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柄魂兵,一柄魂剑。

    剑中有魂,魂中蕴剑。

    后宗延持剑迎风而起,携带杀戮意志与道纹古意的剑魂,如一道流光,刹那杀出。

    那一剑,直接刺向周若辰的眉心。

    剑未到,凛冽的寒气已经击碎了虚空的无数能量,彷佛杀出了一道虚空的沟壑,杀碎了天地间挡在周若辰和他之间的所有寒风。

    周若辰的身影微动,人已经出现在三米范围之外。

    他后退了。

    后宗延的剑,前进的速度一顿,却如爆发出第二重的速度,以更快的速度杀出,笔直刺出。

    这一剑,封锁了周若辰身后的一片区间,锁定了那一条路上的所有方向。

    周若辰无法后退,也无法避让。

    他手中的剑,并没有刺出,反而依然持在手中。

    但他的身体,却直接拔高一截,飞上虚空。

    后宗延的剑,恍若他的魂,人剑合一,显化杀戮剑意,剑道剑魂,合为一体。

    “咻——”

    万分之一刹那,后宗延的杀招再变,人冲天而起,继续刺向周若辰的眉心。

    刺骨的剑气,凌厉的剑魂,一旦触碰,必定毁灭,剑道生,生命亡!

    周若辰的剑虚空一拍,人影闪烁,身影恍若被一剑刺中,却又出现在另外一边。

    剑魂、杀戮意志刺中的,却仅仅是一道残影。

    后宗延的剑,在手中颤栗。

    剑尖。有一缕寒冰。

    而周若辰的寒冰之剑,略有裂纹,但。仅此而已。

    两人的方位交换了。

    后宗延眼眸如火,亦如冰,冰冷而火热。

    简单的战斗,让他心潮起伏,压力倍增。

    而周若辰神态平静,举止从容,却也露出了凛然之色。

    后宗延。比他想的,要强几分。而他自己的能力,比他预想的。要略微弱了一丝。

    细微,决定成败。

    战斗的略微失利,让周若辰知道,少年神明。并非真的浪得虚名——尽管。他依然占据着极大的优势。

    “嗡——”

    忽然之间,后宗延所有的血气,全部爆发而出,他手中的剑,恍若释放出了其中沉睡的绝世剑魂。

    剑魂,与他的身体合一,与他的灵魂合一。

    这刹那之间,后宗延已经知道。越是持久战斗下去,他。越是吃亏!

    当周若辰摸清他的能力,他,三招就会落败!

    而在这之前,全力以赴,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只要周若辰不拿天道之力镇压他,胜负,还是未知之数!

    但,此时后宗延心中已经承认,周若辰,的确,非常强大,战力惊世!

    若今次,他依然无法打败周若辰,以后,他几乎不可能有机会打败周若辰!

    后宗延也在此时,忽然明白,周若辰恢复他的伤势,那是周若辰根本不觉得,从今往后,他后宗延,会有资格成为威胁到他的人!

    后宗延破釜沉舟,准备孤注一掷!

    不论胜败,他,也心中无憾,因,这是一场真正的战斗,真正公平的战斗,没有任何侥幸的成分。

    他手中的剑,拥有剑魂,是魂兵,但同样是他血祭的兵器,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剑,已经与他一体,不存在兵器之利。

    周若辰,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有剑和无剑,于他而言,也同样并无多大影响。

    至于境界,战斗之间的胜败,并不以境界高低为论断。

    因而,这场战斗,是真正的公平一战!

    此时,后宗延忽然出手,绝杀一剑,锁定四方,让周若辰没有退路,无法闪避。

    这一剑之威,已经能堪比真丹境之上的玄丹境一重强大修士,绝杀一击!

    甚至于,其中蕴含着的杀戮意志,更是拥有惊魂之力,镇魂之功。

    周若辰的目光之中,彷佛直接出现了这样的一道杀机,这样的一柄剑。

    他的眼瞳之中,这柄剑,就这样的杀了过来,甚至于,在这一剑之中,周若辰完全看不到破绽。

    周若辰手中的剑,在这一刻,携带着他的寂灭邪尊战魂印之战魂剑道,直接的杀出。

    那是源自于他重新立道的剑道。

    也是在剑道通神之中顿悟出来的剑道。

    剑,后发,而先至。

    在那杀机陡然爆发之前,忽然,‘咻’的一声杀出。

    “嘭——”

    忽然,撞击之声陡然传来。

    虚空一震。

    周若辰手中的寒冰冰剑,竟是瞬间刺中了那后宗延的一道杀机,然后发生了强烈的碰撞。

    剧烈的震荡爆发,彷佛一瞬间如要爆发出一圈可怕的蘑菇云。

    可,这股混乱毁灭能量,陡然之间,消失无影,溃散无形。

    寒冰之力荡漾出一道光圈,震碎了那一圈毁灭混乱能量,同时,寒冰冰剑,也在此时忽然出现了如蛛网一般的裂纹。

    “噗嗤——”

