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

    如万道霞光韵彩显化,忽然爆发,又忽然熄灭。

    天地的环境,都为之一震。

    顿时,天地恍若垂下了万道霞光,流光溢彩,精彩纷呈。

    天空,彷佛显化出了龙飞凤舞,仙鹤翩然,道音垂落,洪钟长鸣等各种粉彩异象。

    同时,这一片天地间的聚灵阵的效果,瞬息之间,如增强了十倍不止!

    不止是这一片天地,整个无极圣地的区域,汇聚天地灵气的效果,彷佛凭空增幅了将近十倍!

    十倍的增幅,也就是说,曾经需要十个月苦修才可以突破一个境界,如今,仅仅需要一个月,就够了!

    这,是何其可怕的增幅,这,又是何其逆天的改变!

    “这,这……”

    “好浓郁的天地之力,好可怕的元气吞噬汇聚之力!”

    “这就是大师兄的阵道能力吗?简直是绝世无敌!”

    “这样的能力,那乾坤圣地的那位后依依,还不得跪服!”

    “大师兄,当真是不是人!是神啊!”

    “太强大了!太震撼人心了!”

    ……

    此时,不仅是后宗延等人看呆了,看傻了。

    便是之前离去了的后万存宗主等人,便是之前那三名沉寂的护道者,都被完全惊动了。

    只是,哪怕是再激动,他们也都没有再出面。

    一切,任由这少年至尊。去随意折腾吧!

    周若辰不是后宗延,知晓大是大非,瞬间已经折服后宗延这样顽劣不堪、心高气傲的天才。那,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

    周若辰感应了一下阵法的运转方式和运转程度,心中略微有些遗憾。

    和他预期的效果,略微有点儿出入。

    尽管不大,但是计算失误了分毫,那就都是失误。

    失误的原因,是他的灵魂魂气掌控。没有他自信的那么得心应手。

    境界不强是一方面的原因,另外一方面的原因,也是对于这个世界的底蕴。了解不足导致。

    周若辰脸上没有满意之色,反而呈现出遗憾之意的表现,自是也落入了留意他的那些师弟师妹们的眼中。

    顿时,如后宗延张泰兴张殊凡等人。也只有苦笑不已。

    他们觉得已经惊为神人的手段。周若辰这位大师兄,却是满脸遗憾之色,似乎为了那一丝微不可察的瑕疵,而不满意。

    这,当真是让他们有一种没法活了的冲击。

    但张殊凡等人都知道,或许,也正是周若辰如此苛刻的要求,才有他如今如此逆天的底蕴与成就。

    他们也并不觉得。周若辰这是故意装模作样,逞威风。

    经过接触。他们已经明白,周若辰根本没有少年人那种逞威风的念想,丢人或者荣耀,他都并不在意。

    “好了,就这样吧,暂时,也没法修复得更圆满一些了,我在魂道上,有所欠缺和不足,需要时间和磨砺来弥补。”

    “有了这样的聚灵轮回阵,你们的重新修炼,就会更轻松许多。修炼之时,就莫要再想着境界了,多想想,如何水到渠成的进步,多想想,每个境界,存在于这样的境界壁垒的真正原因,其中蕴含的道是什么,奥义又是什么。”

    周若辰叮嘱道。

    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之后,他也想了解一下云雀的情况到底如何。

    云雀一直在他怀中沉睡,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而云雀显化血脉,呈现出‘仙凰血,犹未寒,涅槃路,犹未断’的古老意蕴的时候,周若辰觉得,它身上,拥有着极为古老的秘密。

    或许,那和不死火凤一脉,和仙凰孔雀这神秘来历的一脉,有些牵连。

    周若辰思考着,便见后宗延张泰兴和后红茵等人,纷纷无比认真的点头答应。

    他的每句话,如今,这些师弟师妹,甚至于是雪凌长老,都无比认真的聆听,烙印到记忆之中,不敢忘记。

    “自我封禁之法,你们都会吧?”

    周若辰想了想,又询问道。

    “这个,会的。”

    “这个,我们都会。”

    “都会,大师兄别担心。”

    ……

    这时候,后宗延等人,纷纷热情回应。

    周若辰点了点头,道:“那你们开始吧,我到山顶走走,再顺便观摩一下这一片天地的情况,为之后修复无极圣地斑驳腐朽古阵,而先进行一些勘测和推衍。”

    “嗯,大师兄,你去忙吧。”

    后宗延语气诚恳。

    “大师兄,我们会用心去苦修,用心悟道,绝不负你的期望。”

    后红茵声音轻柔。

    “周若辰,这里交给我就行了,我会好好的照看他们的。”

    雪凌长老也无比认真的说道。

    她作为长老级强者,本身拥有着武魂天命领域里的境界,对于各种道的领悟,绝非是这些弟子能比拟的,自然也有信心在周若辰的讲道之下,获得更多体悟,然后给其余弟子予以帮助。

    周若辰离开了天谕峰的正殿,来到了天谕峰峰顶。

    这时候,他才从怀中,拿出了生命气息孱弱的云雀。

    云雀的漂亮羽毛,都被血水染红了,浑身滚烫,像是要被烧熟一般。

    周若辰释放出一缕缕灵魂魂气,给予云雀一丝帮助。

    但,这份帮助,竟是如在做无用功,开始有一定效果,可片刻之后,效果又开始逸散。

    “嗯?这是魂碎了,还是已经破道了?难道……是丹田碎了?”

