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机逃走了,女兵们冲到了我的身旁,拼命地亲吻我的脸颊。本来这是个左搂右抱的好机会,可我却呆呆地坐在机枪前,刚才打敌机的时候,我倒是镇定自若;哪知战斗结束了,我却开始后怕,全身像筛糠一样不断地在发抖。

    “你怎么了?”旁边的让娜关心地问,她对我的称呼已经由“您”变成了亲昵的“你”。

    “没啥,就是有点冷。”我找了个比较贴切的理由来掩饰自己的失态。俄罗斯的秋季早晚温差太大,刚才从屋子里冲出来的时候,因为心情紧张,还没有感觉到清晨的寒意。这个时候还真感到有点凉啦。

    卡列尼娜走过来,揽住我的肩膀说:“走吧,丽达。我们回去吃早饭,不能让该死的德国鬼子耽误了我们的早餐。”我答应了一声,从座位上跳了下来,在女兵们的簇拥下回到了屋子。

    屋子里有一张长的木板桌,估计就是女兵们平时吃饭的餐桌,上面摆放着切成片的黑面包、酸黄瓜、奶酪、香肠,甚至还有一盆青苹果。

    正要开始吃饭,突然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们可以进来了吗?”我朝门口看去,只见霍洛波夫大尉和赫洛波夫上尉两人正面带笑容地站在门外。我赶紧站起来迎了过去,连声说道:“指挥员同志,欢迎你们的到来。”

    两人坐到桌边,摘下头上的钢盔摆在了桌上。赫洛波夫有点兴奋地对大家说:“姑娘们,你们真是太棒了!你们没来之前,这个阵地没有什么防空力量,所以德国鬼子的飞机天天都要飞到高地上空来兜圈子,一点儿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今天你们狠狠地教训了他们,估计他们今后就不敢再那么嚣张了。”

    “行了,我的政治指导员同志,”大尉打断了他的话,“现在是吃早餐的时间,你要说的话还是等吃完饭再说吧。”他把一个军挎包放到桌上,把里面的东西逐一地摆在桌上:面包干、猪油和一罐炼乳。东西虽然不多,但我清楚地知道,这些平时看起来很普通的东西,在战争年代里却是无比珍贵的食物。

    “姑娘们,这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大尉招呼着大家:“大家不要客气,都来吃吧。你们吃早餐的正常时间已经被德国鬼子的飞机耽误了,都抓紧时间吃吧,免得吃到一半又被德国鬼子打扰啦。”

    “轰!”他的话音刚落,外面便响起了爆炸声。刚开始只是一声,接着“轰、轰、轰!”的爆炸声便响成了一片。

    “不好,”大尉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德国鬼子又开始对阵地进行炮击了。上尉,我们赶紧去观察所。”抓起搁在桌上的钢盔便往外冲,赫洛波夫也紧跟其后冲了出去。

    “我拷,大尉真是个乌鸦嘴。”我小声地用用中文骂了一句,然后站起来大声吩咐我的副排长:“卡列尼娜,除了在高射机枪那里留下几个必要的人员进行警戒,其她人都隐蔽到防炮洞里去。”

    “丽达,”卡列尼娜有点犹豫地说:“可是往常炮击的时候,我们都待在屋子里啊。营长同志也说过,这个房子建在山的背后,炮火是打不到的,是很安全的。”

    我听了这话,真是哭笑不得,也许房子所在的这个位置,德军的炮火是打不到,但不等于飞机也炸不到这里。几十个人窝在一个破木屋里,一枚航空炸弹落下来就全部挂掉了。于是我态度很坚决地说:“不行,都去防炮洞里隐蔽,这是命令。”

    我下完命令,随手从桌上抓起几片面包,边吃边走出了木屋,跟在两个指挥员的后面,去设在山坡上的观察所。

    观察所里除了正在用望远镜观察敌情的营长、指导员,还有一个带着耳机的男报务员手持话筒,正大声地喊话:“喂,喂,师部,师部,我这里是无名高地,我这里是无名高地。······”

    “轰、轰、轰!”我趴在观察口前,看着德军的炮弹接二连三地在高地上爆炸,烟尘飞腾,遮蔽了半个天空。

    然而这里的情况并不是最严重的,左侧的高地受到了更猛烈的炮击。山坡上各种坚固的防御工事像是纸糊的玩具一样,被爆炸的威力撕烂揉碎再高高地扬到了空中。雷区的地雷不停地被引爆,战壕前的铁丝网被撕成了碎片,隐蔽在战壕里的战士们被炸的血肉横飞······

    师部的电话终于要通了,大尉大声地向师长报告着情况:“······德国鬼子对高地进行了猛烈地炮击,步兵正在后面集结。看情况,他们又是准备采用老战术,用炮火对我们左右两侧高地进行火力压制,然后再组织兵力对主峰阵地进行突击。······”

    “轰!”的一声巨响,一发炮弹在观察所附近爆炸,屋顶大大小小的土块暴雨般地落下来,我吓得尖叫一声,慌忙离开了观察口,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外面大团大团辛辣的硝烟被风吹了进来,呛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刚打完电话的大尉用不满地眼光看了我一眼,正想开口批评我这个惊慌失措的人,一直在观察外面敌情的赫洛波夫突然大声说:“哎呀,不好。”

    “什么事?”大尉冲了过去,抓起放在观察口的望远镜紧张地往外张望。

    “大尉,你看,有坦克和装甲运输车掩护着德军步兵正从我们阵地的右侧绕过去,他们想直接去攻击基辅公路上的防线。”

    “要赶紧向上级报告。”大尉转身抓起电话又开始大声地呼叫:“师部,师部!我是无名高地,我是无名高地!”他突然扔下话筒,气呼呼地说:“见鬼,电话线被炸断了。”然后吩咐那个通信兵:“你快点去检查一下线路。”

    “刚才师长说什么没有?”通信兵刚离开,赫洛波夫便关切地问大尉。

    “说了,还是那几句话:宁可让白骨暴露在荒野,决不丢弃高地;只要还有一个人在,就要像钉子一样钉在阵地上,一步也不能后退。”

    “轰!”又是一发炮弹落在附近,我身上又落上了厚厚的一层土。这里太危险了,没准过一会就被一发炮弹直接命中了,我可不想死地不明不白,还是到防炮洞里去找排里的战士吧,至少待在那里不会被炮弹炸死。想到这里,我也没和他们打招呼,悄悄站起身来,偷偷地溜出了观察所。一出了门,我马上撒开脚丫子就往防炮洞那里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