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发发炮弹呼啸着落在了苏军的阵地上,惊天动地的爆炸过后,浓烟滚滚而起。

    我在集团军的观察所里,站在瞭望孔前用望远镜望着炮火硝烟所笼罩着的阵地,心里不禁为阵地上的战士们担忧起来。要知道阵地上的第230预备教导团的战士们,在不久之前还是工厂里的工人,虽然他们当中不乏有参加过国内革命战争,打过外国干涉军和白匪军的老战士,但更多的人也许就只进行过射击训练,知道如何把子弹从枪膛里打出去,至于把子弹打出去后能打中什么,那就只有天知道了。阵地的攻防战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双方所较量的,无非是兵力的多寡,以及士兵们装备和士气。面对德军的疯狂进攻,让这样缺乏训练的部队来防守如此重要的阵地,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德军的炮击停止了,在短暂的沉寂以后,阵地的前方传来了巨大的坦克发动机的轰鸣声,看来德军步兵又在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不一会儿的功夫,硝烟弥漫的阵地上响起了我军的炮兵反击的炮声。听着这零星的炮声,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阵地上十几个炮兵连的上百门炮,难道就只剩下这么几门炮了吗?

    战斗打响前几个小时,我和列柳申卡将军到前沿视察时,我无意中发现军属的几个炮兵连居然就直接部署在战壕的后面,火炮一门紧挨着一门,整齐地摆放在无遮无拦的开阔地上。看到这种情形,我当时就毫不客气地对他直接指出了这种错误的部署:“少将同志,炮兵这样布置可不行啊!你看火炮摆放得如此密集,如果德军在炮击时,有哪怕一发炮弹落进了炮兵的队列,那么殉爆的炮弹就会把整个炮兵连全报销掉。一旦失去了炮兵连的支援,仅仅凭借装备落后和缺乏训练的民兵部队,是无法顶住德军坦克进攻的。”

    他听了以后,却耸了耸肩,用一种无可奈何的语气回答说:“亲爱的奥夏宁娜少校,我的特派员同志!我承认你看到的部署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可这都是完全按照军事条例上的规定执行的。目前通用的条例,是沙波什尼科夫元帅根据国内战争时期的经验,而专门制定的,还载入了伏龙芝军事学院的教材。对于这个,我们是没有修改权限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彻底无语了。沙波什尼科夫是个伟大的军事家,在苏军中也有着很高的威望,可他始终固守着一战时期的观念,以为用大炮机枪组织坚强防御阵地,就会把来犯的敌人打得头破血流。全然不知道这样的部署,在目前的形势下是如何地不合时宜,炮兵阵地如此密集地排列在没有掩护的开阔地上,简直是敌人炮兵和飞机攻击的活靶子。

    寒风吹散了弥漫的硝烟,我已经能清晰地看清战场上的情形。规模庞大的德军坦克部队,排开了阵形,气势汹汹地向我军阵地压了过来,后面是排着松散队形的密密麻麻的步兵。偶尔有一两辆坦克,被我军阵地上零星射击的炮火击中,冒着了浓烟停了下来,但是更多的敌人还是在继续向我们的阵地推进着。

    眼看着坦克已经逼近第一道战壕了,可阵地上还是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旁边传来列柳申卡将军焦急的声音:“怎么搞的?步兵还不开火,难道都在刚才的炮击中牺牲了?”

    一辆德军的坦克越过了战壕,刚开出没多远,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那辆耀武扬威的庞然大物顿时化成了一团火球。随着这声爆炸,原本沉默的轻重武器突然开火,密集的子弹从战壕里射向了冲过来的敌人。德军被打得措手不及,十几个冲在前面的步兵猛然定了一定,身子便直挺挺地摔在了地上,后面的赶紧趴在了地上。

    又有几辆坦克越过了战壕,开出没多远,就无一例外地步了刚才那辆坦克的后尘,成为了几堆燃烧着的废铁。我这次总算看清坦克是如何被击毁的,原来是阵地上的战士们等德军坦克越过战壕后,纷纷从隐身处出来,用密集的火力挡住敌人步兵,然后再从后面向坦克投掷燃烧瓶和反坦克雷。不过这种办法还真是有效,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接连炸毁了十几辆德军的坦克。

    但是德军的坦克实在太多了,前面的被炸毁了,后面又蜂拥而至,最后还是有几辆坦克安全地越过了战壕,向集团军指挥部方向开了过来,沿途还把我军的几门火炮碾成了废铁。

    看着坦克离我们越来越近,不光是我着急了,列柳申卡也慌了神,他抓起桌上的电话,大声地冲里面喊:“奥尔年科!奥尔年科!!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不等对方答话,他又继续喊道:“立刻向集团军观察所方向进行攻击,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很快,炮弹就呼啸着落在了观察所周围,震得顶棚的土纷纷落下,列柳申卡把手里的电话一扔,拉住我一起趴在了观察所的地上。等炮声稍歇,他从地上爬起来,趴在观察孔向外张望了一下,然后抄起我搁在桌上的**沙冲锋枪就冲了出去。

    我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外面,发现刚才冲过来的几辆坦克已全部被击毁,正在观察所附近的不远处熊熊燃烧着。冲锋枪被少将拿走了,我只能拔出手枪跟着冲出了观察所。

    我冲出门口,看见列柳申卡已经跳出了战壕,正跑向一辆燃烧的德军坦克,两个浑身是火的坦克手才从驾驶舱里逃出来,就被他乱枪打倒了。

    右边传来了隆隆的炮声,我才回过头去,看到有一些坦克正飞也似地开了过来,边行驶边开炮射击。我一眼就认出,这是苏联坦克,体积不大,然而灵活的“Т--34”型坦克。

    列柳申卡一直还站在那辆熊熊燃烧的德国坦克前面,连连挥动着还握着冲锋枪的那只手大叫道:“奥尔年科!奥尔年科!”

    领头的那辆坦克舱盖打开着,坦克旅旅长奥尔年科露出半个身体站在那里,向列柳申卡挥手致意,同时高声地答应着:“瞧我的吧,我亲自到前面去揍那帮混蛋!”

    列柳申卡将军继续挥舞着手中的武器,边向奥尔年科的坦克靠过去,边大声地喊叫:“向前,向前!给他们点厉害看看!”

    局面正向着我们有利的方面发展,看来已经用不着我亲自去拼命了,于是我便把手枪插回了枪套,慢慢地沿着战壕向他们走去。就在这时,一发炮弹呼啸着落在了他们两人的中间。奥尔年科一声不吭便扑倒在了坦克的舱盖上,列柳申卡将军捂住额头,在原地慢慢地转了一个圈,缓缓地倒在了地上,手中的冲锋枪远远地扔到了一旁。

    “少将同志!”意外的变故,让我大吃一惊,我大喊一声,赶紧手脚并用地爬出了战壕,快步向他跑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