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寂的天地,传来一片如雷的掌声。

    后宗延的话,彷佛敲开了现场所有弟子们的心扉。

    最开始,后宗延的表现,真的很差劲。被侮辱之后,更是表现出了睚眦必报的小人模样。

    然后,后宗延被教训得无比凄惨,令人心生同情。

    毕竟后宗延是无极圣地最出色的弟子,没有之一。哪怕是对内非常的严酷和苛刻,在对外上,弟子们心中,还是有团结之意的。

    之后,周若辰和后宗延的一战,不仅公平,甚至于某些方面来说,周若辰的确处于劣势,自身的各大优势,都并未使用。

    如此情况下,后宗延再次落败,并在落败之后,丧失斗志,恍若被彻底击败一般,又令所有充满了期待和憧憬之心的弟子,彻底失望。

    可随着周若辰的一席话,后宗延忽然坚定的站起,重新点燃了斗志,并重新崛起,同时展现出了一名少年神明该有的气质和风范,甚至于有种因此而蜕变,洗筋伐髓的表现,这,才是所有人忽然激动的原因!

    若少年神灵也站起来了的话,那么无极圣地,将会前所未有的辉煌!

    少年至尊!

    少年神灵!

    两大绝世天才,同时存在于宗门之中,宗门,想要低调,只怕是也难。

    此时,不仅是弟子们在热情的鼓掌,便是宗门的宗主后万存,三名护道者。都忍不住激动的鼓掌了起来。

    原本惨烈、尴尬的场面,也因此,而变得完美。妙不可言。

    仇恨,彷佛在这无形之中,彻底化解。

    甚至于,于后宗延而言,这是新生,是彻底的走出了那种自以为是的愚昧过去的新生。

    ……

    周若辰承受了后宗延的躬身行礼,这才目光带着赞赏之意的道:“你能醒悟。真的不错。真正的天才,不是欺压宗门的弟子,不是让宗门的弟子、长老低声下气、卑躬屈膝。而是让你的敌人,闻名而丧胆,见面而心神不宁。”

    “我们的手段,不是用来对待自己的师兄弟姐妹的。而是用以对敌的。”

    “我观之。一些长老,对你颇为卑躬屈膝,但他们的修为,并不在你之下,这并非是畏惧你,而是,你承载着宗门兴盛的希望,为了宗门兴盛。便是顺从你,他们也觉得是值得的。

    但你却不能这么心安理得的承受这一切。”

    “道可道。非常道。你将道当成道,道就在你心中。你将宗门当作宗门,宗门就在你心中。你若不将道当道,你终究无法立道。你若不将宗门当作宗门,宗门,也绝不会因你崛起,而重现荣光。”

    周若辰话语很轻,却掷地有声。

    这些话,于他而言,在历经的尘世里,有多重感触。

    七情六欲,他并非没有认知,并非没有体悟。

    只是,之前一直沉浸在他父王、亲人离世的悲哀之中而已。

    此时,无极圣地既然不再重新寂灭新生,那,一些弊端,他该说的,终究是要说。

    这,不仅是说给后宗延听,也,说给在场的所有长老、弟子们听。

    “好!说得好!之前,我一直不说,只是不想在你心中形成羁绊。但你许多所作所为,的确,颇为令人寒心。许多弟子,闻你的名字,而闻风丧胆,眼中,心中都充满了恐惧。”

    “特别是你要求你的师妹后红雨成为你的侍女,我们也答应了,但你……虽然她的清白没有被你毁灭,却也遭受过各种身体上的凌|辱,于女子而言,你这般举动,当真要不得。”

    “另外,之前,你与周若辰动手,周若辰欺辱你,我没有动手,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因为无能。

    当时,周若辰开启的是近神的力量,力量源自于无极圣地的元磁古阵,若没有判断错误,只要我敢动手,死是其次,无极圣地,所有人,都会死,无极圣地,也会真正的毁灭!

    他既然有着真祖之能,能执掌宗门古阵,宗门的命脉,便自然在他手中。”

    后万存深吸一口气,叹息说道。

    这些话,让如今的后宗延,显出了惭愧之色。

    很多人,若是心念偏差,就会在错误的路上,走得越来越远,直到最终,回不了头。

    而后宗延,身为少年神灵,天赋异禀,走错了路,却在如今,被一棒打醒,说是一朝顿悟,也同样丝毫不为过。

    因而,他脸上显出了愧疚之色。

    有愧疚之色的人,往往也不会是那种坏得彻底无救之人。

    “宗主,各位师弟,红雨师妹,对不起。”

    后宗延深深的鞠躬,再次道歉,态度十分诚恳。

    “大师兄,你好样的!这才是我们心中顶天立地的大师兄!”

