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我不想受辱,所以直接准备断掉这个约定,先行联姻。当然,那也是一种对于乾坤圣地的那位女子的‘羞辱’。毕竟,在战斗的日子到来之时,我知道,我必定是会……失败的。”

    后宗延此时站了出来,苦笑不已。

    “你不是天下第一,举世无敌吗?”

    周若辰微微诧异。

    后宗延知道,周若辰并非是讽刺,而是说的事实。

    毕竟,之前他的情况,就是年轻一代,罕逢敌手的。如今,却忽然出现了一位足以力压他的存在,这,有些说不过去。

    “乾坤圣地,一直比无极圣地强大。乾坤圣地,是曾经出了绝世真祖级强者的地方,底蕴深厚,拥有孤绝剑峰和剑锋天池这样的绝世悟道之地,我们如何能与之相比呢?

    更遑论,有传言,那乾坤圣地的女子,如大师兄你一般,拥有上古的帝血血脉来历,非常不凡。

    我自诩无敌,却也仅仅是在天泣城所在的区域而已,可这世间,却绝非只有一座古城。

    我们天兆府,便有百余古城。一城哪怕仅仅出一个绝世天才,百城,就有百位。

    更遑论,我们这个年龄段,往前推十年,也都属于这一代。

    那么,有更强者,自是正常之极。至于‘少年神灵’的称号,也仅仅是曾经感悟到了神道的规则,掌控过神性的力量而已。

    也仅此而已。

    那,仅仅只能说明。若是不出现意外,将来,才有一定的可能。突破圣域之境,踏足神灵之境。”

    后宗延仔细的解释道。

    他如今,已经将自身的姿态放得很低。

    态度,也完全发生了蜕变。

    或许,在面对其余的外人的时候,他会依然狭隘,睚眦必报。可在面对宗门弟子,面对周若辰的时候,却会放低姿态。知道,自己属于什么位置。

    这份成长,不可谓不大,变化。不可谓不突出。

    而也只有这样的变化。才符合这少年神灵的天赋和才情。

    后宗延的话,周若辰思考了片刻,便深以为然。

    “联姻之事,不必看重。真祖遗训,意在和谐,和睦共处。若是舍本逐末,意义不大。

    这件事,先这样。稍后。我统一两大圣地,再行重立规矩好了。这,也是一条颇为艰难之极。毕竟,乾坤圣地的阵法,并不如无极圣地的阵法那样,遍布瑕疵和隐患,也无法随意操控。要操控的难度,要大许多。”

    周若辰说道。

    后宗延无法说什么,只有听从周若辰的话。

    他如今也明白,周若辰各方面的考虑,都比他完善,比他拥有远见,也比他考虑得更加成熟。

    所以,他不论是否明白,首先,就要放低姿态,认真学习。

    “那,周若辰,这件事,就交给你了。阵法之事,禁地开启之法,那我直接交由你好了。”

    后万存见到这一幕,顿时也释然了,不由接过话语,说道。

    周若辰微微点头,没有拒绝。

    这时候,后万存便直接拿出了一块暗蓝色的天机魂石,如鹅卵石一样的蓝色石头上,以太初时代的符文,镌刻着一个‘魂’字符文。

    符文流淌着阵阵氤氲的光泽,可以开启无极圣地古老的禁阵,打开无极圣地悟道的古遗迹之地。

    周若辰心念一动,天机魂石,便已经没入到了他的眉心之中。

    他没有乾坤戒指,他的眉心里的灵荷秘境,就是储物空间。

    这时候,一切事情也算是落幕,后万存真正的松了口气,同时心中一片唏嘘,一片激动和兴奋。

    无极圣地,真的要变天了,真的,要崛起了。

    “三位护道者,继续守护吧,这次,也幸苦你们了。”

    后万存躬身行礼,道。

    “应该的。”

    三名护道者客气道。

    随即,他们目光看向了周若辰和后宗延,语气唏嘘,却蕴含希冀之色的道:“周若辰,后宗延,宗门荣光,就看你们的了!希望我们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乾坤无极,再次一统。成就过去的辉煌雷衍圣地!”

    三人说完,没有等待周若辰和后宗延的回答,身影便很快消失了。

    这时候,天边的诸多弟子,也都纷纷退散了开来。

    但所有弟子,都激动,兴奋,喜悦不已。

    因,无极圣地,又多了一名绝世天才,这,是一名真正的绝世天才,是整个天泣城,整个天兆府,都绝世无敌的人物!

    而且,这个人虽然手段凶狠,但同时对同门,又非常的温和,即便是之前后宗延如此‘卑劣’手段,他也并未下毒手。

    这是一名值得尊重、值得尊敬的真正的奇男子!

    有这样的大师兄,无极圣地崛起,指日可待!

