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正是如此,所以,我们在修炼的时候,不用在意战力,不用在意境界,将自身修炼的当前的每一个境界都把握到极致,水到渠成,那么境界、战力,绝不会低。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有时候,一点点我们认为无关紧要的东西,往往是在未来你某个生死大劫之中,最为致命的东西。行百里,半九十。如果觉得,一个境界,修炼到了百分之九十的层次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然后直接突破,那就真的错得离谱。”

    “魂师境界,修炼境界等,都有壁垒,有阶梯,这种阶梯,不是划分境界,区分实力,而是卡住修士的修炼速度,让他们在原本的境界层次上,多多的领悟,多多的体会其中的妙处,领悟其中蕴含的天道基础。”

    “知道了这些,那么,那些一步真丹,一步天丹之类的突破,虽然可能会让人眼红,却并非真的是最美好的修炼方式。有可能,其中有几位严重的缺漏和忽略。”

    “今次,我带领你们修炼,第一堂课,便是,让你们暂时封禁自己的实力,然后重修。从头到尾,重新修炼一次。因为有实力只是被封禁,重修一次,不过十天左右的时间,甚至于更快,却可以让你们温故而知新,知晓自己的残缺不足所在,然后用心弥补。”

    “另外,我刚好要修复这院落里的古阵,你们也可以都观看一番,不懂不要紧。用心看,就会懂了。”

    “符文,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那是蕴含着天地规则、大道至简的一种交流的语言,传递的是一种天地至道的规则信息。所以,只需要以平常心对待,便足以。”

    周若辰神情凝重说道。

    这些话,大部分,都是他父王曾经对他的教诲。

    他的父王,那是站在所有修炼者最巅峰的王者存在。是太古时代的邪尊圣灵,是至尊,是帝王。

    这样的大人物的感悟。结合他周若辰在这个基础上的思考,说出来的话语,自是不必要,是如何的正确。是如何的震撼人心。

    这样的观点。这样的说法,让后宗延等弟子,心中完全佩服得五体投地。

    若说之前还仅仅是当周若辰为大师兄,如今,便完全将其当成师傅一样了。

    哪怕是没有那些繁文缛节的表现,心灵深处,周若辰的地位,便已经完全不可动摇了。

    而这。不仅是后宗延、张殊凡、张泰兴,后红茵后红雨后红茜等人的心。也是雪凌这位长老的心。

    因为,她同样犯下了周若辰提及的那极为严重的错误,她如今才知道,她的战力被卡死了不能进步的真正原因。

    一次次不完整的蜕变,形成了一次次的瑕疵。

    当大量的瑕疵堆积起来的时候,便已经形成了极为可怕的阻碍,关键是,这种阻碍形成之后,修士往往不知道阻碍来自于何地,便自认为,是自己的天赋有限,已经修炼到了极致而不可能再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若修士内心都丧失了信心和斗志,这结果,自然只会恶性循环。

    而若某一天又有了机缘更进了一步,莫说是九成,只要是有六成突破的机会,只怕是那位修士都会立刻抓住机会,突破了、变强了再说。

    却殊不知,这,更是会雪上加霜,更是让未来的路,不可能再有前行之力。

    不懂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原因。

    可如今,周若辰三言两语,震住了在场所有人!

    所有人,都恍若醍醐灌顶,得以瞬间彻悟。

    这份感触,这份唏嘘,这份怅然之心,自是不言而喻。

    许久,所有人都深吸了一口气,怅然叹息了一声。

    若不是周若辰,现场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会一路一直错下去。

    天赋差的,错下去结果只会更糟,而天赋好的,错下去,未来的路,就会逐渐泯然众人。

    醒悟过来之后,在场众人,对于周若辰的那份感恩之情,便无法形容了。

    周若辰反而不以为意,他的目光看向了这一片巨大的山脉,仿佛在端详着什么。

    这时候,众人也都不再出声,都静静的看着周若辰,他们知道,周若辰这是要出手修正之前宗主和长老们在这里布置的阵法了。

    这,说明了什么?

    若是周若辰能将阵法修正更改得更好,那岂不是说明,周若辰的阵道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宗主和阵法长老们的联手的能力?

    可,若周若辰的能力无法超过他们,周若辰又何来信心,去修复无极圣地那残缺破败的古老守护法阵?