    寒冰剑,碎了。

    化作一片冰雪齑粉,飘飞在了虚空。

    周若辰的手,如一柄剑,手指指向了后宗延的眉心。

    虽隔着近百米的距离,但这一指头,恍若下一刻,就可以刺穿后宗延的眉心。

    而后宗延的剑,同样指向周若辰的眉心。

    同样,如在瞬息之间,就可以刺穿周若辰的眉心一样。

    他的剑还在手中,但是剑刃上,同样出现了丝丝裂纹。

    剑没有碎,也没有破裂,裂纹仅仅是寒冰的碎屑齑粉沾染上去的,其实也并不明显。

    像是一道道简单的划痕。无伤大雅。

    可,后宗延静静的望着周若辰,周若辰也静静的看着后宗延。

    周若辰指向后宗延的眉心的手。先一步垂下。

    天地间,也因此,而陷入了一片静寂。

    结果如何,没有人知道。

    哪怕是后万存,哪怕是那三名护道者,都看不出胜负。

    但胜负,其实已经分了出来。

    那么。周若辰的剑碎了,是否,周若辰已经输了?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了周若辰。

    周若辰的表情很平静,也很淡然,彷佛根本没有历经一场战斗。

    而不同的是,之前怨念深厚、之前心胸狭隘。之前恨意凛然的后宗延。此时虽然表情平静,但是眼神萧索,目光无比黯然。

    “我输了,败了,很彻底!”

    他长叹一声,彷佛,连天才之心,都已经黯淡。

    周若辰道:“你没有败。”

    后宗延黯然屑。彷佛比遭受看无尽的侮辱还悲惨。

    他声音凄然,道:“败了就是败了。境界,我比你高十个小境界,两个大境界;战力,你并未显化任何战力,而我,显化出了破六的战力!兵器,你随手拿捏天地雪花,凝练成为冰剑,不堪一击的冰剑,而我,乃是武魂天命领域里圣主打造的武魂级魂兵。魂兵与我天人合一,竟是都近不了你的身,被你随意一剑,近乎击毙。

    你若不留手,我纵然能逃命,也必定重创。”

    后宗延解释了一声,声音萧索,如心灰意冷。

    “我本以为,我绝不会有失败的那一天,也绝不会亲口承认自己的失败,现在,却发现,我太稚嫩,太天真。但,失败了,却也失败得心服口服,畅快豁达,念头通达,没有遗憾!”

    说着,他忽然仰头,大声笑了起来。

    声音爽朗,似乎从来没有如此开怀大笑一般。

    他,像是疯了一样,笑声,格外凄凉。

    “我们,都并未看出,你有哪里失败了,你,也莫要妄自菲薄,毕竟,他是帝子,是真正的帝血传承者,你——”

    这个时候,后万存,已经开口安慰。

    后宗延的情况,让他真的很是于心不忍。

    “呵呵,宗主,你们不懂。剑道通神,我也曾感悟过,尽管只有一丝,却能了解其中的神性之力。而这一次战斗,周若辰,本有三次机会,可瞬间将我击毙,却都并没有出手。

    那之后,他境界不支,战意散开,手中的冰剑的剑魂乃至于剑魄气息,一再降低,终于,冰剑无法稳定,便碎了。

    但,即便是碎了,他凝练出的剑魂气息,仅仅是一闪即逝,也已经惊到了我的剑魂。

    我的剑魂,产生了‘惊魂’的感觉,这说明,剑道上的理解,我差了他何止是十万八千里!”

    “所以,我输得心服口服。”

    “最后时刻,我以为我可以杀死他,虽然杀不死他,也可以重创他。

    但,仅仅是一根指头,凝练出剑道魂印,我便已经落败。”

    “可笑。”

    “可笑我还如此桀骜孤独,自以为是,认为自己在这当世,已经无敌。”

    后宗延惨笑不已,恍若已经失魂落魄。

    一个骄傲的人,最大的打击,不是凌|辱他,而是在他最骄傲的地方,直接将他击败,这,就是最好的践踏。

    而且,后宗延心中明白,如今他已经想明白,周若辰有三次机会可以将他斩杀!那么,他不知道的、没有想明白的地方,周若辰又有多少次的机会,可以将他斩杀?

    他,毫不怀疑有这样的机会。

    第一次战斗,周若辰为何退?

    接下来的时候,周若辰为何升空?

    第三次,周若辰为何横抽一剑?

    若是那个时候,周若辰释放战魂魂印,他又该如何应对?

    后宗延骄傲,却不是白痴,他本是天才,这些,在仔细思考之后,便会有答案。

    所以,输了,而且他输得心服口服。

    而听到后宗延的话,后万存、三名护道者,雪凌仙子,后红莲等所有弟子,都骇然失神,无比惊疑不定的看着周若辰,彷佛在看一名绝世妖孽。

    少年神灵,战力如何,所有人有目共睹。

    但,即便是抛开所有的辅助之物,周若辰竟是都能瞬间斩杀少年神明无数次,这,委实极为可怕。

    “你,还能站起吗?”

    周若辰深深点头,眼中第一次充满了赞赏之意。

    “能!”

    后宗延点了点头,目光坚定。

    “那就站起来,以后,大师兄的位置,是我的。我带你前往乾坤圣地,带你踏入大洲争锋,带你走一条真正无敌之路。”

    周若辰语气平静,说道。

    “大师兄在上,请受师弟后宗延一拜!”

    后宗延脸上的表情一怔,随即,立刻露出喜悦之色,接着,无比恭敬的躬身行礼,鞠躬拜见周若辰。(。)

    [三七中文 m.37zw.]