意?”他可不是笨蛋,看着威猛老者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忽然脑海中闪过一道闪电。

    “是了,如今这世道风起云涌,旷世大劫已经开幕……他可能是想以后给自己找条可以依靠的大腿,而我背后的青城毫无疑问就是一条大粗腿!”

    “和平时期,青城显然用不到他这种绿林大豪,但大劫乱世就不一样了,没有哪个仙武宗门会嫌自己可用的人手太多。”

    “若是今后清都观缺了基层的人手,那么他今天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就能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了……”

    白崖越想越感觉有道理,仙武宗门的高层站得高看得远,能够发现大劫临世毫不稀奇。但蛇有蛇道鼠有鼠路,类似孟方这种绿林大豪,哪怕看不清全局,应该也本能地体会到了危险降临。

    “果然这人都是不简单,看轻别人就是看轻自己!”

    “白老弟,那宗申上山了!”正在白崖浮想联翩之际,身旁却传来了孟方的提醒声。

    “呵呵,倒是有些毅力!”白崖探头一望,果然看见宗申折断了精铁箭杆,冲过了弩手的拦截线,正奋力抢上山来。

    “孟老哥,这里便交给某吧!”

    “那好,老弟自己小心!”孟方知道自己今晚表现得差不多了,接下来过犹不及,却不会继续留在高~岗这里了。

    他不过是个意境初阶,仅是马马虎虎那种,在绿林混饭吃足够了,但在宗门精英面前却不够看的。

    别看宗申现在受了重创,这位白云观的意境高阶要是真的狠下心跟孟方放对,不消片刻就能将他变成死尸。

    何况,对于白崖,孟方的信心也很足。

    当初在涪陵城外,他可是亲眼看着白崖在极短时间内,辣手击杀了青旗门副门主萧长烈。

    萧长烈是个意境武者,练得大力猿王拳,在益州绿林号称神力无双。结果白崖愣是硬碰硬,只用了三五拳就当场将其活活打死。

    萧长烈死得极惨,臂骨被直接从手臂中击脱,只剩下了一个空皮囊,颈椎被拧成了麻花状,整整长了一截。其死状居然吓得对面一帮从来都悍不畏死的绿林客,瞬间做了鸟兽散。

    孟方每每回想起那个场面,都感觉心底一凉。

    他自认在绿林中也算心狠手辣,可跟身边这位铁石心肠的青城天骄比起来,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况且,白崖当时才是个气境武者。而现在,他不仅成了意境强者,据说还登上了华山论剑两榜。

    白崖猜得没错,孟方这几年看着益州江湖连续动荡,已经感受到了异样的危险气息,从而想给自己找个仙武宗门当靠山。

    可他作为一郡的绿林瓢把子,心中还有一些傲气,并不愿意随随便便就给人当狗腿子。

    如果不是看好白崖和青城,又从独子得药一事上,感觉到对方是信义之人,不会随便拿他当弃子。孟方现在可不会像个卖艺人似的,花这么多心思表现自己。

    孟方和他几个手下从高~岗背面下山,原地只剩下了白崖和银尸白彤。

    此处高~岗不过是一座林木茂密的小丘陵,孟方等人才走不久,白崖耳中就听到了一个轻重不一的脚步声,从远及近,飞速而来。

    “看来腿脚受伤还是对他影响很大!”

    望着从林中窜出的黄脸汉子,白崖扫了一眼他那只还带着箭头的脚踝,身形一动,目无表情地挡在了宗申身前。

    他这边刚动,宗申就已经有了反应,身体微微一僵,今夜第一次停住了脚步,视线落在了白崖身上。

    “你又是何人?”

    宗申的嗓门有些沙哑低沉,眼神凝重地看着白崖,显然体会到了对方的不好惹,这是之前那帮绿林客没有给过他的感觉。

    “清都观白崖!”

    白崖单手一翻,将刘钰给他的督察铜牌在宗申面前一晃。

    “宗申,随某回山!”

    “白崖……”宗申先是一皱眉,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盯住白崖,喉头发出犹如困兽般的低声咆哮,“清都观竟然连你都派了出来,看来是欲得某而后快!”