    周若辰若有所思,然后掰开这云雀的羽毛。就要察看它身上的伤势。

    但那染血的羽毛扒开,周若辰愕然发现,这云雀的某个极为**而敏|感的部位。完全||裸||露了出来。

    之前那小男孩,竟是……

    竟是雌性的!

    周若辰之觉得自己的观念,都被颠覆了。

    小男孩云雀是雌性的,为何他之前隐约表现出了对少女的喜欢和热情?

    这,莫非其喜好比较特殊?

    周若辰盯着云雀赤||裸||出来的部分看了半响,而那云雀,彷佛感应到了某个敏|感部位凉飕飕的。豁然之间,便已经苏醒了过来。

    它圆溜溜的双眼下意识的盯着周若辰,然后。一声尖叫,立刻无比刺耳的传了出来。

    “啊——”

    “你变|态啊!你竟敢脱本仙子的羽衣和裤子,看本仙子的**,你你你——我要杀了你!”

    小云雀还是小男孩的声音。但是显然已经恼羞成怒。

    周若辰讶然失笑。道:“你一只小云雀,雌雄又有什么分别?莫非,你以为我还会对你动心不成?”

    “哼,你和那追杀我的混蛋一样,不是好东西!哼,等我恢复了,我,我要给你点颜色瞧瞧!”

    云雀稚嫩的声音。非常不满的怒道!

    当然,这种怒。同样显得颇为幼稚。

    周若辰不由笑了,道:“给我颜色看?是小白花瓣?还是小溪山谷的一线天?”

    “呸,你怎么,你你怎么这么下流?!”

    云雀惊怒不已,又颇为不安,似乎已经将周若辰,划分到了变|态的行列里。

    “放心好了,整个世界的女子死光,我也不会对一只小麻雀动心思的。”

    周若辰觉得颇为有趣,当即笑道。

    这,很像是是他和小九九的对话模式。

    欢乐,没有下限,却也并不如想象之中那么邪恶,那么粗鄙。

    仅仅,那只是随口的调笑和嬉戏而已。

    周若辰,很是怀念这般感觉,也因此,而无比思念小九九。

    可,茫茫人海,无尽大域,小九九如今,又身在何方呢?

    周若辰眼瞳深处的思念之情一闪即逝,黯然的光晕很快完全沉寂不显。

    他笑容依旧,萧索和沧桑的气质却如根本没有呈现出来过。

    “哼,你敢小瞧我?我化作人的模样,可是一等一的绝世仙子!”

    云雀颇为不满。

    “听你说话的语气,情况已经大为好转,之前怎么彷佛随时会死去一般?还有,仙凰血,犹未寒,你领悟了涅槃奥义吗?”

    周若辰沉思了片刻,询问道。

    这时候,他的语气颇为肃然,没有玩闹的成分在内。

    似是感受到了周若辰的变化,云雀也迟疑了一下,随即,他身影一动,化作了一个一米二左右高矮的小男孩。

    他一身火色的战甲衣袍,格外的惹眼。

    整个人,彷佛充满了火焰的炽烈气息,拥有着独特的道则神韵加身,颇为出彩。

    “涅槃奥义?仙凰血?你——你到底是谁?!”

    小男孩语气凝重,态度冷厉而充满深深的忌惮之意。

    “大周家族,帝血传承者,周若辰。”

    周若辰淡然言语,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嗯?是你?那你……你能陈述《涅槃古经》的分卷之中总纲奥义吗?若能,我给你你想要的问题的答案。若不能,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小男孩目光如火,眼中杀机无比炽烈。

    他的话,根本不可能是玩笑之言。那么,也就是说,他身上的秘密,非同小可,绝不简单!

    周若辰静静的凝视着这小男孩。

    而小男孩的目光,也直接锁定着周若辰,同时灵魂之力也逸散了出来,锁定了周若辰。

    他自然知道他不是周若辰的对手,但,他彷佛有着强大的底牌,可以针对周若辰,释放必杀一击。

    “涅槃古经的奥义总纲,我自然知道,你要听,我便说与你听好了。”

    周若辰在小男孩无比紧张和警惕的目光之中,露出了温暖的笑容来。

    然后,他开始陈述出《涅槃古经》的总纲奥义。

    这种涅槃之法,便是他复活而来的部分方法,他可以忘记所有,但唯独这样的方法,不可能遗忘。

    这是生死涅槃之法,他父王曾经将其镌刻到了他的血脉、天赋之中,近乎于是他如今的本能天赋,又怎会不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