    “大师兄,我们爱你!”

    “不,现在是二师兄了!大师兄,二师兄,你们,就是我们心中永远的大师兄,二师兄!”

    “二师兄,人生在世,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我们不怪你!因为一直以来,你就是我们的榜样,我们心中的偶像!”

    “师兄,红雨不怪你,只要,以后师兄莫要再欺负红雨就好。”

    ……

    许多弟子,纷纷出声。

    其中,便是那后红雨,也略微羞涩而感触的说出了一番心里话。

    这些话,虽然没有过去那般极致恭敬之意,却反而更能深入心灵。

    那一刻,后宗延的心,彷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冲击着,荡漾出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再次回想过去,他内心深处,涌出无限愧疚之意。

    他终于知道,源自于师弟师妹们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敬意,才是最为让人心安的,让人幸福的。

    而其余的那些手段,都,只是在作死而已。

    后宗延这一刻,哪怕是骄傲如他,此时也不由双眼湿润了。

    周若辰看到这一幕,微微点头,心中终于释然。

    他没有直接斩杀后宗延,除了没有在意过之外,也只是想看看,这少年,是否还有救。

    毕竟,在整个无极圣地,就天赋而言,除了这后宗延,他还真没能看上几个有天赋的。

    这里的弟子们,天赋,真的是稀烂。

    周若辰也知道,他的要求,或许有些高了。

    但一个圣地,无极圣地这样的古老圣地里,竟是没有几个出色的弟子,这,的确是令人唏嘘。

    如今,结果超乎预料的好,周若辰心中也颇为满意。

    “好了,如此一来,皆大欢喜。周若辰,以后,你……”

    后万存心中也无比满意,他对于后宗延的各种不满,今次也借机抒发了出来,心中念头,也因而一片畅达。

    而宗门的隐患,阵法的瑕疵和破损,周若辰答应接手修复,也算是去了他心中最大的压力。

    只是,周若辰想怎么做,后万存有点儿摸不清状况。

    而周若辰如今的境界并不强,是否又需要进行禁地苦修呢?

    这些,都是后万存所思考的。

    但,他可不敢私下给周若辰作决定。

    周若辰当首席大弟子,那是为了宗门即将面对的战斗和约定。

    可谁,又真敢拿周若辰当大弟子?

    “以后,我便是无极圣地的大弟子了。我的战力,依托于宗门的古阵而来,实际上实力只是一般。另外宗主、长老们不必忌惮我什么,周若辰既然管束、教诲了后宗延,自己,就绝不会成为第二个后宗延。

    所以,首席大弟子该做些什么,今后我也会做些什么的。

    礼节方面,我不喜太多拘束,一切随意吧。我对你们,你们对我,皆如是。”

    周若辰说道。

    他的话,还是很深入人心的,这般话语,自然,也是后万存最能接受的。

    这样,自然是最好不过,而周若辰的话,透出实在与诚恳之意,后万存便不再计较太多。

    “如此甚好。那周若辰,现在,你的境界似乎还并不强大,是否需要宗门开启古老的禁地,你进行闭关修炼?或者是直接进入其中历练,进行境界提升?”

    后万存又试探着询问道。

    不过,他的防备心态,也终于逐渐的释放了下来。

    “这些,稍后再说吧。如今大周家族凋零,弟子都走的走,散的散,但我准备将其中的三名弟子带来无极圣地,这样,方便他们修炼成长。

    至于我,处理完无极圣地的古阵瑕疵,完成与乾坤圣地的战斗约定之后,或许,就会有其它的决定也未可知。”

    周若辰沉思了片刻,说道。

    后万存当即,立刻喜悦不已,道:“是周聆夜和她身边的两名丫鬟?她们的天赋,倒是当真不错,若是能来无极圣地,我们自是大力欢迎的。”

    他说着,目光又不由看向了后宗延,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有些话,竟是一时之间,无法说出口了。

    “有什么话,宗主不妨明言。”

    周若辰说道。

    “咳咳,你成为了首席大弟子,那你可知,后宗延准备与周聆夜联姻,其实,也有另外一层次的原因?”

    后万存说着,脸色有些古怪了起来。

    周若辰心中一凛,仿佛想到了什么,道:“比试之后,莫非还有如过去一般,乾坤圣地和无极圣地的联姻过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