    白崖不置可否,冷冷地看着对方。

    这家伙现在身上两处流血,体内又还有“药茶”的余毒,他丝毫都不介意再拖一会儿。

    宗申忽然伸手一抹脸上,扯下了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一副略显清秀的白脸。

    “白崖,久闻你乃侠义之辈,可要听一听某为何会弑师叛门?”他目光一阵闪烁,幽幽然地说道。

    “不听!”白崖扫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拒绝道。

    “哼,你就不怕冤枉好人,有损自己的侠义之名吗?”宗申冷笑着翘起嘴角。

    “某是清都观督察,不是白云观弟子!”白崖眯着眼睛,淡淡地说道,“你若有冤屈,随某回山后,自可在武堂自辩。你在青城日久,应知道以清都观与白云观的关系,还不至于偏向袒护白云观的任何人。”

    “现在说给某听,又有个屁用?”

    宗申哑然,良久无语。

    “怎么样,可愿随某回去?”白崖目光一闪。

    若是宗申愿意束手就擒,他就没办法再从对方身上搜查那卷先辈手札了。

    或许有些惋惜,但白崖不会为了这卷手札而破坏原则底线,这个选择自然就交给宗申自己决定。

    “不了,某从青城下来后,就已经决定再也不会回去。”宗申抬头望天,思考良久后,终于摇头叹息。

    “那好,不要再说某没给过你机会。”白崖咧嘴一笑,很是满意地说道,“今夜的那些绿林人物都是某找来的,你若能杀掉某,只怕就无人能再拦住你了……”

    “也罢,这些年来,阁下大名在所有青城弟子耳中,都可谓是如雷贯耳。今夜能有机会领教高招,正是宗申之幸……”宗申眼中露出一丝奇色,仿佛下了什么决心般,脸上再无惶恐。

    “白彤,上!”白崖撇了撇嘴,伸手一指宗申。

    原本一直静立在他身后,宛如木桩般的银尸仿佛忽然从梦中惊醒,闪电般越过白崖,朝着宗申扑去。

    “你……”黄脸汉子吃惊地瞪大了双目,单脚一点,狼狈地躲过白彤扑击,口中怒声吼道,“你如此赫赫声名,莫非还怕了某这个重伤之人。要擒拿某家,何不亲自下场?只是遣个异类护法对敌,可是看不起人吗?”

    “你一个弑师叛贼,有何让人看得起的地方?”白崖冷笑着负手而立,戏谑地讽刺道,“想跟某较量?可以,先赢了某的护法再说!”

    宗申脸色铁青,没想到白崖会如此无赖。以他的修为,自然能感应到白彤不是铜尸阶层,而是更高一阶的银尸。

    银尸的战斗力虽然比势境武者稍差,但也能在某种程度上力抗势境,他绝对不会是对手。特别是他现在身上还有伤,哪怕用游击战都不一定能拖多久。

    想到这里,宗申开始目光闪烁,眼神游移了起来。

    “白彤,加把劲,天色不早了!”白崖看他样子,顿时暗暗冷笑。

    这人确实心志颇坚,到了这步田地,竟然还想着脱身之策。

    不过,白崖若在这种情况下还放走了对方,那他觉得自己真的可以买块豆腐一头撞死了。

    “吼~”白彤听到吩咐,眼瞳冒出了实质般的绿芒。

    银尸忽然间纵身腾起,跃在半空,浑身散发出了无形的吸力。虽然白崖与宗申并无异样感觉,但高~岗表面的土壤和草木纷纷漂浮而起,往白彤身上汇聚而去。

    这是银尸的土木属性,白彤要使出曾在相柳庄用过一次的神通了。

    “这是……”

    宗申脸色大变,转头望向白崖的眼神狰狞了起来。他猛一咬牙,竟然趁白彤此刻没有拦截他的空隙,不要命似的飞扑向白崖。

    “要拼命了吗?”白崖瞳孔一缩,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转迅即逝。

    他脚步轻点,飞快地后退,负在身后的右手一抖,两颗圆珠状的黑影悄无声息地弹了出去。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