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停了下来。女售票员走到门边摁了一个钮,打开所有的车门,然后大声地对我们说:“电车到站了,同志们。都下车去吧!”

    我和那位上士跟着大家下了车。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我有些疑惑地问身边的上士:“这里就是冈察莫尼斯嘎亚吗?”

    “当然不是,这里离冈察莫尼斯嘎亚还有两站地,不过前面修筑了街垒,电车是开不过去的。剩下的路嘛……”他弯腰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对我接着说:“只能靠我们的两条腿走过去了。”

    我跟在上士的后面,沿着街边往前走。我一面走,一面打量着路上行色匆匆的路人的脸,打量着房屋上交叉贴着狭长黑纸条的窗户,打量着堆着沙袋的商店橱窗,打量着墙上贴着各式宣传画。

    越往前走我们走得越慢,因为要不时地绕过一个个用沙包、圆木和木板堆成的街垒。把守这些街垒的人都穿着便衣、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一看就是临时组建的民兵部队。他们不时地把路过的行人拦住检查证件,而我俩通过街垒的过程中,却是一路畅通无阻,对那些执勤的民兵来说,也许我们身上的军装就是最好的通行证。

    又过了一会儿,我们停在一栋条石修建的房子前面。“我到地方了,指挥员同志。”然后上士又指着前方说:“顺着这条路继续往前走,路右侧的第四栋房子,就是您要找的地方。”

    “好的,”我向他伸出手说:“谢谢您,我们后会有期了。”和他握过手以后,我又独自沿着道路向前走去。

    在一个与房屋相毗连的小树林里,我看见一群人正在那里挖掩体。共有二十来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站在已经齐胸深的土坑里,劲头十足地用铁铲挖着泥土,把泥土装满桶,然后挨个儿传到上面。在上面的人接过桶,到不远的地方倒掉泥土,又把空桶传到了下面土坑里。

    “军人同志,”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我扭头一看,原来是位年轻的民警,也许是他看见我在这里停留很久了,所以过来询问一下。“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他这么一问,让我有些慌乱,我对警察的恐惧还是根深蒂固的,暂时无法改变的。稍微定了定神我才问:“我想找47号楼,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47号楼?”他反问道。“这里就是啊,军人同志。”

    “您是管理这个区域的片警吗?”我试探地问道。

    “那是自然。我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

    “我有个朋友叫卡佳,我是来这里找她的家人的。”

    “可能要让您失望了。”他脸上带着遗憾地说:“前不久区民政局来过了,通知说卡佳已经在战场上牺牲了。”

    “那她的家人呢?”虽然来之前,我就猜到卡佳的家人十之**已经知道她牺牲的消息,但受她临终的嘱托,我还是应该走这一趟的。

    “她的父亲参加民兵去了前线,她的母亲和姐姐都已经疏散到后方去了。”民警向我敬个礼,然后走开了。

    没能找到卡佳的家人,冈察莫尼斯嘎亚之行就这样遗憾地结束了。我在路边拦了辆顺路的军车,让司机把我送到了离旅馆不远的地方,然后下车往回走。

    快到旅馆的时候,我远远地看见科罗廖夫正在门口来回踱着步。他看见我出现,立刻拼命地打着手势,示意我动作快点。“难道我们出发的时间提前了?”想到这里,我赶紧朝他小跑过去。

    “快点,大将同志等你半天了,我正考虑到什么地方去找你呢。”科罗廖夫抓住我的胳膊,扯着我的身体快步向里面走着。

    “大将同志?!”我有些诧异地问:“哪位大将同志啊?”

    “还能有谁?当然是我们方面军的前任司令员朱可夫大将啊。他都等你半天了。”

    下一分钟,我就老老实实地站在了穿黑色皮军装的朱可夫面前。他没有更多的废话,开门见山地说:“奥夏宁娜同志,介于你在普耳科沃高地战斗中的勇敢,和在克里姆林宫讲台上的杰出表现,斯大林同志亲自决定提升你为少校军衔。祝贺你!”

    “为苏联服务!”我已经有过授勋和晋衔的经验,知道在这种场合该说什么。虽然我早知道自己会获得更高的军衔,但猜测最多就是个上尉军衔,没想到会连生三级,直接授予了我少校的军衔。

    “接下来。”朱可夫等着随行的军官为我更换完肩章后,又接着说:“目前上级对你的任命有两个,你可以选择一下。”

    “我可以问问是什么样的任命吗?”我鼓足勇气大胆地问了一句。

    “克里姆林宫里某个高炮营的指挥员,因某种特殊的原因,今天已经调离了,这支部队的指挥员位置上出现了一个空缺,你可以去担任这个职务。”

    啊!我大吃了一惊,看来昨天科罗廖夫说的还真不是假话,因为让敌机侵入了克里姆林宫的上空并投下了炸弹,负责防空的指挥员果然是受到了处分。不知道是发配到西伯利亚去挖煤还是被直接枪毙了?别济科夫的命运又如何呢?如果我答应出任这个职务,会不会步他们的后尘呢?

    “你是怎么考虑的?”朱可夫看我没有说话,有些不耐烦地问了一句。“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说出来。”

    “将军同志,”第一个任命我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不然到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还是比较关心第二个任命到底是什么。“我能听听另外一个任命是什么吗?”

    “当然可以。”朱可夫点点头接着说:“我已经出任西方方面军的司令员,需要一个得力的助手陪我到波罗金诺去。不过我事先提醒一下你:那里的形势已经非常困难了。”

    在我的印象中,朱可夫在战争中好像从来没有遇到危险的情况出现,所以跟着他走,自身的安全是绝对能得到保障的,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愿意担任您的副手,陪您去波罗金诺。将军同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