    ……

    后万存目送三名护道者离去,脸上也不由露出了释然的笑意。

    他目光之中蕴含欣慰之色,看向周若辰的目光,也充满了感激。

    “若辰,你既决定成为首席大弟子,那……我便将后宗延、张殊凡、张泰兴、后……后红莲,后红茵,后红雨和后红莫这些天赋最佳的弟子,放在你身边,随你一同修行吧。”

    “你若有空,适当指点他们一二。”

    “有你在,我也放心。”

    后万存想了想,提出了一个特殊的建议。

    后万存身边的几名长老,顿时都露出了讶然之色,其中,有一名老妇人,更是后万存所提及的一名弟子的师尊,此时闻言也有些怔然。

    但。很快,她便想到了周若辰抬手之间,如捉星拿月的手段。对比而言,她自己的境界,虽然比周若辰强,可是在对弟子的教化上,明显不如。

    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若是都随着周若辰修炼,那么根据强者身边无弱者的规则。这些弟子的前途,只会更好。

    顿时,她立刻就想明白了。因而不仅没有反对,反而目光充满了期待的看向了周若辰。

    “宗主,你倒是也真不客气。不过,这些弟子若是没有意见。那么自然也不是问题。”

    周若辰微微一笑。说道。

    “哈哈哈,怎会有意见?之前其实我也想提出类似的建议,但是后宗延这小子,眼高于顶,我为了避免他有心结,便直接退而求其次了。

    如今,你同意,这实在是太好了。”

    后万存非常开心。

    “这些弟子。平素还是由他们的师傅带领吧,可以和他们的师傅论道等。那一切都不变。不过他们的修炼和居住,就与我同在一座主峰,便行了,这样我若修炼,便带着他们修炼就好。

    另外,雪凌长老,你过来帮我好了。毕竟,我未必经常有时间。”

    周若辰想了想,说道。

    “这——若辰你看得起雪凌,雪凌自是恭敬不如从命。”

    雪凌长老此时脸上含笑,俏脸上多了一抹喜悦的光泽,彷佛有些受宠若惊一般。

    这长老,年龄不算大,心性,却如孩子一般,反而,在周若辰面前,如一个晚辈一般。

    周若辰闻言,也不由失笑。

    雪凌长老微微脸红,却也依然有些激动,有些喜悦。

    后宗延,则自是不会有什么异议。

    事情商定好了之后,便开始安排了起来。

    后宗延原本所在的‘天谕峰’,便被重新规划了出来。

    后万存和数名长老,自然开始重新构筑居住的环境。

    山间的环境,本是和阵法契合,炼阵之法,长老们也并不太差,要重新改造,并没有什么难度。

    很快,天谕峰上,便显化出了一片玉宇琼楼,恍若仙宫一般。

    主殿四方,各有六大分殿,形成了一个圆形的整体。

    主殿在正中央,美丽的环境,四季如春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让这寒冰之地的山脉,彷佛焕发着春天的生机。

    这种布局,可谓也是极为用心的。

    后宗延的居住之地,自然只能在周若辰核心区域之外。

    但他没有半点儿不满。

    能跟着周若辰修炼,这,才是他最在意的事情。

    他深深的明白,他,不如周若辰,甚至于是,远远不如。

    ……

    周若辰踏入天谕峰主殿的时候,也被这里的美丽环境,所吸引了心神。

    他观看了好一会儿,才在一些残缺的法阵、错漏的法阵之中,检测到了一些法则的碎片气息的缺漏。

    这些,影响不大,但是汇聚天地元气的效果,会因此,而大打折扣。

    周若辰没有立刻动手修复,而是等待着追随他的师弟师妹们的到来。

    他的身边,如今只有三人,后宗延,后红莲,和雪凌。

    雪凌静静的站在周若辰身边,更像是一位护道者。

    而后红莲,则依然有些忐忑。

    她的天赋一般,却能被选中,其不言而喻,原因是什么了。

    只因,她带回了周若辰。

    不然,她根本不可能够资格。

    不过,这一次的侥幸,也让她心中生出了一定要崛起的执念,一定要好好拼搏、好好珍惜这个机会的执念。

    “师兄,我想……亲自去找红雨师妹。”

    沉默了片刻,见周若辰回过神来,后宗延立刻恭声说道。

    “嗯,你去吧,不过以后,我们师兄弟说话,不必有恭敬之心,师兄弟,也是兄弟,师姐妹,也是姐妹。兄弟姐妹,都是亲人。”

    周若辰轻声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后宗延,后红莲乃至于雪凌,都不由身躯一震。

    后宗延深深点了点头,最后一次鞠躬。

    周若辰没有阻止。

    因为他知道,后宗延,这时候才配得上‘少年神灵’的称号。

    ……

    后宗延离开了天谕峰之后,直接来到了忘水峰。

    他刚出现,便见到了一身红衣纱裙的后红雨。

    后红雨看到了后宗延,也微微一呆,娇躯微微颤栗了一下,眼瞳之中,不由自主的显出了恐惧之色。

    但,很快这种恐惧之色便已经平静了下来。

    “师兄,您,您来啦。”

    后红雨恭敬的说道。

    后宗延轻轻点头,来到了后红雨的身边,然后,他轻轻的拉起后红雨的手,柔声道:“红雨,以后,我保护你,好吗?我再不会欺辱你了,以前,师兄错了,对不起。”

    后宗延的态度,无比诚恳。

    而他的话语,也无比的温柔。

    似乎,他从来都没有如此温柔过。

    那一刻,后红雨娇躯一震,浑身都颤栗了起来。

    她如遭雷击,整个人,恍若呆滞了一般。(。)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