    如此想来,所有人,都心中释然,震惊的同时,心中也更加佩服。

    “阵法,只是烙印规则的一种能力的锁定,你们可以将其当作是一具拥有灵性的、被设定好了运转方式的傀儡。”

    “炼器,炼丹,炼阵等等,其实都是如此。截取天地间的一段道韵和规则,结合丹药的药性能量,汇聚起来,与自身某种修炼趋势融合,这就是炼丹。而若是与某种器物结合,就是炼器。若是与天地间的道韵规则结合,就是炼阵。”

    周若辰说着,他的手汇聚紫色魂气,在虚空镌刻出一道道的符文。

    符文被镌刻了出来,却静立在了虚空之中,并没有立刻进入既定的轨迹里,也没有融入无形的虚空法阵里,产生效果和作用。

    就像是,在虚空之中定格。

    “大师兄,那……炼器方面,又该如何专精呢?师弟从小,便对炼器,颇为情有独钟。请师兄解惑。”

    这时候,张泰兴不由自主的、满含期待之色的询问道。

    他的神态,也自发的带上了亲近之色。尊敬和钦佩之意,都蕴含在双眼深处。

    就像是一名弟子,在请教一名宗师一样。

    询问出来之后,他心情还颇为忐忑,目光之中,希冀之色,极为明显。

    “炼器……也罢。便说说也好。”

    周若辰沉思了片刻,想到自己父王曾经的讲述,周若辰脸色略微肃然。道:“炼器之法,有三种本法,万千方法,不离三种本源:其一为锻造过程。抽取天地间阴阳五行之元气融入其中。镌刻法阵,契合符文,加持器具,可得,此为锻造基础之法;其二为血祭淬炼,以天地之物,融万物之精,以传承、精血和与执念结合。不断洗涤、融合,灵性可得。此为血祭之法;其三为神合过程,以自然精神意志融入其中,使其取天地万物精华,自我成长,融合精气魂,独立自主,可精神淬炼融合,随后器具可得,此为神炼之法。”

    “锻造之法,为普通之法,以符文为基础,以符文为蜕变,其真意在于,对于普通的器物宝具,装备等的普通打造,其无灵性,无自我吸纳天地灵气成长能力……”

    “血祭之法,为中等之法,以符文为基础,镌刻灵性精华,赋予血脉传承力量,其真意在于,血祭,使其获得新生,拥有心血相连之意,其有一定灵性,可伴随杀戮,逐渐接受血与元气的洗礼……”

    “神炼之法,为上等之法,炼器,投注以精气魂,以符文凝练意志,神魂,使其蜕变。神炼,使其精神与器物人器合一,天地一体,其器物有灵性,有思想,可自主成长,可与主人沟通……”

    周若辰说完,便见众人再次深入思考,他也不由微微点头。

    这些人,虽然站在最底层,但是领悟能力,倒是也并不差。

    至少,他说出的这些基础的东西,对方能用心听进去,便也已经殊为不易。

    没有人露出疑惑之色,反而恍若顿悟之色,时有人呈现出来。

    惊喜,激动,恍然大悟等表情,不一而足。

    “大师兄,听你一席话,胜过苦修十年,这份恩情,师弟铭记于心,终生不敢遗忘。”

    “大师兄当真是绝世奇才,各方面的领悟,竟都是如此惊世!”

    ……

    陆续有师弟师妹苏醒,随即,各种赞誉,已经无法停下。

    但这并非是谄媚,而是发自内心的真诚之言。

    周若辰飒然一笑,道:“好了,我修复完阵法,休息一天之后,要将周聆夜接过来,顺便,将大周家族暂时封山。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你们,按照我之前说的做,就好了。”

    “是,大师兄。”

    这时候,包括后宗延在内的所有人,都立刻恭声说道,态度,也是极为热情的。

    虽说不上如今众人一心,但如今,背叛的事情,欺男霸女的事情,却是绝不会在眼前这群人之中发生了。

    这一点得以改变,周若辰便已经很满意了。

    周若辰逐渐镌刻出复杂的、带着紫色光晕的符文,一枚枚的符文定格在虚空,恍若美丽的紫色的巨大雪花一样,美丽而动人。

    这般符文,拥有着特殊的灵性,静谧如水,却有妖娆动人。

    当一枚枚的符文被周若辰随手镌刻出来之后,后宗延等人发现,周若辰的灵魂底蕴,仿佛根本没有受到影响。

    这,还是紫色魂师一重的魂师吗?

    金色魂师,只怕是也不能这么逆天的以自己的灵魂魂气,来镌刻阵法符文吧!

    这时候,后宗延等人,也是看傻了眼,心中再次被震撼了。

    周若辰一口气镌刻了三百七十一枚符文,然后这些符文在镌刻完成之后,周若辰的手,直接挥洒了起来。

    符文如精灵,立刻在虚空之中翩翩飞舞了起来。

    刹那之间,那些符文,彷佛形成了一段流水一般的符文光幕。

    光幕显化,璀璨灼目。

    随即,光幕又再次逸散开来,彷佛其中每一个光点,都对应了一个方向。

    “去吧。”

    周若辰的手,一挥。

    光点如星空的星辰坠落,近乎于是同时爆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