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简,天地如一。”

    “道生一,三生万物。万物同源而化道。”

    “物极必反,否极泰来。”

    “涅槃如寂灭,死亡亦是重生。涅槃之义,重生之法。归一如心,可生亿万。亿万如一,可万物归真。”

    强如一,弱无生。无生便是永恒,永恒便是唯一。”

    ……

    一道道符文的奥义,显化出对应的道纹,从周若辰的口中说出。

    但,他并没有说完全部,就被云雀化作的小男孩打断了。

    “这是纯正的上古涅槃经书,你竟,全然知晓。也就是说,你至少通读过完整的《涅槃经》了。”

    小男孩带着询问的语气。

    他的声音柔和了许多,也亲切了许多。

    之前的冷淡早已经消失。

    之前的杀戮之意,也早已经消散。

    “嗯,那是源自于血脉里的记忆,不会遗忘,也不可能遗忘。”

    周若辰笑了笑,道。

    “原来如此,帝血,少年至尊,果然是真。大周家族,那么你的来历……”

    小男孩露出了思索之色,那种表情,让他看起来并不显得稚嫩,虽然容貌依然幼小,可是思索的沉稳,让他看起来,同样如历经过无尽岁月的洗涤。

    “我的来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你还需要我做什么?”

    周若辰笑道。

    “咳咳,之前。之前的事情多谢了,不过,你知道了我最大的秘密。还侵犯我的清白,你——”

    小男孩脸红了,顿时有些嗫嚅着说道。

    之前的成熟,早已经被他抛之脑后,想到自己被周若辰拔毛看了个精光,他就一阵恼火。

    但,又能如何?周若辰的来历。委实太过于惊人,而且,对于不死火凤仙凰一族。更拥有着极大的帮助。

    将来,不死火凤的劫难,破劫之人,很可能。也要落在周若辰的身上。

    这样的人。得罪不得不说,还得好生的哄着。

    想起来,也是令人无奈。

    “那么,我对你负责吧。不过,貌似你的取向有些不对,我即便对你负责,你这女流|氓,可愿意?”

    周若辰笑道。

    和这小男孩一起。他真的很轻松,就彷佛和小九九在一起一样。

    尽管。周若辰知道,这仅仅是一份‘亲人’的放松,是一种‘取代’的做法,但他却不想思考太多。

    他,已经很久不曾感受到亲人的气息了。

    “呸,你才是流|氓呢!我,我喜欢小女孩怎么了?喜欢女仙子怎么了?你,你要知道,仙凰是并不严格区分性别的。”

    小男孩脸通红一片,却不由自主的狡辩道。

    “你就当我是傻子,不知道凤凰的凤和凰是性别不同的好了。”

    周若辰翻了个白眼。

    虽然在大周家族之中,他曾经当傻子已经很出名,但是如今,还被一个小男孩当成傻子,他也是无语了。

    但,周若辰很享受和小男孩嬉闹的氛围。

    “你,你知道你还拔我的毛,你真是只禽|兽!”

    小男孩怒道。

    “我要是禽|兽不如的话,你现在清白都没了!”

    周若辰笑道。

    “我清白本就被你看光了,你这个混蛋!”

    小男孩咆哮了起来,顿时,引起远方一种宗门弟子的诧异。

    很多人看向小男孩,目光变得颇为古怪。

    不过周若辰态度淡然,不以为意,因而没有人怀疑周若辰,便将那诡异的目光看向了小男孩。

    “靠,我简直是服了!你简直不是人,不,禽兽不如,不如禽兽!算了,我说不过你,我服了,行吗?”

    小男孩顿时无语之极。

    被无极圣地远方的那些经过此地的弟子远远的注目着,就像是被观赏的猴子似的,这感觉,简直是没谁了。

    “你的语言体系很特殊啊。”

    周若辰再次笑道。

    “嗯,传承,传承而已,你也知道,仙凰孔雀的记忆传承,是非常博大精深的,当然,说了你也不懂,你个土著。”

    小男孩白了周若辰一眼。

    “你不过是只小麻雀而已,还仙凰孔雀的传承?你连基本的不死火凤的心法都不知道,还套我的心法,你以为我不知?不过是不和你这小屁孩计较而已!”

    周若辰调笑道。

    “你说谁是小麻雀?你才是小麻雀,你全家都是小麻雀!”

    小男孩气呼呼的,简直是要崩溃了。

    这,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过,简直是,没有什么时候他这么被动过。

    “你不是母的吗?怎么老是喜欢以小男孩的模样胡来?不过你若是小女孩的话,我倒是比较喜欢。”

    周若辰打趣道。

    “别和我说小女孩!我讨厌小萝莉!”

    小男孩翻着白眼,望着天。

    “那就说仙凰孔雀传承的事情,对了,仙凰孔雀应该已经蜕变了全新的功法吧,我记得,好像应该是《涅槃九变》之法?”

    周若辰试探着询问道。

    “咳咳,我们还是谈小女孩,小萝莉吧,我忽然感兴趣了。”

    小男孩如今,显然是两相害取其轻,没辙了。

    “早听话不就好了?还和我作对?和我作对的,从来就没讨过好!”

    周若辰笑道。

    “哼,你等着,等哪天镇压了你,扒了你的裤子,夺了你所有宝贝,把你镇压到茅坑里。”

    小男孩气呼呼的说道。

    “好想法,我现在就这么去做。”

    周若辰笑道。

    “啊啊啊——大哥。我是说着玩的呢,其实,大哥你既然会涅槃经总纲奥义。那么我教你《涅槃九变》之法吧,你说你血脉里有这样的奥义,你就适合修炼。”

    小男孩说道。

    “不急,我们还是谈谈小女孩的事情吧。也不谈镇压你到茅坑里的事情,也不谈《涅槃九变》之法的事情了。”

    周若辰微笑着,语气更柔和了几分。

    只不过,小男孩明显显出了无奈之色。

    “好了。说正事。”

    周若辰的目光凝重了几分,态度也肃然了一些。

    这时候,小男孩便也不敢太跳脱。太造次了。

    毕竟周若辰的能力,他昏迷的时候,也隐约有所感受,运用神性之力。夺取天地造化古阵掌控之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此人,又和仙凰孔雀传承有关,和不死火凤种族大劫的希望有关,不能得罪啊。

    “好吧,你想知道什么,快问吧,本少爷耐心有限。”

    小男孩无奈道。

    “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会被追杀?”

    周若辰目光严肃。彷佛审视一样。

    这般目光,蕴含魂道意志。小男孩撒不了慌。

    “我叫‘夕颜’,小名‘颜颜’,其实也可以是符文的语言‘火焰’的奥义名称,都差不多。”

    小男孩有些扭捏,彷佛这名字见不得人似的。

    他的性格,的确是很像是男孩子,而且好女色,甚至于喜欢偷吃东西,偷窥女子洗澡等。

    只不过,这些想法,他自然不会表现出来,但他并不知道,这般情况下,情绪波动厉害,心中的想法,便在周若辰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周若辰心中古怪,但是却也没说什么。

    “至于为何会被追杀,大概是我偷吃他们的‘灵泉’吧,我把他们的‘灵泉’喝光了,还吃了个什么‘宝贝’,具体就不知道了。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自己也不知道,因为我经常性的会丢失记忆。”

    “而小女孩,我隐约觉得,如果我以‘小女孩’的身份出现,只怕是会极端危险,可能还会死去。没有理由,就是这种本能的感觉。”

    “当然,我其实更喜欢小女孩,对女人的身体也很感兴趣,所以我将自己变成男孩子怎么的了,你咬我呀?反正只要我拥有这种变化能力,男女通吃都没所谓了!”

    小男孩说着,还朝着周若辰示威一般的握住拳头,表示自己很强大。

    周若辰笑道:“夕颜,这名字很好听。不过如果你经常丢失记忆的话,那么就按照自己最喜欢的方式活着就行了。对了,以后你跟着我,平素别以小男孩的身份出现,直接以‘云雀’的方式存在,当我身边的宠物。”

    “你想得美!”

    小男孩怒道,“谁知道你是不是人贩子!”

    周若辰笑道:“你的心法破损,传承中断的很厉害,现在遭受重创,必须多以本体修养,我的灵魂再不断的帮你修复,这样刚好。你以为我愿意带一个女流|氓在身边?你想多了。”

    “当然,你不愿意也行,那你走吧,死了也别怪我,反正,我仁至义尽了。”

    周若辰认真说道。

    这次,他并没有笑。

    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当然,因为小男子的性子很像是小九九,而且又经常丢失记忆,虽然他不太会有可能是小九九,但是却也一定是仙凰孔雀一脉一位重要的存在。

    不论其是谁,光是‘记忆丢失’这样症状的,他的来头,就不可能简单。

    这样的人物,周若辰是一定会尽力保护好的。

    眼下,这小男孩明显根本没有觉醒,实力还受创严重,留下了极为沉重的道伤。

    周若辰也是想以自己的魂气,不时帮他恢复。

    不过,他自己若是放弃这样的机会,周若辰也绝不会勉强。

    但,周若辰表现出了真正的诚意。

    “你会这么好心?好吧,本少爷就相信你好了,不过真的很累……啊,你的魂气,多给点儿呗。”

    小男孩说着,便有些犯困了,精神,很明显也有些不济。

    “来吧,管够。”

    周若辰笑了。

    这小男孩,还是选择了服从。

    那么,这就是一个极好的开始。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